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流产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15  更新时间:17-05-10 19:1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医生开门出来的时候,孙宏文的腿已经麻了,他扶着墙站好,看着医生,想马上问出结果,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还是郑龙最冷静,首先反应过来,医生看着他,又看了看孙宏文。

    “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我是家属。”孙宏文举了举手,焦急地等待着医生的回答。

    医生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一脸的和蔼,她同情又安慰地看着孙宏文,“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因为之前有过多次流产的经历,所以病人现在已经有了习惯性流产,这次的事情也很危险,万一刚才大出血,病人就会很危险,幸好你们送来的及时。”医生的声音很温和,孙宏文的内心却没有得到一点安慰,冷冷的感觉痛击着他的内心。

    “那孩子呢?”问出这句话之后孙宏文就觉得自己很好笑,医生刚才已经说了流产了,可是自己还在抱着期待,可是他是真的好像要这个孩子,这是他的孩子,他真的好希望能够发生奇迹,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从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奇迹。

    医生很抱歉的摇了摇头,她知道孙宏文此时悲痛的心情,他是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的,所以她没有觉得孙宏文问出这句话是一种愚蠢的表现,反而看到了一个年轻父亲的爱和期待。

    “我知道,我不该问的,不该期待有什么奇迹。”说完这句话,孙宏文的眼眶瞬间红了,他扬了扬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吴一梅看到孙宏文的表情,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她也在期待着奇迹,但是等来的不是奇迹,是残酷的现实。

    “照顾好病人,她现在很虚弱,等到她醒来以后,一定要委婉的和她说,不要让她受太大的刺激,有什么事情叫护士找我。”医生看了看孙宏文,十分惋惜的走开了,孙宏文那含在眼里的眼泪就这么挂在眼眶上,他没让它掉下来,伸手拂去。

    这时候秦雨被护士推了出来,但是还在昏迷之中,孙宏文看到脸色苍白的秦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痛苦,背过身去,一滴眼泪掉了下来。他开始相信不公平,上天的不公平,他已经很努力的在生活了,为什么生活总是给他打击,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像和自己在一起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孙正昌死了,大哥进了监狱,秦雨现在又流产了,就连那个自己还未见面的孩子都没有出生就被扼杀了,他悲痛,却无处宣泄,他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了一股怨气,但是此时此刻,这股怨气发泄不出来。

    “去看看她吧。”吴一梅推了推孙宏文的肩膀,秦雨已经被护士推到了病房里面,孙宏文站在那没有动,郑龙拉了拉吴一梅的胳膊,对着她使了一下眼色,然后拉着她去了秦雨所在的病房,他知道,现在孙宏文需要一个人静一静,等到他想开了,自然会去病房。

    吴一梅和郑龙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面,吴一梅小心的照看着秦雨,郑龙就坐在一旁看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能够接受,可是不接受也要接受,生活强加给你的,推不掉。

    秦雨醒过来的时候孙宏文没有在身边,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郑龙也已经回了修车厂,现在病房里面只有吴一梅和秦雨,旁边病床的人也出去了。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吴一梅的身子往前倾了倾,秦雨点了点头,她的眼睛扫视着病房,没有找到孙宏文,她的眼中那浓浓的失望被吴一梅细心的捕捉到了。

