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苦中作乐的那段岁月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09  更新时间:17-05-10 08: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面对金琳琳端上来的,亲手下厨做的菜,大家的热情度还是很高的。

    结果每人吃了一口,就再也不说话了。

    金琳琳这么糟糕的厨艺眼看生死存亡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还好结识了一位厨艺精湛的大姐姐。

    据说这位姐姐胖胖的,经常多在厨房里自己一个人忙来忙去的,不多时便会端一盘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出来。

    看到金琳琳做菜的手法如此不堪,便笑了,亲切地对金琳琳说:

    “不要担心,以后我慢慢教你就是啦。有我在饿不着你的。”

    于是,金琳琳跟着这位姐姐,三天两头的鸡翅鸭脖,火腿烤肉,

    让金林林这吃货苦中作乐,乐得喜滋滋的。

    而且,还偷偷地学了几手。

    吃的问题就算解决了,那么吃多了避免不了拉。

    说到这个拉,就不得不说说他们宿舍里的马桶。

    似乎自从安装上以后,便没有人认真的清理过了,那脏的叫一个要命。

    用句金林林的话:

    “每次嘘嘘,我都是厥在坐便上面,懂吗?我真不敢坐上去,太脏了!”

    “那你要拉臭臭怎么办?”

    白歌问。

    “如果是大便的话,我就提前钻进卫生间,抱一整卷卫生纸,左蹭右蹭,把整个坐便的上沿蹭个干净在坐上去。”

    所以每次上完厕所,整个人并没有轻松加愉快的感觉,而是如同刚跑完马拉松一样的腰膝酸软,虚脱了一样。

    说到卫生间里的物什,那就要提一下那宿舍里仅有一台历史悠久,陈年不曾修理过的破旧的洗衣机。

    众员工们每次洗衣不分彼此,不分内衣外衣袜子内内罩罩,能扔进去的,全扔进去。

    一按按钮,整个世界都干净了。

    那熬粥一样的场景叫金林林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OhmyGod!我的小心脏啊,吓死宝宝了。”

    不过,我想说的重点却不是这些,重点是金林林那些高档的化妆品洗漱用品,怎么就用的那么快?

    玉兰油1L的沐浴露,妮维雅150ml的洗面奶,曼秀雷敦50ml的护手霜,海飞丝750ml的洗发水,美宝莲30ml的遮瑕霜,卡姿兰眼线笔……所有的一切都消耗的太快了。

    纳闷了好几天后,神经大条的金林林开始严密观察,赫然发现,她的东西,已经在默默地被公用了。

    卫生间的淋浴间里,放着金琳琳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公用。

    洗手盆上,放着金琳琳的香皂,公用。

    洗衣机的旁边,放着金琳琳的洗衣液,公用。

    梳妆台上,放着金琳琳的化妆品,公用。

    就连厨房的洗碗池子边上也放着金琳琳的洗涤剂,公用。

    看到这样的场景,金林林眨了眨眼睛,没说什么。

    好吧,可能是作为一个独生子女太缺乏与人分享的性情和情趣了。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偷偷滴把自己的洗发水全都挤在一个矿泉水瓶子里。

    然后,把一大瓶洗涤剂全都挤进了洗发水的空瓶里去。

    再把洗衣液整个倒进了洗涤剂的空瓶子里。

    接下来,把矿泉水瓶里的洗发水,全都倒进洗衣液的瓶子里。

    然后,原封不动,把所有瓶子全都放回原地,若无其事地工作去。

    就在某天,金林林下班回来,一眼便看见了,被强力扔在墙角的洗发水瓶子,那瓶子外表上全是泡沫。

    很显然,有人以为那是洗发水,拿来用了。

    真的挤到头上,用了才发现,那是洗涤剂!

