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传承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756  更新时间:17-05-09 21: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范洛在一片混沌中依稀听到一个人不断呼唤“灵儿”,她烦躁的皱眉,却没办法让这声音停止,不知过了多久,这声音越来越清晰,范洛睁开眼睛,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她感觉身体没有那么热了,烦躁的血液也慢慢趋于平静。

    正当她疑惑,声音又起“灵儿,我是妈妈”范洛心下慌了,妈妈?难道她已经开启传承了?不!她不要,不要这传承,不要妈妈离开!

    声音好似能感知范洛内心似的,声音却平静而温柔“灵儿,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她还没说完,范洛的血液又开始无章法的快速乱窜,冲撞着她的经脉。范洛对着黑暗吼道:“是我的错!我不要来到这个世界!我不要你死!都是因为我!”

    “灵儿,快冷静下来。。”声音带上哭腔“妈妈清楚你现在有很大压力,但我希望你知道你有亲人,而且我们都非常爱你,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拥有你”

    范洛听了,失控的情绪渐渐平缓,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心脏却感觉被压的喘不过气。那声音仍然哽咽着,她继续说道“灵儿,传承之后你会拥有我的知识、能力和精神空间,所以你上课时有我的知识陪伴,战斗时有我的能力帮助,我的精神空间也会一直伴随你成长,灵儿,这是妈妈唯一能够陪伴你的方式了”

    范洛此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声音温暖又坚韧,哄她不哭又鼓励她面对接下来的路,范洛听着渐渐弱下去的声音,向伸手留住她却只能摸到黑暗。终于,她望着空空的掌心,强忍住眼眶满溢的泪水,说道:“我知道了,妈妈。我会带着你走下去,我们开始传承吧!”

    一阵七彩的光芒取代了黑暗,范洛伸出手掌挡在眼前过盛的光芒,努力睁开双眼,心中多么希望能看到妈妈的样子。

    白念把走火入魔的范洛搬上果冻床上,见她竟无意识的开始运转全身灵力,赶忙掰开她的手,却发现灵力已经注入掌心的小圆珠,他看着眼前痛哭的小侄女,又想起了那段往事,握紧双拳控制内心的怒火,“哥哥,我会为你们复仇的。”

    那阵光芒过后,范洛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大块精神空间,源源不绝的知识涌入,无需过多梳理而自动分类,她终于了解到自己无法掌控灵力的原因了,聚灵体的特质导致她无法外放灵力,根据母亲的知识,自己需要与名叫梦可拉的精灵兽签订契约,它的能力是掌控灵力。梦可拉只存在于高陆的精灵森林,数量极少,精灵兽又是出了名的骄傲,几乎从不与人类签订契约,因此虽然梦可拉的能力高强却是极罕见的契约兽。

    掌握好母亲传承的知识后,范洛终于睁开眼睛,舒展了一下沉睡一周的酸胀身体,范洛支起上身,看到旁边棉花糖沙发上侧卧的白念。范洛沉睡了一周,现在竟一点不觉得饥饿或口渴,在看看整个人瘦了一圈,脸上棱角都变明显的白念,心知对方一直在尽心照顾自己,于是尽管双脚站立不稳,仍拖着小被子想盖在白念身上。

    白念听到响声的瞬间睁开眼,看范洛刚从床上下来,整个人迈着歪七扭八的步伐还坚持要给自己盖被子,心下软的一塌糊涂。他起身,一把将睁着水汪汪大眼睛的范洛抱在怀里,一边帮她理杂乱的长发,一边勾起嘴角,好心情的问道:“小范洛终于醒啦?肚子饿不饿呀?师父给你煮饭吃?”

    范洛见白念刚睡醒就关心自己,伸出似白藕般的小胳膊,摸摸他脸颊上刚刚冒出头的胡渣,带着奶音说道:“师父我不饿,你吃吧”

    白念脸上笑意更盛,他戳戳范洛白嫩的腮帮子,为范洛此时的变化感到高兴,想问问她传承的怎么样了,却害怕让她伤心,一口气憋在喉咙不上不下。范洛看他犹豫的样子,更感愧疚,小脸趴在白念颈窝处,冰凉的小鼻子在他紧致的皮肤上蹭蹭,说道:“我已经完成母亲的传承了。师父,为什么母亲叫我灵儿?”

