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以吻封缄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788  更新时间:17-07-08 20:5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让顾辰惊讶的是,孟曦很快地平静下来,像之前一样活泼起来。顾辰这才发现,自己的宝贝儿有多坚强。

    孟曦是个理性的人,不做无谓的悲伤,权衡好利弊关系后,他迅速地平静下来,一是因为他够缜密,二是因为他并不想让让顾辰难过。

    十天里两人走走停停,孟曦烧尽了自己对日本的所有了解带着顾辰散心,把自己的担心和忧虑全都抛到一边,直玩得顾辰有种目不暇接之感。孟曦已经神奇到连哪天哪里有祭祀,哪里有限量版便当,哪里枫叶红得最好,那家咖啡屋有什么好卖点倒背如流了。

    于是顾辰在担心之余感受到了来自外文院全奖的男朋友的深深的恶意···

    太可怕了。

    归功于孟系草变态的日语和顾校草变态的英语,两个人在日本自由行走的十天畅通无阻,好玩儿的看点一点儿没放过。最后一天,两人去了海边看日出,散步,活像刚刚热恋一星期的情侣。

    天知道他们已经快在一起好几个月,早就出了热恋期了。

    最后一个项目,打牌,在海边。

    像《花与爱丽丝》里那样,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等风来。

    然后就像电影里一样,兵荒马乱的一阵奔跑,手忙脚乱的一阵找牌,然后,谁都没有找到红桃A。两人脱力地躺在沙滩上,看着天空,听着涛声神游。

    傍晚,脸庞是微涩的海风,指尖是恋人的温暖,等闲抬头,满眼都是燃烧着的的红色的夕阳,海风那样随意地把扑克牌扬起,扬起,又轻轻地放下。

    平平淡淡,从从容容,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第二天,早8点飞机飞回M市,午11点飞机直飞纽约。顾辰一路提心吊胆地看着孟曦的表情,因为孟曦的表情实在是太···正常了。

    What?!

    去见对方父母,且不说出柜不出柜,就是去见父母的话不也应该紧张紧张吗?这么平平常常的是什么鬼?

    到了纽约地面,孟曦看着顾辰的眼睛,微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颊:“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

    习惯了他的敏锐的顾辰还是半个晚上没睡好······

    第二天,晨练,早餐,快速的洗漱,两人早8点准时到了顾辰父母的公司,没错,就是他们的公司。孟曦看着占了整整5层楼的公司,猛然有了一种自己傍了土豪的感觉。纽约CBD里,地价高得出奇,顾辰爹妈的公司稳稳的坐落在摩天大楼的1到5层,整个大楼都是战略合作关系,工作部门多得人眼花缭乱。

    “原来你父母就是这个出版社的所有人啊···”孟曦看着名气大得闪瞎眼的公司名回不过神来。“是啊”顾辰笑着摸他的头,“所以你写的专栏,他们也参与过一些。”梦溪顿时有一种被人强行提前见了公婆的感觉···自己这是经常发文章给公婆看···吗?!Oh,mygoodness···顾辰看着他微窘的样子只觉得他可爱炸了,忍不住凑到他额前去亲了一口,笑道:“没事儿,你写的那么好,加分还来不及呢。再说,提早认识了,不是更好吗?”孟曦目光悲催地点了点头,跟着顾辰走出了电梯。

    自己一年多以前拿到的专栏居然是顾辰父母公司的,世界真小···

    五层,走廊尽头的左边办公室,左数第一个沙发,托盘里的右数第三杯水,孟曦紧张得不愿抬头。顾辰父母坐在办公桌前,说不上严肃,也说不上愉悦。倒是顾辰妈吗先开了口:“昨天夜里到的?”顾辰点点头:“十一点多快十二点的时候落的地。”顾辰妈吗一脸不忍,“累了吧,几乎是坐了一天的飞机?”“没事儿,这会儿正精神呢。”顾辰依旧轻松。顾爸爸直奔主题,“顾辰啊,你跟我去对面那间里坐一会儿,让你妈和这孩子说说话。”孟曦有一些慌乱,侧头看着顾辰,没敢说什么话。顾辰倾过身子来和他咬耳朵:“没事儿,我妈特别好说话,一会儿她问什么你答什么就行”孟曦小小声:“那你呢?”顾辰这才发现原来他是在关心自己,强压着想要吻他的冲动小声说:“我爸更好说话,你就看我这性格,和我爸特像。宝贝儿,没事儿啊,别怕。”顾辰说完拍了拍他的肩,温暖地笑了笑,就和顾爸爸出去了。孟曦起身去送,送到门口去关好了门,就不知所措地站在房间中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顾辰妈妈看着,在心里直念叨这孩子可爱,嘴上语气也是轻柔了许多:“来我对面坐吧。”孟曦努力地摆出一副很从容轻松的样子,生怕自己有一点点失态。

    顾妈妈微笑,“顾辰那小子经常提你,说他室友又聪明又能干,这儿也好那儿也好的,今天终于是看到真人了,看来那小子没蒙我们啊。”

    孟曦听着这轻柔的语气安心了许多,摇了摇头:“没有,顾辰太夸张了。”

    顾妈妈颇有些豪爽地摇头回道:“我了解那小子,他要是都那么说了,那就不会假。我看了你的文章,确实很好,那个专栏你经营得不错,无论是在纽约还是在其他国家风评都很好。还有你的菜啊,我看了顾辰的Facebook,看得我都有点嫉妒那小子了。他也真是命好,我们没怎么照顾他,他自己倒是找了个不错的孩子。”顾妈妈的眼中略有些伤感,没能好好照顾儿子,她心里的亏欠可想而知。

