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 出发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819  更新时间:17-05-10 22:1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姚璨决定搬家了,虽说新房子还没有找到,但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整理好,然后呆坐在床上,兀自陷入回忆。房间里还有郑宇航的味道,淡淡的香皂味,这味道伴了她无数个日夜,如今回忆与现实剥离,真有种抽筋剥骨的痛。

    即便这样清冷的场景早在她跟郑宇航分手之前,就已经在她心里预演了无数遍。

    她觉得,她跟郑宇航迟早会等来这么一天,早晚而已。她想起郑宇航欲火焚身却又无能为力时狠狠地用头撞墙,他跪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一样,紧紧抱着姚璨的腿,哭着说:“求你了,别离开我,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姚璨是那么绝望,终于明白了什么是透心儿凉。想抓住点儿什么,四下望去却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就这样,她还是被出轨了,讽不讽刺?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这样的男人,竟然也能成为婚恋市场上的抢手货,真不知道那女人图的是什么,难道是图他那绝世的颜值?图他头发多?图他牙口好?图他瞳孔黑?图他的抬头纹?

    姚璨想得头都疼了,最终决定放弃。连她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当初到底爱上了郑宇航什么。

    可是,此时此刻,她偏偏就格外想他。他在哪儿,他好嘛,他会像她一样,偷偷惦念着她么?不,应该不会的吧,连五万块钱都要统统揣进自己腰包的男人,怎么可能空出大脑去怀念前任!

    姚璨看着自己最新的一条朋友圈,看着照片上郑宇航搂着别的女人满脸贱笑的模样,心里猛地一阵酸楚。她恨他,她多希望郑宇航能成为朋友圈里的笑柄,活在别人的唾弃中,可她还是给照片加了私密,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这赤裸裸的背叛。

    毕竟爱过,还是别让自己这些年的感情成为别人眼里的笑话吧。

    电话突然响起来,姚璨彻底回到现实世界。她以为会是郑宇航打来的,盯着屏幕一看,并不是。

    “姚璨,你在哪儿?”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打来的是林小丹,大学时代姚璨的好友兼上铺的好姐妹。两个人形影不离地黏了整整两年半,后来,林小丹的父母帮她在校外买了套房子,从那以后,林小丹就搬了出去。那时候,林小丹就是姚璨心中标准的白富美,贴心的小棉袄,她一走,姚璨仿佛失恋般痛苦,好一阵子才接受了上铺已经不是她的事实。林小丹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把姚璨叫到她家里去玩儿,有时也会在她家小住,不过郑宇航特别不喜欢林小丹,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姚璨和林小丹的联络变得不再那么频繁,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郑宇航身上,标准的重色轻友。

    “小丹?你怎么了?我现在在家呢。”听对方语气不对,姚璨有些不安。俩人有日子没见了,对方突然来这么一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嗯……就是,你现在方不方便,收留我几天。”

    Exo?姚璨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林小丹刚刚说到了收留两个字没错吧?

    “你人在哪里?”姚璨。

    “我就在你家的楼下,那个,我上去坐坐,郑宇航不会不开心吧。”林小丹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安。

    “快上来吧,我给你开门。”姚璨。

    “你家几楼来着?”林小丹问。

    “六楼。”姚璨说着,打开门,对着走廊喊了声林小丹的名字。

    “哎,听到了,我正在四楼呢。”林小丹回应道。

    姚璨往下迎了迎,便见到了正在吃力地爬着楼梯的林小丹。姚璨赶紧接过对方手里的那个不算太大的小箱子,两个人一起回了房间。

    已经有日子没见到对方了,一见面,依旧亲的不得了。林小丹很早以前来过姚璨和郑宇航的小小出租房,陪姚璨小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被郑宇航给打发走了。

    所以她不喜欢郑宇航由来已久,都说爱屋及乌,这点都做不到的男人,对姚璨还能有多深的感情呢。

    姚璨把林小丹的行李放在客厅,给她扔了双拖鞋。林小丹在房间里随便转了转,见四下都是行李,对姚璨说:“怎么,你跟郑宇航要搬家?”

