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第八章 初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663  更新时间:17-04-18 22: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海边停车场,男人看了看还在熟睡的沈清寻,便摇开了车窗,静静的望向前方大海,心想:想不到我季风二十年来第一次回国探亲,居然对那个家毫无眷念,第一天就这样和一个陌生丫头度过了,不过……他转头面露笑意的注视着沈清寻,“总算有点安慰,认识了这么个特别的丫头。”

    季风,十五岁时,父母离异便随母移民法国,迄今为止是第一次回国探亲,飞机却是落在了邻市云州,其父被外界传言是港通市首富,上市公司季氏集团创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日落西山,沈清寻终于醒了。

    “丫头,你还蛮能睡的哟。”季风一脸笑意的说。

    丫头!?沈清寻先是愣了下,后有些尴尬的动了动椅子,坐直了身体,“沈清寻。”

    “沈清寻!?”季风轻念了一遍,“好听的名字,更是适合你的气质。”

    “季先生,今天真是太麻烦你了。”沈清寻诚恳的说。

    季风温和的笑道:“很荣幸你已经记住了我的姓名。”

    沈清寻给了季风一个浅显的微笑,打开车门,沉默地朝海边方向走去。

    “沈小姐。”季风叫道。

    沈清寻止步朝身后的季风笑道:“你放心,我不是去跳海,只是想走一走,吹吹风而已。”

    季风笑了,随手关了车门,便跟了过去。

    一路沉默。沈清寻脑海里回忆着她和杜威曾一起走过的日子,班级活动、踏青、户外跑步等,好像她所有的业余集体活动,只有他在,她才会参加。他总是那般的出众,成为众人焦点,却不忘时时给默默站在角落里的她一个目光、一个笑容。每每此时,她总是撇开头,假装没看见,其实心里甜滋滋,很温暖,总是默默地为他喝彩、为他加油……

    突然,她缓缓蹲下,拾起地上一片落叶,呆愣的看着它,口中轻呢道:“落叶飘零。”

    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迷醉在你曾经的温存

    沿着你走过的痕迹

    在风中寻找丢失的灵魂

    偶然的回眸留下你的清纯

    却让我今生爱的深沉

    红尘中的假假真真

    只为你叩响了我的心门

    落叶飘零在古老的森林

    你的馨香掠过。。。

    没有结局的故事

    总是令人伤感的

    没有续完的情缘

    总是令人留恋的

    在不该有收获的花季

    怎能结出甜熟的果实

    你是一片飘零落叶

    我是一片落叶飘零

    你是一片飘零落叶

    我是一片落叶飘零

    共同走完

    这一段历程之后。。。

    天色变得太匆忙

    落日的霞光太长

    孤单飘落的惆怅

    打开尘封已久的芬芳

    被淡忘

    绝望掩埋了希望

    时间带着假象流淌

    独自在黑夜里寻找

    那份遗落的坚强

    太平常

    假象都被珍藏

    落叶飘零的秋天

    带不走的是夏伤

    看不破的永远是真相

    想要退后模糊了

    牵强附会的伤

    回忆旁白泪水的信仰

    承诺有时也需要

    依靠谎言来偿还

    假象总是让人太温暖

    想要退后模糊了你给过的浪漫

    透过泪水一切被看穿

    念叨之此,沈清寻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落下了两行清泪,紧握手中的落叶,“原来…原来我对你的爱,如深秋的一片红叶。”她情不自禁的把心声给念出了声。

    季见眉头紧皱,内心居然会有那么点点的失落感,但更多的是心疼和怜惜,他弯腰扶起半蹲着的沈清寻,“丫头,你…你还好吧?”

    沈清寻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轻点了下头。

    沙滩上,沈清寻止了步,依然是沉默。很久,她重重的叹了口气,细声念道:“人生的结束与开始。林缨,我沈清寻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心意,一定会好好活着,连同你的那份,痛快的活一次!你,一路走好。”

    一旁的季风听后终于松了口气,面带疑惑的看着沈清寻,林缨是谁?是在医院病逝的那个女士吗?会是她什么人呢?

    “又是死、又是生、又是泪、又是笑,你一定觉得我是个语无伦次的人吧。”沈清寻自嘲的说。

    季风真诚的笑说:“不会,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丫头!”

    “我?可爱?还丫头?”沈清寻不禁失笑了,不自觉的审视了自己一圈,心想:林缨说比自己小2岁,那么就是28了,不过看她外表确实是个童颜女生。“28了,不能算是个丫头了。”

    季风略有诧异,随意的说:“不都说女人的年龄是保密的。”

    沈清寻淡笑了下,又沉默了。

    “你,都想通了?”季风关心的问。

    沈清寻面带微笑摇了摇头,“但我绝不会再轻生。”

    “永远年轻的爱情,确实让人琢磨不透。”季风说。

    “爱情?”沈清寻面露苦笑,“我,我并没有真正尝试过爱情,和他只是同学。”

    季风面露不解的看着她。

    沈清寻轻描淡写的说:“我从一开始就狠心地拒绝他了,命中注定有缘无分吧。”

    季风淡笑说:“你真是个傻丫头,明明爱的真、爱的切,却若无其事。”

    “心理学上说:通常男人的爱都是深沉的,也许我该是个男人。但我……我是个懦弱的女人,不敢哭、不敢笑、不敢恨、不敢爱,更不敢相信自己,我骄傲又自卑,寡言又自悲,我似乎感觉不到活着。”沈清寻自嘲的苦笑说。

    季风不赞同的凝视着沈清寻,“听着,丫头,虽然你我才相识,你或许较为少言寡语,甚至有些不近人情,但我坚信你是个有血有肉的性情中人。嗯!?”