    “他出去给你买东西了,他本来说要在这守着你,我让他去给你买点东西,怕你醒了以后会饿。”吴一梅赶紧编造了一个谎话,她害怕看到秦雨失望的样子,这件事不是她的错,她不应该将这些错误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听到这,秦雨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带着无限的愧疚,“嫂子,知道吗?他真的特别想要这个孩子,他说自己没有得到家庭的温暖,父母的爱护,希望自己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又幸福的家,也算是弥补自己对于爱的渴望。可是我却把孩子弄丢了,他对我那么好,知道我把孩子弄丢了,一定会很难过,他会不会以后都不愿意见到我了,嫂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雨哽咽着,流水顺着眼角流下来,她委屈又难过的颤抖着,每颤抖一下,身上和心理的伤就加深一分,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吴一梅见不得秦雨这么难过的样子,她用手抓着秦雨的肩膀,给她一点安慰,“小雨不怪你,是你们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孩子还会有的,你别瞎想了,宏文出去是给你买东西去了,他怎么会怪你呢,他那么喜欢你。”孙宏文就站在门口,他听到了秦雨的话,这个看似快乐坚强的姑娘其实是那么的脆弱和胆小,她害怕自己刚刚得到的幸福就这么突然溜走了,她害怕失去,害怕自己再也找不到像孙宏文这么好的人,她一直都很没有安全感,直到遇见孙宏文,她才觉得自己的生活又有了阳光,原本以为阳光会一直这么温暖的照耀着自己,可是却一不小心被阳光灼伤了。她害怕自己因为一次灼伤,而再也不敢享受阳光的温暖。

    “他真的能原谅我吗?孩子没了,我也好难受,嫂子,我多希望能够生下这个孩子。嫂子,你知道吗?我以前流过几次产,可是那时候我却没有伤心,因为我觉得那就是一个错误,他们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我甚至不知道谁才是他们的爸爸,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真的不一样,这是我和他的爱情结晶,嫂子,我多想有一个我们的小家庭,没有孩子在,家里总会少点什么,我也没有安全感,总觉得有一天他会突然就不要我了,到时候我还是一个人,那个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呢?”秦雨哭着,她为了失去的孩子而悲伤,也为了自己的命运而悲伤,原本以为幸福很简单,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够了,可是生活毕竟还有太多太多的柴米油盐,是梦想不能代替的东西。

    孙宏文站在门口,就愣愣地站在那,他明白,对于秦雨来说,孩子的离开比对自己的伤害还要大,她所要承受的不仅仅是来身体的痛苦,还有来自心灵的折磨,他有什么资格责怪任何人。想到这,他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他明白,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已经无法改变,那就勉强接受,毕竟生活还没有将自己推入绝境。

    孙宏文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些水果,还有一些给吴一梅买的饭,和给秦雨买的粥,他站在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要给秦雨先要的安全感,不能再给她增加更多的伤害。

    “我刚才出去买了点东西,没想到你就醒了。”孙宏文让脸上的表情尽量表现的轻松一点,他没有笑,因为无论怎么强迫自己,他都笑不出来,自己的孩子都没了,一位父亲怎么可能笑出来呢?

    秦雨看到孙宏文进来的时候,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希望的光芒,尤其是看到孙宏文的状态,并没有要责备自己的意思,她就更加的觉得对不起他,他对自己这么好,可是自己连一个他的孩子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他呢?

    “对不起,孩子没了。”秦雨的眼中嗜着眼泪,她想要忍住的,免得让孙宏文看着难受,可是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一看到孙宏文,刚才刚刚建立起来的伪装就一下子消散了。

    “我出去一趟,你们先聊。”吴一梅很识相的起身离开,她希望能够给他们两个人一些独立的空间,让他们好好谈谈,敞开心扉,以后就不至于会产生什么隔膜。

    孙宏文坐下来,就挨着秦雨,伸出手来讲秦雨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孩子没了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比我更难过。”秦雨的手紧紧地握着孙宏文的手,虽然她刚做了手术,浑身并没有什么力气。

    “可是你那么想要这个孩子,我却把孩子弄丢了,是我太不小心了,我应该注意点的。”秦雨并不知道孩子是因为习惯性流产而没有的,她只是因为自己用力过度,所以孩子才会没了,孙宏文自然不会和她说习惯性流产的事情,那对于秦雨来说,将是晴天霹雳。要是她知道了自己以后可能再也怀不住孩子的话,她一定会在愧疚和悔恨中度过一辈子,再也开心不起来。

