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拜谒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17-05-10 20:3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闪回到烟波国的正殿前将俩牛车给抖出,动手卸车上的家当,一阵忙乱纷杂的脚步声向牛车涌了过来。我还以为是家里人也没有在意,一转身,我手里的家当便被一位我根本不认识的仁兄接了过去,这位仁兄脸上一片祥和:“陛下,您回来了?”

    “你是…你们……”我环顾着一张张陌生的笑脸,有男人也有女人,他们的笑容里分明带着讨好,从哪来的冒出这么多人?

    “陛下,我们听说你们回来了特来拜谒!”有一人对我躬身作揖,然后,手中捧出一精致的匣子送到我面前,“不成敬意,请笑纳!”

    这人一带头,其他的人也都在我面前递送大小匣子,口中都念道:“请陛下笑纳!”

    “不不!”我推却着,“你们收回去!你们有事找我?”

    “没事!就是来拜谒陛下!”这些人异口同声与我谦让着,“陛下,小小心意请收下!”

    没事来我家烦人做什么?

    我不再搭理这些人,扯着嗓子大喊:“大福,跑哪去了?帮忙!”

    一道流星从后山掠至,片刻,俩道身影落在了牛车上,是满头大汗的大福和钦原!

    “姐,你回来了?”

    大福眼疾手快地伸手从车中轻轻一探,拽出一只油光灿灿的烧鹅,一撕俩半,递了一半给钦原,俩人站在车上就啃起烧鹅,车下站着的一大帮人就仰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表演!

    我也不说话,等他们把半边鹅啃完了,才淡淡问道:“好吃吗?”

    “好吃!”大福意犹味尽地抹了抹嘴,“姐,叫我们来有事?”

    “哦,把车上的酒啊,肉啊,点心啊,都吃完!”我也拽出一只酱肘子,轻嗅了一下,“嗯――,大福,你闻闻香不香?”

    大福一把夺过肘子咬在嘴里拉着钦原跳下了车,嘴里含糊地问道:“东西搬哪里?”

    “你说呢!”我从车中抽出一把小木剑乱戳他的后背,“全都搬进你们肚子里!”

    “嗯!嗯!嗯!”

    无论怎样,大福口中的肘子就是没掉。钦原也从车中轻轻一探探出了一件女人红色的绣花肚兜,瞪大眼睛捧在手中发出惊呼:“姐,上面有钦原!”

    “去你的!”我一把夺过揣进怀里,“那是花鸭子!”

    大福又伸手探进了牛车,掏出一个非常华美的大盒子,轻轻一打开,彩光四溢,照亮了大福的眼睛:“姐,你瞧瞧!”

    我接过一看,里面放着一顶由缤纷的孔雀羽毛与金丝编织的花冠,上面的花朵与青草栩栩如生,珍珠在其中点缀扮作露珠!最大的一朵花中间的花蕊竟是一颗璀璨夺目的蓝宝石充当!

    着围观的人发出阵阵惊呼:“太美了!”

    大福眼尖:“姐,花冠下有一张条!”

    嗯,的确有张条!

    我轻轻抽出绢条,大福替我捧着盒子,问道:“写得什么?”

    绢条上的字遒劲又不失逸越:“忆林溪,感君故。亦风!”

    我暗自叹息,把条压到花冠下,盖上了盒盖子接过盒子,却发现精美的盒盖上有了大油手印,我急忙擦了擦,哪能擦得掉?

    我很懊恼,用盒子狠抵着大福:“看看,油印子!怎么办?嗯?”

    “那这上面有,那肚盖子也有!”大福让痛跑远了,“你不能穿了!”

    大福这一嚷,那些来拜谒的人窃笑不已。我的脸皮也挺厚的,只淡淡一笑道:“各位,你们先回去吧!你们也看见了,我家里什么都不缺!有能力的,我自然有适合的神职给你们!”

    “是!是!不打扰陛下了!”

    这些人纷纷将礼丢到了牛车上匆匆离去,我喊着喊着都没用。随意打开一盒子,里面压着一张条,留了名字!这些人啊!

