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礼金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26  更新时间:17-05-10 08: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眼瞧半天过去啦,欧阳韵轩始终一副纠结万分,欲言又止之态,母子俩以为出大事,焦急万分道:“闺女啊,有事就说,千难万难有奶奶和你爸爸呢,千万别吓儿奶奶,更不能干傻事儿,知道吗?”

    此刻,话声一了,欧阳韵轩便斩钉截铁道:“我想结婚了。”神情肃然,一脸严肃。欧阳母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皆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着急问道:“丫头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到底出什么事啦,可不能吓我们知道吗?”欧阳奶奶又严肃道:“奶奶,我没事,我真的想结婚啦!”

    一听这话,母子俩儿又不由面面相觑,暗暗心道:“不声不响的,怎么突然说要结婚,跟谁结呀?是不是病啦?……。”

    这时,欧阳灏天又着急道:“闺女呀,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结婚,跟谁结呀?”欧阳韵轩不耐烦地道:“都这份上啦,除了他,还能有谁。”

    听着这大小姐语无伦次,莫名其妙的话,欧阳母子俩儿着急万分,又火急火燎道:“闺女呀,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他又是谁呀,想把我们急死啊?”欧阳韵轩若无其事道:“他不就是你们整天挂嘴边的那位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小可喽,这回清楚了吧!”话声一落,欧阳母子俩又不由暗暗纳闷:“这丫头怎么说一出做一出呀?前几天,嘴皮都磨破了,死活不答应,今儿到底怎么啦,俩人还没正式交往呢,不声不响的就要结婚,是不是受什么刺激啦?”

    如此形情,欧阳老太着急都快哭了出来,又道:“闺女呀,你到底怎么啦,怎么就……?”欧阳韵轩淡淡道:“奶奶,我真没事儿,我就是想有个家让我安定下来,不想再烦了,我好累儿。”欧阳灏天心疼道:“韵轩呀,说心里话,爸爸确实很欣赏小可,真诚懂事,有才华有魄力,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小伙子,打心里希望他能成为我们家一员,但那纯粹只是爸爸的愿望,你要是不乐意,爸爸也绝不勉强逼迫你。爸爸现在就向你保证,从今以后,绝不会在你面前提起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只要你高兴,你幸福,不管你去哪里,跟谁在一起,爸爸永远支持你,尊重你的选择。”

    瞧着如此善解人意,开明大度,心疼自己的爸爸,欧阳韵轩感动不已,意味深长道:“爸爸,这辈子,韵轩哪儿也不去了,就陪在你身边,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也是我心里所想,不关你们的事。”说着儿,人已扑到欧阳灏天的怀里。

    欧阳灏天激动道:“爸爸答应你,一定给你办一场最隆重最风光的婚礼。”欧阳韵轩淡淡道:“我只想简简单单就好,不穿礼服,不要鲜花,不摆酒宴,领个证儿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好啦!”话声一落,径直往楼上走去。

    是呀!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再奢华耀眼的东西也只是摆设而已。

    眼瞧欧阳韵轩此般心情,欧阳母子忧心不已,料想她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但她死活不说,他们亦无可奈何。

    次日一早,欧阳灏天便兴致勃勃,满面容光的来到萧可办公室,将女儿的想法细细说来,兴奋问道:“萧可呀,无论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跟爸爸说,爸爸一定会满足你。”萧可淡淡道:“我没有任何要求,一切听您的安排。”欧阳灏天道:“既然一切都说好啦,咱儿就是一家人了,你看哪儿天请你父母亲戚过来吃个饭,大家认识认识。”

    萧可心道:“父亲早早离逝,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这门婚事母亲本就耿耿于怀,芥蒂于心,死活是不会来的,她绝不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手拉扯的儿子被人“夺”走。”说着儿,便推辞道:“这两年儿,我父母和家兄一直在北方生活,他俩儿身体不什么好儿,现在不方便赶回来,往后时间充裕了,再介绍你们认识。”欧阳灏天料想萧可不是说谎之人,亦不强求依依应允。

    这时,只见欧阳灏天掏出一张支票徐徐递与萧可手里,意味深长道:“小可呀,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也是做父亲的人,深知养儿不易,既然你父母不在身边,这是爸爸的一点儿心意,请你帮我交给他们,就说我欧阳灏天非常感谢他们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儿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恩德。”