    “孩子没有了,不是你的错,可能我们和他没有缘分,只要你好好地就行,我最在乎的是你,而不是孩子,你要记住,孩子没有了我们还可以再生,可是你要是不快点好起来,我会很难过的,我不能没有你,知道吗?”孙宏文那神情的样子让秦雨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对于秦雨来说,她最需要的就是来自孙宏文的理解和宽慰,她以为他会埋怨自己的,可是他这么理解和包容自己,让她在得到安慰的时候,更加的感激与他的相遇。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难过,要是我注意一点,孩子就不会没有了。”秦雨哭着,那么的委屈和痛苦,因为哭泣而牵动着身体,她的肚子又疼了起来,她皱着眉头,孙宏文注意到了她的不舒服。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站起来,紧张的看着秦雨,秦雨点了点头,刚才稍微好一点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没有一点血色,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我肚子疼。”秦雨的脸痛苦的皱着一起,孙宏文有些慌了。

    “我去叫医生。”他刚想走,却被秦雨拉住了。

    “没事,我刚才哭的,不哭了就好了,你别去了,就在这陪着我,哪也别去。”孙宏文只能坐了下来,就这么安静地陪着秦雨,她不哭了以后,肚子也跟着好了许多,脸色又变了回来,孙宏文让她喝了一点粥,最后才慢慢地睡着了。
    医生开门出来的时候,孙宏文的腿已经麻了,他扶着墙站好,看着医生,想马上问出结果,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还是郑龙最冷静,首先反应过来,医生看着他,又看了看孙宏文。

    “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我是家属。”孙宏文举了举手,焦急地等待着医生的回答。

    医生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一脸的和蔼,她同情又安慰地看着孙宏文,“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因为之前有过多次流产的经历,所以病人现在已经有了习惯性流产,这次的事情也很危险,万一刚才大出血,病人就会很危险,幸好你们送来的及时。”医生的声音很温和,孙宏文的内心却没有得到一点安慰,冷冷的感觉痛击着他的内心。

    “那孩子呢?”问出这句话之后孙宏文就觉得自己很好笑,医生刚才已经说了流产了,可是自己还在抱着期待,可是他是真的好像要这个孩子,这是他的孩子,他真的好希望能够发生奇迹,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从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奇迹。

    医生很抱歉的摇了摇头,她知道孙宏文此时悲痛的心情,他是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的,所以她没有觉得孙宏文问出这句话是一种愚蠢的表现,反而看到了一个年轻父亲的爱和期待。

    “我知道,我不该问的,不该期待有什么奇迹。”说完这句话,孙宏文的眼眶瞬间红了,他扬了扬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吴一梅看到孙宏文的表情,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她也在期待着奇迹,但是等来的不是奇迹,是残酷的现实。

    “照顾好病人,她现在很虚弱,等到她醒来以后,一定要委婉的和她说,不要让她受太大的刺激,有什么事情叫护士找我。”医生看了看孙宏文,十分惋惜的走开了,孙宏文那含在眼里的眼泪就这么挂在眼眶上,他没让它掉下来,伸手拂去。

    这时候秦雨被护士推了出来,但是还在昏迷之中,孙宏文看到脸色苍白的秦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痛苦,背过身去,一滴眼泪掉了下来。他开始相信不公平,上天的不公平,他已经很努力的在生活了,为什么生活总是给他打击,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像和自己在一起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孙正昌死了,大哥进了监狱,秦雨现在又流产了,就连那个自己还未见面的孩子都没有出生就被扼杀了,他悲痛,却无处宣泄,他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了一股怨气,但是此时此刻,这股怨气发泄不出来。

    “去看看她吧。”吴一梅推了推孙宏文的肩膀,秦雨已经被护士推到了病房里面,孙宏文站在那没有动,郑龙拉了拉吴一梅的胳膊,对着她使了一下眼色,然后拉着她去了秦雨所在的病房,他知道,现在孙宏文需要一个人静一静,等到他想开了,自然会去病房。

