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神兵  第十八章·倾殇千年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63  更新时间:17-05-10 15:2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第十八章  倾殇千年

    往事不堪终已逝,回首岁月已千年。

    ――倾殇千年

    异纪元1719年,大术法时代87年,8月3日。异玄九洲,龙秦之地,逆麟城,龙氏王族封地。

    空旷的大堂中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父上,您真的决定要加入保皇派吗?”刚满5岁的千年一把推开父亲房间的大门,小小年纪的他却显露出一副不符合年龄的愤怒与不甘,他愤愤的对父亲问道,“难道,难道圣尊女皇灭我符龙国这样的耻辱你都可以忍受吗?”

    “孩子,”龙爵微笑着俯下身去,“上一辈的恩怨,都已成为往事,还活着的我们难道不应该向前看吗?”

    “推翻女皇,光复我符国龙才是我们应该向前看的目标!”小大人般的千年一本正经的说着。

    “住口!”

    千年有些胆怯的看着忽然大发雷霆的父亲。“都是谁教你说的这些话?就凭这些,我就完全有理由加入保皇派。”龙爵狠狠地按住儿子的双肩,看着千年的双眼一字一句,“千年,符龙国被灭,并不只是因为圣之王女所发动的圣迹之战,现在我要告诉你的真相是。符龙国的最后一任国主是个残酷的暴君。所以你要记住,一个被外人侵略的国家,总有一天会站起来,但一个自内部便爆发了纷争的国家,却迟早面临真正的灭亡。相比之下,圣尊女皇在战争结束之后,厉精图治,现如今的【异玄】一派升平,这足以说明,她是一个称职的王者。那么千年,你告诉我,你真的忍心再次打破这和平安宁的世界吗?其实放下仇恨往往比记住仇恨再加困难,但父上相信,你是可以做到的,对吗?”

    “啊!”千年抱着头自床上弹坐而起,“父上!”冰蓝色的双眸茫然四顾,周遭古色古香的陌生环境让他不由发怔,“嘶!”忽然他冷吸了一口气,好痛!他拉开盖在腿上的被子,只见自己的整条左腿都被白色的绑带绑住,此时竟是一动都不能动了,怎么会这样?父上,脑中在飞速回想着,他逐渐缩倦起身子,对了,父上,已经不在了…犹如一只无助的幼兽,千年深深地垂下头,全身瑟瑟发抖,父上,被那个黑衣刺客,于自己眼前杀死了…

    “父上,不…”

    满眼鲜红的火焰充斥在千年冰蓝色的眼眸里…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父上?”

    手起刀落,绽放开来的鲜血溅了满身…

    “你既然可以救我,为什么不救我父上?你要带我去哪?父上,父上――”

    倒在地上的,父上逐渐缩小的身影,伸出的双手…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能发出无助的哭喊,为什么我没有能力保护父上?

    为什么,我会怕…

    放下仇恨往往比记住仇恨再加困难,但父上相信,你是可以做到的!

    您曾这样说过吧,父上,但是我却一点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而我也,不想做到!

    “龙少主…”一个声音忽自耳边传来,惊醒了陷入回忆之中的千年,他猛地推开那人,“别过来!”

    “好,好,我不过去,但你要小心呀,你的腿还…”被推开的人不怒不恼,反而很关切地说着。

    是谁?半晌后,千年这才缓缓向那人看去,“你是谁?这里又是哪?对了!”千年突然惊恐地问道,“我母上和妹妹呢?她们在哪?她们都没事吧!”

    “你放心好了,龙爵夫人和龙小姐她们都没事。”与千年年龄相仿,有着一头漂亮的蓝发,和一双海蓝宝石般双眸的小女孩甜美地笑了起来,“而这里是异玄九洲,今新水域的麒麟城神医馆内。我叫云倾舞。”

    “我要见她们,现在就要!”不顾倾舞的话,千年挣扎着就要下床,可当伤腿一触地之时,他不禁又吸一口冷气。

    “你别这样,好,好,我扶你去看她们就是了!”无奈之下,倾舞只得搀扶着千年走出了房门。

    “求求你了大人,带我去见女皇吧!”西厢房内,龙爵夫人此时正神情激动的拉着一人苦苦恳求,“我发誓,我真的看清了,那个龙形图腾,正是他们斗龙坛的标志呀…而那个杀害了我丈夫的人,就是他们斗龙坛的坛主杨笑鸿!”

