正文  那点小过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06  更新时间:17-05-10 14:5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走吧,我带你去我的院子。”灿若走在前面带路。

    “啖棠,你不抱你少主回去吗,她的衣服还湿哒哒容易着凉啊~”

    书糜说的话差点没让灿若摔一跤。

    “不用。快走吧。”灿若没指望啖棠抱她,因为如果啖棠是张轲的话大概是不愿意碰她,更何况刚刚他选择了绿菊,可想而知啖棠是真的不喜欢她。

    “好。”啖棠应了一声。

    灿若听到啖棠的话心情瞬间就差到极点,在她转身打算问啖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她的的时候,啖棠把她抱起来了。

    灿若脑海里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啖棠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灿若,你也有这种表情啊~”书糜看了一眼啖棠怀里的灿若忍不住调戏一番。

    “你闭嘴,给我走开!”被当场捉包的灿若干脆把脸埋进啖棠的胸膛。

    书糜不死心的上前打算把灿若的脑袋转过来看看,结果她一靠近啖棠就把她推开了。

    随着书糜往后倒,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书糜身后扶住她。

    而在同一时间原本埋在啖棠胸膛的灿若明显身体一僵,因为来的可不是普通人,反而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这里的三门主,也是书糜的弟弟!

    “没事吧。”书焓扶住书糜之后眼睛就没从灿若的身上离开过。

    “没事~好了~我们先走了~灿若再见~”书糜也察觉气氛不对赶紧拉自家老弟走,每次自家老弟看见灿若就一副恨不得把她剥皮拆骨的样子,她都替灿若担心哪天她老弟把她给灭了。

    灿若在确定书焓的气息消失之后才敢抬头。

    好在书焓是真的离开了,灿若舒了一口气:“走吧,我的院子在最偏的角落。”

    啖棠自然注意到灿若跟书焓的异常,他没打算去追问,只能抱着灿若跟着她指引的路走去。

    从书焓出现的那一刻,灿若就知道她平静的日子要到头了。

    书焓这么恨她,她也只能自认倒霉。

    当年她进红螺的时候书焓不知道她是新的少主以为她只是个随从,她当然也不知道书焓是三门主。

    她在她的院子里默默的研究她的药,书焓却突然闯进来吓得她手一抖把药给弄错了。

    “给我出去。”灿若看了一眼书焓然后就转身继续研究。

    书焓还是第一次被别人无视,他长得很好看,别人恨不得他黏在自己身上,然而眼前这人却叫他出去?

    其实灿若只是想专心的研究压根没想到书焓已经记恨她。

    书焓从灿若身后抱住她,双手也不安分的乱动:“我要是出去了谁能满足小娘子呢…”

    说完也不管灿若同不同意直接撩起她的裙子打算深入教育的书焓怎么也没想到后面会悲剧。

    灿若也没慌,手里还拿着刚刚弄错的药,她真不知道这药有什么功效,还真缺个人来试验。

    “面对面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在后面?你怕我取笑你?”

    书焓一听也没想到其中有猫腻只当是对方也想要了,于是把灿若转过身迫不及待的进攻对方。

    “难道你要穿着衣服做吗?”灿若笑盈盈的看着书焓盘算着什么时候下手才好。

    “还是小娘子想的周到,为夫现在就满足小娘子…”说完书焓开始脱衣服。

    灿若看着书焓的身材,白白的,但是挺精壮的。

    好身材啊,只是可惜配了个龌蹉的大脑。

    灿若可惜的摇了摇头,哪知道书焓以为她是不满意自己的身材于是干了件蠢事――他拉起灿若的手放在自己不可描述的地方。

    灿若捏了捏,觉得份量挺足的,就是不知道用力一掐会不会很痛,以前她只听过蛋疼还真没听过J疼。

    嘴角浮起一丝邪恶的微笑,灿若装作漫不经心的继续捏但是力道却是渐渐加重。

    书焓看到灿若的笑容以为她对自己很满意干脆闭眼享受,哪知道灿若越来越用力,他赶紧拿走她的手却没想到她本来就是捏住不可描述的地方,他一动手只觉得下面被快速滑了一下。

    灿若看到书焓突然闷哼一声趴在她身上然后她的手都是一股温热温热的液体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没有犹豫,灿若把药直接倒在不可描述的地方。

    书焓只觉得下面突然一凉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下面再也没有感觉!!!真的没有感觉!!!