    吴一梅和郑龙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面,吴一梅小心的照看着秦雨,郑龙就坐在一旁看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能够接受,可是不接受也要接受,生活强加给你的,推不掉。

    秦雨醒过来的时候孙宏文没有在身边,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郑龙也已经回了修车厂,现在病房里面只有吴一梅和秦雨,旁边病床的人也出去了。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吴一梅的身子往前倾了倾,秦雨点了点头,她的眼睛扫视着病房,没有找到孙宏文,她的眼中那浓浓的失望被吴一梅细心的捕捉到了。

    “他出去给你买东西了,他本来说要在这守着你,我让他去给你买点东西,怕你醒了以后会饿。”吴一梅赶紧编造了一个谎话,她害怕看到秦雨失望的样子,这件事不是她的错,她不应该将这些错误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听到这,秦雨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带着无限的愧疚,“嫂子,知道吗?他真的特别想要这个孩子,他说自己没有得到家庭的温暖,父母的爱护,希望自己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又幸福的家,也算是弥补自己对于爱的渴望。可是我却把孩子弄丢了,他对我那么好,知道我把孩子弄丢了,一定会很难过,他会不会以后都不愿意见到我了,嫂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雨哽咽着,流水顺着眼角流下来,她委屈又难过的颤抖着,每颤抖一下,身上和心理的伤就加深一分,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吴一梅见不得秦雨这么难过的样子,她用手抓着秦雨的肩膀,给她一点安慰,“小雨不怪你,是你们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孩子还会有的,你别瞎想了,宏文出去是给你买东西去了,他怎么会怪你呢,他那么喜欢你。”孙宏文就站在门口,他听到了秦雨的话,这个看似快乐坚强的姑娘其实是那么的脆弱和胆小,她害怕自己刚刚得到的幸福就这么突然溜走了,她害怕失去,害怕自己再也找不到像孙宏文这么好的人,她一直都很没有安全感,直到遇见孙宏文,她才觉得自己的生活又有了阳光,原本以为阳光会一直这么温暖的照耀着自己,可是却一不小心被阳光灼伤了。她害怕自己因为一次灼伤,而再也不敢享受阳光的温暖。

    “他真的能原谅我吗?孩子没了,我也好难受,嫂子,我多希望能够生下这个孩子。嫂子,你知道吗?我以前流过几次产,可是那时候我却没有伤心,因为我觉得那就是一个错误,他们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我甚至不知道谁才是他们的爸爸,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真的不一样,这是我和他的爱情结晶,嫂子,我多想有一个我们的小家庭,没有孩子在,家里总会少点什么,我也没有安全感,总觉得有一天他会突然就不要我了,到时候我还是一个人,那个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呢?”秦雨哭着,她为了失去的孩子而悲伤,也为了自己的命运而悲伤,原本以为幸福很简单,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够了,可是生活毕竟还有太多太多的柴米油盐,是梦想不能代替的东西。

    孙宏文站在门口,就愣愣地站在那,他明白,对于秦雨来说,孩子的离开比对自己的伤害还要大,她所要承受的不仅仅是来身体的痛苦,还有来自心灵的折磨,他有什么资格责怪任何人。想到这,他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他明白,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已经无法改变,那就勉强接受,毕竟生活还没有将自己推入绝境。

    孙宏文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些水果,还有一些给吴一梅买的饭,和给秦雨买的粥,他站在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要给秦雨先要的安全感,不能再给她增加更多的伤害。

    “我刚才出去买了点东西,没想到你就醒了。”孙宏文让脸上的表情尽量表现的轻松一点,他没有笑,因为无论怎么强迫自己,他都笑不出来,自己的孩子都没了,一位父亲怎么可能笑出来呢?