    于是,瓶子就被强力扔在墙角了……

    于是,就这瓶子,金林林一直保留着,作纪念。

    走到哪里带到哪里,以此纪念她那几个月的非人经历。

    鹅肚子里的最底下,还有一个破了皮的棕红色学生证。

    学生证上面的照片被撕掉了,但是照片底下的名字还能看得见:

    杨栈。

    是个男生。

    ……

    就是这些东西杂七杂八地堆在里面,天长日久,也没有人去清理。

    一眼望去,内容丰富十足。

    再看大黄鹅的周边,挨着它就放了一个蒙牛酸奶八杯装的包装盒子。

    盒子里面放了一大把,学校各大餐厅批量供应的环保卫生的,包着塑料包装的竹制方便筷子。

    自从水凌玉提议说:“我们大家都拿着饭回寝室,围着坐在一起吃很有家的感觉”之后,大家便认真贯彻玉姐的思想,开始积极主动滴大批量从学校餐厅各大窗口拿取方便筷子,开始在寝室里存方便筷子,以方便大家在寝室里就餐,餐具随时随地能供应的上。

    这不,没多久,便攒了这么一大盒子。

    这一大把筷子的边上,还有一个康师傅小鸡炖蘑菇绿色包装方便面的口袋。

    从口袋的包装口一端,可以看得出,这个袋子里面插了一把不锈钢的筷子。

    这个就是水凌玉的御用餐具。

    她实在不喜欢学校餐厅批量分发的劣质竹节筷子。

    而且,她认为每次使用这种劣质竹节筷子的时候,都让她有种农民伯伯拿着竹棍子搅拌猪食的感觉。

    非常影响她的食欲,并且,不宜于她的食疗减肥大计。

    大黄鹅的另一边,贴着窗台立着几个大水杯和空着的汇源果粒橙饮料瓶,说起这个巨大的汇源果粒橙饮料瓶,温柔的白歌同学就要发飙骂娘了。

    “败家的寝室!无良校领导!我,来学校报到之前,你他喵的跟我说学校寝室都配有饮水机啊饮水机,我来了之后没找到饮水机你他喵的跟我说开学后会给安装,开学以后多久了你他喵的安装了吗?不给我安饮水机那么就别怪老娘给你他喵的桌子上摆饮料瓶子了!”

    基于这个原因,查寝的领导看到她这个巨大的瓶子,也多次欲言又止。

    显然底气不大充足。

    在桌子中间,还零散着三个塑料的大饭缸。

    还有几个未来得及丢进桌下垃圾桶的火腿肠皮,正随着窗边吹来的风,在桌面上百无聊赖地滚来滚去。

    这是窗边的大方桌。

    桌子两边,贴墙各放着两排上下铺的橘黄色小木床。

    寝室的标配。

    窗子左边这一排,挨着窗口的的下铺。

    床面上铺着橘黄色豆腐块格子的床单,皱皱的,显然是有人在这里躺过一阵子,又爬起来跑掉了。

    床头,淡蓝色的枕头上盖着柔软的粉色枕巾,粉色的枕巾上还粘了一根又黑又亮的长头发。

    枕头底下压着一床叠得整整齐齐的粉色棉被。

    被子靠墙那边,贴着墙塞了一个八只爪的蓝色卷毛小章鱼的毛绒玩具,是男朋友送的。

    贴墙挂了一副白色的纱质蚊帐。

    蚊帐被主人巧妙地挽成一个巨大的蝴蝶结,牢牢地贴在墙上。

    学生处的老师来检查的时候,曾经瞪着那个大蝴蝶结看了很久才走。

    在窗子附近的床尾,放了一个长绒毛的红心抱枕和一个大大的翘着尾巴,很别扭地被对折了塞在那里的绒毛海豚,都是男朋友送的。

    床边通向上铺的小梯子上,随意地搭了一条蓝色的毛巾,上面印了一只粉嫩嫩的Kitty猫。

    这个床的主人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囤积了一床的毛绒玩具!

    据说都是历任男友送的。

    就在床边的一个角上,贴有一个小标签,上面填写着床主人的名字:

    慕容越。

    慕容越,说起她,这个狐狸性格的女孩,大家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金林林会全身发抖,因为全寝室,慕容越最毒舌,金林林最二百五。

    并且作为金林林的闺蜜死党,慕容越对她的错误和毛病,一针见血从来都不嘴软。

    从来没有因为金琳琳跟她关系好而对金琳琳放过水。

    每次慕容越轻松的几句话便让金琳琳如历经满清十八大酷刑加身,身心俱损,五体投地,山呼万岁,不得不服。

    水凌玉会微笑,因为在整个寝室,只有慕容越这个大黑洞能够与她关了灯,互说心事,还不用担心秘密外漏。

    甚至曾经大方地把自己的前男友介绍给慕容越认识,后来也不了了之。

    颜宝儿会冷哼着甩头。

    因为颜宝儿知道,像慕容越这种在寝室装了半年柔弱娇女,要不是逼急了露了狐狸尾巴,还不知道大家到底要几年才能把她的真身看穿。心机很深沉,须得提防。

    白歌会傻笑,因为她只知道,寝室里最为搞笑的事情,便是听越儿数落琳琳。

    这是大家的快乐,简单而又美好。

    有人曾问:

    狐是什么?