    瞧着这张面值五百万的支票,萧可的手在颤抖,心在刺痛,他不肯拿也不想拿儿,其实他一点不在乎欧阳家给不给礼金,更不会在乎给多少,因为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些东西,他入赘欧阳家不是为了这些礼金,而是为一个承诺,一份恩情。

    这时,俩人便推辞起来,萧可道:“董事长,我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并不是奔礼金去的,况且公司现在的资金这么紧张,这些儿就免了吧!”欧阳灏天感动道:“小可呀,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我董事长呀,该改口叫爸爸啦!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再说啦,这些钱也不是给你的,是爸爸对你父母的一点心意,感谢他们含辛茹苦把养育成人。”

    “爸爸”这两个字,在萧可的心里,一直很陌生,只是一个朦胧的概念。多少夜晚只能在梦里呼唤,如今美梦成真,一切就在眼前,感觉既兴奋又感动。

    萧可用尽全身的气力,激动道:“爸爸,……,您的心意我心领啦,我替我父母谢谢你,但这实在太多啦,您收回去吧!”欧阳灏天玩笑道:“你这傻小子,现在就心疼爸爸的钱了,我告诉你,是爸爸不好意思,是爸爸小气啦,难道我儿子就只值五百万?回去请代爸爸转告你的父母,只要他们乐意,无论想什么时候来,爸爸随时欢迎儿。爸爸是盖房子的,那些儿别墅你父母喜欢哪套儿随便挑,让他们安安心心住下,如果他们觉得在外边不方便,就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儿,反正家里有的是地儿。你父母辛辛苦苦了一辈子,咱儿不能让他们再受苦了。”萧可感动不已,泪水便要夺眶而出。

    然后,爷俩儿又闲聊一会儿,欧阳灏天便道:“没什么事儿,你就先忙着,要想起什么来就跟爸爸说一声。”萧可感动道:“谢谢你爸爸。”说着儿,欧阳灏天便徐徐而去了。

    萧可深知,这大小姐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就是受了刺激,一时的冲动,拿自己来向她的王子示威,说到底自己就是一个牺牲品,一个出气筒。

    但事已至此,萧可亦无可奈何,只能走父辈的老路,先结婚后恋爱。

    此刻,萧可清楚,虽然这大小姐还无法接受自己,但他始终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

    多少年来,萧可对女人一直都有一手。

    倘若,有一天,欧阳韵轩还是无法接受自己,那就随她去吧,只当还恩人一个心愿,但无论如何,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他守护这个家。

    夜晚,萧可又回到那个阴暗简陋的家,还是跟往常一样儿,准备好晚饭等待母亲回来。

    自上次一走,母亲就再没跟萧可说过一句话儿,郁郁寡欢,不言不语。

    一餐精心准备的晚饭,就在这压抑沉闷的气氛中结束啦!

    这会儿,萧可便小心翼翼将那张支票拿了出来,恭恭敬敬递至母亲手里,淡淡道:“妈儿,这是人家给的礼金,说是他们的一点点的心意,叫我替他们给您说声儿“谢谢,您辛苦啦”,人家本想请您一起去吃个饭,大家认识认识,我料想您肯定不去,便推掉了。”

    苏英万念俱灰,呆若木鸡,这支票她瞧都不瞧,便一把丢到地上。此刻,她的心像被千万只毒虫撕咬般儿疼痛,但只能咬着牙忍着儿,泪水不觉夺眶而出。

    有道是母子连心,其实她的心与萧可一模一样,从来就没想过要什么礼金,她就想要她一手拉扯大的儿子一辈子守在她身边,共享天伦,养老送终。

    唯一的儿子都不在了,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这会儿,简陋的屋子里针落有声,一片寂静,不知几时,苏英面无表情道:“这些儿东西你拿回去,我苏英再穷,哪怕到街上去讨饭,也不卖儿子。我应你过去,是要你做人不能忘本,知恩图报,不是去享受荣华富贵。”

    萧可了解母亲的性格,说出来的话就是板上钉钉,一是一,二是二,绝不由人商量,只能暗暗心道:“如若退还,爸爸肯定不悦,只好自己先保管,待公司需要之时再拿出来。”

    萧可料想,凭这大小姐的秉性以及对自己的态度,即使结婚以后,她也绝不可能会以一个儿媳身份来看望母亲――这位乡下妇人。

    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失望,萧可要把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预测清楚,已备不时之需。
    眼瞧半天过去啦,欧阳韵轩始终一副纠结万分,欲言又止之态,母子俩以为出大事,焦急万分道:“闺女啊,有事就说,千难万难有奶奶和你爸爸呢,千万别吓儿奶奶,更不能干傻事儿,知道吗?”