    “是我要搬家,我的家里已经没有男主人了。”姚璨落寞地回答。

    “什么意思?”林小丹在床边坐下。

    姚璨从一堆东西里翻出一盒酸奶,递给林小丹:“给你,你最爱喝的。”

    “我还以为你早把我这点儿爱好给忘了呢,亏你还记得。说呀,你跟郑宇航先生怎么了?”

    “我跟郑宇航分手了……”姚璨平静地说。

    林小丹平静地听着,一副意料当中的表情。

    “我倒是觉得,你们分开不是坏事。”林小丹有些心疼地看着姚璨,给了她个一个拥抱,心里更多的是替姚璨感到庆幸。

    “他搬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也打算离开了。”

    “他看着不像好人,即便他满脸忠厚,可我还是能在他乖巧的外表下读出他那颗不安分的心。我猜他就是因为我看透了他,所以才特别不喜欢我的。”林小丹轻描淡写地说起来。

    “算你眼光毒辣,真后悔当初没跟你在一起……”姚璨肉麻地说。

    “难过么,想哭么?我来得正是时候,借你肩膀靠一下。”林小丹。

    “欲哭无泪,可能还没到我哭的时候呢,不是都有一个过程么,从麻木到疼痛,再到麻木,我现在还没感觉到真正的疼。”

    “你们因为什么?哎,别说,我猜猜,一定是,他负主要责任。”林小丹。

    “谁的责任不重要了。反正就是这么个结果,接受就得了。”姚璨转而把目光抛向满脸满身写着疲倦的林小丹身上,“快说说你吧,你今天怎么了,突然跑来找我,出什么事儿了么?”

    “嗯。我也不瞒你,我是来向你求助的。”林小丹立刻愁眉不展地说。

    “怎么了?我的白富美小公主遇到什么困难了?”

    林小丹忙下空酸奶盒,轻声叹了口气,说:“我的问题可能比你的还要严重,我是想要跟男朋友分手,但是分不了。”

    这么一说,故事有点儿长。

    姚璨见林小丹带着件小行李,知道她肯定是没地方去,定是需要留宿的,她赶紧把房间里碍事的行李摆到一边儿,在床上添了枕头和被子――郑宇航唯一留下来的遗产,整理好这些,才发现林小丹蜷缩在床上的一角,已经呼呼睡去了。

    她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看着林小丹的模样,姚璨顿生心疼。她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伤害,才会这样冒冒失失地跑来找她求助。

    姚璨帮对方脱衣去鞋袜,轻轻盖上被子,然后动作轻柔地躺在林小丹身边。

    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安静,既安静,又不寂寞。时间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光,她和她并肩挨着挤在一张床上,一人插一半耳机,认真地听歌。

    姚璨有些感叹时光,感叹这些年,她差点弄丢的友情和差点儿失去自我的混沌时光。

    而一切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分手后只给她留下余额二十元的家伙……

    林小丹的男朋友酷爱打人,尤其是对自己的女人。她把身上的淤青曝光在姚璨眼前时,姚璨吓得差点儿晕过去。这得是有多恨,才舍得下如此死手。姚璨之前见过那男人两次,她记得他叫周正,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特有修养,没想到皮囊下竟是这么一颗变态的兽心。果然人不可貌相。

    姚璨轻轻端着林小丹的一只胳膊,洁白如新玉,却偏偏散落着触目惊心的烟头印记,新的旧的叠在一起,看着就让人跟着一起揪心的疼。

    还有她的腿,后背,无处不在的淤青让姚璨顿时暴怒不止。

    “你这是忍了他多久啊?”姚璨看着柔柔弱弱,小巧乖顺的林小丹。

    “其实一开始都挺好的,就是后来,可能是他找工作不太顺利,再加上他自尊心太强,可能就觉得我俩在一起他有压力吧,反正后来他有事儿没事儿就发脾气,再后来扔东西,最后觉得不解气,拳头全落在了我身上。”林小丹细细说来,语气里的无奈多过于埋怨。

    “这样多久了?”

    “有几个月了。我以为他能变好,结果他变本加厉,开始用烟头烫我。”

    “我听不下去了,他都这样了你还忍着?难道你等着他哪天一生气把你杀了你才能清醒啊?”姚璨恨得牙根痒,这个痴傻犯贱到家的林小丹啊!