    “可你空口无凭,根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是杨笑鸿干的!”

    “女皇既然让你来救我们,那她就一定会为我们龙氏王族做主的!”龙爵夫人说着竟双眼泪流,激动地跪在了地上,“求求你,就带我去见女皇陛下吧!”

    “母上大人,真的是杨笑鸿杀的父上吗?”

    “千,千年,”看到自己小小的儿子,龙爵夫人不禁再次痛哭出声,“我的孩子,你终于醒了!”

    “母上!”千年挣开倾舞的搀扶,他奋力地走上前去,再次发问着,“真的是,杨笑鸿杀的父上吗?”

    “千年…”龙爵夫人捂着嘴不断地摇着头,痛楚的感觉已让她完全失去了发声的能力,她就只是哭着,不断地哭着。

    “是你救了我们?”千年转而看向那人。

    “没错!”女人摆动着腰肢,“就是我,女皇座下,紫薇御史,太阴!”

    千年点了点头,接着他一语惊震众人,“那你帮我杀了斗龙坛坛主杨笑鸿吧!”

    “什么?”太阴惊讶地瞪着千年,接着她柔婉的一笑,“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杀气竟如此之重!呵呵,我喜欢!”

    “那你是答应了?”

    “除非,你拜我为师,彻底解放心中‘恶’的一面!”

    “我答应你!”

    “为什么要答应她?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小小的倾舞加快脚步,追上前面快步的千年,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焦虑,“你难道不知道她的称号‘嗜血太阴’吗?”

    “那又怎样?我正狠不得喝了杨笑鸿的血,吃了他的肉!”千年停下脚步,恨恨说道,“嗜血太阴吗?那她正好合我的胃口呢!”

    “你…”倾舞一阵愕然,“复仇与杀戮并不能让你恢复平静,你根本不明白!”

    “说的你好像很明白一样,”千年反问道,“那么我问你,你杀过人吗?”

    “那是,我的‘罪’…”倾舞海蓝色的漂亮瞳仁内此时一片氤氲,“我早晚要为那些自己无法拯救的冤魂赎罪!但是现在,”说着,她不由分说的拉起千年的手,“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异纪元1719年,大术法时代87年,8月10日。异玄九洲,千古雪域,凛雪城城主府。

    “太,太阴?”走进城主府大堂的第一脚,李爵夫人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你怎么在这里?”

    “看你这惊讶的表情,”太阴诡异地笑着,她缓缓托起李爵夫人漂亮的脸蛋,“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我美丽的女徒弟吗?”

    “这么说,不是女皇召见,而是你在找我了?”李爵夫人转头脱离了太阴的控制,“在你逼着我杀死我的第一个孩子之时,我们就已经断绝师徒关系了!”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这么说还真是伤师傅的心呀!”

    “少说废话,你找我究竟要干什么?”只觉得一颗心都被提了起来,恶心感一阵强似一阵,李爵夫人不禁强自稳定心神,她暗自调动体内术力,“如果是为了叙旧,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不,你错了,你还欠我一件事!”太阴转过头去,满是阴气的眼神透露出她嗜血的本能,“我要你,回到家后…”

    昏暗的房间,面前巨大的千里镜,看着这些,千年不禁奇怪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带你来寻找真相!”倾舞回道,“我在太阴身上撤了一些追踪用的药粉,而这正是我们神医馆用于追踪的千里镜,接下来她所做的一切我们都可以看到!”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不相信,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坏人!”倾舞认真地看着千年的双眼,她甜甜地笑了起来,“你只是还没有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善而已!等你真正了解了自己之后,你就一定不会拜太阴为师的!”