    白念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抱着范洛坐回刚才小憩的沙发上,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说道“因为你父母给你气的名字叫灵儿啊。不过你不姓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泺给你起这个名字。我们的族姓是念,所以你的名字是念灵儿。”

    范洛头靠在白念的胸膛,扬起脸,嘟着红润的嘴问道:“那为什么你叫白念?”

    白念哈哈笑了出来,让正把头贴在他胸膛的范洛感到一阵颤动,“我第一次来中陆的时候为了隐藏高陆世家的身份把名字倒过来,就变成白念了。”

    范洛听后惊讶道:“哇,没想到我也是来自世家的啊。”

    白念每每想到是自己亲手将小孩交给一无所知的秦泺,心中都愧疚不已。现在看到怀里的孩子这几年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更从没享受过世家的照顾和培养,伸手轻抚她的发顶,怜惜的说道:“是啊,我们念家是高陆最古老的家族之一。空间能力比治愈能力更稀少,高资质的人更是几代都不见一个,因此家族渐渐没落,直到你父亲出现,才让高陆重新尊重我们念家。”说罢,把怀中的小人儿抱起,双手托着她的腋下,与自己的眼睛平行,注视着她说道:“现在好了,有了我们念灵儿,不光天资出众,还冰雪聪明,定让他们对我们刮目相看!”

    范洛被念白一段话说的又激动又感动,热泪盈眶,刚想也讲几句话回应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师父,那你为什么是大陆第一召唤师啊?”

    这一问,把念白噎的脸都快红了,他放下范洛,长长的手指托住嘴角,回避范洛的眼神说道:“我根本不是召唤师,只是将高陆的魔兽关在空间里带来中陆而已。再加上我最擅长的是幻术,所以他们都以为我是召唤师咯。”

    范洛听后乐得小软手直拍,哈哈的笑道“那你为什么能训练好博蜂鸟,又送给安校长这个糖果屋呢?”

    念白低头扶额说:“我哪里会训练博蜂鸟啊,是你母亲思及你体质特殊,拿博蜂鸟来研究。她说在精灵森林也许有契机,所以我便将空间里的博蜂鸟安置在森林各处,没想到几个月后,有一处博蜂鸟真的被发现了不同之处。于是我又按照你父亲的吩咐做了这个糖果屋送给安校长,希望可以让你尽早入学,毕竟世家的孩子大都来华正学院读书,因此皇族对这里的保护可以说是最强的。”

    范洛没想到自己出生前,就有这么多人为自己安排,打算,心中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来自家人的温暖。念白终于把她从自己腿上挪到沙发上,“灵儿,你知道这次我们为什么要进秘境吗?”范洛摇摇头,他继续道“我们查到这处秘境里有一只梦可拉。你完成传承后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与这只梦可拉签订契约了。不然你无法通过华正学院的考试,安校长也没办法,我们只能离开。出了华正学院,皇族就不能光明正大的保护我们了,毕竟高陆还没有正式宣战,我们很有可能被高陆强制带回。”

    范洛听后也赶快收拾起心情,严肃面对接下来的秘境,于是问道:“那我要准备些什么吗?”

    念白看她绷起笑脸的严肃样子,不由想把这小脸捏到放松的状态,再揉揉她的脑袋,不过他也知道范洛必须认真对待这次秘境,毕竟进去了还能不能出来全凭个人的能力,“你已经昏睡一个星期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吸收理顺传承到的能力,为签订契约做准备,避免身体负荷不了梦可拉的能力。”

    范洛听后按照脑中母亲传承的召唤师心法,果然发现自己作为召唤师的能力还很稚嫩,如果以这个状态去签订能力高强的契约兽,很有可能被反噬或者身体经脉被毁。不过她也感觉到身体里有一团温暖的能量,这一定是母亲传承的能力,范洛想到。她试图吸收这股能力,逐渐将那团温暖的能量融入自己的灵力,按照口诀加快灵力在体内循环的速度。

    用了整整三个星期,范洛才将传承自母亲的能力吸收小半,现在她的精神空间更明亮了,心法等级也与秦泺教她控制灵力的心法一样,只是她突然感觉自己左手腕一阵阵的发热,仔细看过才发现不是自己的手腕,而是秦泺送给她的储物镯在发热。范洛这时才注意到原本有些暗淡生锈似的镯子,戴了这些日子已经不知何时开始变得透亮,上面的花纹活灵活现,一派生机。范洛平时没有什么东西要带,很久不曾探入灵力,今天好奇注入灵力后竟发现原本空旷的空间中央竟有一座大山,山下是汪洋大海。范洛又放出灵力,发现在深海的底部有一颗疯狂吸收灵力的小石子,正是秦泺临走前交给她,需要将心法练至第九层才能解开封印的那颗蓝色石子,现在它通体晶莹的蓝光在海底看起来更加神秘,好像充斥了一股神奇的力量。

