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倾城惊鸿  倾城,惊鸿(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571  更新时间:17-05-10 08: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无论是他,还是他。你都不是他们的替身。

    世人只道许仙玩蛇,却不懂,这年月,

    知恩图报的,都是妖孽吧。――题记。

    老鬼离开以后,与我一直交好的暗袭族却给我送来了一个消息。

    老鬼离开,不是单纯地去上界报到,而是,

    迎娶夜叉公主。

    信使在我的逼问下,只是低头闭口不语。

    一定不会的,老鬼临走前还。

    脑海中如电闪雷鸣一般,想起临行前的一句话

    “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要……”

    思绪定格

    几经周折,我见到了暗袭族的族长,城。

    在他的口中,我得知了实情的真相。

    果然,三天以后,我收到了老鬼的亲笔休书。

    “除了离婚,我没有别的办法。”

    老鬼,你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真的不想再想办法呢?

    老鬼回来的那日,天气不好。

    他原本是想给足我面子,然后自己安安静静地走了。

    可是我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已录入仙籍的,在上界大闹了一场,

    让上界的小仙们,一听见我的名字就吓得浑身发抖。

    终于把这件本应低调处理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老鬼,无语过后,终于隐去了行迹。

    上神震怒,剔了我的仙骨。然后毫无一丝怜惜地把我赶下上界。

    从此,仙界之门永远地为我关闭。

    我捂着胸口冷笑,

    世人都说我错了,可是,你们就真的对吗?

    真可笑。

    苍劫之域,困龙陵。

    自上古以来就封印着无数罪恶的妖孽魂魄。

    上界经常会把一些作恶多端的妖兽送来此处,

    喂那一条永远也吃不饱的饿龙。

    据说,这是我的归宿?

    可当如天神降临的城,把我抱在怀里的时候,

    我眼里的精光一瞬间绽放,命不该绝,那么

    这错,就不是在我

    炼狱之火,苍劫之难,仙界的不容,让我转身投了魔。

    当一切都平息以后,我傲然地跃出地狱之火。

    凤凰涅  ,浴火重生。

    我是我,也不再是我。

    自那以后,

    城,带着我远离了尘世的一切喧嚣,带我去看最美的风景。

    在突然安静了的日子里,我渐渐抚平了老鬼赐予的伤痛。

    其实老鬼也应该很后悔吧,他总是那么冲动,那么自以为是。

    以为离开了,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安静的时候会想起从前,那是我还在老鬼那里挣扎。

    一颗心因他的开心而开心,因他的难过而难过。

    似乎很少为自己活过。

    而现在突然安静了,却发现自己的心突然空了好大一块。

    每次很突然地回头,总会看到城默默不语地站在身后,

    心里莫名地欢喜。

    在很久以前,见到城,总会看到在他身边有一个清新明丽的女子。

    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一“倾”,一“城”。

    每次,有城在,就会看到倾,安静地站在他身后。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肢体语言,只要站在一起,就是倾国倾城。

    有一次,我独自外出,被戾兽突袭。

    即将抵抗不住的时候,一声响亮的白马嘶鸣,

    白衣的倾翩然而至,法杖一点,瞬间淡化了戾兽的凶残。

    当我上前道谢的时候,却发现,倾表面看似与寻常女子并无两样,

    细看却发现她的脸上,那一双明亮的双眸,确如雕刻的一般,

    呆滞无光。

    倾,是个偶人。

    听着城,低着头讲完了他与倾的往事。

    才发觉,我们竟然是同类人。曾经都为了自己手中的幸福,

    苦苦挣扎过,拼了命也要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与我不同的是,他留下了倾,这个偶人,来陪自己。

    而我,什么都没有留下。

    “雪,别总想着过去,你这么难过,除了我,我想没人为你难过,他不值。”

    “让我关心你,爱护你,别拒绝我好吗?”

    “让我跟你共同承担一切。”

    “不管结局怎么样我都陪你。”

    “只要你一天不离开我,我就一直保护你,你是我的。”

    “虽然我知道我很傻,但是我为你愿意傻。”

    “不要这样好吗?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希望你受伤。”

    “看你这样,比伤我都难受…我感觉自己好没用。”

    “呵,傻瓜,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迷上你了,呵。”

    哈哈,皇后,来,寡人抱抱。

    你?寡人?‘臣妾’比较适合你自称。

    是你自称。

    怎么感觉是你会比较合适呢?

    谁说的?

    我说的怎么了?

    你是我老婆,我说了算。

    你是我老公,要听我的。

    听老公的。

    听老婆的。

    呵老婆咱们洞房……

    怎么洞?

    ……!