    灿若一脚踹开书焓并且在书焓倒地的时候往那部位就是一脚然后逃命去了。

    书糜也没想到她来找灿若会遇到这样的场面,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她只能说自家老弟活该,可是在得知没解药之后她开始替灿若担忧了,因为书焓一副要把灿若撕了的表情。

    灿若只能说等药效过了,书焓没有想到这药效会这么久…

    书糜为了防止灿若被书焓杀了只能挑了个最难最难完成的任务给书焓,防止他没事做去报复也让他去发泄发泄怒火。

    回到院子里,灿若让啖棠重新烧水打算洗澡。

    很快热水就烧好了,啖棠把热水倒进浴桶调好水温把纱帘放下来就退出去。

    灿若捉住啖棠浅笑道:“不侍候我更衣吗?”

    啖棠没有反驳开始侍候灿若更衣。

    面对啖棠的从容,灿若有点慌,心跳得老快了。

    解开束缚腰间的带子,灿若的衣服开始散开,啖棠把那唯一的衣服慢慢的脱下来。

    灿若只觉得被啖棠碰触过的皮肤都是一阵酥酥麻麻的。

    “好了,少主,我先退下。”

    “侍候我洗澡啊~”灿若坏笑的看着啖棠。

    “是。”

    啖棠抱起灿若小心翼翼的放进浴桶,然后清洗灿若的长发。

    突然想起脖子被书糜弄出来的红痕,灿若用手搓了搓发现没用,于是咧嘴一笑:“啖棠你把它们弄干净,用嘴。”

    啖棠嘴角抽搐了一下认命的低头含住红痕的地方,舌尖在那里打圈以此来消除红痕。

    灿若此刻是真的后悔了,因为啖棠这样让她好想再强一次!!!

    努力的压下心中的邪念,灿若告诉自己不能再任性不然再把对方吓跑就不好了。

    突然啖棠的舌尖来到灿若的锁骨上面,他刚开始含住灿若突然发出一声暧昧的声音…

    彼此都尴尬得僵在那里。

    “帮我拿件衣服过来吧。”灿若觉得这澡真的不能再洗下去了,不然真的出事了。

    穿上衣服的灿若总算是恢复平静。
    “走吧,我带你去我的院子。”灿若走在前面带路。

    “啖棠,你不抱你少主回去吗,她的衣服还湿哒哒容易着凉啊~”

    书糜说的话差点没让灿若摔一跤。

    “不用。快走吧。”灿若没指望啖棠抱她,因为如果啖棠是张轲的话大概是不愿意碰她,更何况刚刚他选择了绿菊,可想而知啖棠是真的不喜欢她。

    “好。”啖棠应了一声。

    灿若听到啖棠的话心情瞬间就差到极点,在她转身打算问啖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她的的时候,啖棠把她抱起来了。

    灿若脑海里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啖棠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灿若,你也有这种表情啊~”书糜看了一眼啖棠怀里的灿若忍不住调戏一番。

    “你闭嘴,给我走开!”被当场捉包的灿若干脆把脸埋进啖棠的胸膛。

    书糜不死心的上前打算把灿若的脑袋转过来看看,结果她一靠近啖棠就把她推开了。

    随着书糜往后倒,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书糜身后扶住她。

    而在同一时间原本埋在啖棠胸膛的灿若明显身体一僵,因为来的可不是普通人,反而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这里的三门主,也是书糜的弟弟!

