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年  17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45  更新时间:17-05-10 22:3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17

    临出门时,老人叫住越清丛,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爷爷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爷爷现在只想尽力弥补,希望你能明白爷爷的心意,从前的事情让它彻底的过去好吗?”

    “好的,爷爷,我会努力的融入到这个新家庭,请爷爷放心。”越清丛态度恭敬的向老人郑重的点点头,在老人欣慰的微笑中离开了房间。

    出于礼貌,越清丛也将自己独自一人去上学的事情告知了沈阿姨,漂亮女人听后只是微笑着点头说好,并嘱咐了她一些安全事宜就没再说什么了。

    因为学校并没有要求平常日子里也穿校服,所以,除了重大节日和校庆,在校的学生一般都穿自己的衣服,而这所学校又是省里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里面就读的学生基本上呈现出两级分化的趋势,要么是很有钱很有钱,就像夏家,要么是家庭一般甚至是贫困,但学习成绩却是顶尖的好。

    越清丛只能说目前为止,她是唯一一个处于这种两极分化边缘地带的人,既没有让自己倍感骄傲的学习成绩,也没有显赫的家世。

    自始至终,她都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半途的侵入者,无端端的入侵到这个早就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虽然这个家中的每一个成员对自己都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但是这种好中却明显带着疏离。

    可是这一切又能怎么办,所有的一切根本不由她作主,她也完全是一个被动者,越清丛这十几年的时间唯一学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顺从,对无情命运的顺从。

    尽管这种顺从负面所带来的痛苦悲伤只能深深的压抑在平静外表之下,然后日渐麻木的数着日子过完一天又一天,学着朝起夕落,无情无爱。

    当夏惜之知道越清丛提出不再与他一起上下学的请求时,从爷爷书房走出来的漂亮男生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丝轻松的神情,但在看到站在楼下的越清丛时立刻又换上一副经年不变的一张彬彬有礼的斯文样子。

    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不表示点什么,夏惜之走到越清丛面前微笑着看着她说道“如果以后上学的路上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还可以和我坐一辆车去学校,老师讲课有什么听不懂的你也都可以来问我,我的房间就在你的隔壁,不用客气。”

    “谢谢。”越清丛礼貌的道谢,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生,然后转身上了楼,留下夏惜之一个人站在那儿,双眼复杂的看着逐渐远去的纤细身影,那么单薄,惹人怜爱。她才是自己的亲妹妹啊!自己这么对她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虽然自己和她并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但毕竟身上流着同一个父亲的血,这份血缘联系是绝对错不了的,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忘记以前的那个妹妹,好好的正视眼前的这个失而复得的亲妹妹呢!

    一想到从前那个天真无邪,纯真甜美的美丽女孩,夏惜之的心就开始隐隐的犯痛,连带着眼中一时闪现的丁点怜惜也一并消失不见了。
    17

    临出门时,老人叫住越清丛,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爷爷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爷爷现在只想尽力弥补,希望你能明白爷爷的心意,从前的事情让它彻底的过去好吗?”

    “好的,爷爷,我会努力的融入到这个新家庭,请爷爷放心。”越清丛态度恭敬的向老人郑重的点点头,在老人欣慰的微笑中离开了房间。

    出于礼貌,越清丛也将自己独自一人去上学的事情告知了沈阿姨,漂亮女人听后只是微笑着点头说好,并嘱咐了她一些安全事宜就没再说什么了。

    因为学校并没有要求平常日子里也穿校服,所以,除了重大节日和校庆,在校的学生一般都穿自己的衣服,而这所学校又是省里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里面就读的学生基本上呈现出两级分化的趋势,要么是很有钱很有钱,就像夏家,要么是家庭一般甚至是贫困,但学习成绩却是顶尖的好。

    越清丛只能说目前为止,她是唯一一个处于这种两极分化边缘地带的人,既没有让自己倍感骄傲的学习成绩,也没有显赫的家世。

    自始至终,她都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半途的侵入者,无端端的入侵到这个早就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虽然这个家中的每一个成员对自己都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但是这种好中却明显带着疏离。

    可是这一切又能怎么办,所有的一切根本不由她作主,她也完全是一个被动者,越清丛这十几年的时间唯一学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顺从,对无情命运的顺从。