    “他上周喝酒回来,突然耍酒疯说他自己没用,堂堂一个大男人连房子都要住女人的,然后跑去厨房拿着水果刀说要自杀,我以为他就是吓唬吓唬我,不会怎么样,谁知道他借着酒劲儿真就一刀顺着手腕割了下去……”林小丹紧紧闭起眼睛,眼泪迟了片刻,便像泄闸的水一样涌了出来。

    后来,林小丹把醉得一塌糊涂,血流得满身都是他送去了医院,然后,匆匆收拾了行李,从家里跑了出来。

    她在沾着血迹的刀锋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终于幡然醒悟,如果她还不走,哪里还有明天。

    “你个小傻瓜啊,你说你呀,在他动手打你的那天,你就应该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姚璨恨铁不成钢地继续,“以后怎么办?”

    “分开是一定的了,我怕他回去我家找我,想先出来躲一阵子,等他平静下来的时候跟他谈分手的事儿。”

    “好吧,你就先在这儿住着吧,咱俩还能互相照顾一下,不过,万一他找到这儿来,咱俩可就都有生命危险了啊。”

    “我不会长住的,其实我也怕把你牵连进来,不过……”林小丹犹豫道。

    “我就那么一说,你就安心住下吧,没准儿人家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在医院了呢,要是那样倒好了,一了百了了。”

    林小丹咯咯笑了起来,接着又陷入无声的忧郁当中。

    姚璨因为一个男人放弃了工作,林小丹为了一个男人也放弃了工作。

    各自感慨一番之后,终究还是要为将来打算一下的。

    恰巧这时候大学导员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市博物馆招聘工作人员的公告,于是姚璨重燃斗志,开始准备相关的简历。

    林小丹也跟着忙活了两天,之后,就放弃了。

    “这个是招聘讲解员的,不太适合我吧,我想准备准备,参加公务员考试,看看能不能行。”林小丹。

    于是,姚璨只能自己忙活,把电子简历按照要求发了出去,然后,等着电话通知。

    林小丹买了不少复习资料,每天在家看行测写申论,可每次看了不到五分钟,就陷入神游状态,根本不能专心。她在担心他,周正,一想到他鲜血横流的手腕,林小丹就吓得心慌不已,替自己担忧起来。怎么自己就会瞎爱上这样的人渣,怎么自己就能犯贱跟了他那么久,今天这样的结果,惶惶不安,全都要怪自己。

    一周之后,姚璨接到了面试电话,林小丹陪着她一起去,顺便在博物馆里溜达一圈儿,连散心都有了。

    被约来面试的女孩儿一共有三十多人,最后,经过严苛的考核,留下了姚璨在内的三个人。

    姚璨跟林小丹好好庆祝了一番,第二天,便开始投身到突如其来的新工作中。

    
    姚璨决定搬家了,虽说新房子还没有找到,但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整理好,然后呆坐在床上,兀自陷入回忆。房间里还有郑宇航的味道,淡淡的香皂味,这味道伴了她无数个日夜,如今回忆与现实剥离,真有种抽筋剥骨的痛。

    即便这样清冷的场景早在她跟郑宇航分手之前,就已经在她心里预演了无数遍。

    她觉得,她跟郑宇航迟早会等来这么一天,早晚而已。她想起郑宇航欲火焚身却又无能为力时狠狠地用头撞墙,他跪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一样,紧紧抱着姚璨的腿,哭着说:“求你了,别离开我,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姚璨是那么绝望,终于明白了什么是透心儿凉。想抓住点儿什么,四下望去却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就这样,她还是被出轨了,讽不讽刺?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这样的男人,竟然也能成为婚恋市场上的抢手货,真不知道那女人图的是什么,难道是图他那绝世的颜值?图他头发多?图他牙口好?图他瞳孔黑?图他的抬头纹?

    姚璨想得头都疼了,最终决定放弃。连她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当初到底爱上了郑宇航什么。

    可是,此时此刻,她偏偏就格外想他。他在哪儿,他好嘛,他会像她一样,偷偷惦念着她么?不,应该不会的吧,连五万块钱都要统统揣进自己腰包的男人,怎么可能空出大脑去怀念前任!