    秦雨看到孙宏文进来的时候,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希望的光芒,尤其是看到孙宏文的状态,并没有要责备自己的意思,她就更加的觉得对不起他,他对自己这么好,可是自己连一个他的孩子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他呢?

    “对不起,孩子没了。”秦雨的眼中嗜着眼泪,她想要忍住的,免得让孙宏文看着难受,可是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一看到孙宏文,刚才刚刚建立起来的伪装就一下子消散了。

    “我出去一趟,你们先聊。”吴一梅很识相的起身离开,她希望能够给他们两个人一些独立的空间,让他们好好谈谈,敞开心扉,以后就不至于会产生什么隔膜。

    孙宏文坐下来,就挨着秦雨,伸出手来讲秦雨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孩子没了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比我更难过。”秦雨的手紧紧地握着孙宏文的手,虽然她刚做了手术,浑身并没有什么力气。

    “可是你那么想要这个孩子,我却把孩子弄丢了,是我太不小心了,我应该注意点的。”秦雨并不知道孩子是因为习惯性流产而没有的,她只是因为自己用力过度,所以孩子才会没了,孙宏文自然不会和她说习惯性流产的事情,那对于秦雨来说,将是晴天霹雳。要是她知道了自己以后可能再也怀不住孩子的话,她一定会在愧疚和悔恨中度过一辈子,再也开心不起来。

    “孩子没有了,不是你的错,可能我们和他没有缘分,只要你好好地就行,我最在乎的是你,而不是孩子,你要记住,孩子没有了我们还可以再生,可是你要是不快点好起来,我会很难过的,我不能没有你,知道吗?”孙宏文那神情的样子让秦雨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对于秦雨来说,她最需要的就是来自孙宏文的理解和宽慰,她以为他会埋怨自己的,可是他这么理解和包容自己,让她在得到安慰的时候,更加的感激与他的相遇。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难过,要是我注意一点,孩子就不会没有了。”秦雨哭着,那么的委屈和痛苦,因为哭泣而牵动着身体,她的肚子又疼了起来,她皱着眉头,孙宏文注意到了她的不舒服。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站起来,紧张的看着秦雨,秦雨点了点头,刚才稍微好一点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没有一点血色,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我肚子疼。”秦雨的脸痛苦的皱着一起,孙宏文有些慌了。

    “我去叫医生。”他刚想走,却被秦雨拉住了。

    “没事,我刚才哭的,不哭了就好了,你别去了,就在这陪着我,哪也别去。”孙宏文只能坐了下来,就这么安静地陪着秦雨,她不哭了以后,肚子也跟着好了许多,脸色又变了回来,孙宏文让她喝了一点粥,最后才慢慢地睡着了。
    医生开门出来的时候,孙宏文的腿已经麻了,他扶着墙站好,看着医生,想马上问出结果,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还是郑龙最冷静,首先反应过来,医生看着他,又看了看孙宏文。

    “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我是家属。”孙宏文举了举手,焦急地等待着医生的回答。

    医生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一脸的和蔼,她同情又安慰地看着孙宏文,“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因为之前有过多次流产的经历,所以病人现在已经有了习惯性流产,这次的事情也很危险,万一刚才大出血,病人就会很危险,幸好你们送来的及时。”医生的声音很温和,孙宏文的内心却没有得到一点安慰,冷冷的感觉痛击着他的内心。

    “那孩子呢?”问出这句话之后孙宏文就觉得自己很好笑,医生刚才已经说了流产了,可是自己还在抱着期待,可是他是真的好像要这个孩子,这是他的孩子,他真的好希望能够发生奇迹,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从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奇迹。

    医生很抱歉的摇了摇头,她知道孙宏文此时悲痛的心情,他是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的,所以她没有觉得孙宏文问出这句话是一种愚蠢的表现,反而看到了一个年轻父亲的爱和期待。