    千年呆呆的看着倾舞,一时竟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两人面前的千里镜中忽然闪出了一个正欢快奔跑着的小男孩…

    小男孩推开家门,正大声说着什么,但突然却停了下来,“父…”不解的他轻轻擦拭了一下脸上所溅的什么,“这是…”他低头看向自己擦拭过后的手掌,紧接着,头顶忽传来扑哧,扑哧的,犹如喷泉喷出水时的那种巨大的声音以及那喷溅而出的鲜红滚烫的液体,那液体喷溅到小男孩的脸上,喷溅到他摊开的手掌之上,喷溅到他的全身上下…

    咕咚,一声沉重的闷响以及一阵圆物滚动的声音后,小男孩震惊地一寸一寸低下头去,终于,他的眼中映出了掉在地上的,是他父亲还在微笑着的――头颅。

    而还在站立着的,逆光的无头父亲的背后,是母亲面无表情的挥剑,以及立于阴影处的那妖艳女人的诡笑…

    “呕!”被千里镜中所呈现的血腥场面强烈刺激到的千年立刻离开镜前,他爬在一旁的桌上干咳起来。

    “你还好吧!”倾舞虽也感到十分痛苦,但她强忍着内心的不适,为千年拍着背。

    千年又用力咳了几下后,他无声的再次转头看向千里镜中的太阴,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应该看不见他们的太阴,竟抬起头,锋利的目光好似透过千里镜直接看到了千年与倾舞二人,她嘴角勾起,诡笑出声,“准备好拜师了吗?可爱的小东西…”
    第十八章  倾殇千年

    往事不堪终已逝,回首岁月已千年。

    ――倾殇千年

    异纪元1719年,大术法时代87年,8月3日。异玄九洲,龙秦之地,逆麟城,龙氏王族封地。

    空旷的大堂中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父上,您真的决定要加入保皇派吗?”刚满5岁的千年一把推开父亲房间的大门,小小年纪的他却显露出一副不符合年龄的愤怒与不甘,他愤愤的对父亲问道,“难道,难道圣尊女皇灭我符龙国这样的耻辱你都可以忍受吗?”

    “孩子,”龙爵微笑着俯下身去,“上一辈的恩怨,都已成为往事,还活着的我们难道不应该向前看吗?”

    “推翻女皇,光复我符国龙才是我们应该向前看的目标!”小大人般的千年一本正经的说着。

    “住口!”

    千年有些胆怯的看着忽然大发雷霆的父亲。“都是谁教你说的这些话?就凭这些,我就完全有理由加入保皇派。”龙爵狠狠地按住儿子的双肩,看着千年的双眼一字一句,“千年,符龙国被灭,并不只是因为圣之王女所发动的圣迹之战,现在我要告诉你的真相是。符龙国的最后一任国主是个残酷的暴君。所以你要记住,一个被外人侵略的国家,总有一天会站起来,但一个自内部便爆发了纷争的国家,却迟早面临真正的灭亡。相比之下,圣尊女皇在战争结束之后,厉精图治,现如今的【异玄】一派升平,这足以说明,她是一个称职的王者。那么千年,你告诉我,你真的忍心再次打破这和平安宁的世界吗?其实放下仇恨往往比记住仇恨再加困难,但父上相信,你是可以做到的,对吗?”

    “啊!”千年抱着头自床上弹坐而起,“父上!”冰蓝色的双眸茫然四顾,周遭古色古香的陌生环境让他不由发怔,“嘶!”忽然他冷吸了一口气,好痛!他拉开盖在腿上的被子,只见自己的整条左腿都被白色的绑带绑住,此时竟是一动都不能动了,怎么会这样?父上,脑中在飞速回想着,他逐渐缩倦起身子,对了,父上,已经不在了…犹如一只无助的幼兽,千年深深地垂下头,全身瑟瑟发抖,父上,被那个黑衣刺客,于自己眼前杀死了…

    “父上,不…”

    满眼鲜红的火焰充斥在千年冰蓝色的眼眸里…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父上?”

    手起刀落,绽放开来的鲜血溅了满身…

    “你既然可以救我,为什么不救我父上?你要带我去哪?父上,父上――”

    倒在地上的,父上逐渐缩小的身影,伸出的双手…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能发出无助的哭喊,为什么我没有能力保护父上?