    沈清寻转头与季风四目相对,露出了一个浅显的微笑,随意的说:“如果我说,你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个这样无所顾及、随性随心闲聊的人。你会相信吗?”她有些茫然的看着远方。

    “我信。”季风清晰坚定的回答。

    沈清寻愣了愣,简短的两个字让她没来由的感到一丝温暖,“谢谢!”她沉默了,有些发愣的望着远方。

    “季风,你相信鬼神之说吗?”沈清寻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听到沈清寻的称呼,季风知道她已经把他当成朋友了,他沉默了会,认真的看着沈清寻,“清寻,你遇到了什么?”

    “没什么。”沈清寻做了一个深呼吸,“天黑了,我该走了。”话刚落,她便想起了什么,眉头紧皱,自言道:“我,该去哪?”

    正当沈清寻犯愁的时候,远处有人在喊:“林缨,林缨……”

    季风和沈清寻同时朝声音方向望去,然后两人四目相对,季风充满疑惑,沈清寻眉头紧锁。

    这时,神父和两个身穿警服的人走到了跟前,身后还跟着一个孤傲冷峻的男人。

    “季先生。”神父和季风打了声招呼,便把目光转向沈清寻,“刚刚才得知你姓林,去医院看过了,都还好吗?”

    沈清寻沉默的朝面露寒霜的男人看去,心道:莫非他就是那个渣男?!

    “林先生,既然林太太已经找到了,那麻烦你签个字。”其中一个警察说。

    另一个警察看着林缨许久,有些激动的说:“林缨,真的是你?”

    沈清寻不解的看着他。

    “我,秦朗呀。”秦朗看着沈清寻完全陌生的眼神,笑说,“虽然大学毕业后,咱俩就没见过,同学四年,不至于这么陌生吧。”

    沈清寻尴尬的淡言道:“抱歉,我也许是患了选择性失忆,以前的很多人和事都不记得了。”她说这话时目光是看着林阳的。

    性格爽朗的秦朗惊愣了下,“失忆?怎么回事?几年前就听说你从银山局辞职了,原来是来云州了,怎么不跟我联系。”

    沈清寻回了秦朗一个礼貌的微笑,没有作答。

    “林小姐落海过后深度昏迷,心跳一度骤停,能够醒过来已经是奇迹!”神父感慨道:“大脑神经受损,极有可能导致暂时性失忆,只要无大碍,人没事就好。”

    “对,人没事就好。”秦朗安慰说:“林缨,不管发生了天大的事,你都不该选择绝路,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当初你在警校可是主修心理学的高材生。”

    “谢谢!”沈清寻礼貌的道谢。

    秦朗看向林阳,“林总,我不知道你和林缨之间发生了什么,才知道你父母还是她的养父母,青梅竹马,喜结良缘,多好的事。难怪大学里林缨对校里校外的所有男生都一口回绝,这感情一般人可不能比。但是,你要是欺负林缨,不只是我,我们全班乃至全系的男生都不会答应。”

    林阳沉默的望了望沈清寻。

    季风扫了林阳一眼,目光一直追随着沈清寻,听着众人的言语,虽是一头雾水,但他相信她,且更多了份担忧。

    秦朗刚才的一番话,让沈清寻对这个陌生的老同学难掩亲切感,“秦朗,我该走了。”她说完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季风,两人四目相视。她看出了季风的关心和担忧,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季风望着沈清寻前去的背影,犹豫着想说点什么。

    沈清寻忽然止步了,回头说:“季先生,大恩不言谢。”她露出了一个浅显的笑容,没有做出任何解释,“有缘再见。”

    季风轻点了下头,他的眼神似在说:“丫头,无论你是谁,发生了什么,我都相信你,记得联系我。”

    沈清寻苦笑的想着,我到底该是谁?这么离奇的事情,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想不到他一个陌路人,居然对我的话深信不疑。

    看着渐渐远去的沈清寻,季风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清寻,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在我眼中,你非常特别,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丫头!

    季风系安全带时,不经意间发现了沈清寻留在副驾驶上的几张人民币和便条,他拿起便条上他写的联络方式,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倔强的丫头!我相信你已经记住了它,只是…有缘再见!?好吧,依你,有缘再见。”

    ————

    驾驶室上的林阳,通过透视镜冷眼看了看,双目紧闭,靠在座位上的沈清寻。

    “没想到一向以乖乖女、脾性好、乐观开朗形象示人的人,居然会,准确的说舍得死。”林阳阴阳怪气的说。

    沈清寻听着林阳的冷嘲热讽,想到美丽善良的林缨,本不喜在陌生人面前多言的她,冷冷的回应,“我更没想到彬彬有礼、待人谦和、衣冠得体的林总,不但是个杀人于无形的禽兽,还是个演戏天才,不当演员太可惜了。”

    林阳愣了愣,这语气?这神态?怎么判若两人,难道真是死过一回,伤了脑子?他冷哼一声,“你别忘了自己是谁。”

    沈清寻听后在心里为林缨感到可悲,继续无视林阳的存在,她把目光转向窗外的天空,默念道:林缨,很感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但我恐怕无法以你的名义活着,更不可能替代你。

    对不起!我只是沈清寻。

    天堂里没有痛苦和折磨。

    林缨、林缨……你是到了天堂吗?愿你在那个世界一切安好!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