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1:百无一用是书生  本卷终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305  更新时间:17-05-08 19:5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三河……三河……你醒醒……”

    “三河……你这是怎么了……快醒醒!”

    “三河你没事吧……”

    李三河听到有人急切地喊着自己的名字,眼皮十分沉重,明明知道自己是睡着了,却怎么努力都睁不开眼睛。可是身体被人晃来晃去的,想继续睡也不行。李三河几乎用尽力气才微微睁开了眼,模糊着看到两张人脸在眼前,“干嘛……”

    “我操,你吓死我们了!”见李三河终于有了回应才算是放下心来,周宁拍拍自己的胸脯说。

    李三河不明所以,脑子还是有些迷糊。

    葛天常常舒口气,“你回来以后就跑回房间,打电话不接,敲门也不开,我们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就只好踹门儿进来了……”

    李三河一听定睛一看,宿舍门上的锁果真是被踹了个稀巴烂。

    “我就是睡着了。”李三河想起自己给苏子  度气以后,就沉沉地睡了过去,下意识瞥了瞥旁边的空床,苏子  正靠坐在床角,对他微微一笑。显然,葛天和丁小满是看不到他的。

    周宁好笑地看着李三河,“我说三河,你睡得太吓人了,脸上乌青乌青的,房间里又捂得这么严实,大白天儿的连窗帘都不拉开啊!”说着,起身就拉开了窗帘,热烈的阳光覆盖了房间。

    “哎……”李三河刚要起身阻止,却见一旁的苏子  手指放在嘴边对他嘘了一声,发现光线的照射并没有让苏子  消失,李三河微微放心。

    “怎么,见光死啊?”周宁问。

    李三河揉了揉眼睛说,“没,就是刚睡醒,有点刺眼睛。”

    “门锁是彻底报销了,我去找后勤处给你换,今晚你恐怕就要将就一下了。得了,我还要去整理网监数据,葛天你不是找三河说案子么,你们聊着,我先下去了。”周宁说着朝两人挥手拜拜。

    “案子?曲哲怎么了?”李三河问。

    葛天叹口气,“正如我们想的一样,镇静剂药效还在持续,丁小满无法审讯。但是听主治大夫说,曲哲这种情况在医学上确实很符合人格分裂症,发病时他对自己的行为是不能控制的。公诉律师也有些担心,三年前的女童案已经无法判断他是否在发病期,所以如果按照现在的法律原则来看,他很可能……很可能会被轻判……”

    李三河听了,双拳紧握,他不仅愤怒,而且担心,如果曲哲被轻判,当他出狱以后,又会是一个行走的魔鬼,如果真的像曲哲说,要靠杀人来制造鬼魂,而每一次都以精神病来量刑,该怎么办?

    葛天知道李三河的担心,“你先别愁,这个案子性质非常恶劣,刑期再轻也不会少于十年,十年以后他也老了,说不准真的会有所改变……”其实葛天说的也很无奈,曲哲用一套炼制丹药的说辞竟然能钻到法律的空子,实在可恨可气!

    “我只担心,这十年反而成为他的蛰伏期……”

    “先不说这个了,你第一个星期来元山分局,就能碰到这些事情,也确实倒霉。周末你好好休息,案子交给我们做后续处理。中午郭局特意来电话,让我们好好劝导你一下,他呀,挺担心你接不住局里的风水。”葛天说。

    李三河想起郭长泽一脸阴谋的脸,总觉得这老家伙肯定没那么好心。

    “郭局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这会扎扎实实开了一礼拜,他说今晚回来要听当前阶段的案情分析,不过给你放假了,你要是周末回家,一会儿就能走,再晚可就赶不上班车了。”

    李三河摇头,“我这周不回去了。”

    “那行,我先去做报告,回头再说。”葛天说着也离开了宿舍。

    “三河兄,你的身体可有不适?”直到葛天下了楼,苏子  在一旁才幽幽开口。

    李三河确实觉得有些体虚,“可能是这几天累的,睡好就行了。”

    他看着苏子  ,眉头不自然的皱了皱,“子  ,我听说……鬼和人待在一起,人就会折损阳气吗?”