    为什么,我会怕…

    放下仇恨往往比记住仇恨再加困难,但父上相信,你是可以做到的!

    您曾这样说过吧,父上,但是我却一点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而我也,不想做到!

    “龙少主…”一个声音忽自耳边传来,惊醒了陷入回忆之中的千年,他猛地推开那人,“别过来!”

    “好,好,我不过去,但你要小心呀,你的腿还…”被推开的人不怒不恼,反而很关切地说着。

    是谁?半晌后,千年这才缓缓向那人看去,“你是谁?这里又是哪?对了!”千年突然惊恐地问道,“我母上和妹妹呢?她们在哪?她们都没事吧!”

    “你放心好了,龙爵夫人和龙小姐她们都没事。”与千年年龄相仿,有着一头漂亮的蓝发,和一双海蓝宝石般双眸的小女孩甜美地笑了起来,“而这里是异玄九洲,今新水域的麒麟城神医馆内。我叫云倾舞。”

    “我要见她们,现在就要!”不顾倾舞的话,千年挣扎着就要下床,可当伤腿一触地之时,他不禁又吸一口冷气。

    “你别这样,好,好,我扶你去看她们就是了!”无奈之下,倾舞只得搀扶着千年走出了房门。

    “求求你了大人,带我去见女皇吧!”西厢房内,龙爵夫人此时正神情激动的拉着一人苦苦恳求,“我发誓,我真的看清了,那个龙形图腾,正是他们斗龙坛的标志呀…而那个杀害了我丈夫的人,就是他们斗龙坛的坛主杨笑鸿!”

    “可你空口无凭,根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是杨笑鸿干的!”

    “女皇既然让你来救我们,那她就一定会为我们龙氏王族做主的!”龙爵夫人说着竟双眼泪流,激动地跪在了地上,“求求你,就带我去见女皇陛下吧!”

    “母上大人,真的是杨笑鸿杀的父上吗?”

    “千,千年,”看到自己小小的儿子,龙爵夫人不禁再次痛哭出声,“我的孩子,你终于醒了!”

    “母上!”千年挣开倾舞的搀扶,他奋力地走上前去,再次发问着,“真的是,杨笑鸿杀的父上吗?”

    “千年…”龙爵夫人捂着嘴不断地摇着头,痛楚的感觉已让她完全失去了发声的能力,她就只是哭着,不断地哭着。

    “是你救了我们?”千年转而看向那人。

    “没错!”女人摆动着腰肢,“就是我,女皇座下,紫薇御史,太阴!”

    千年点了点头,接着他一语惊震众人,“那你帮我杀了斗龙坛坛主杨笑鸿吧!”

    “什么?”太阴惊讶地瞪着千年,接着她柔婉的一笑,“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杀气竟如此之重!呵呵,我喜欢!”

    “那你是答应了?”

    “除非,你拜我为师,彻底解放心中‘恶’的一面!”

    “我答应你!”

    “为什么要答应她?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小小的倾舞加快脚步,追上前面快步的千年,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焦虑,“你难道不知道她的称号‘嗜血太阴’吗?”

    “那又怎样?我正狠不得喝了杨笑鸿的血,吃了他的肉!”千年停下脚步,恨恨说道,“嗜血太阴吗?那她正好合我的胃口呢!”

    “你…”倾舞一阵愕然,“复仇与杀戮并不能让你恢复平静,你根本不明白!”

    “说的你好像很明白一样,”千年反问道,“那么我问你,你杀过人吗?”

    “那是,我的‘罪’…”倾舞海蓝色的漂亮瞳仁内此时一片氤氲,“我早晚要为那些自己无法拯救的冤魂赎罪!但是现在,”说着,她不由分说的拉起千年的手,“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异纪元1719年,大术法时代87年,8月10日。异玄九洲,千古雪域,凛雪城城主府。

    “太,太阴?”走进城主府大堂的第一脚,李爵夫人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你怎么在这里?”