    此刻,话声一了,欧阳韵轩便斩钉截铁道:“我想结婚了。”神情肃然,一脸严肃。欧阳母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皆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着急问道:“丫头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到底出什么事啦,可不能吓我们知道吗?”欧阳奶奶又严肃道:“奶奶,我没事,我真的想结婚啦!”

    一听这话,母子俩儿又不由面面相觑,暗暗心道:“不声不响的,怎么突然说要结婚,跟谁结呀?是不是病啦?……。”

    这时,欧阳灏天又着急道:“闺女呀,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结婚,跟谁结呀?”欧阳韵轩不耐烦地道:“都这份上啦,除了他,还能有谁。”

    听着这大小姐语无伦次,莫名其妙的话,欧阳母子俩儿着急万分,又火急火燎道:“闺女呀,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他又是谁呀,想把我们急死啊?”欧阳韵轩若无其事道:“他不就是你们整天挂嘴边的那位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小可喽,这回清楚了吧!”话声一落,欧阳母子俩又不由暗暗纳闷:“这丫头怎么说一出做一出呀?前几天,嘴皮都磨破了,死活不答应,今儿到底怎么啦,俩人还没正式交往呢,不声不响的就要结婚,是不是受什么刺激啦?”

    如此形情,欧阳老太着急都快哭了出来,又道:“闺女呀,你到底怎么啦,怎么就……?”欧阳韵轩淡淡道:“奶奶,我真没事儿,我就是想有个家让我安定下来,不想再烦了,我好累儿。”欧阳灏天心疼道:“韵轩呀,说心里话,爸爸确实很欣赏小可,真诚懂事,有才华有魄力,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小伙子,打心里希望他能成为我们家一员,但那纯粹只是爸爸的愿望,你要是不乐意,爸爸也绝不勉强逼迫你。爸爸现在就向你保证,从今以后,绝不会在你面前提起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只要你高兴,你幸福,不管你去哪里,跟谁在一起,爸爸永远支持你,尊重你的选择。”

    瞧着如此善解人意,开明大度,心疼自己的爸爸,欧阳韵轩感动不已,意味深长道:“爸爸,这辈子,韵轩哪儿也不去了,就陪在你身边,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也是我心里所想,不关你们的事。”说着儿,人已扑到欧阳灏天的怀里。

    欧阳灏天激动道:“爸爸答应你,一定给你办一场最隆重最风光的婚礼。”欧阳韵轩淡淡道:“我只想简简单单就好,不穿礼服,不要鲜花,不摆酒宴,领个证儿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好啦!”话声一落,径直往楼上走去。

    是呀!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再奢华耀眼的东西也只是摆设而已。

    眼瞧欧阳韵轩此般心情,欧阳母子忧心不已,料想她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但她死活不说,他们亦无可奈何。

    次日一早,欧阳灏天便兴致勃勃,满面容光的来到萧可办公室,将女儿的想法细细说来,兴奋问道:“萧可呀,无论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跟爸爸说,爸爸一定会满足你。”萧可淡淡道:“我没有任何要求,一切听您的安排。”欧阳灏天道:“既然一切都说好啦,咱儿就是一家人了,你看哪儿天请你父母亲戚过来吃个饭,大家认识认识。”

    萧可心道:“父亲早早离逝,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这门婚事母亲本就耿耿于怀,芥蒂于心,死活是不会来的,她绝不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手拉扯的儿子被人“夺”走。”说着儿,便推辞道:“这两年儿,我父母和家兄一直在北方生活,他俩儿身体不什么好儿,现在不方便赶回来,往后时间充裕了,再介绍你们认识。”欧阳灏天料想萧可不是说谎之人,亦不强求依依应允。

    这时,只见欧阳灏天掏出一张支票徐徐递与萧可手里,意味深长道:“小可呀,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也是做父亲的人,深知养儿不易,既然你父母不在身边,这是爸爸的一点儿心意,请你帮我交给他们,就说我欧阳灏天非常感谢他们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儿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恩德。”