    苏子  一听眼底微微一颤,毕竟李三河是个凡人,对此介意也是应该的……“三河兄请你放心,除非是强行度气,否则不会影响到常人寿命。我是断然不会再损害你的一丝阳气,世界之大,总有我一席容身之地,待此案了结,我会带着泼墨仙人图离开的。请三河兄莫怕!”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要让你走……”李三河连忙摆手,然后摸摸鼻子,“你说这里都住了很久了,而且风水适宜,你不走我也没有意见,最重要的是,那副泼墨仙人图已经是证物,就算案子了结,也会被锁在证物室里,你根本就走不了啊。”李三河心想,这个耿直的书呆子活着的时候被师傅骗,死了以后又被困在人间,还是个行走的恶魔黑洞钥匙,这些事儿就凭那单薄的小身板能扛得住么?出于道义,该让他留下来,而用泼墨仙人图来留住苏子  ,简直太完美了!想到这里,李三河莫名窃喜。

    原来如此。

    苏子  嘴角含笑,他听出了李三河的意图,但没想到是用这么牵强的借口。锁在证物室里的图,他苏子  还不是说拿就拿了吗……

    “小生糊涂鬼一只,没有什么用处,既然三河兄不嫌弃,今后无论何事,那小生必定倾力协助三河兄。”

    “只要你别动不动泛着青光吓我就行!”

    郭长泽回来以后,并没有特别热情地来看望李三河,对整个案件的过程中李三河的作用也没有特别强调,只是打了个电话给李三河,让他好好放松心情,说能在工作初期就碰到这么棘手的案件也是一种运气之类的话,总而言之就是端着。

    李三河也没什么的期待,倒是骨子里的懒劲儿上来了,于是在全局相关部门马不停蹄忙碌加班的时候,他往车上扔了一个帐篷,拎了一打啤酒,还特意要了一副望远镜。

    丁小满站在大院儿里问他,“三河,你这是要干嘛去?”

    “上山,野营。”

    “你带帐篷干嘛?”

    “留宿看星星!”

    此话一出,走在分局院子里的人全愣了。丁小满连忙拽住李三河的胳膊,“你疯了!元山区是什么地方!你还敢一夜不归?!有门禁的你知道吗!!”

    李三河嫌弃着甩开丁小满的手,“要是我明儿回不来啊,你记得给我老爸打电话说一声!拜拜!”

    “哎哎哎哎……”丁小满眼看着李三河钻进车里绝尘而去,拦都拦不住。

    这时,郭长泽走了过来,说,“由他去吧。”

    “局长,这李三河来头不小啊,您这么惯着他!”

    郭长泽转头呵斥,“胡说八道,什么来头不来头的!”转而,他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我不是惯着他,我就是相信他。”

    “切……”丁小满小声嘟囔着进了楼。

    夜里。

    当墨言山顶的夜空璀璨时,李三河被深深吸引了。眼前景观的壮丽无法用言语形容。繁星遍布,还能看到很多接近星云的形状,把整个夜空都照亮了。苏子  一路跟李三河驱车上山,扎好帐篷后,两个人就并肩坐着欣赏星空。

    “今宵绝胜无人共,卧看星河尽意明。”苏子  情不自禁就念了一句诗。

    李三河喝了一口酒,“还真有点儿诗和远方的意思。”

    苏子  默默点头,他看过很多星空,却从没有一次像今晚这样心情愉悦。这几百年,当自己仰望天空时,除了渺小,就只觉得孤独。

    “三河兄,小生想问你个问题。”

    “首先,我想说,别总是小生小生的叫自己,也别总是叫我三河兄,三河就三河,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也要与时俱进啊!什么问题?问呗。”

    苏子  点头答应,“其实,你并不想当警察,是么?”

    李三河一副赞许的表情看向苏子  ,“行啊你,这也看得出来?!”