    姚璨看着自己最新的一条朋友圈,看着照片上郑宇航搂着别的女人满脸贱笑的模样,心里猛地一阵酸楚。她恨他,她多希望郑宇航能成为朋友圈里的笑柄,活在别人的唾弃中,可她还是给照片加了私密,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这赤裸裸的背叛。

    毕竟爱过,还是别让自己这些年的感情成为别人眼里的笑话吧。

    电话突然响起来,姚璨彻底回到现实世界。她以为会是郑宇航打来的,盯着屏幕一看,并不是。

    “姚璨,你在哪儿?”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打来的是林小丹,大学时代姚璨的好友兼上铺的好姐妹。两个人形影不离地黏了整整两年半,后来,林小丹的父母帮她在校外买了套房子,从那以后,林小丹就搬了出去。那时候,林小丹就是姚璨心中标准的白富美,贴心的小棉袄,她一走,姚璨仿佛失恋般痛苦,好一阵子才接受了上铺已经不是她的事实。林小丹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把姚璨叫到她家里去玩儿,有时也会在她家小住,不过郑宇航特别不喜欢林小丹,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姚璨和林小丹的联络变得不再那么频繁,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郑宇航身上,标准的重色轻友。

    “小丹?你怎么了?我现在在家呢。”听对方语气不对,姚璨有些不安。俩人有日子没见了,对方突然来这么一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嗯……就是,你现在方不方便,收留我几天。”

    Exo?姚璨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林小丹刚刚说到了收留两个字没错吧?

    “你人在哪里?”姚璨。

    “我就在你家的楼下,那个,我上去坐坐,郑宇航不会不开心吧。”林小丹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安。

    “快上来吧,我给你开门。”姚璨。

    “你家几楼来着?”林小丹问。

    “六楼。”姚璨说着,打开门,对着走廊喊了声林小丹的名字。

    “哎,听到了,我正在四楼呢。”林小丹回应道。

    姚璨往下迎了迎,便见到了正在吃力地爬着楼梯的林小丹。姚璨赶紧接过对方手里的那个不算太大的小箱子,两个人一起回了房间。

    已经有日子没见到对方了,一见面,依旧亲的不得了。林小丹很早以前来过姚璨和郑宇航的小小出租房,陪姚璨小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被郑宇航给打发走了。

    所以她不喜欢郑宇航由来已久,都说爱屋及乌,这点都做不到的男人,对姚璨还能有多深的感情呢。

    姚璨把林小丹的行李放在客厅,给她扔了双拖鞋。林小丹在房间里随便转了转,见四下都是行李,对姚璨说:“怎么,你跟郑宇航要搬家?”

    “是我要搬家,我的家里已经没有男主人了。”姚璨落寞地回答。

    “什么意思?”林小丹在床边坐下。

    姚璨从一堆东西里翻出一盒酸奶,递给林小丹:“给你,你最爱喝的。”

    “我还以为你早把我这点儿爱好给忘了呢,亏你还记得。说呀,你跟郑宇航先生怎么了?”

    “我跟郑宇航分手了……”姚璨平静地说。

    林小丹平静地听着,一副意料当中的表情。

    “我倒是觉得,你们分开不是坏事。”林小丹有些心疼地看着姚璨,给了她个一个拥抱,心里更多的是替姚璨感到庆幸。

    “他搬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也打算离开了。”

    “他看着不像好人,即便他满脸忠厚,可我还是能在他乖巧的外表下读出他那颗不安分的心。我猜他就是因为我看透了他,所以才特别不喜欢我的。”林小丹轻描淡写地说起来。

    “算你眼光毒辣,真后悔当初没跟你在一起……”姚璨肉麻地说。

    “难过么,想哭么?我来得正是时候,借你肩膀靠一下。”林小丹。

    “欲哭无泪,可能还没到我哭的时候呢,不是都有一个过程么,从麻木到疼痛,再到麻木,我现在还没感觉到真正的疼。”

    “你们因为什么?哎,别说,我猜猜,一定是,他负主要责任。”林小丹。

    “谁的责任不重要了。反正就是这么个结果,接受就得了。”姚璨转而把目光抛向满脸满身写着疲倦的林小丹身上,“快说说你吧,你今天怎么了,突然跑来找我,出什么事儿了么?”