    瞧着这张面值五百万的支票,萧可的手在颤抖,心在刺痛,他不肯拿也不想拿儿,其实他一点不在乎欧阳家给不给礼金,更不会在乎给多少,因为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些东西,他入赘欧阳家不是为了这些礼金,而是为一个承诺,一份恩情。

    这时,俩人便推辞起来,萧可道:“董事长,我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并不是奔礼金去的,况且公司现在的资金这么紧张,这些儿就免了吧!”欧阳灏天感动道:“小可呀,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我董事长呀,该改口叫爸爸啦!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再说啦,这些钱也不是给你的,是爸爸对你父母的一点心意,感谢他们含辛茹苦把养育成人。”

    “爸爸”这两个字,在萧可的心里,一直很陌生,只是一个朦胧的概念。多少夜晚只能在梦里呼唤,如今美梦成真,一切就在眼前,感觉既兴奋又感动。

    萧可用尽全身的气力,激动道:“爸爸,……,您的心意我心领啦,我替我父母谢谢你,但这实在太多啦,您收回去吧!”欧阳灏天玩笑道:“你这傻小子,现在就心疼爸爸的钱了,我告诉你,是爸爸不好意思,是爸爸小气啦,难道我儿子就只值五百万?回去请代爸爸转告你的父母,只要他们乐意,无论想什么时候来,爸爸随时欢迎儿。爸爸是盖房子的,那些儿别墅你父母喜欢哪套儿随便挑,让他们安安心心住下,如果他们觉得在外边不方便,就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儿,反正家里有的是地儿。你父母辛辛苦苦了一辈子,咱儿不能让他们再受苦了。”萧可感动不已,泪水便要夺眶而出。

    然后,爷俩儿又闲聊一会儿,欧阳灏天便道:“没什么事儿,你就先忙着,要想起什么来就跟爸爸说一声。”萧可感动道:“谢谢你爸爸。”说着儿,欧阳灏天便徐徐而去了。

    萧可深知,这大小姐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就是受了刺激,一时的冲动,拿自己来向她的王子示威,说到底自己就是一个牺牲品,一个出气筒。

    但事已至此,萧可亦无可奈何,只能走父辈的老路,先结婚后恋爱。

    此刻,萧可清楚,虽然这大小姐还无法接受自己,但他始终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

    多少年来,萧可对女人一直都有一手。

    倘若,有一天,欧阳韵轩还是无法接受自己,那就随她去吧,只当还恩人一个心愿,但无论如何,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他守护这个家。

    夜晚,萧可又回到那个阴暗简陋的家,还是跟往常一样儿,准备好晚饭等待母亲回来。

    自上次一走,母亲就再没跟萧可说过一句话儿,郁郁寡欢,不言不语。

    一餐精心准备的晚饭,就在这压抑沉闷的气氛中结束啦!

    这会儿,萧可便小心翼翼将那张支票拿了出来,恭恭敬敬递至母亲手里,淡淡道:“妈儿,这是人家给的礼金,说是他们的一点点的心意,叫我替他们给您说声儿“谢谢,您辛苦啦”,人家本想请您一起去吃个饭,大家认识认识,我料想您肯定不去,便推掉了。”

    苏英万念俱灰,呆若木鸡,这支票她瞧都不瞧,便一把丢到地上。此刻,她的心像被千万只毒虫撕咬般儿疼痛,但只能咬着牙忍着儿,泪水不觉夺眶而出。

    有道是母子连心,其实她的心与萧可一模一样,从来就没想过要什么礼金,她就想要她一手拉扯大的儿子一辈子守在她身边,共享天伦,养老送终。

    唯一的儿子都不在了,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这会儿,简陋的屋子里针落有声,一片寂静,不知几时,苏英面无表情道:“这些儿东西你拿回去,我苏英再穷,哪怕到街上去讨饭,也不卖儿子。我应你过去,是要你做人不能忘本,知恩图报,不是去享受荣华富贵。”

    萧可了解母亲的性格,说出来的话就是板上钉钉,一是一,二是二,绝不由人商量,只能暗暗心道:“如若退还,爸爸肯定不悦,只好自己先保管,待公司需要之时再拿出来。”

    萧可料想,凭这大小姐的秉性以及对自己的态度,即使结婚以后,她也绝不可能会以一个儿媳身份来看望母亲――这位乡下妇人。

    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失望,萧可要把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预测清楚,已备不时之需。
    眼瞧半天过去啦,欧阳韵轩始终一副纠结万分,欲言又止之态,母子俩以为出大事,焦急万分道:“闺女啊,有事就说,千难万难有奶奶和你爸爸呢,千万别吓儿奶奶,更不能干傻事儿,知道吗?”