    “看你这惊讶的表情,”太阴诡异地笑着,她缓缓托起李爵夫人漂亮的脸蛋,“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我美丽的女徒弟吗?”

    “这么说,不是女皇召见,而是你在找我了?”李爵夫人转头脱离了太阴的控制,“在你逼着我杀死我的第一个孩子之时,我们就已经断绝师徒关系了!”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这么说还真是伤师傅的心呀!”

    “少说废话,你找我究竟要干什么?”只觉得一颗心都被提了起来,恶心感一阵强似一阵,李爵夫人不禁强自稳定心神,她暗自调动体内术力,“如果是为了叙旧,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不,你错了,你还欠我一件事!”太阴转过头去,满是阴气的眼神透露出她嗜血的本能,“我要你,回到家后…”

    昏暗的房间,面前巨大的千里镜,看着这些,千年不禁奇怪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带你来寻找真相!”倾舞回道,“我在太阴身上撤了一些追踪用的药粉,而这正是我们神医馆用于追踪的千里镜,接下来她所做的一切我们都可以看到!”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不相信,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坏人!”倾舞认真地看着千年的双眼,她甜甜地笑了起来,“你只是还没有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善而已!等你真正了解了自己之后,你就一定不会拜太阴为师的!”

    千年呆呆的看着倾舞,一时竟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两人面前的千里镜中忽然闪出了一个正欢快奔跑着的小男孩…

    小男孩推开家门,正大声说着什么,但突然却停了下来,“父…”不解的他轻轻擦拭了一下脸上所溅的什么,“这是…”他低头看向自己擦拭过后的手掌,紧接着,头顶忽传来扑哧,扑哧的,犹如喷泉喷出水时的那种巨大的声音以及那喷溅而出的鲜红滚烫的液体,那液体喷溅到小男孩的脸上,喷溅到他摊开的手掌之上,喷溅到他的全身上下…

    咕咚,一声沉重的闷响以及一阵圆物滚动的声音后,小男孩震惊地一寸一寸低下头去,终于,他的眼中映出了掉在地上的,是他父亲还在微笑着的――头颅。

    而还在站立着的,逆光的无头父亲的背后,是母亲面无表情的挥剑,以及立于阴影处的那妖艳女人的诡笑…

    “呕!”被千里镜中所呈现的血腥场面强烈刺激到的千年立刻离开镜前,他爬在一旁的桌上干咳起来。

    “你还好吧!”倾舞虽也感到十分痛苦,但她强忍着内心的不适,为千年拍着背。

    千年又用力咳了几下后,他无声的再次转头看向千里镜中的太阴,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应该看不见他们的太阴,竟抬起头,锋利的目光好似透过千里镜直接看到了千年与倾舞二人,她嘴角勾起,诡笑出声,“准备好拜师了吗?可爱的小东西…”
    第十八章  倾殇千年

    往事不堪终已逝,回首岁月已千年。

    ――倾殇千年

    异纪元1719年,大术法时代87年,8月3日。异玄九洲,龙秦之地,逆麟城,龙氏王族封地。

    空旷的大堂中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父上,您真的决定要加入保皇派吗?”刚满5岁的千年一把推开父亲房间的大门,小小年纪的他却显露出一副不符合年龄的愤怒与不甘,他愤愤的对父亲问道,“难道,难道圣尊女皇灭我符龙国这样的耻辱你都可以忍受吗?”

    “孩子,”龙爵微笑着俯下身去,“上一辈的恩怨,都已成为往事,还活着的我们难道不应该向前看吗?”

    “推翻女皇,光复我符国龙才是我们应该向前看的目标!”小大人般的千年一本正经的说着。

    “住口!”

    千年有些胆怯的看着忽然大发雷霆的父亲。“都是谁教你说的这些话?就凭这些,我就完全有理由加入保皇派。”龙爵狠狠地按住儿子的双肩,看着千年的双眼一字一句,“千年,符龙国被灭,并不只是因为圣之王女所发动的圣迹之战,现在我要告诉你的真相是。符龙国的最后一任国主是个残酷的暴君。所以你要记住,一个被外人侵略的国家,总有一天会站起来,但一个自内部便爆发了纷争的国家,却迟早面临真正的灭亡。相比之下,圣尊女皇在战争结束之后,厉精图治,现如今的【异玄】一派升平,这足以说明,她是一个称职的王者。那么千年,你告诉我,你真的忍心再次打破这和平安宁的世界吗?其实放下仇恨往往比记住仇恨再加困难,但父上相信,你是可以做到的,对吗?”