    答曰:

    美丽的就像一场落下的雪堆砌而成;聪明的就像一个看不透的迷局;妩媚的如同勾引的鬼怪;狡黠的如同一只脱兔。

    是睿智的智者,是自由的精灵,是骥骜的生灵。

    妖娆且高贵,邪魅而优雅。

    一时间清觉冷艳,就会对所有的倾慕艳羡视而不见。

    一时间媚视烟行,就会招惹身边的男子踏足情孽,心甘情愿的深深沦陷。

    她们速来都以兴风作浪为顽皮的本职,也给别人制造麻烦和拿人来戏弄玩耍为无聊时的乐趣。

    更是有时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基本原则,与人泰然处之。

    也会素手一抬,造成一场翻云覆雨,且看水眸轻眯,轻易霍乱乾坤。

    无论何时都会奉行着我行我素的风格,也就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被世人称之为狐。

    而慕容越,便是如此这般的狐狸精。

    不折不扣的妖精一枚。

    
    面对金琳琳端上来的,亲手下厨做的菜,大家的热情度还是很高的。

    结果每人吃了一口,就再也不说话了。

    金琳琳这么糟糕的厨艺眼看生死存亡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还好结识了一位厨艺精湛的大姐姐。

    据说这位姐姐胖胖的,经常多在厨房里自己一个人忙来忙去的,不多时便会端一盘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出来。

    看到金琳琳做菜的手法如此不堪,便笑了,亲切地对金琳琳说:

    “不要担心,以后我慢慢教你就是啦。有我在饿不着你的。”

    于是,金琳琳跟着这位姐姐,三天两头的鸡翅鸭脖,火腿烤肉,

    让金林林这吃货苦中作乐,乐得喜滋滋的。

    而且,还偷偷地学了几手。

    吃的问题就算解决了,那么吃多了避免不了拉。

    说到这个拉,就不得不说说他们宿舍里的马桶。

    似乎自从安装上以后,便没有人认真的清理过了,那脏的叫一个要命。

    用句金林林的话:

    “每次嘘嘘,我都是厥在坐便上面,懂吗?我真不敢坐上去,太脏了!”

    “那你要拉臭臭怎么办?”

    白歌问。

    “如果是大便的话,我就提前钻进卫生间,抱一整卷卫生纸,左蹭右蹭,把整个坐便的上沿蹭个干净在坐上去。”

    所以每次上完厕所,整个人并没有轻松加愉快的感觉,而是如同刚跑完马拉松一样的腰膝酸软,虚脱了一样。

    说到卫生间里的物什,那就要提一下那宿舍里仅有一台历史悠久,陈年不曾修理过的破旧的洗衣机。

    众员工们每次洗衣不分彼此,不分内衣外衣袜子内内罩罩,能扔进去的,全扔进去。

    一按按钮,整个世界都干净了。

    那熬粥一样的场景叫金林林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OhmyGod!我的小心脏啊,吓死宝宝了。”

    不过,我想说的重点却不是这些,重点是金林林那些高档的化妆品洗漱用品,怎么就用的那么快?

    玉兰油1L的沐浴露,妮维雅150ml的洗面奶,曼秀雷敦50ml的护手霜,海飞丝750ml的洗发水,美宝莲30ml的遮瑕霜,卡姿兰眼线笔……所有的一切都消耗的太快了。

    纳闷了好几天后,神经大条的金林林开始严密观察,赫然发现,她的东西,已经在默默地被公用了。

    卫生间的淋浴间里,放着金琳琳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公用。

    洗手盆上,放着金琳琳的香皂,公用。

    洗衣机的旁边,放着金琳琳的洗衣液,公用。

    梳妆台上,放着金琳琳的化妆品,公用。

    就连厨房的洗碗池子边上也放着金琳琳的洗涤剂,公用。

    看到这样的场景,金林林眨了眨眼睛,没说什么。

    好吧,可能是作为一个独生子女太缺乏与人分享的性情和情趣了。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偷偷滴把自己的洗发水全都挤在一个矿泉水瓶子里。