    苏子  微微一笑。

    “你说得对,我真的不喜欢警察。但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爸穿警服的样子深深刻在脑子里,我特别得意,特别自豪。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就发现我爸几乎常年不在家,家里一切都是老妈在操持,我生病的时候,是老妈彻夜陪着我,我在学校需要家长的时候,是老妈一个人来支持我。我爸呢?我一直问,我爸呢?!他为什么不来?直到有一天,我爸躺在医院里,他中枪了,伤势严重,差点儿就没救过来,我妈几乎崩溃了……”李三河一口气喝下半罐啤酒,“我那时就开始痛恨警察,我无法原谅我爸为人民服务的时候,抛弃了家庭和责任。不过,或许是经历了一次生死,我爸就申请调回到市区,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我相处,就只会带着我练射击,一直到我成年,我们的关系才慢慢缓和。但是,我心底还是无法完全接受这个职业。这个职业意味着放弃人味儿,我没有那么大的理想信念,我是个自私的人,更是个贪生怕死的人,我只希望陪在我珍惜的人身边,能够保护好他们就行,所以我不想因为自己的职业而为家人增添任何担心和挂念。谁知道,我爸一心就想让我考警察,也就绝了,考什么都不中,就警察中!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苏子  点头,“对啊,这真的是天意。其实,三河兄……呃……你一进分局大门,我就在观察你,现身在你面前,也是想借机吓吓你,让你知难而退。可是,你竟然愿意信任我,跟我沟通,这让我很感动。曲哲的案子,你一直冲在最前面,无论是判断还是分析,十分冷静专业。那时你的神情,与一个资历老道的警察无异。这个职业真的非常适合你。”

    “真的?”李三河挑眉。

    “真的。有时候一个人看不清自己的真正内在,但随着时间推移,通过一些事就能明白自己心底想要的是什么。”苏子  说。

    “那你呢?现在的你想要什么?”

    “我漂泊无依数百年,从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直到曲哲这件案子,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是一把钥匙。可以是邪恶的钥匙,开启魔鬼丛生的大门,也可以是一把正义的钥匙,守护人间的安全。既然师父让我与此画共生,就是要我关住这封印里的万千妖魔,我不能辜负他,他从未与我说起,想必也是怕我徒增压力,反而弄巧成拙。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守住画中的大门,绝不让凶灵恶鬼现世。”苏子  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存在的意义,“说起来,要不是你,我根本不会发现自己的价值,也不会知道人间还有像你这般善良的人,能容忍与我相处……”

    “得了得了,别把我说那么厉害。我就觉得,人也好,鬼也好,不做坏事,就不应该被惩罚。你之前说,破案子的时候我冲在前头,那还不是怕你有个闪失?都已经死过一次,还要在人世间受苦,我可是看不下去的!”李三河笑着说。

    “曲哲一事,可能改变了很多东西。”苏子  怅然说道。

    李三河忽然眉宇坚定,“不管曲哲的判决是什么,我都会盯着他!多少年都会盯着!直到他死或者我死为止!”

    苏子  一怔,“三河兄你放心,还有我呢。”

    李三河瞥了他一眼,“你?才刚被人家修理过。以你的道行,还远远不够啊……”

    “……”苏子  瞬间羞愧,一脸的不好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李三河的警察生活真的要开始了。一系列的事情让他跟苏子  成了朋友,案子快结了,子  也留下了。也不知道这个元山区还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就在两人坐在墨言山顶“把酒言欢”时,元山分局里的某间办公室,那副静静安置在桌上的泼墨仙人图,忽然溢出了几缕黑气。

    “嘶……”苏子  忽然感到一阵胸痛。

    “你怎么了?”

    虽有狐疑,却也不知所以然,苏子  说,“可能、可能还没有痊愈吧……”

    “啊?那怎么办?不行我再给你度上几口气?”说着,李三河就凑到苏子  的脸前。

    苏子  被李三河满口的酒气熏得不轻,他忙向后靠了靠,“不行不行,我可以自己慢慢恢复了。”

    李三河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耳根烧乎乎的,“得了,那我回帐篷休息了,你要怎么休息……随你好啦!”借着酒意浓厚,他说着就倒在了帐篷里。

    苏子  坐着没动,他内心分外宁静。几百年了,原来改变就在短短几天。此刻,他只想守在这里。

    这一夜,墨言山顶鸟兽尽散,除了一个酒醉熟睡的现代人,和一只若有所思的书生鬼。

    作者闲话:

    第一卷就到这里啦~~后卷的故事立刻来袭~!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