    “嗯。我也不瞒你,我是来向你求助的。”林小丹立刻愁眉不展地说。

    “怎么了?我的白富美小公主遇到什么困难了?”

    林小丹忙下空酸奶盒,轻声叹了口气,说:“我的问题可能比你的还要严重,我是想要跟男朋友分手,但是分不了。”

    这么一说,故事有点儿长。

    姚璨见林小丹带着件小行李,知道她肯定是没地方去,定是需要留宿的,她赶紧把房间里碍事的行李摆到一边儿,在床上添了枕头和被子――郑宇航唯一留下来的遗产,整理好这些,才发现林小丹蜷缩在床上的一角,已经呼呼睡去了。

    她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看着林小丹的模样,姚璨顿生心疼。她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伤害,才会这样冒冒失失地跑来找她求助。

    姚璨帮对方脱衣去鞋袜,轻轻盖上被子,然后动作轻柔地躺在林小丹身边。

    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安静,既安静,又不寂寞。时间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光,她和她并肩挨着挤在一张床上,一人插一半耳机,认真地听歌。

    姚璨有些感叹时光,感叹这些年,她差点弄丢的友情和差点儿失去自我的混沌时光。

    而一切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分手后只给她留下余额二十元的家伙……

    林小丹的男朋友酷爱打人,尤其是对自己的女人。她把身上的淤青曝光在姚璨眼前时,姚璨吓得差点儿晕过去。这得是有多恨,才舍得下如此死手。姚璨之前见过那男人两次,她记得他叫周正,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特有修养,没想到皮囊下竟是这么一颗变态的兽心。果然人不可貌相。

    姚璨轻轻端着林小丹的一只胳膊,洁白如新玉,却偏偏散落着触目惊心的烟头印记,新的旧的叠在一起,看着就让人跟着一起揪心的疼。

    还有她的腿,后背,无处不在的淤青让姚璨顿时暴怒不止。

    “你这是忍了他多久啊?”姚璨看着柔柔弱弱,小巧乖顺的林小丹。

    “其实一开始都挺好的,就是后来,可能是他找工作不太顺利,再加上他自尊心太强,可能就觉得我俩在一起他有压力吧,反正后来他有事儿没事儿就发脾气,再后来扔东西,最后觉得不解气,拳头全落在了我身上。”林小丹细细说来,语气里的无奈多过于埋怨。

    “这样多久了?”

    “有几个月了。我以为他能变好,结果他变本加厉,开始用烟头烫我。”

    “我听不下去了,他都这样了你还忍着?难道你等着他哪天一生气把你杀了你才能清醒啊?”姚璨恨得牙根痒,这个痴傻犯贱到家的林小丹啊!

    “他上周喝酒回来,突然耍酒疯说他自己没用,堂堂一个大男人连房子都要住女人的,然后跑去厨房拿着水果刀说要自杀,我以为他就是吓唬吓唬我,不会怎么样,谁知道他借着酒劲儿真就一刀顺着手腕割了下去……”林小丹紧紧闭起眼睛,眼泪迟了片刻,便像泄闸的水一样涌了出来。

    后来,林小丹把醉得一塌糊涂,血流得满身都是他送去了医院,然后,匆匆收拾了行李,从家里跑了出来。

    她在沾着血迹的刀锋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终于幡然醒悟,如果她还不走,哪里还有明天。

    “你个小傻瓜啊,你说你呀,在他动手打你的那天,你就应该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姚璨恨铁不成钢地继续,“以后怎么办?”