    然后,把一大瓶洗涤剂全都挤进了洗发水的空瓶里去。

    再把洗衣液整个倒进了洗涤剂的空瓶子里。

    接下来,把矿泉水瓶里的洗发水,全都倒进洗衣液的瓶子里。

    然后,原封不动,把所有瓶子全都放回原地,若无其事地工作去。

    就在某天,金林林下班回来,一眼便看见了,被强力扔在墙角的洗发水瓶子,那瓶子外表上全是泡沫。

    很显然,有人以为那是洗发水,拿来用了。

    真的挤到头上,用了才发现,那是洗涤剂!

    于是,瓶子就被强力扔在墙角了……

    于是,就这瓶子,金林林一直保留着,作纪念。

    走到哪里带到哪里,以此纪念她那几个月的非人经历。

    鹅肚子里的最底下,还有一个破了皮的棕红色学生证。

    学生证上面的照片被撕掉了,但是照片底下的名字还能看得见:

    杨栈。

    是个男生。

    ……

    就是这些东西杂七杂八地堆在里面,天长日久,也没有人去清理。

    一眼望去,内容丰富十足。

    再看大黄鹅的周边,挨着它就放了一个蒙牛酸奶八杯装的包装盒子。

    盒子里面放了一大把,学校各大餐厅批量供应的环保卫生的,包着塑料包装的竹制方便筷子。

    自从水凌玉提议说:“我们大家都拿着饭回寝室,围着坐在一起吃很有家的感觉”之后,大家便认真贯彻玉姐的思想,开始积极主动滴大批量从学校餐厅各大窗口拿取方便筷子,开始在寝室里存方便筷子,以方便大家在寝室里就餐,餐具随时随地能供应的上。

    这不,没多久,便攒了这么一大盒子。

    这一大把筷子的边上,还有一个康师傅小鸡炖蘑菇绿色包装方便面的口袋。

    从口袋的包装口一端,可以看得出,这个袋子里面插了一把不锈钢的筷子。

    这个就是水凌玉的御用餐具。

    她实在不喜欢学校餐厅批量分发的劣质竹节筷子。

    而且,她认为每次使用这种劣质竹节筷子的时候,都让她有种农民伯伯拿着竹棍子搅拌猪食的感觉。

    非常影响她的食欲,并且,不宜于她的食疗减肥大计。

    大黄鹅的另一边,贴着窗台立着几个大水杯和空着的汇源果粒橙饮料瓶,说起这个巨大的汇源果粒橙饮料瓶,温柔的白歌同学就要发飙骂娘了。

    “败家的寝室!无良校领导!我,来学校报到之前,你他喵的跟我说学校寝室都配有饮水机啊饮水机,我来了之后没找到饮水机你他喵的跟我说开学后会给安装,开学以后多久了你他喵的安装了吗?不给我安饮水机那么就别怪老娘给你他喵的桌子上摆饮料瓶子了!”

    基于这个原因,查寝的领导看到她这个巨大的瓶子,也多次欲言又止。

    显然底气不大充足。

    在桌子中间,还零散着三个塑料的大饭缸。

    还有几个未来得及丢进桌下垃圾桶的火腿肠皮,正随着窗边吹来的风,在桌面上百无聊赖地滚来滚去。

    这是窗边的大方桌。

    桌子两边,贴墙各放着两排上下铺的橘黄色小木床。

    寝室的标配。

    窗子左边这一排,挨着窗口的的下铺。

    床面上铺着橘黄色豆腐块格子的床单,皱皱的,显然是有人在这里躺过一阵子,又爬起来跑掉了。

    床头,淡蓝色的枕头上盖着柔软的粉色枕巾,粉色的枕巾上还粘了一根又黑又亮的长头发。

    枕头底下压着一床叠得整整齐齐的粉色棉被。

    被子靠墙那边,贴着墙塞了一个八只爪的蓝色卷毛小章鱼的毛绒玩具,是男朋友送的。

    贴墙挂了一副白色的纱质蚊帐。

    蚊帐被主人巧妙地挽成一个巨大的蝴蝶结,牢牢地贴在墙上。

    学生处的老师来检查的时候,曾经瞪着那个大蝴蝶结看了很久才走。

    在窗子附近的床尾,放了一个长绒毛的红心抱枕和一个大大的翘着尾巴,很别扭地被对折了塞在那里的绒毛海豚,都是男朋友送的。

    床边通向上铺的小梯子上,随意地搭了一条蓝色的毛巾,上面印了一只粉嫩嫩的Kitty猫。

    这个床的主人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囤积了一床的毛绒玩具!