    “我知道,我不该问的,不该期待有什么奇迹。”说完这句话,孙宏文的眼眶瞬间红了,他扬了扬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吴一梅看到孙宏文的表情,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她也在期待着奇迹,但是等来的不是奇迹,是残酷的现实。

    “照顾好病人,她现在很虚弱,等到她醒来以后,一定要委婉的和她说,不要让她受太大的刺激,有什么事情叫护士找我。”医生看了看孙宏文,十分惋惜的走开了,孙宏文那含在眼里的眼泪就这么挂在眼眶上,他没让它掉下来,伸手拂去。

    这时候秦雨被护士推了出来,但是还在昏迷之中,孙宏文看到脸色苍白的秦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痛苦,背过身去,一滴眼泪掉了下来。他开始相信不公平,上天的不公平,他已经很努力的在生活了,为什么生活总是给他打击,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像和自己在一起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孙正昌死了,大哥进了监狱,秦雨现在又流产了,就连那个自己还未见面的孩子都没有出生就被扼杀了,他悲痛,却无处宣泄,他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了一股怨气,但是此时此刻,这股怨气发泄不出来。

    “去看看她吧。”吴一梅推了推孙宏文的肩膀,秦雨已经被护士推到了病房里面,孙宏文站在那没有动,郑龙拉了拉吴一梅的胳膊,对着她使了一下眼色,然后拉着她去了秦雨所在的病房,他知道,现在孙宏文需要一个人静一静,等到他想开了,自然会去病房。

    吴一梅和郑龙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面,吴一梅小心的照看着秦雨,郑龙就坐在一旁看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能够接受,可是不接受也要接受,生活强加给你的,推不掉。

    秦雨醒过来的时候孙宏文没有在身边,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郑龙也已经回了修车厂,现在病房里面只有吴一梅和秦雨,旁边病床的人也出去了。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吴一梅的身子往前倾了倾,秦雨点了点头,她的眼睛扫视着病房,没有找到孙宏文,她的眼中那浓浓的失望被吴一梅细心的捕捉到了。

    “他出去给你买东西了,他本来说要在这守着你,我让他去给你买点东西,怕你醒了以后会饿。”吴一梅赶紧编造了一个谎话,她害怕看到秦雨失望的样子,这件事不是她的错,她不应该将这些错误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听到这,秦雨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带着无限的愧疚,“嫂子,知道吗?他真的特别想要这个孩子,他说自己没有得到家庭的温暖,父母的爱护,希望自己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又幸福的家,也算是弥补自己对于爱的渴望。可是我却把孩子弄丢了,他对我那么好,知道我把孩子弄丢了,一定会很难过,他会不会以后都不愿意见到我了,嫂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雨哽咽着,流水顺着眼角流下来,她委屈又难过的颤抖着,每颤抖一下,身上和心理的伤就加深一分,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吴一梅见不得秦雨这么难过的样子,她用手抓着秦雨的肩膀,给她一点安慰,“小雨不怪你,是你们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孩子还会有的,你别瞎想了,宏文出去是给你买东西去了,他怎么会怪你呢,他那么喜欢你。”孙宏文就站在门口,他听到了秦雨的话,这个看似快乐坚强的姑娘其实是那么的脆弱和胆小,她害怕自己刚刚得到的幸福就这么突然溜走了,她害怕失去,害怕自己再也找不到像孙宏文这么好的人,她一直都很没有安全感,直到遇见孙宏文,她才觉得自己的生活又有了阳光,原本以为阳光会一直这么温暖的照耀着自己,可是却一不小心被阳光灼伤了。她害怕自己因为一次灼伤,而再也不敢享受阳光的温暖。