    “分开是一定的了,我怕他回去我家找我,想先出来躲一阵子,等他平静下来的时候跟他谈分手的事儿。”

    “好吧,你就先在这儿住着吧,咱俩还能互相照顾一下,不过,万一他找到这儿来,咱俩可就都有生命危险了啊。”

    “我不会长住的,其实我也怕把你牵连进来,不过……”林小丹犹豫道。

    “我就那么一说,你就安心住下吧,没准儿人家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在医院了呢,要是那样倒好了,一了百了了。”

    林小丹咯咯笑了起来,接着又陷入无声的忧郁当中。

    姚璨因为一个男人放弃了工作,林小丹为了一个男人也放弃了工作。

    各自感慨一番之后,终究还是要为将来打算一下的。

    恰巧这时候大学导员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市博物馆招聘工作人员的公告,于是姚璨重燃斗志,开始准备相关的简历。

    林小丹也跟着忙活了两天,之后,就放弃了。

    “这个是招聘讲解员的,不太适合我吧,我想准备准备,参加公务员考试,看看能不能行。”林小丹。

    于是,姚璨只能自己忙活,把电子简历按照要求发了出去,然后,等着电话通知。

    林小丹买了不少复习资料,每天在家看行测写申论,可每次看了不到五分钟,就陷入神游状态,根本不能专心。她在担心他,周正,一想到他鲜血横流的手腕,林小丹就吓得心慌不已,替自己担忧起来。怎么自己就会瞎爱上这样的人渣,怎么自己就能犯贱跟了他那么久,今天这样的结果,惶惶不安,全都要怪自己。

    一周之后,姚璨接到了面试电话,林小丹陪着她一起去,顺便在博物馆里溜达一圈儿,连散心都有了。

    被约来面试的女孩儿一共有三十多人,最后,经过严苛的考核,留下了姚璨在内的三个人。

    姚璨跟林小丹好好庆祝了一番,第二天,便开始投身到突如其来的新工作中。

    
    姚璨决定搬家了,虽说新房子还没有找到,但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整理好,然后呆坐在床上,兀自陷入回忆。房间里还有郑宇航的味道,淡淡的香皂味,这味道伴了她无数个日夜,如今回忆与现实剥离,真有种抽筋剥骨的痛。

    即便这样清冷的场景早在她跟郑宇航分手之前,就已经在她心里预演了无数遍。

    她觉得,她跟郑宇航迟早会等来这么一天,早晚而已。她想起郑宇航欲火焚身却又无能为力时狠狠地用头撞墙,他跪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一样,紧紧抱着姚璨的腿,哭着说:“求你了,别离开我,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姚璨是那么绝望,终于明白了什么是透心儿凉。想抓住点儿什么,四下望去却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就这样,她还是被出轨了,讽不讽刺?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这样的男人,竟然也能成为婚恋市场上的抢手货,真不知道那女人图的是什么,难道是图他那绝世的颜值?图他头发多?图他牙口好?图他瞳孔黑?图他的抬头纹?

    姚璨想得头都疼了,最终决定放弃。连她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当初到底爱上了郑宇航什么。

    可是,此时此刻,她偏偏就格外想他。他在哪儿,他好嘛,他会像她一样,偷偷惦念着她么?不,应该不会的吧,连五万块钱都要统统揣进自己腰包的男人,怎么可能空出大脑去怀念前任!

    姚璨看着自己最新的一条朋友圈,看着照片上郑宇航搂着别的女人满脸贱笑的模样,心里猛地一阵酸楚。她恨他,她多希望郑宇航能成为朋友圈里的笑柄,活在别人的唾弃中,可她还是给照片加了私密,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这赤裸裸的背叛。

    毕竟爱过,还是别让自己这些年的感情成为别人眼里的笑话吧。

    电话突然响起来,姚璨彻底回到现实世界。她以为会是郑宇航打来的,盯着屏幕一看,并不是。

    “姚璨,你在哪儿?”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打来的是林小丹,大学时代姚璨的好友兼上铺的好姐妹。两个人形影不离地黏了整整两年半,后来,林小丹的父母帮她在校外买了套房子,从那以后,林小丹就搬了出去。那时候,林小丹就是姚璨心中标准的白富美,贴心的小棉袄,她一走,姚璨仿佛失恋般痛苦,好一阵子才接受了上铺已经不是她的事实。林小丹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把姚璨叫到她家里去玩儿,有时也会在她家小住,不过郑宇航特别不喜欢林小丹,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姚璨和林小丹的联络变得不再那么频繁,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郑宇航身上,标准的重色轻友。

    “小丹?你怎么了?我现在在家呢。”听对方语气不对,姚璨有些不安。俩人有日子没见了,对方突然来这么一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嗯……就是,你现在方不方便,收留我几天。”

    Exo?姚璨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林小丹刚刚说到了收留两个字没错吧?