    “啊!”千年抱着头自床上弹坐而起,“父上!”冰蓝色的双眸茫然四顾,周遭古色古香的陌生环境让他不由发怔,“嘶!”忽然他冷吸了一口气,好痛!他拉开盖在腿上的被子,只见自己的整条左腿都被白色的绑带绑住,此时竟是一动都不能动了,怎么会这样?父上,脑中在飞速回想着,他逐渐缩倦起身子,对了,父上,已经不在了…犹如一只无助的幼兽,千年深深地垂下头,全身瑟瑟发抖,父上,被那个黑衣刺客,于自己眼前杀死了…

    “父上,不…”

    满眼鲜红的火焰充斥在千年冰蓝色的眼眸里…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父上?”

    手起刀落,绽放开来的鲜血溅了满身…

    “你既然可以救我,为什么不救我父上?你要带我去哪?父上,父上――”

    倒在地上的,父上逐渐缩小的身影,伸出的双手…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能发出无助的哭喊,为什么我没有能力保护父上?

    为什么,我会怕…

    放下仇恨往往比记住仇恨再加困难,但父上相信,你是可以做到的!

    您曾这样说过吧,父上,但是我却一点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而我也,不想做到!

    “龙少主…”一个声音忽自耳边传来,惊醒了陷入回忆之中的千年,他猛地推开那人,“别过来!”

    “好,好,我不过去,但你要小心呀,你的腿还…”被推开的人不怒不恼,反而很关切地说着。

    是谁?半晌后,千年这才缓缓向那人看去,“你是谁?这里又是哪?对了!”千年突然惊恐地问道,“我母上和妹妹呢?她们在哪?她们都没事吧!”

    “你放心好了,龙爵夫人和龙小姐她们都没事。”与千年年龄相仿,有着一头漂亮的蓝发,和一双海蓝宝石般双眸的小女孩甜美地笑了起来,“而这里是异玄九洲,今新水域的麒麟城神医馆内。我叫云倾舞。”

    “我要见她们,现在就要!”不顾倾舞的话,千年挣扎着就要下床,可当伤腿一触地之时,他不禁又吸一口冷气。

    “你别这样,好,好,我扶你去看她们就是了!”无奈之下,倾舞只得搀扶着千年走出了房门。

    “求求你了大人,带我去见女皇吧!”西厢房内,龙爵夫人此时正神情激动的拉着一人苦苦恳求,“我发誓,我真的看清了,那个龙形图腾,正是他们斗龙坛的标志呀…而那个杀害了我丈夫的人,就是他们斗龙坛的坛主杨笑鸿!”

    “可你空口无凭,根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是杨笑鸿干的!”

    “女皇既然让你来救我们,那她就一定会为我们龙氏王族做主的!”龙爵夫人说着竟双眼泪流,激动地跪在了地上,“求求你,就带我去见女皇陛下吧!”

    “母上大人,真的是杨笑鸿杀的父上吗?”

    “千,千年,”看到自己小小的儿子,龙爵夫人不禁再次痛哭出声,“我的孩子,你终于醒了!”

    “母上!”千年挣开倾舞的搀扶,他奋力地走上前去,再次发问着,“真的是,杨笑鸿杀的父上吗?”

    “千年…”龙爵夫人捂着嘴不断地摇着头,痛楚的感觉已让她完全失去了发声的能力,她就只是哭着,不断地哭着。

    “是你救了我们?”千年转而看向那人。

    “没错!”女人摆动着腰肢,“就是我,女皇座下,紫薇御史,太阴!”

    千年点了点头,接着他一语惊震众人,“那你帮我杀了斗龙坛坛主杨笑鸿吧!”