    范洛有了这个发现飞快的倒着小碎步冲进客厅,念白正坐在水饺软垫上打坐,范洛刚进来,他已经张开双臂准备好迎接飞扑进怀里的小孩了。范洛像只小燕子一样扑进念白怀里,睁着水盈盈的大眼睛充满不可置信的看着念白,叫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进来呀~?”念白纤长的手指捏捏怀中柔嫩的小脸蛋,漂亮的眼睛一瞥,让范洛心中又称赞一番“太漂亮了!师父好漂亮呀”念白等享受够了范洛崇拜的眼神才慢悠悠的开口道:“这整个糖果屋里都是我创造的空间,你飞进来,我当然有所觉了。”

    范洛听后又不免一阵感叹,来自她不间断的崇拜和夸赞让念白整个人轻飘飘的快要飞起来了。终于,范洛抬起小手,展示她的手镯说道:“师父你看这个,我刚拿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现在里面多了好多东西啊!”念白的灵力遇到阻碍完全无法看到手镯里面的空间,不过按照范洛的描述,他沉思了一下说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毕竟这属于空间能力范畴。只是正常创造出来的空间并没有生命力,也就是说不可能出来一座山甚至整片大海,所以这个手镯应该是吸收你的灵力来提供生命力。”说完,他的掌中凭空出现一只通体金黄的奥蜂鸟,“看看能不能收进你的空间?”范洛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奥蜂鸟,像往常一样注入灵力想要奥蜂鸟送进空间又取出还给念白。念白好心情的笑笑,收起奥蜂鸟对范洛说道:“一般储物戒是不能收活物的,就算拥有空间能力也不能长时间圈养魔兽,所以你这镯子还真是宝贝。既然它对你身体无害,就先养着无妨,只是有任何不适要立刻通知我,也切记不能将这件事告诉别人,虽然他们不能用,但是要抢过去的人一定不少。”
    范洛在一片混沌中依稀听到一个人不断呼唤“灵儿”,她烦躁的皱眉,却没办法让这声音停止,不知过了多久,这声音越来越清晰,范洛睁开眼睛,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她感觉身体没有那么热了,烦躁的血液也慢慢趋于平静。

    正当她疑惑,声音又起“灵儿,我是妈妈”范洛心下慌了,妈妈?难道她已经开启传承了?不!她不要,不要这传承,不要妈妈离开!

    声音好似能感知范洛内心似的,声音却平静而温柔“灵儿,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她还没说完,范洛的血液又开始无章法的快速乱窜,冲撞着她的经脉。范洛对着黑暗吼道:“是我的错!我不要来到这个世界!我不要你死!都是因为我!”

    “灵儿,快冷静下来。。”声音带上哭腔“妈妈清楚你现在有很大压力,但我希望你知道你有亲人,而且我们都非常爱你,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拥有你”

    范洛听了,失控的情绪渐渐平缓,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心脏却感觉被压的喘不过气。那声音仍然哽咽着,她继续说道“灵儿,传承之后你会拥有我的知识、能力和精神空间,所以你上课时有我的知识陪伴,战斗时有我的能力帮助,我的精神空间也会一直伴随你成长,灵儿,这是妈妈唯一能够陪伴你的方式了”

    范洛此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声音温暖又坚韧,哄她不哭又鼓励她面对接下来的路,范洛听着渐渐弱下去的声音,向伸手留住她却只能摸到黑暗。终于,她望着空空的掌心,强忍住眼眶满溢的泪水,说道:“我知道了,妈妈。我会带着你走下去,我们开始传承吧!”