    “没事吧。”书焓扶住书糜之后眼睛就没从灿若的身上离开过。

    “没事~好了~我们先走了~灿若再见~”书糜也察觉气氛不对赶紧拉自家老弟走,每次自家老弟看见灿若就一副恨不得把她剥皮拆骨的样子,她都替灿若担心哪天她老弟把她给灭了。

    灿若在确定书焓的气息消失之后才敢抬头。

    好在书焓是真的离开了,灿若舒了一口气:“走吧,我的院子在最偏的角落。”

    啖棠自然注意到灿若跟书焓的异常,他没打算去追问,只能抱着灿若跟着她指引的路走去。

    从书焓出现的那一刻,灿若就知道她平静的日子要到头了。

    书焓这么恨她,她也只能自认倒霉。

    当年她进红螺的时候书焓不知道她是新的少主以为她只是个随从,她当然也不知道书焓是三门主。

    她在她的院子里默默的研究她的药,书焓却突然闯进来吓得她手一抖把药给弄错了。

    “给我出去。”灿若看了一眼书焓然后就转身继续研究。

    书焓还是第一次被别人无视,他长得很好看,别人恨不得他黏在自己身上,然而眼前这人却叫他出去?

    其实灿若只是想专心的研究压根没想到书焓已经记恨她。

    书焓从灿若身后抱住她,双手也不安分的乱动:“我要是出去了谁能满足小娘子呢…”

    说完也不管灿若同不同意直接撩起她的裙子打算深入教育的书焓怎么也没想到后面会悲剧。

    灿若也没慌,手里还拿着刚刚弄错的药,她真不知道这药有什么功效,还真缺个人来试验。

    “面对面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在后面?你怕我取笑你?”

    书焓一听也没想到其中有猫腻只当是对方也想要了,于是把灿若转过身迫不及待的进攻对方。

    “难道你要穿着衣服做吗?”灿若笑盈盈的看着书焓盘算着什么时候下手才好。

    “还是小娘子想的周到,为夫现在就满足小娘子…”说完书焓开始脱衣服。

    灿若看着书焓的身材,白白的,但是挺精壮的。

    好身材啊,只是可惜配了个龌蹉的大脑。

    灿若可惜的摇了摇头,哪知道书焓以为她是不满意自己的身材于是干了件蠢事――他拉起灿若的手放在自己不可描述的地方。

    灿若捏了捏,觉得份量挺足的,就是不知道用力一掐会不会很痛,以前她只听过蛋疼还真没听过J疼。

    嘴角浮起一丝邪恶的微笑,灿若装作漫不经心的继续捏但是力道却是渐渐加重。

    书焓看到灿若的笑容以为她对自己很满意干脆闭眼享受,哪知道灿若越来越用力,他赶紧拿走她的手却没想到她本来就是捏住不可描述的地方,他一动手只觉得下面被快速滑了一下。

    灿若看到书焓突然闷哼一声趴在她身上然后她的手都是一股温热温热的液体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没有犹豫,灿若把药直接倒在不可描述的地方。

    书焓只觉得下面突然一凉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下面再也没有感觉!!!真的没有感觉!!!

    灿若一脚踹开书焓并且在书焓倒地的时候往那部位就是一脚然后逃命去了。

    书糜也没想到她来找灿若会遇到这样的场面,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她只能说自家老弟活该,可是在得知没解药之后她开始替灿若担忧了,因为书焓一副要把灿若撕了的表情。

    灿若只能说等药效过了,书焓没有想到这药效会这么久…

    书糜为了防止灿若被书焓杀了只能挑了个最难最难完成的任务给书焓,防止他没事做去报复也让他去发泄发泄怒火。

    回到院子里,灿若让啖棠重新烧水打算洗澡。

    很快热水就烧好了,啖棠把热水倒进浴桶调好水温把纱帘放下来就退出去。

    灿若捉住啖棠浅笑道:“不侍候我更衣吗?”