    像所有未写完的故事,与城,总是有很多的话题,

    关于未来,关于明天。

    同样,属于我的故事,一直延续着,

    不曾停歇……
    无论是他,还是他。你都不是他们的替身。

    世人只道许仙玩蛇,却不懂,这年月,

    知恩图报的,都是妖孽吧。――题记。

    老鬼离开以后,与我一直交好的暗袭族却给我送来了一个消息。

    老鬼离开,不是单纯地去上界报到,而是,

    迎娶夜叉公主。

    信使在我的逼问下,只是低头闭口不语。

    一定不会的,老鬼临走前还。

    脑海中如电闪雷鸣一般,想起临行前的一句话

    “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要……”

    思绪定格

    几经周折,我见到了暗袭族的族长,城。

    在他的口中,我得知了实情的真相。

    果然,三天以后,我收到了老鬼的亲笔休书。

    “除了离婚,我没有别的办法。”

    老鬼,你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真的不想再想办法呢?

    老鬼回来的那日,天气不好。

    他原本是想给足我面子,然后自己安安静静地走了。

    可是我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已录入仙籍的,在上界大闹了一场,

    让上界的小仙们,一听见我的名字就吓得浑身发抖。

    终于把这件本应低调处理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老鬼,无语过后,终于隐去了行迹。

    上神震怒,剔了我的仙骨。然后毫无一丝怜惜地把我赶下上界。

    从此,仙界之门永远地为我关闭。

    我捂着胸口冷笑,

    世人都说我错了,可是,你们就真的对吗?

    真可笑。

    苍劫之域,困龙陵。

    自上古以来就封印着无数罪恶的妖孽魂魄。

    上界经常会把一些作恶多端的妖兽送来此处,

    喂那一条永远也吃不饱的饿龙。

    据说,这是我的归宿?

    可当如天神降临的城,把我抱在怀里的时候,

    我眼里的精光一瞬间绽放,命不该绝,那么

    这错,就不是在我

    炼狱之火,苍劫之难,仙界的不容,让我转身投了魔。

    当一切都平息以后,我傲然地跃出地狱之火。

    凤凰涅  ,浴火重生。

    我是我,也不再是我。

    自那以后,

    城,带着我远离了尘世的一切喧嚣,带我去看最美的风景。

    在突然安静了的日子里,我渐渐抚平了老鬼赐予的伤痛。

    其实老鬼也应该很后悔吧,他总是那么冲动,那么自以为是。

    以为离开了,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安静的时候会想起从前,那是我还在老鬼那里挣扎。

    一颗心因他的开心而开心,因他的难过而难过。

    似乎很少为自己活过。

    而现在突然安静了,却发现自己的心突然空了好大一块。

    每次很突然地回头,总会看到城默默不语地站在身后,

    心里莫名地欢喜。

    在很久以前,见到城,总会看到在他身边有一个清新明丽的女子。

    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一“倾”,一“城”。

    每次,有城在,就会看到倾,安静地站在他身后。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肢体语言,只要站在一起,就是倾国倾城。

    有一次,我独自外出,被戾兽突袭。

    即将抵抗不住的时候,一声响亮的白马嘶鸣,

    白衣的倾翩然而至,法杖一点,瞬间淡化了戾兽的凶残。

    当我上前道谢的时候,却发现,倾表面看似与寻常女子并无两样,

    细看却发现她的脸上,那一双明亮的双眸,确如雕刻的一般,

    呆滞无光。

    倾,是个偶人。

    听着城,低着头讲完了他与倾的往事。

    才发觉,我们竟然是同类人。曾经都为了自己手中的幸福,

    苦苦挣扎过,拼了命也要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与我不同的是,他留下了倾,这个偶人,来陪自己。

    而我,什么都没有留下。

    “雪,别总想着过去,你这么难过,除了我,我想没人为你难过,他不值。”

    “让我关心你,爱护你,别拒绝我好吗?”

    “让我跟你共同承担一切。”

    “不管结局怎么样我都陪你。”

    “只要你一天不离开我,我就一直保护你,你是我的。”

    “虽然我知道我很傻,但是我为你愿意傻。”

    “不要这样好吗?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希望你受伤。”

    “看你这样,比伤我都难受…我感觉自己好没用。”

    “呵,傻瓜,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迷上你了,呵。”

    哈哈,皇后,来,寡人抱抱。

    你?寡人?‘臣妾’比较适合你自称。

    是你自称。

    怎么感觉是你会比较合适呢?

    谁说的?

    我说的怎么了?

    你是我老婆,我说了算。

    你是我老公,要听我的。

    听老公的。

    听老婆的。

    呵老婆咱们洞房……

    怎么洞?

    ……!