    一阵七彩的光芒取代了黑暗,范洛伸出手掌挡在眼前过盛的光芒,努力睁开双眼,心中多么希望能看到妈妈的样子。

    白念把走火入魔的范洛搬上果冻床上,见她竟无意识的开始运转全身灵力,赶忙掰开她的手,却发现灵力已经注入掌心的小圆珠,他看着眼前痛哭的小侄女,又想起了那段往事,握紧双拳控制内心的怒火,“哥哥,我会为你们复仇的。”

    那阵光芒过后,范洛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大块精神空间,源源不绝的知识涌入,无需过多梳理而自动分类,她终于了解到自己无法掌控灵力的原因了,聚灵体的特质导致她无法外放灵力,根据母亲的知识,自己需要与名叫梦可拉的精灵兽签订契约,它的能力是掌控灵力。梦可拉只存在于高陆的精灵森林,数量极少,精灵兽又是出了名的骄傲,几乎从不与人类签订契约,因此虽然梦可拉的能力高强却是极罕见的契约兽。

    掌握好母亲传承的知识后,范洛终于睁开眼睛,舒展了一下沉睡一周的酸胀身体,范洛支起上身,看到旁边棉花糖沙发上侧卧的白念。范洛沉睡了一周,现在竟一点不觉得饥饿或口渴,在看看整个人瘦了一圈,脸上棱角都变明显的白念,心知对方一直在尽心照顾自己,于是尽管双脚站立不稳,仍拖着小被子想盖在白念身上。

    白念听到响声的瞬间睁开眼,看范洛刚从床上下来,整个人迈着歪七扭八的步伐还坚持要给自己盖被子,心下软的一塌糊涂。他起身,一把将睁着水汪汪大眼睛的范洛抱在怀里,一边帮她理杂乱的长发,一边勾起嘴角,好心情的问道:“小范洛终于醒啦?肚子饿不饿呀?师父给你煮饭吃?”

    范洛见白念刚睡醒就关心自己,伸出似白藕般的小胳膊,摸摸他脸颊上刚刚冒出头的胡渣,带着奶音说道:“师父我不饿,你吃吧”

    白念脸上笑意更盛,他戳戳范洛白嫩的腮帮子,为范洛此时的变化感到高兴,想问问她传承的怎么样了,却害怕让她伤心,一口气憋在喉咙不上不下。范洛看他犹豫的样子,更感愧疚,小脸趴在白念颈窝处,冰凉的小鼻子在他紧致的皮肤上蹭蹭,说道:“我已经完成母亲的传承了。师父,为什么母亲叫我灵儿?”

    白念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抱着范洛坐回刚才小憩的沙发上,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说道“因为你父母给你气的名字叫灵儿啊。不过你不姓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泺给你起这个名字。我们的族姓是念,所以你的名字是念灵儿。”

    范洛头靠在白念的胸膛,扬起脸,嘟着红润的嘴问道:“那为什么你叫白念?”

    白念哈哈笑了出来,让正把头贴在他胸膛的范洛感到一阵颤动,“我第一次来中陆的时候为了隐藏高陆世家的身份把名字倒过来,就变成白念了。”

    范洛听后惊讶道:“哇,没想到我也是来自世家的啊。”

    白念每每想到是自己亲手将小孩交给一无所知的秦泺,心中都愧疚不已。现在看到怀里的孩子这几年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更从没享受过世家的照顾和培养,伸手轻抚她的发顶,怜惜的说道:“是啊,我们念家是高陆最古老的家族之一。空间能力比治愈能力更稀少,高资质的人更是几代都不见一个,因此家族渐渐没落,直到你父亲出现,才让高陆重新尊重我们念家。”说罢,把怀中的小人儿抱起,双手托着她的腋下,与自己的眼睛平行,注视着她说道:“现在好了,有了我们念灵儿,不光天资出众,还冰雪聪明,定让他们对我们刮目相看!”

    范洛被念白一段话说的又激动又感动,热泪盈眶,刚想也讲几句话回应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师父,那你为什么是大陆第一召唤师啊?”

    这一问,把念白噎的脸都快红了,他放下范洛,长长的手指托住嘴角,回避范洛的眼神说道:“我根本不是召唤师,只是将高陆的魔兽关在空间里带来中陆而已。再加上我最擅长的是幻术,所以他们都以为我是召唤师咯。”

    范洛听后乐得小软手直拍,哈哈的笑道“那你为什么能训练好博蜂鸟,又送给安校长这个糖果屋呢?”