    据说都是历任男友送的。

    就在床边的一个角上,贴有一个小标签,上面填写着床主人的名字:

    慕容越。

    慕容越,说起她,这个狐狸性格的女孩,大家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金林林会全身发抖,因为全寝室,慕容越最毒舌,金林林最二百五。

    并且作为金林林的闺蜜死党,慕容越对她的错误和毛病,一针见血从来都不嘴软。

    从来没有因为金琳琳跟她关系好而对金琳琳放过水。

    每次慕容越轻松的几句话便让金琳琳如历经满清十八大酷刑加身,身心俱损,五体投地,山呼万岁,不得不服。

    水凌玉会微笑,因为在整个寝室,只有慕容越这个大黑洞能够与她关了灯,互说心事,还不用担心秘密外漏。

    甚至曾经大方地把自己的前男友介绍给慕容越认识,后来也不了了之。

    颜宝儿会冷哼着甩头。

    因为颜宝儿知道,像慕容越这种在寝室装了半年柔弱娇女,要不是逼急了露了狐狸尾巴,还不知道大家到底要几年才能把她的真身看穿。心机很深沉,须得提防。

    白歌会傻笑,因为她只知道,寝室里最为搞笑的事情,便是听越儿数落琳琳。

    这是大家的快乐,简单而又美好。

    有人曾问:

    狐是什么?

    答曰:

    美丽的就像一场落下的雪堆砌而成;聪明的就像一个看不透的迷局;妩媚的如同勾引的鬼怪;狡黠的如同一只脱兔。

    是睿智的智者,是自由的精灵,是骥骜的生灵。

    妖娆且高贵,邪魅而优雅。

    一时间清觉冷艳,就会对所有的倾慕艳羡视而不见。

    一时间媚视烟行,就会招惹身边的男子踏足情孽,心甘情愿的深深沦陷。

    她们速来都以兴风作浪为顽皮的本职,也给别人制造麻烦和拿人来戏弄玩耍为无聊时的乐趣。

    更是有时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基本原则,与人泰然处之。

    也会素手一抬,造成一场翻云覆雨,且看水眸轻眯,轻易霍乱乾坤。

    无论何时都会奉行着我行我素的风格,也就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被世人称之为狐。

    而慕容越,便是如此这般的狐狸精。

    不折不扣的妖精一枚。

    
    面对金琳琳端上来的,亲手下厨做的菜,大家的热情度还是很高的。

    结果每人吃了一口,就再也不说话了。

    金琳琳这么糟糕的厨艺眼看生死存亡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还好结识了一位厨艺精湛的大姐姐。

    据说这位姐姐胖胖的,经常多在厨房里自己一个人忙来忙去的,不多时便会端一盘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出来。

    看到金琳琳做菜的手法如此不堪,便笑了,亲切地对金琳琳说:

    “不要担心,以后我慢慢教你就是啦。有我在饿不着你的。”

    于是,金琳琳跟着这位姐姐,三天两头的鸡翅鸭脖,火腿烤肉,

    让金林林这吃货苦中作乐,乐得喜滋滋的。

    而且,还偷偷地学了几手。

    吃的问题就算解决了,那么吃多了避免不了拉。

    说到这个拉,就不得不说说他们宿舍里的马桶。

    似乎自从安装上以后,便没有人认真的清理过了,那脏的叫一个要命。

    用句金林林的话:

    “每次嘘嘘,我都是厥在坐便上面,懂吗?我真不敢坐上去,太脏了!”

    “那你要拉臭臭怎么办?”

