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我们的旅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509  更新时间:17-07-08 20:5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上课时两人一天天按程序行走,名没有觉出什么。一到假期,两人的生活还真是有一种过日子的感觉。

    早晨一起晨练买菜,孟曦做早饭,顾辰学着给他打下手。孟曦看着顾辰小心翼翼地切东西的样子颇不过意:“其实我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你不用着急学这些的。”顾辰把切下来的胡萝卜塞给他一块,笑着说:“总不能让你给我做一辈子,我得努力学起来才行。”孟曦脸上红了一些,轻声说:“做菜比学日语简单?”顾辰捏着他的脸回:“说日语只能说半个月,做饭能给你做一辈子,性价比高。”于是孟曦脸红红的,甜蜜了好多天。

    公司有意让孟曦写本随笔,于是孟曦开始了各种采风,顾辰就和他一起踩着单车各处乱走。两个人采风毫无原则,毫无界限,毫无计划,但是愣把这种三无产品演成爱情偶像剧的两人倒是毫不在意,乐此不疲。开始的时候是顾辰弹吉他孟曦写字,后来是顾辰画速写孟曦写字,发展到倒数第二天,变成了顾辰画这孟曦写字的样子,孟曦在他边上写字,结果最后一天,干脆就变成了孟曦写字,顾辰看着他写字。孟曦写起字来就超然物外,结果造成他每次抬头都被顾辰的眼神吓到。“你···多看风景,七里这么久的车才找到的,你就不能多珍惜珍惜?”顾辰挂在他身上笑着说:“风景哪有你好看啊?”孟曦又甜蜜又无奈,虚虚推了一下,笑道:“你有毒啊,你好好坐着。”顾辰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他,然后又迅速扳过他的头,在他嘴上啄了一下。于是顾校草下一秒就被狠狠推开,筛在原地。

    晒足180天,晒出美味晒出鲜······

    晚上顾辰在厨房打下手,然后两个人在煲汤的时候读书。顾辰觉得自己仿佛在接受再教育。当孟曦把从《枯枝败叶》到《活着为了讲述》一起堆到他面前的时候,顾辰心里充满拒绝。“宝贝儿,就没有什么我能读懂的吗···你不如直接给我来套五三,我至少还能读懂题干···”顾辰欲哭无泪。孟曦挺惊讶地翻着书道:“啊?我觉得这些很普通啊···这些大部分都是我初二的时候读的来着。”顾辰顿时觉得智商遭到了蔑视。于是孟曦昏天暗地地选了半天,最后找出了一本《一个人的朝圣》,用一种“这个你再看不懂就厉害了”的眼神看着顾辰。后者壮士断腕一般地接过,一句谢谢说得心如死灰。现在顾辰用一个星期习惯了读孟曦读的书,觉得这样的自己就是个社会主义五讲四美好青年。

    孟曦满足于现在的生活,他仿佛看得到之后很多年里的日子,平淡,充实,又温馨。孟曦是个柏拉图主义者,不喜欢太甜的爱情,又累又不真实。孟曦享受每一次抱着顾辰的安心感,享受着料理台旁顾辰垂眸读书时的每一次呼吸。日子好像搁浅在了暖色调的时光里,耳旁温柔吹拂过的,都是幸福。对于安全感缺失的他来说,这就够了。

    这就够了。

    顾辰也很开心。他满足于看着日渐活泼的孟曦,觉得每天都是真心崭新的,每天也都是一种进步。顾辰是个心挺细的人,他仔细观察每天之间微妙的不同,认认真真的慢慢改变自己。他知道孟曦最缺少的是什么,也知道孟曦真正渴望着的是什么,他什么都可以给孟曦,只要孟曦愿意。顾辰难以想象孟曦在着许多年里一个人如何孤独地度过,但幸好遇见。

    幸好遇见。

    一天晚上顾辰起夜,猛然瞥见沙发上的抱枕,然后一种不安就冲进了脑袋。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孟曦的房间,发现孟曦安安静静地,睡得正熟。顾辰就那样静静地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心底一片柔软,然后一种“我宝贝儿的病终于被我治好了”的成就感蜂拥而至。顾大侠踏着江湖重重叠叠的滔天巨浪豪情万丈地走出来,然后高兴地差一点睡过头。第二天孟天使看着顾校草慈爱入伏的目光一阵阵地打寒战······