    尽管这种顺从负面所带来的痛苦悲伤只能深深的压抑在平静外表之下,然后日渐麻木的数着日子过完一天又一天,学着朝起夕落,无情无爱。

    当夏惜之知道越清丛提出不再与他一起上下学的请求时,从爷爷书房走出来的漂亮男生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丝轻松的神情,但在看到站在楼下的越清丛时立刻又换上一副经年不变的一张彬彬有礼的斯文样子。

    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不表示点什么,夏惜之走到越清丛面前微笑着看着她说道“如果以后上学的路上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还可以和我坐一辆车去学校,老师讲课有什么听不懂的你也都可以来问我,我的房间就在你的隔壁,不用客气。”

    “谢谢。”越清丛礼貌的道谢,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生,然后转身上了楼,留下夏惜之一个人站在那儿,双眼复杂的看着逐渐远去的纤细身影,那么单薄,惹人怜爱。她才是自己的亲妹妹啊!自己这么对她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虽然自己和她并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但毕竟身上流着同一个父亲的血,这份血缘联系是绝对错不了的,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忘记以前的那个妹妹,好好的正视眼前的这个失而复得的亲妹妹呢!

    一想到从前那个天真无邪,纯真甜美的美丽女孩,夏惜之的心就开始隐隐的犯痛,连带着眼中一时闪现的丁点怜惜也一并消失不见了。
    17

    临出门时,老人叫住越清丛,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爷爷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爷爷现在只想尽力弥补,希望你能明白爷爷的心意,从前的事情让它彻底的过去好吗?”

    “好的,爷爷,我会努力的融入到这个新家庭,请爷爷放心。”越清丛态度恭敬的向老人郑重的点点头,在老人欣慰的微笑中离开了房间。

    出于礼貌,越清丛也将自己独自一人去上学的事情告知了沈阿姨,漂亮女人听后只是微笑着点头说好,并嘱咐了她一些安全事宜就没再说什么了。

    因为学校并没有要求平常日子里也穿校服,所以,除了重大节日和校庆,在校的学生一般都穿自己的衣服,而这所学校又是省里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里面就读的学生基本上呈现出两级分化的趋势,要么是很有钱很有钱,就像夏家,要么是家庭一般甚至是贫困,但学习成绩却是顶尖的好。

    越清丛只能说目前为止,她是唯一一个处于这种两极分化边缘地带的人,既没有让自己倍感骄傲的学习成绩,也没有显赫的家世。

    自始至终,她都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半途的侵入者,无端端的入侵到这个早就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虽然这个家中的每一个成员对自己都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但是这种好中却明显带着疏离。

    可是这一切又能怎么办,所有的一切根本不由她作主,她也完全是一个被动者,越清丛这十几年的时间唯一学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顺从,对无情命运的顺从。

    尽管这种顺从负面所带来的痛苦悲伤只能深深的压抑在平静外表之下,然后日渐麻木的数着日子过完一天又一天,学着朝起夕落,无情无爱。

    当夏惜之知道越清丛提出不再与他一起上下学的请求时,从爷爷书房走出来的漂亮男生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丝轻松的神情,但在看到站在楼下的越清丛时立刻又换上一副经年不变的一张彬彬有礼的斯文样子。

    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不表示点什么,夏惜之走到越清丛面前微笑着看着她说道“如果以后上学的路上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还可以和我坐一辆车去学校,老师讲课有什么听不懂的你也都可以来问我,我的房间就在你的隔壁,不用客气。”

    “谢谢。”越清丛礼貌的道谢,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生,然后转身上了楼,留下夏惜之一个人站在那儿,双眼复杂的看着逐渐远去的纤细身影,那么单薄,惹人怜爱。她才是自己的亲妹妹啊!自己这么对她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虽然自己和她并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但毕竟身上流着同一个父亲的血,这份血缘联系是绝对错不了的,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忘记以前的那个妹妹,好好的正视眼前的这个失而复得的亲妹妹呢!

    一想到从前那个天真无邪,纯真甜美的美丽女孩,夏惜之的心就开始隐隐的犯痛,连带着眼中一时闪现的丁点怜惜也一并消失不见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