    啖棠没有反驳开始侍候灿若更衣。

    面对啖棠的从容,灿若有点慌,心跳得老快了。

    解开束缚腰间的带子,灿若的衣服开始散开,啖棠把那唯一的衣服慢慢的脱下来。

    灿若只觉得被啖棠碰触过的皮肤都是一阵酥酥麻麻的。

    “好了,少主,我先退下。”

    “侍候我洗澡啊~”灿若坏笑的看着啖棠。

    “是。”

    啖棠抱起灿若小心翼翼的放进浴桶,然后清洗灿若的长发。

    突然想起脖子被书糜弄出来的红痕,灿若用手搓了搓发现没用,于是咧嘴一笑:“啖棠你把它们弄干净,用嘴。”

    啖棠嘴角抽搐了一下认命的低头含住红痕的地方,舌尖在那里打圈以此来消除红痕。

    灿若此刻是真的后悔了,因为啖棠这样让她好想再强一次!!!

    努力的压下心中的邪念,灿若告诉自己不能再任性不然再把对方吓跑就不好了。

    突然啖棠的舌尖来到灿若的锁骨上面,他刚开始含住灿若突然发出一声暧昧的声音…

    彼此都尴尬得僵在那里。

    “帮我拿件衣服过来吧。”灿若觉得这澡真的不能再洗下去了,不然真的出事了。

    穿上衣服的灿若总算是恢复平静。
    “走吧,我带你去我的院子。”灿若走在前面带路。

    “啖棠,你不抱你少主回去吗,她的衣服还湿哒哒容易着凉啊~”

    书糜说的话差点没让灿若摔一跤。

    “不用。快走吧。”灿若没指望啖棠抱她,因为如果啖棠是张轲的话大概是不愿意碰她,更何况刚刚他选择了绿菊,可想而知啖棠是真的不喜欢她。

    “好。”啖棠应了一声。

    灿若听到啖棠的话心情瞬间就差到极点,在她转身打算问啖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她的的时候,啖棠把她抱起来了。

    灿若脑海里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啖棠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灿若,你也有这种表情啊~”书糜看了一眼啖棠怀里的灿若忍不住调戏一番。

    “你闭嘴,给我走开!”被当场捉包的灿若干脆把脸埋进啖棠的胸膛。

    书糜不死心的上前打算把灿若的脑袋转过来看看,结果她一靠近啖棠就把她推开了。

    随着书糜往后倒,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书糜身后扶住她。

    而在同一时间原本埋在啖棠胸膛的灿若明显身体一僵,因为来的可不是普通人,反而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这里的三门主,也是书糜的弟弟!

    “没事吧。”书焓扶住书糜之后眼睛就没从灿若的身上离开过。

    “没事~好了~我们先走了~灿若再见~”书糜也察觉气氛不对赶紧拉自家老弟走,每次自家老弟看见灿若就一副恨不得把她剥皮拆骨的样子,她都替灿若担心哪天她老弟把她给灭了。

    灿若在确定书焓的气息消失之后才敢抬头。

    好在书焓是真的离开了,灿若舒了一口气:“走吧,我的院子在最偏的角落。”

    啖棠自然注意到灿若跟书焓的异常,他没打算去追问,只能抱着灿若跟着她指引的路走去。

    从书焓出现的那一刻,灿若就知道她平静的日子要到头了。

    书焓这么恨她,她也只能自认倒霉。

    当年她进红螺的时候书焓不知道她是新的少主以为她只是个随从,她当然也不知道书焓是三门主。

    她在她的院子里默默的研究她的药,书焓却突然闯进来吓得她手一抖把药给弄错了。

    “给我出去。”灿若看了一眼书焓然后就转身继续研究。

    书焓还是第一次被别人无视,他长得很好看,别人恨不得他黏在自己身上,然而眼前这人却叫他出去?