    2016年7月17日下午1点27分,H市乙区D路j小区南区A单元8号,孟系草和顾校草神色如常地整理行装,只是这次,顾辰戴的是蓝帽子。孟曦看着可以做消消乐背景板的两箱衣服,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顾辰,我们不要穿得这么像了吧···”孟曦小小声地问。“宝贝儿,你害羞?”顾辰挑眉。孟曦低下头,心里潜藏的自卑感从心底悉数涌来,记得胸口一阵闷痛。他怕,他怕自己和顾辰再惹到什么非议,他怕再陷入别人无穷无尽的嘲讽中去,他怕自己为顾辰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化为乌有。

    他怕,她怕自己会改变。

    顾辰轻轻叹了一口气,放下速写本,走上前去轻轻抱住他,“宝贝儿,我们都是真心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问题,不怕别人评论什么。如果有人拿这件事当话柄欺负你,告诉我,我打到他认怂,好吗?”孟曦就着他的耳语把眼泪逼回眼眶,蹭着他的肩膀点了点头。

    是啊,有了你,输了世界又如何。

    民航+日本航空=拖延症+强迫症=晚点(函数恒成立)。等到两颗草到了电车站已经是六点多了。孟曦风一般地拉着顾辰买了新干线的一日限通卡,坐电车找了旅馆,买了日本本地SIM的话费流量,最后带着顾辰找了家料理店吃晚饭。顾辰一边膜拜一边心疼,全程懵逼地被孟曦拉着到处走,直到闻到拉面的味道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谁,自己在那儿,自己在做什么。“宝贝儿”顾辰一百分真挚地说“你告诉我实话,其实你是混血吧?”孟曦吹着面条愣了一秒,然后笑着回:“我父母可都是根正苗红的中国公民,别乱说。”顾辰看着自己味增汤面上漂浮着的鸣门卷,痛苦道:“日语真的是你的第二外语?孟曦认真地眨眨眼:“不是,是第三外语,我只学了半年”。顾辰黑色的竹筷子就被一句话定在了半空,半分钟······孟曦看着好笑,催他快吃,一会儿带他去散步,于是顾校草整顿饭,毫无食欲。

    顾辰再饭后散步里只有一句话:“原来日本真的长成这样···”孟曦哭笑不得地看着顾辰像发现新世界一样这儿瞅瞅那儿看看,自己拿出地图看地标。顾辰倒不觉得自己失态,兴奋地拍拍这里拍拍那里,然后举给他宝贝儿看,外文系高才摄影师孟天使头顶闪耀着bulingbuling的光环微笑地称赞说好看。两个人玩到9点多,就坐着新干线无所不能的列车回了旅馆。

    呃···这次旅行到是个巨大的突破。两人之前订房间的时候,的这这里的双人间里是一张双人床。顾辰略尴尬地看向更尴尬的孟曦,想说换地方还觉得他家宝贝儿已经太累了,于是两人世纪性地无语凝噎。最后孟曦脸有些红地,两个男人睡在一起也没什么,看着心神不安的孟曦,破天荒地有了种心情舒爽的感觉。虽然有点轻微的···那个···不自然。

    晚上顾辰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惊异地发现床上干干净净的铺着被子,孟曦在灯边写稿,中间什么都每隔。顾辰坐到床边,有些张不开口:“咱们···就这么睡?”孟曦简简单单地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顾辰拿起速写本,刷刷刷地把房间画了下来,笔法老练。第一个在日本的夜晚,米黄色的光,薄荷味道的呼吸,在静寂的房间里,清清楚楚的悸动声音。

    平平静静却又惊心动魄的美好。

    于是第二天一早,在异国他乡生物钟气场依旧强大的孟曦惊愕地发现自己在顾辰的怀里醒了过来。可怜的孟系草一动不动地在脑内搜刮了好一阵子关于“我昨天以何种姿势睡着”的话题敏感词,十分钟之内所有的结果都是“我昨天明明安安静静规规矩矩地盖好了被子还吻了晚安吻才睡的,确实没有在一起抱着睡着啊!”十分钟之后顾校草迷蒙之中恢复了意识,就看见孟系草在自己怀里表意不明地瞪着自己。“顾校草”孟曦微笑“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顾辰顿时嘴角僵硬,支吾着说:“我···我就是···就是想抱抱你了。”然后心惊肉跳看着孟曦起身洗漱,又等到他出来靠在门框上看书。顾辰全程以邓布利多三倍速的心跳支持着去走完一套程序,然后有些方地看着孟系草,后者只留了一句“走了”就转身拖着行李箱出了门,顾辰无法,只得拖上自己的箱子默默跟着。