    白歌问。

    “如果是大便的话,我就提前钻进卫生间,抱一整卷卫生纸,左蹭右蹭,把整个坐便的上沿蹭个干净在坐上去。”

    所以每次上完厕所,整个人并没有轻松加愉快的感觉,而是如同刚跑完马拉松一样的腰膝酸软,虚脱了一样。

    说到卫生间里的物什,那就要提一下那宿舍里仅有一台历史悠久,陈年不曾修理过的破旧的洗衣机。

    众员工们每次洗衣不分彼此,不分内衣外衣袜子内内罩罩,能扔进去的,全扔进去。

    一按按钮,整个世界都干净了。

    那熬粥一样的场景叫金林林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OhmyGod!我的小心脏啊,吓死宝宝了。”

    不过,我想说的重点却不是这些,重点是金林林那些高档的化妆品洗漱用品,怎么就用的那么快?

    玉兰油1L的沐浴露,妮维雅150ml的洗面奶,曼秀雷敦50ml的护手霜,海飞丝750ml的洗发水,美宝莲30ml的遮瑕霜,卡姿兰眼线笔……所有的一切都消耗的太快了。

    纳闷了好几天后,神经大条的金林林开始严密观察,赫然发现,她的东西,已经在默默地被公用了。

    卫生间的淋浴间里,放着金琳琳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公用。

    洗手盆上,放着金琳琳的香皂,公用。

    洗衣机的旁边,放着金琳琳的洗衣液,公用。

    梳妆台上,放着金琳琳的化妆品,公用。

    就连厨房的洗碗池子边上也放着金琳琳的洗涤剂,公用。

    看到这样的场景,金林林眨了眨眼睛,没说什么。

    好吧,可能是作为一个独生子女太缺乏与人分享的性情和情趣了。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偷偷滴把自己的洗发水全都挤在一个矿泉水瓶子里。

    然后,把一大瓶洗涤剂全都挤进了洗发水的空瓶里去。

    再把洗衣液整个倒进了洗涤剂的空瓶子里。

    接下来,把矿泉水瓶里的洗发水,全都倒进洗衣液的瓶子里。

    然后,原封不动,把所有瓶子全都放回原地,若无其事地工作去。

    就在某天,金林林下班回来,一眼便看见了,被强力扔在墙角的洗发水瓶子,那瓶子外表上全是泡沫。

    很显然,有人以为那是洗发水,拿来用了。

    真的挤到头上,用了才发现,那是洗涤剂!

    于是,瓶子就被强力扔在墙角了……

    于是,就这瓶子,金林林一直保留着,作纪念。

    走到哪里带到哪里,以此纪念她那几个月的非人经历。

    鹅肚子里的最底下,还有一个破了皮的棕红色学生证。

    学生证上面的照片被撕掉了,但是照片底下的名字还能看得见:

    杨栈。

    是个男生。

    ……

    就是这些东西杂七杂八地堆在里面,天长日久,也没有人去清理。

    一眼望去,内容丰富十足。

    再看大黄鹅的周边,挨着它就放了一个蒙牛酸奶八杯装的包装盒子。

    盒子里面放了一大把,学校各大餐厅批量供应的环保卫生的,包着塑料包装的竹制方便筷子。

    自从水凌玉提议说:“我们大家都拿着饭回寝室,围着坐在一起吃很有家的感觉”之后,大家便认真贯彻玉姐的思想,开始积极主动滴大批量从学校餐厅各大窗口拿取方便筷子,开始在寝室里存方便筷子,以方便大家在寝室里就餐,餐具随时随地能供应的上。

    这不,没多久,便攒了这么一大盒子。

    这一大把筷子的边上,还有一个康师傅小鸡炖蘑菇绿色包装方便面的口袋。

    从口袋的包装口一端,可以看得出,这个袋子里面插了一把不锈钢的筷子。

    这个就是水凌玉的御用餐具。

    她实在不喜欢学校餐厅批量分发的劣质竹节筷子。

    而且,她认为每次使用这种劣质竹节筷子的时候,都让她有种农民伯伯拿着竹棍子搅拌猪食的感觉。

    非常影响她的食欲,并且,不宜于她的食疗减肥大计。

    大黄鹅的另一边,贴着窗台立着几个大水杯和空着的汇源果粒橙饮料瓶,说起这个巨大的汇源果粒橙饮料瓶,温柔的白歌同学就要发飙骂娘了。

    “败家的寝室!无良校领导!我,来学校报到之前,你他喵的跟我说学校寝室都配有饮水机啊饮水机,我来了之后没找到饮水机你他喵的跟我说开学后会给安装,开学以后多久了你他喵的安装了吗?不给我安饮水机那么就别怪老娘给你他喵的桌子上摆饮料瓶子了!”