    “什么?”太阴惊讶地瞪着千年,接着她柔婉的一笑,“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杀气竟如此之重!呵呵,我喜欢!”

    “那你是答应了?”

    “除非,你拜我为师,彻底解放心中‘恶’的一面!”

    “我答应你!”

    “为什么要答应她?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小小的倾舞加快脚步,追上前面快步的千年,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焦虑,“你难道不知道她的称号‘嗜血太阴’吗?”

    “那又怎样?我正狠不得喝了杨笑鸿的血,吃了他的肉!”千年停下脚步,恨恨说道,“嗜血太阴吗?那她正好合我的胃口呢!”

    “你…”倾舞一阵愕然,“复仇与杀戮并不能让你恢复平静,你根本不明白!”

    “说的你好像很明白一样,”千年反问道,“那么我问你,你杀过人吗?”

    “那是,我的‘罪’…”倾舞海蓝色的漂亮瞳仁内此时一片氤氲,“我早晚要为那些自己无法拯救的冤魂赎罪!但是现在,”说着,她不由分说的拉起千年的手,“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异纪元1719年,大术法时代87年,8月10日。异玄九洲,千古雪域,凛雪城城主府。

    “太,太阴?”走进城主府大堂的第一脚,李爵夫人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你怎么在这里?”

    “看你这惊讶的表情,”太阴诡异地笑着,她缓缓托起李爵夫人漂亮的脸蛋,“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我美丽的女徒弟吗?”

    “这么说,不是女皇召见,而是你在找我了?”李爵夫人转头脱离了太阴的控制,“在你逼着我杀死我的第一个孩子之时,我们就已经断绝师徒关系了!”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这么说还真是伤师傅的心呀!”

    “少说废话,你找我究竟要干什么?”只觉得一颗心都被提了起来,恶心感一阵强似一阵,李爵夫人不禁强自稳定心神,她暗自调动体内术力,“如果是为了叙旧,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不,你错了,你还欠我一件事!”太阴转过头去,满是阴气的眼神透露出她嗜血的本能,“我要你,回到家后…”

    昏暗的房间,面前巨大的千里镜,看着这些,千年不禁奇怪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带你来寻找真相!”倾舞回道,“我在太阴身上撤了一些追踪用的药粉,而这正是我们神医馆用于追踪的千里镜,接下来她所做的一切我们都可以看到!”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不相信,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坏人!”倾舞认真地看着千年的双眼,她甜甜地笑了起来,“你只是还没有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善而已!等你真正了解了自己之后,你就一定不会拜太阴为师的!”

    千年呆呆的看着倾舞,一时竟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两人面前的千里镜中忽然闪出了一个正欢快奔跑着的小男孩…

    小男孩推开家门,正大声说着什么,但突然却停了下来,“父…”不解的他轻轻擦拭了一下脸上所溅的什么,“这是…”他低头看向自己擦拭过后的手掌,紧接着,头顶忽传来扑哧,扑哧的,犹如喷泉喷出水时的那种巨大的声音以及那喷溅而出的鲜红滚烫的液体,那液体喷溅到小男孩的脸上,喷溅到他摊开的手掌之上,喷溅到他的全身上下…

    咕咚,一声沉重的闷响以及一阵圆物滚动的声音后,小男孩震惊地一寸一寸低下头去,终于,他的眼中映出了掉在地上的,是他父亲还在微笑着的――头颅。

    而还在站立着的,逆光的无头父亲的背后,是母亲面无表情的挥剑,以及立于阴影处的那妖艳女人的诡笑…

    “呕!”被千里镜中所呈现的血腥场面强烈刺激到的千年立刻离开镜前,他爬在一旁的桌上干咳起来。

    “你还好吧!”倾舞虽也感到十分痛苦,但她强忍着内心的不适,为千年拍着背。

    千年又用力咳了几下后,他无声的再次转头看向千里镜中的太阴,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应该看不见他们的太阴,竟抬起头,锋利的目光好似透过千里镜直接看到了千年与倾舞二人,她嘴角勾起,诡笑出声,“准备好拜师了吗?可爱的小东西…”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