    “他真的能原谅我吗?孩子没了,我也好难受,嫂子,我多希望能够生下这个孩子。嫂子,你知道吗?我以前流过几次产,可是那时候我却没有伤心,因为我觉得那就是一个错误,他们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我甚至不知道谁才是他们的爸爸,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真的不一样,这是我和他的爱情结晶,嫂子,我多想有一个我们的小家庭,没有孩子在,家里总会少点什么,我也没有安全感,总觉得有一天他会突然就不要我了,到时候我还是一个人,那个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呢?”秦雨哭着,她为了失去的孩子而悲伤,也为了自己的命运而悲伤,原本以为幸福很简单,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够了,可是生活毕竟还有太多太多的柴米油盐,是梦想不能代替的东西。

    孙宏文站在门口,就愣愣地站在那,他明白,对于秦雨来说,孩子的离开比对自己的伤害还要大,她所要承受的不仅仅是来身体的痛苦,还有来自心灵的折磨,他有什么资格责怪任何人。想到这,他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他明白,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已经无法改变,那就勉强接受,毕竟生活还没有将自己推入绝境。

    孙宏文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些水果,还有一些给吴一梅买的饭,和给秦雨买的粥,他站在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要给秦雨先要的安全感,不能再给她增加更多的伤害。

    “我刚才出去买了点东西,没想到你就醒了。”孙宏文让脸上的表情尽量表现的轻松一点,他没有笑,因为无论怎么强迫自己,他都笑不出来,自己的孩子都没了,一位父亲怎么可能笑出来呢?

    秦雨看到孙宏文进来的时候,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希望的光芒,尤其是看到孙宏文的状态,并没有要责备自己的意思,她就更加的觉得对不起他,他对自己这么好,可是自己连一个他的孩子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他呢?

    “对不起,孩子没了。”秦雨的眼中嗜着眼泪,她想要忍住的,免得让孙宏文看着难受,可是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一看到孙宏文,刚才刚刚建立起来的伪装就一下子消散了。

    “我出去一趟,你们先聊。”吴一梅很识相的起身离开,她希望能够给他们两个人一些独立的空间,让他们好好谈谈,敞开心扉,以后就不至于会产生什么隔膜。

    孙宏文坐下来,就挨着秦雨,伸出手来讲秦雨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孩子没了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比我更难过。”秦雨的手紧紧地握着孙宏文的手,虽然她刚做了手术,浑身并没有什么力气。

    “可是你那么想要这个孩子,我却把孩子弄丢了,是我太不小心了,我应该注意点的。”秦雨并不知道孩子是因为习惯性流产而没有的,她只是因为自己用力过度,所以孩子才会没了,孙宏文自然不会和她说习惯性流产的事情,那对于秦雨来说,将是晴天霹雳。要是她知道了自己以后可能再也怀不住孩子的话,她一定会在愧疚和悔恨中度过一辈子,再也开心不起来。

    “孩子没有了,不是你的错,可能我们和他没有缘分,只要你好好地就行,我最在乎的是你,而不是孩子,你要记住,孩子没有了我们还可以再生,可是你要是不快点好起来,我会很难过的,我不能没有你,知道吗?”孙宏文那神情的样子让秦雨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对于秦雨来说,她最需要的就是来自孙宏文的理解和宽慰,她以为他会埋怨自己的,可是他这么理解和包容自己,让她在得到安慰的时候,更加的感激与他的相遇。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难过,要是我注意一点,孩子就不会没有了。”秦雨哭着,那么的委屈和痛苦,因为哭泣而牵动着身体,她的肚子又疼了起来,她皱着眉头,孙宏文注意到了她的不舒服。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站起来,紧张的看着秦雨,秦雨点了点头,刚才稍微好一点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没有一点血色,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我肚子疼。”秦雨的脸痛苦的皱着一起,孙宏文有些慌了。

    “我去叫医生。”他刚想走,却被秦雨拉住了。

    “没事,我刚才哭的,不哭了就好了,你别去了,就在这陪着我,哪也别去。”孙宏文只能坐了下来,就这么安静地陪着秦雨,她不哭了以后,肚子也跟着好了许多,脸色又变了回来,孙宏文让她喝了一点粥,最后才慢慢地睡着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