    “你人在哪里?”姚璨。

    “我就在你家的楼下,那个,我上去坐坐,郑宇航不会不开心吧。”林小丹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安。

    “快上来吧,我给你开门。”姚璨。

    “你家几楼来着?”林小丹问。

    “六楼。”姚璨说着,打开门,对着走廊喊了声林小丹的名字。

    “哎,听到了,我正在四楼呢。”林小丹回应道。

    姚璨往下迎了迎,便见到了正在吃力地爬着楼梯的林小丹。姚璨赶紧接过对方手里的那个不算太大的小箱子,两个人一起回了房间。

    已经有日子没见到对方了,一见面,依旧亲的不得了。林小丹很早以前来过姚璨和郑宇航的小小出租房,陪姚璨小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被郑宇航给打发走了。

    所以她不喜欢郑宇航由来已久,都说爱屋及乌,这点都做不到的男人,对姚璨还能有多深的感情呢。

    姚璨把林小丹的行李放在客厅,给她扔了双拖鞋。林小丹在房间里随便转了转,见四下都是行李,对姚璨说:“怎么,你跟郑宇航要搬家?”

    “是我要搬家,我的家里已经没有男主人了。”姚璨落寞地回答。

    “什么意思?”林小丹在床边坐下。

    姚璨从一堆东西里翻出一盒酸奶,递给林小丹:“给你,你最爱喝的。”

    “我还以为你早把我这点儿爱好给忘了呢,亏你还记得。说呀,你跟郑宇航先生怎么了?”

    “我跟郑宇航分手了……”姚璨平静地说。

    林小丹平静地听着,一副意料当中的表情。

    “我倒是觉得,你们分开不是坏事。”林小丹有些心疼地看着姚璨,给了她个一个拥抱,心里更多的是替姚璨感到庆幸。

    “他搬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也打算离开了。”

    “他看着不像好人,即便他满脸忠厚,可我还是能在他乖巧的外表下读出他那颗不安分的心。我猜他就是因为我看透了他,所以才特别不喜欢我的。”林小丹轻描淡写地说起来。

    “算你眼光毒辣,真后悔当初没跟你在一起……”姚璨肉麻地说。

    “难过么,想哭么?我来得正是时候,借你肩膀靠一下。”林小丹。

    “欲哭无泪,可能还没到我哭的时候呢,不是都有一个过程么,从麻木到疼痛,再到麻木,我现在还没感觉到真正的疼。”

    “你们因为什么?哎,别说,我猜猜,一定是,他负主要责任。”林小丹。

    “谁的责任不重要了。反正就是这么个结果,接受就得了。”姚璨转而把目光抛向满脸满身写着疲倦的林小丹身上,“快说说你吧,你今天怎么了,突然跑来找我,出什么事儿了么?”

    “嗯。我也不瞒你,我是来向你求助的。”林小丹立刻愁眉不展地说。

    “怎么了?我的白富美小公主遇到什么困难了?”

    林小丹忙下空酸奶盒,轻声叹了口气,说:“我的问题可能比你的还要严重,我是想要跟男朋友分手,但是分不了。”

    这么一说,故事有点儿长。

    姚璨见林小丹带着件小行李,知道她肯定是没地方去,定是需要留宿的,她赶紧把房间里碍事的行李摆到一边儿,在床上添了枕头和被子――郑宇航唯一留下来的遗产,整理好这些,才发现林小丹蜷缩在床上的一角,已经呼呼睡去了。

    她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看着林小丹的模样,姚璨顿生心疼。她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伤害,才会这样冒冒失失地跑来找她求助。

    姚璨帮对方脱衣去鞋袜,轻轻盖上被子,然后动作轻柔地躺在林小丹身边。

    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安静,既安静,又不寂寞。时间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光,她和她并肩挨着挤在一张床上,一人插一半耳机,认真地听歌。