    刚出旅店,梦溪忽然感觉到手被牵了一下,他刚想顺势把手抽出来放在领口上,就发现那只手根本没有用力握住他,只是半搭半就地牵着,又迟迟舍不得离开。孟曦暗叹一口气,紧紧地握住了顾辰的那只手,步子放得缓了些。“傻不傻”孟曦摸了摸顾辰那张写满了宝宝委屈的脸,笑得灿烂,“以后想抱就直说嘛,一晚上了你胳膊不麻吗?早上起来还吓了我一跳。”孟曦轻轻捏着他的脸:“又不是第一天在一起,你害羞什么?”顾辰放下箱子抱着他,小声说:“是有一点,你帮我揉揉呗。”孟曦笑着拍他的背骂:“顾校草,你有毒吧!”

    两人坐和新干线去机场,顾辰正在看书的时候,突然被孟曦严肃地打断,顾辰不明所以地看着一脸严肃的孟曦等着他的下文。“顾辰,一会儿会合,你可以喊我Lucas,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其他称谓,一律不可以,知道吗?”顾辰以玩味的眼光看了他一会儿,眼里满满的“我懂的,懂的···”孟曦假装看不见,接着低头看书,顾辰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再转头看看孟曦的,腹诽:要是穿成这样都看不出来,我也真是不想和这些人共事了······

    顾晨的心思不无道理——

    “呦,Lucas,这跟你穿的一模一样的帅哥是···”易感蛋卷头很玲珑的姑娘一边哲学地笑一边问。“呃···这位是我助理,对,他叫顾辰,我校友。顾辰,这是南希。”孟曦竭力掩饰自己脸上的不自然,转身给顾辰引见。顾辰忍笑,脸上温暖如常:“你好,南希。”南希一边摘墨镜一边打量两个人,叹道:“啧啧,萧boss签你这条线的时候是不是看脸签的呀?一个比一个养眼。帅哥,萧boss是怎么签的你呀?选秀?”顾辰笑道:“不是不是,我是自己去面试的。”南希摇着头叹:“唉···我也想要个这么帅的助理啊···”孟曦仿佛感觉到南希身后的助理身上瞬间弥漫出一阵狠戾的杀气,赶忙转头憋笑。南希长吁短叹了一会儿,对着孟曦说:“咱们去车里等吧,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孟曦笑着点头,和南希一起找公司的旅游车去坐。

    “呀,Lucas,四年没见了,长这么高了。”萧逸一边整立领领口,一边笑着说。孟曦点头:“萧boss好。”萧逸看着顾辰问:“嗯,顾辰,这是萧boss,主编加老板。”顾辰被这个开放得可以的称呼吓了一跳,微笑问好:“萧boss好。”几个人找地方坐下谈笑一会儿,人也慢慢地来齐了。萧boss跟司机吩咐了两句,车子就开向了第一站。

    “几年不见,Lucas也长大成人了,真觉得自己没写多少字,老得倒不慢。”黛米在孟曦前排慢慢探过头来。孟曦乐了“黛米姐你也才25吧?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夸张?”顾辰看了眼笔记本屏幕上的人员表,黛米,2011年进入ATTENTION文化公司,此行采风写手之一。楚小杰在后排大声说:“我今儿上车的时候都没敢认,Lucas刚进的时候也才十四五,一晃都十八了,成大学生了。”“就是,不是当年那个曦宝宝了。”萧boss在前排笑着侃。顾辰埋头看表格,楚小杰,摄影师,2009年进入ATTENTION文化公司,现有作品···呃,什么?曦宝宝什么鬼?!他猛得抬头看向孟曦,一脸的whatafuck?孟曦被他看得脸红,小声说:“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小,他们开玩笑的,你···你别太在意。”顾辰眼神宠溺地点头,伸出手来正正孟曦的帽子。“那萧boss什么情况?”顾辰压低声音问。“啊,我第一次参加集体采风的时候是进公司的第一年,才15岁,那年去那不勒斯,我英语还不是太好,和外国人说话又紧张,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才好,一着急就译成了萧boss,结果他自己觉得好玩,就叫了下来。”顾辰想了想尚且惶恐闭锁的孟曦被迫和异国他乡的陌生人用外语交流,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接着埋头看表格。

    载欣载奔的一个多小时后,随着众人眼睛一亮,富士山就那样静静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历时半个月的采风旅行,就此开始了。

    作者闲话:

    争取双更!我说争取!!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