    其实灿若只是想专心的研究压根没想到书焓已经记恨她。

    书焓从灿若身后抱住她,双手也不安分的乱动:“我要是出去了谁能满足小娘子呢…”

    说完也不管灿若同不同意直接撩起她的裙子打算深入教育的书焓怎么也没想到后面会悲剧。

    灿若也没慌,手里还拿着刚刚弄错的药,她真不知道这药有什么功效,还真缺个人来试验。

    “面对面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在后面?你怕我取笑你?”

    书焓一听也没想到其中有猫腻只当是对方也想要了,于是把灿若转过身迫不及待的进攻对方。

    “难道你要穿着衣服做吗?”灿若笑盈盈的看着书焓盘算着什么时候下手才好。

    “还是小娘子想的周到,为夫现在就满足小娘子…”说完书焓开始脱衣服。

    灿若看着书焓的身材,白白的,但是挺精壮的。

    好身材啊,只是可惜配了个龌蹉的大脑。

    灿若可惜的摇了摇头,哪知道书焓以为她是不满意自己的身材于是干了件蠢事――他拉起灿若的手放在自己不可描述的地方。

    灿若捏了捏,觉得份量挺足的,就是不知道用力一掐会不会很痛,以前她只听过蛋疼还真没听过J疼。

    嘴角浮起一丝邪恶的微笑,灿若装作漫不经心的继续捏但是力道却是渐渐加重。

    书焓看到灿若的笑容以为她对自己很满意干脆闭眼享受,哪知道灿若越来越用力,他赶紧拿走她的手却没想到她本来就是捏住不可描述的地方,他一动手只觉得下面被快速滑了一下。

    灿若看到书焓突然闷哼一声趴在她身上然后她的手都是一股温热温热的液体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没有犹豫,灿若把药直接倒在不可描述的地方。

    书焓只觉得下面突然一凉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下面再也没有感觉!!!真的没有感觉!!!

    灿若一脚踹开书焓并且在书焓倒地的时候往那部位就是一脚然后逃命去了。

    书糜也没想到她来找灿若会遇到这样的场面,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她只能说自家老弟活该,可是在得知没解药之后她开始替灿若担忧了,因为书焓一副要把灿若撕了的表情。

    灿若只能说等药效过了,书焓没有想到这药效会这么久…

    书糜为了防止灿若被书焓杀了只能挑了个最难最难完成的任务给书焓,防止他没事做去报复也让他去发泄发泄怒火。

    回到院子里,灿若让啖棠重新烧水打算洗澡。

    很快热水就烧好了,啖棠把热水倒进浴桶调好水温把纱帘放下来就退出去。

    灿若捉住啖棠浅笑道:“不侍候我更衣吗?”

    啖棠没有反驳开始侍候灿若更衣。

    面对啖棠的从容,灿若有点慌,心跳得老快了。

    解开束缚腰间的带子,灿若的衣服开始散开,啖棠把那唯一的衣服慢慢的脱下来。

    灿若只觉得被啖棠碰触过的皮肤都是一阵酥酥麻麻的。

    “好了,少主,我先退下。”

    “侍候我洗澡啊~”灿若坏笑的看着啖棠。

    “是。”

    啖棠抱起灿若小心翼翼的放进浴桶,然后清洗灿若的长发。

    突然想起脖子被书糜弄出来的红痕,灿若用手搓了搓发现没用,于是咧嘴一笑:“啖棠你把它们弄干净,用嘴。”

    啖棠嘴角抽搐了一下认命的低头含住红痕的地方,舌尖在那里打圈以此来消除红痕。

    灿若此刻是真的后悔了,因为啖棠这样让她好想再强一次!!!

    努力的压下心中的邪念,灿若告诉自己不能再任性不然再把对方吓跑就不好了。

    突然啖棠的舌尖来到灿若的锁骨上面,他刚开始含住灿若突然发出一声暧昧的声音…

    彼此都尴尬得僵在那里。

    “帮我拿件衣服过来吧。”灿若觉得这澡真的不能再洗下去了,不然真的出事了。

    穿上衣服的灿若总算是恢复平静。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