    孟曦看得心里一阵发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叫孟曦是吧?”顾妈妈平了平心绪,“你和顾晨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孟曦握了握手里的杯子,回答:“从6月26号到今天8月29号,两个月零三天了。”

    “你觉得顾辰那小子怎么样?”顾妈妈笑问。

    孟曦又错愕又腼腆,“他···他很好呀···人很温柔,也很有深度,我觉得他很好啊。”

    “你知道你们在一起,会承受多大的压力吗?”顾妈妈柔声问到。

    孟曦低下头:“我知道。”

    “你不害怕吗?”依旧很温柔。

    “不”孟曦抬起头,迎着顾妈妈的目光看过去,坚定又倔强“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这个世界能不能包容我们,我都不怕。”

    顾妈妈震惊了:“为什么?顾辰就那么好?好到让你对所有的一切都不管不顾,就只想和他在一起?”

    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因为他眸子里,那种不容动摇的坚强。

    “阿姨,我给您看样东西吧。”孟曦深吸一口气,从背包里层里抽出一张纸,递给顾妈妈,语气沉重:“这是我的,一年前,刚刚开的。”

    顾妈妈展开那张压得平平整整的纸,2015年的,孟曦的病例。顾妈妈一字一句地看下去,心里咯噔一下。

    “我···我有社交障碍,7年了。见到顾辰之前,我和这世界的交流,只有文字和照片而已。那时我坚定地认为,不会有人能拯救我了,在这世界上,我注定只能一个人行走一生···直到我遇到他。他告诉我,我也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和别人交流,他告诉我我也是出色的,我也会有人关心,他告诉我,他爱我,他会陪我走完一辈子。”孟曦微笑着低下头去,眼泪却蜿蜒而下——

    “阿姨,您可能觉得我不太正常,也可能觉得我的心情实在是难以理解。7年来,我一直是一座孤岛,是顾辰让我再次接受这个世界,毫不夸张地说,7年了,我除了他,一无所有。我不怕失去什么,因为我已经是一片空白了。为了他,我甚至可以去死,真的,阿姨,除了他,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孟曦哽咽,没能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顾妈妈看着对面的可怜孩子泣不成声的样子,猛然狠狠的一阵心疼。她颇有些不忍地开口问:“那···你父母呢?你病了,哪门都不能照顾你吗?”

    “他们···7年前,都去世了。”孟曦断断续续地拼出一句话。

    顾妈妈心上像被狠狠地掐了一下,很突兀地一痛,然后哗啦啦地拼命流血。她懊悔地绕过办公桌去,抱住了孟曦:“对不起,阿姨真的是没想到,阿姨不该提这事儿的。”顾妈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湿了一大片,心里疼得不行。都是差不多的年纪,要是她的顾辰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这么多年,生病了也没人关心,被迫一个人学会所有的事情,那该有多难受?

    孟曦一个人带着那种病活过了人生当中那么重要地7年,又该有多难受,多孤单呢······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您不必这么自责。”孟曦语气平淡下来,却透过了淡淡的伤痕。

    一个有社交障碍的孩子,一个有抑郁症的孩子,和他人接触,相恋,再和对方父母这样从容不迫地见面,需要付出多少?顾妈妈在心里静静地想,让他做到这些,顾辰他,又付出了多少?这些,难道还不够吗···她看着孟曦哭红的眼睛,温柔地说:“孩子,我问你,如果别人都厌恶你们,嘲讽你们,说你们有问题,你还会这样从容地对我说,你不害怕,你要和他共度一生吗?”

    孟平静又坚定地点点头:“我这一生,就只爱他一个,别人怎么看,我都不在乎,况且——”孟曦笑笑:“我本来就有问题,也不怕别人说什么。如果有人说顾辰有问题的活···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顾妈妈在孟曦的话里呆滞了几秒,最终点点头说:“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她俯身对着桌子上的手机说:“你们都听到了吧?过来吧。”

    孟曦这才慌张地发现她的手机一直在连线。

    过了不到三秒,顾辰几乎是破门而入。冲进办公室里来把孟曦抱在怀里,嘴里宝贝儿宝贝儿的叫个不停,又激动又哽咽地说不出别的。顾辰爹妈看着自己儿子如同大型犬一般的一副德行,暗自扶额。“小子,还怕以后没有时间抱?看你那点出息!”顾妈妈嘲讽。孟曦慌张地推顾辰,小声说着:“你···你父母还没说同意,你这是做什么···”顾辰失笑,抬起孟曦的下巴说:“宝贝儿,到底是谁给的你这种错觉?他们这不是早就同意了吗?”孟曦呆呆的条件反射地抬手擦去顾辰脸上的泪痕,看着顾辰低头亲吻自己的手,才慢慢地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你爸爸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啊?”孟曦表情精彩地问。顾辰笑着开口:“我爸说,他俩不反对我们同性交往,也挺喜欢你的,只是我们俩进展到了什么程度,合不合适,感情深不深。”孟曦被这话惊得不浅:“那···结果呢?”“结果?你没看出来?”顾辰左手把他搂得更紧了些,右手又把他的下巴往上抬了抬,轻轻地问。孟曦看着顾辰,又看了看笑容温柔的顾辰爹妈,难以置信地点了点头。

    “小傻子”顾辰俯身把他抱起来,轻轻地吻他的眼睫:

    “现在,你真真正正是我的了,全世界,全宇宙,再没人能把我们分开了。”

    作者闲话:

    最近忙,没时间多说什么了,祝各位小仙女万事顺利,么~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