    念白低头扶额说:“我哪里会训练博蜂鸟啊,是你母亲思及你体质特殊,拿博蜂鸟来研究。她说在精灵森林也许有契机,所以我便将空间里的博蜂鸟安置在森林各处,没想到几个月后,有一处博蜂鸟真的被发现了不同之处。于是我又按照你父亲的吩咐做了这个糖果屋送给安校长,希望可以让你尽早入学,毕竟世家的孩子大都来华正学院读书,因此皇族对这里的保护可以说是最强的。”

    范洛没想到自己出生前,就有这么多人为自己安排,打算,心中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来自家人的温暖。念白终于把她从自己腿上挪到沙发上,“灵儿,你知道这次我们为什么要进秘境吗?”范洛摇摇头,他继续道“我们查到这处秘境里有一只梦可拉。你完成传承后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与这只梦可拉签订契约了。不然你无法通过华正学院的考试,安校长也没办法,我们只能离开。出了华正学院,皇族就不能光明正大的保护我们了,毕竟高陆还没有正式宣战,我们很有可能被高陆强制带回。”

    范洛听后也赶快收拾起心情,严肃面对接下来的秘境,于是问道:“那我要准备些什么吗?”

    念白看她绷起笑脸的严肃样子,不由想把这小脸捏到放松的状态,再揉揉她的脑袋,不过他也知道范洛必须认真对待这次秘境,毕竟进去了还能不能出来全凭个人的能力,“你已经昏睡一个星期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吸收理顺传承到的能力,为签订契约做准备,避免身体负荷不了梦可拉的能力。”

    范洛听后按照脑中母亲传承的召唤师心法,果然发现自己作为召唤师的能力还很稚嫩,如果以这个状态去签订能力高强的契约兽,很有可能被反噬或者身体经脉被毁。不过她也感觉到身体里有一团温暖的能量,这一定是母亲传承的能力,范洛想到。她试图吸收这股能力,逐渐将那团温暖的能量融入自己的灵力,按照口诀加快灵力在体内循环的速度。

    用了整整三个星期,范洛才将传承自母亲的能力吸收小半,现在她的精神空间更明亮了,心法等级也与秦泺教她控制灵力的心法一样,只是她突然感觉自己左手腕一阵阵的发热,仔细看过才发现不是自己的手腕,而是秦泺送给她的储物镯在发热。范洛这时才注意到原本有些暗淡生锈似的镯子,戴了这些日子已经不知何时开始变得透亮,上面的花纹活灵活现,一派生机。范洛平时没有什么东西要带,很久不曾探入灵力,今天好奇注入灵力后竟发现原本空旷的空间中央竟有一座大山,山下是汪洋大海。范洛又放出灵力,发现在深海的底部有一颗疯狂吸收灵力的小石子,正是秦泺临走前交给她,需要将心法练至第九层才能解开封印的那颗蓝色石子,现在它通体晶莹的蓝光在海底看起来更加神秘,好像充斥了一股神奇的力量。

    范洛有了这个发现飞快的倒着小碎步冲进客厅,念白正坐在水饺软垫上打坐,范洛刚进来,他已经张开双臂准备好迎接飞扑进怀里的小孩了。范洛像只小燕子一样扑进念白怀里,睁着水盈盈的大眼睛充满不可置信的看着念白,叫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进来呀~?”念白纤长的手指捏捏怀中柔嫩的小脸蛋,漂亮的眼睛一瞥,让范洛心中又称赞一番“太漂亮了!师父好漂亮呀”念白等享受够了范洛崇拜的眼神才慢悠悠的开口道:“这整个糖果屋里都是我创造的空间,你飞进来,我当然有所觉了。”

    范洛听后又不免一阵感叹,来自她不间断的崇拜和夸赞让念白整个人轻飘飘的快要飞起来了。终于,范洛抬起小手,展示她的手镯说道:“师父你看这个,我刚拿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现在里面多了好多东西啊!”念白的灵力遇到阻碍完全无法看到手镯里面的空间,不过按照范洛的描述,他沉思了一下说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毕竟这属于空间能力范畴。只是正常创造出来的空间并没有生命力,也就是说不可能出来一座山甚至整片大海,所以这个手镯应该是吸收你的灵力来提供生命力。”说完,他的掌中凭空出现一只通体金黄的奥蜂鸟,“看看能不能收进你的空间?”范洛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奥蜂鸟,像往常一样注入灵力想要奥蜂鸟送进空间又取出还给念白。念白好心情的笑笑,收起奥蜂鸟对范洛说道:“一般储物戒是不能收活物的,就算拥有空间能力也不能长时间圈养魔兽,所以你这镯子还真是宝贝。既然它对你身体无害,就先养着无妨,只是有任何不适要立刻通知我,也切记不能将这件事告诉别人,虽然他们不能用,但是要抢过去的人一定不少。”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