    基于这个原因,查寝的领导看到她这个巨大的瓶子,也多次欲言又止。

    显然底气不大充足。

    在桌子中间,还零散着三个塑料的大饭缸。

    还有几个未来得及丢进桌下垃圾桶的火腿肠皮,正随着窗边吹来的风,在桌面上百无聊赖地滚来滚去。

    这是窗边的大方桌。

    桌子两边,贴墙各放着两排上下铺的橘黄色小木床。

    寝室的标配。

    窗子左边这一排,挨着窗口的的下铺。

    床面上铺着橘黄色豆腐块格子的床单,皱皱的,显然是有人在这里躺过一阵子,又爬起来跑掉了。

    床头,淡蓝色的枕头上盖着柔软的粉色枕巾,粉色的枕巾上还粘了一根又黑又亮的长头发。

    枕头底下压着一床叠得整整齐齐的粉色棉被。

    被子靠墙那边,贴着墙塞了一个八只爪的蓝色卷毛小章鱼的毛绒玩具,是男朋友送的。

    贴墙挂了一副白色的纱质蚊帐。

    蚊帐被主人巧妙地挽成一个巨大的蝴蝶结,牢牢地贴在墙上。

    学生处的老师来检查的时候,曾经瞪着那个大蝴蝶结看了很久才走。

    在窗子附近的床尾,放了一个长绒毛的红心抱枕和一个大大的翘着尾巴,很别扭地被对折了塞在那里的绒毛海豚,都是男朋友送的。

    床边通向上铺的小梯子上,随意地搭了一条蓝色的毛巾,上面印了一只粉嫩嫩的Kitty猫。

    这个床的主人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囤积了一床的毛绒玩具!

    据说都是历任男友送的。

    就在床边的一个角上,贴有一个小标签,上面填写着床主人的名字:

    慕容越。

    慕容越,说起她,这个狐狸性格的女孩,大家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金林林会全身发抖,因为全寝室,慕容越最毒舌,金林林最二百五。

    并且作为金林林的闺蜜死党,慕容越对她的错误和毛病,一针见血从来都不嘴软。

    从来没有因为金琳琳跟她关系好而对金琳琳放过水。

    每次慕容越轻松的几句话便让金琳琳如历经满清十八大酷刑加身,身心俱损,五体投地,山呼万岁,不得不服。

    水凌玉会微笑,因为在整个寝室,只有慕容越这个大黑洞能够与她关了灯,互说心事,还不用担心秘密外漏。

    甚至曾经大方地把自己的前男友介绍给慕容越认识,后来也不了了之。

    颜宝儿会冷哼着甩头。

    因为颜宝儿知道,像慕容越这种在寝室装了半年柔弱娇女,要不是逼急了露了狐狸尾巴,还不知道大家到底要几年才能把她的真身看穿。心机很深沉,须得提防。

    白歌会傻笑,因为她只知道,寝室里最为搞笑的事情,便是听越儿数落琳琳。

    这是大家的快乐,简单而又美好。

    有人曾问:

    狐是什么?

    答曰:

    美丽的就像一场落下的雪堆砌而成;聪明的就像一个看不透的迷局;妩媚的如同勾引的鬼怪;狡黠的如同一只脱兔。

    是睿智的智者,是自由的精灵,是骥骜的生灵。

    妖娆且高贵,邪魅而优雅。

    一时间清觉冷艳,就会对所有的倾慕艳羡视而不见。

    一时间媚视烟行,就会招惹身边的男子踏足情孽,心甘情愿的深深沦陷。

    她们速来都以兴风作浪为顽皮的本职,也给别人制造麻烦和拿人来戏弄玩耍为无聊时的乐趣。

    更是有时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基本原则,与人泰然处之。

    也会素手一抬,造成一场翻云覆雨,且看水眸轻眯,轻易霍乱乾坤。

    无论何时都会奉行着我行我素的风格,也就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被世人称之为狐。

    而慕容越,便是如此这般的狐狸精。

    不折不扣的妖精一枚。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