    像所有未写完的故事,与城,总是有很多的话题,

    关于未来,关于明天。

    同样,属于我的故事,一直延续着,

    不曾停歇……
    无论是他,还是他。你都不是他们的替身。

    世人只道许仙玩蛇,却不懂,这年月,

    知恩图报的,都是妖孽吧。――题记。

    老鬼离开以后,与我一直交好的暗袭族却给我送来了一个消息。

    老鬼离开,不是单纯地去上界报到,而是,

    迎娶夜叉公主。

    信使在我的逼问下,只是低头闭口不语。

    一定不会的,老鬼临走前还。

    脑海中如电闪雷鸣一般,想起临行前的一句话

    “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要……”

    思绪定格

    几经周折,我见到了暗袭族的族长,城。

    在他的口中,我得知了实情的真相。

    果然,三天以后,我收到了老鬼的亲笔休书。

    “除了离婚,我没有别的办法。”

    老鬼,你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真的不想再想办法呢?

    老鬼回来的那日,天气不好。

    他原本是想给足我面子,然后自己安安静静地走了。

    可是我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已录入仙籍的,在上界大闹了一场,

    让上界的小仙们,一听见我的名字就吓得浑身发抖。

    终于把这件本应低调处理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老鬼,无语过后,终于隐去了行迹。

    上神震怒,剔了我的仙骨。然后毫无一丝怜惜地把我赶下上界。

    从此,仙界之门永远地为我关闭。

    我捂着胸口冷笑,

    世人都说我错了,可是,你们就真的对吗?

    真可笑。

    苍劫之域,困龙陵。

    自上古以来就封印着无数罪恶的妖孽魂魄。

    上界经常会把一些作恶多端的妖兽送来此处,

    喂那一条永远也吃不饱的饿龙。

    据说,这是我的归宿?

    可当如天神降临的城,把我抱在怀里的时候,

    我眼里的精光一瞬间绽放,命不该绝,那么

    这错,就不是在我

    炼狱之火,苍劫之难,仙界的不容,让我转身投了魔。

    当一切都平息以后,我傲然地跃出地狱之火。

    凤凰涅  ,浴火重生。

    我是我,也不再是我。

    自那以后,

    城,带着我远离了尘世的一切喧嚣,带我去看最美的风景。

    在突然安静了的日子里,我渐渐抚平了老鬼赐予的伤痛。

    其实老鬼也应该很后悔吧,他总是那么冲动,那么自以为是。

    以为离开了,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安静的时候会想起从前,那是我还在老鬼那里挣扎。

    一颗心因他的开心而开心,因他的难过而难过。

    似乎很少为自己活过。

    而现在突然安静了,却发现自己的心突然空了好大一块。

    每次很突然地回头,总会看到城默默不语地站在身后,

    心里莫名地欢喜。

    在很久以前,见到城,总会看到在他身边有一个清新明丽的女子。

    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一“倾”,一“城”。

    每次,有城在,就会看到倾,安静地站在他身后。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肢体语言,只要站在一起,就是倾国倾城。

    有一次,我独自外出,被戾兽突袭。

    即将抵抗不住的时候,一声响亮的白马嘶鸣,

    白衣的倾翩然而至,法杖一点,瞬间淡化了戾兽的凶残。

    当我上前道谢的时候,却发现,倾表面看似与寻常女子并无两样,

    细看却发现她的脸上,那一双明亮的双眸,确如雕刻的一般,

    呆滞无光。

    倾,是个偶人。

    听着城,低着头讲完了他与倾的往事。

    才发觉,我们竟然是同类人。曾经都为了自己手中的幸福,

    苦苦挣扎过,拼了命也要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与我不同的是,他留下了倾,这个偶人,来陪自己。

    而我,什么都没有留下。

    “雪,别总想着过去,你这么难过,除了我,我想没人为你难过,他不值。”

    “让我关心你,爱护你,别拒绝我好吗?”

    “让我跟你共同承担一切。”

    “不管结局怎么样我都陪你。”

    “只要你一天不离开我,我就一直保护你,你是我的。”

    “虽然我知道我很傻,但是我为你愿意傻。”

    “不要这样好吗?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希望你受伤。”

    “看你这样,比伤我都难受…我感觉自己好没用。”

    “呵,傻瓜,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迷上你了,呵。”

    哈哈,皇后,来,寡人抱抱。

    你?寡人?‘臣妾’比较适合你自称。

    是你自称。

    怎么感觉是你会比较合适呢?

    谁说的?

    我说的怎么了?

    你是我老婆,我说了算。

    你是我老公,要听我的。

    听老公的。

    听老婆的。

    呵老婆咱们洞房……

    怎么洞?

    ……!

    像所有未写完的故事,与城,总是有很多的话题,

    关于未来,关于明天。

    同样,属于我的故事,一直延续着,

    不曾停歇……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