    此刻,话声一了,欧阳韵轩便斩钉截铁道:“我想结婚了。”神情肃然,一脸严肃。欧阳母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皆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着急问道:“丫头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到底出什么事啦,可不能吓我们知道吗?”欧阳奶奶又严肃道:“奶奶,我没事,我真的想结婚啦!”

    一听这话,母子俩儿又不由面面相觑,暗暗心道:“不声不响的,怎么突然说要结婚,跟谁结呀?是不是病啦?……。”

    这时,欧阳灏天又着急道:“闺女呀,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结婚,跟谁结呀?”欧阳韵轩不耐烦地道:“都这份上啦,除了他,还能有谁。”

    听着这大小姐语无伦次,莫名其妙的话,欧阳母子俩儿着急万分,又火急火燎道:“闺女呀,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他又是谁呀,想把我们急死啊?”欧阳韵轩若无其事道:“他不就是你们整天挂嘴边的那位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小可喽,这回清楚了吧!”话声一落,欧阳母子俩又不由暗暗纳闷:“这丫头怎么说一出做一出呀?前几天,嘴皮都磨破了,死活不答应,今儿到底怎么啦,俩人还没正式交往呢,不声不响的就要结婚,是不是受什么刺激啦?”

    如此形情,欧阳老太着急都快哭了出来,又道:“闺女呀,你到底怎么啦,怎么就……?”欧阳韵轩淡淡道:“奶奶,我真没事儿,我就是想有个家让我安定下来,不想再烦了,我好累儿。”欧阳灏天心疼道:“韵轩呀,说心里话,爸爸确实很欣赏小可,真诚懂事,有才华有魄力,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小伙子,打心里希望他能成为我们家一员,但那纯粹只是爸爸的愿望,你要是不乐意,爸爸也绝不勉强逼迫你。爸爸现在就向你保证,从今以后,绝不会在你面前提起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只要你高兴,你幸福,不管你去哪里,跟谁在一起,爸爸永远支持你,尊重你的选择。”

    瞧着如此善解人意,开明大度,心疼自己的爸爸,欧阳韵轩感动不已,意味深长道:“爸爸,这辈子,韵轩哪儿也不去了,就陪在你身边,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也是我心里所想,不关你们的事。”说着儿,人已扑到欧阳灏天的怀里。

    欧阳灏天激动道:“爸爸答应你,一定给你办一场最隆重最风光的婚礼。”欧阳韵轩淡淡道:“我只想简简单单就好,不穿礼服,不要鲜花,不摆酒宴,领个证儿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好啦!”话声一落,径直往楼上走去。

    是呀!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再奢华耀眼的东西也只是摆设而已。

    眼瞧欧阳韵轩此般心情,欧阳母子忧心不已,料想她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但她死活不说,他们亦无可奈何。

    次日一早,欧阳灏天便兴致勃勃,满面容光的来到萧可办公室,将女儿的想法细细说来,兴奋问道:“萧可呀,无论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跟爸爸说,爸爸一定会满足你。”萧可淡淡道:“我没有任何要求,一切听您的安排。”欧阳灏天道:“既然一切都说好啦,咱儿就是一家人了,你看哪儿天请你父母亲戚过来吃个饭,大家认识认识。”

    萧可心道:“父亲早早离逝,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这门婚事母亲本就耿耿于怀,芥蒂于心,死活是不会来的,她绝不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手拉扯的儿子被人“夺”走。”说着儿,便推辞道:“这两年儿,我父母和家兄一直在北方生活,他俩儿身体不什么好儿,现在不方便赶回来,往后时间充裕了,再介绍你们认识。”欧阳灏天料想萧可不是说谎之人,亦不强求依依应允。

    这时,只见欧阳灏天掏出一张支票徐徐递与萧可手里,意味深长道:“小可呀,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也是做父亲的人,深知养儿不易,既然你父母不在身边,这是爸爸的一点儿心意,请你帮我交给他们,就说我欧阳灏天非常感谢他们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儿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恩德。”