    姚璨有些感叹时光,感叹这些年,她差点弄丢的友情和差点儿失去自我的混沌时光。

    而一切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分手后只给她留下余额二十元的家伙……

    林小丹的男朋友酷爱打人,尤其是对自己的女人。她把身上的淤青曝光在姚璨眼前时,姚璨吓得差点儿晕过去。这得是有多恨,才舍得下如此死手。姚璨之前见过那男人两次,她记得他叫周正,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特有修养,没想到皮囊下竟是这么一颗变态的兽心。果然人不可貌相。

    姚璨轻轻端着林小丹的一只胳膊,洁白如新玉,却偏偏散落着触目惊心的烟头印记,新的旧的叠在一起,看着就让人跟着一起揪心的疼。

    还有她的腿,后背,无处不在的淤青让姚璨顿时暴怒不止。

    “你这是忍了他多久啊?”姚璨看着柔柔弱弱,小巧乖顺的林小丹。

    “其实一开始都挺好的,就是后来,可能是他找工作不太顺利,再加上他自尊心太强,可能就觉得我俩在一起他有压力吧,反正后来他有事儿没事儿就发脾气,再后来扔东西,最后觉得不解气,拳头全落在了我身上。”林小丹细细说来,语气里的无奈多过于埋怨。

    “这样多久了?”

    “有几个月了。我以为他能变好,结果他变本加厉,开始用烟头烫我。”

    “我听不下去了,他都这样了你还忍着?难道你等着他哪天一生气把你杀了你才能清醒啊?”姚璨恨得牙根痒,这个痴傻犯贱到家的林小丹啊!

    “他上周喝酒回来,突然耍酒疯说他自己没用,堂堂一个大男人连房子都要住女人的,然后跑去厨房拿着水果刀说要自杀,我以为他就是吓唬吓唬我,不会怎么样,谁知道他借着酒劲儿真就一刀顺着手腕割了下去……”林小丹紧紧闭起眼睛,眼泪迟了片刻,便像泄闸的水一样涌了出来。

    后来,林小丹把醉得一塌糊涂,血流得满身都是他送去了医院,然后,匆匆收拾了行李,从家里跑了出来。

    她在沾着血迹的刀锋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终于幡然醒悟,如果她还不走,哪里还有明天。

    “你个小傻瓜啊,你说你呀,在他动手打你的那天,你就应该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姚璨恨铁不成钢地继续,“以后怎么办?”

    “分开是一定的了,我怕他回去我家找我,想先出来躲一阵子,等他平静下来的时候跟他谈分手的事儿。”

    “好吧,你就先在这儿住着吧,咱俩还能互相照顾一下,不过,万一他找到这儿来,咱俩可就都有生命危险了啊。”

    “我不会长住的,其实我也怕把你牵连进来,不过……”林小丹犹豫道。

    “我就那么一说,你就安心住下吧,没准儿人家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在医院了呢,要是那样倒好了,一了百了了。”

    林小丹咯咯笑了起来,接着又陷入无声的忧郁当中。

    姚璨因为一个男人放弃了工作,林小丹为了一个男人也放弃了工作。

    各自感慨一番之后,终究还是要为将来打算一下的。

    恰巧这时候大学导员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市博物馆招聘工作人员的公告,于是姚璨重燃斗志,开始准备相关的简历。

    林小丹也跟着忙活了两天,之后,就放弃了。

    “这个是招聘讲解员的,不太适合我吧,我想准备准备,参加公务员考试,看看能不能行。”林小丹。

    于是,姚璨只能自己忙活,把电子简历按照要求发了出去,然后,等着电话通知。

    林小丹买了不少复习资料,每天在家看行测写申论,可每次看了不到五分钟,就陷入神游状态,根本不能专心。她在担心他,周正,一想到他鲜血横流的手腕,林小丹就吓得心慌不已,替自己担忧起来。怎么自己就会瞎爱上这样的人渣,怎么自己就能犯贱跟了他那么久,今天这样的结果,惶惶不安,全都要怪自己。

    一周之后,姚璨接到了面试电话,林小丹陪着她一起去,顺便在博物馆里溜达一圈儿,连散心都有了。

    被约来面试的女孩儿一共有三十多人,最后,经过严苛的考核,留下了姚璨在内的三个人。

    姚璨跟林小丹好好庆祝了一番,第二天,便开始投身到突如其来的新工作中。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