    瞧着这张面值五百万的支票,萧可的手在颤抖,心在刺痛,他不肯拿也不想拿儿,其实他一点不在乎欧阳家给不给礼金,更不会在乎给多少,因为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些东西,他入赘欧阳家不是为了这些礼金,而是为一个承诺,一份恩情。

    这时,俩人便推辞起来,萧可道:“董事长,我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并不是奔礼金去的,况且公司现在的资金这么紧张,这些儿就免了吧!”欧阳灏天感动道:“小可呀,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我董事长呀,该改口叫爸爸啦!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再说啦,这些钱也不是给你的,是爸爸对你父母的一点心意,感谢他们含辛茹苦把养育成人。”

    “爸爸”这两个字,在萧可的心里,一直很陌生,只是一个朦胧的概念。多少夜晚只能在梦里呼唤,如今美梦成真,一切就在眼前,感觉既兴奋又感动。

    萧可用尽全身的气力,激动道:“爸爸,……,您的心意我心领啦,我替我父母谢谢你,但这实在太多啦,您收回去吧!”欧阳灏天玩笑道:“你这傻小子,现在就心疼爸爸的钱了,我告诉你,是爸爸不好意思,是爸爸小气啦,难道我儿子就只值五百万?回去请代爸爸转告你的父母,只要他们乐意,无论想什么时候来,爸爸随时欢迎儿。爸爸是盖房子的,那些儿别墅你父母喜欢哪套儿随便挑,让他们安安心心住下,如果他们觉得在外边不方便,就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儿,反正家里有的是地儿。你父母辛辛苦苦了一辈子,咱儿不能让他们再受苦了。”萧可感动不已,泪水便要夺眶而出。

    然后,爷俩儿又闲聊一会儿,欧阳灏天便道:“没什么事儿,你就先忙着,要想起什么来就跟爸爸说一声。”萧可感动道:“谢谢你爸爸。”说着儿,欧阳灏天便徐徐而去了。

    萧可深知,这大小姐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就是受了刺激,一时的冲动,拿自己来向她的王子示威,说到底自己就是一个牺牲品,一个出气筒。

    但事已至此,萧可亦无可奈何,只能走父辈的老路,先结婚后恋爱。

    此刻,萧可清楚,虽然这大小姐还无法接受自己,但他始终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

    多少年来,萧可对女人一直都有一手。

    倘若,有一天,欧阳韵轩还是无法接受自己,那就随她去吧,只当还恩人一个心愿,但无论如何,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他守护这个家。

    夜晚,萧可又回到那个阴暗简陋的家,还是跟往常一样儿,准备好晚饭等待母亲回来。

    自上次一走,母亲就再没跟萧可说过一句话儿,郁郁寡欢,不言不语。

    一餐精心准备的晚饭,就在这压抑沉闷的气氛中结束啦!

    这会儿,萧可便小心翼翼将那张支票拿了出来,恭恭敬敬递至母亲手里,淡淡道:“妈儿,这是人家给的礼金,说是他们的一点点的心意,叫我替他们给您说声儿“谢谢,您辛苦啦”,人家本想请您一起去吃个饭,大家认识认识,我料想您肯定不去,便推掉了。”

    苏英万念俱灰,呆若木鸡,这支票她瞧都不瞧,便一把丢到地上。此刻,她的心像被千万只毒虫撕咬般儿疼痛,但只能咬着牙忍着儿,泪水不觉夺眶而出。

    有道是母子连心,其实她的心与萧可一模一样,从来就没想过要什么礼金,她就想要她一手拉扯大的儿子一辈子守在她身边,共享天伦,养老送终。

    唯一的儿子都不在了,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这会儿,简陋的屋子里针落有声,一片寂静,不知几时,苏英面无表情道:“这些儿东西你拿回去,我苏英再穷,哪怕到街上去讨饭,也不卖儿子。我应你过去,是要你做人不能忘本,知恩图报,不是去享受荣华富贵。”

    萧可了解母亲的性格,说出来的话就是板上钉钉,一是一,二是二,绝不由人商量,只能暗暗心道:“如若退还,爸爸肯定不悦,只好自己先保管,待公司需要之时再拿出来。”

    萧可料想,凭这大小姐的秉性以及对自己的态度,即使结婚以后,她也绝不可能会以一个儿媳身份来看望母亲――这位乡下妇人。

    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失望,萧可要把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预测清楚,已备不时之需。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