    我让大福和钦原把吃的东西全搬进了厨房,家里用的物什搬进了大殿。家里的女人带着孩子都赶了过来,孩子们如欢腾的小野马奔向厨房,我让女人留在大殿中盘点分配各房所需物品。

    聿辙把她家的东西打成包裹后,用肘抵了抵我:“喂,给我准备了没有?”

    “你?”

    我看了她一眼,继续帮着霓把被褥打成一包裹,抱在怀中对霓笑道:“走,去你的房里铺好!”

    霓对我微呶了呶嘴,我会意,便问聿辙:“你会什么?”

    “我会……”聿辙眉头一皱,“你不是还没赐法力给我吗?”

    “不是法力的事!”我看了看如眉,“比如说,如眉会唱歌,我就让她管世上一切美妙动听的歌声!她自己也从此中修炼,明白了吗?”

    如眉欣喜若狂:“玉儿,你也给我一个神职了?”

    “嗯!免得无缺老瞧不起你!”

    如眉一把抱住了我狠狠地亲了我一口:“谢谢!”

    “啊,那要这么说,我也有法令可修了!”聿辙恍然道,“我会打鼓!”

    “嗯,那你就是雷神!”

    我回答了她,抱着被褥就往外走,我看到尹淇的影子在外晃了一下,我便快步走出了大殿。他一见我便拉住我:“姐,你就快点吧!我等得都快急死了!”

    我看了看渐暮色渐沉的天色:“吃过晚饭再走吧!”

    尹淇目光一流转,看到霓从大殿中走了出来,微愣了一下,上前给霓长身作揖:“妈妈,安好!”

    霓轻扶起他,微笑着打量着他:“尹淇,你好像又长高了!”

    我不由笑道:“妈妈,才隔了一夜尹淇就又长高了?”

    尹淇不自然地笑了笑,在我耳边道出了实情:“昨天大福接走了太阳,我在对面的军营同林溪军呆了一天。后来,太阳要回来,大福就把他送过来了!”

    哦!我略点头微斜眄:“原来,你……”

    “别原来了!”尹淇同我表情决无二样,“这样一来你让我传的话也没有告诉他们啊!要是说了的话,你现在不是挺…”

    “嗯!”我打断了他的话,“那个,你现在要不要去看看你老爹?”

    尹淇嘴角用力抿了一下,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去看看!”

    霓一听急忙把我怀中的被褥接了过去:“姑娘,你带尹淇去院中瞧瞧典!”

    我就依霓之言带着尹淇去了我的院子,典还在低头锄我院中的杂草,载希则凉凉地坐在树下缝着破旧的衣衫。

    典一抬头见是尹淇来了,父子俩视线一接,尹淇急步上前给典长身作揖:“父亲,安好!”

    典本不想理会他,但念头一顿他还是拄着锄头直起了腰身,轻扶起他:“家里的兄弟多照应点!”

    “是!”尹淇恭声应道。

    我则回屋找了一件衣衫,走到树下给背挺得僵直的载希披起:“走吧!带你去厨房!”

    “他…”载希漆黑的双眸直直地“瞪视”着尹淇,话到嘴边的恨意又强咽了下去,想怒指他的手指变成了紧攥的拳头,骨节处泛着青白!

    尹淇回避着又一次对典躬身拜道:“父亲,我是来接姐姐过去的,要做的事情很多!”

    “好!你们忙去吧!”

    典点头转身把锄头送到院中一角落就过来扶载希,对我略颌首:“你忙去吧!凝创神印时不要太急,要注意调息,不要太累了!”

    嗯!

    我也不知道是我在心里应的,还是从嗓子处答了声,总之,我是不习惯典以长辈的语重心长的口吻对我嘱咐,因为我始终记得他的身份!

    同尹淇刚一出院子,就见一个抛洒热泪的红毛男子,手上牵着一个红毛小子,怀中抱着一个小肉团,后背嘛…我们看到了一小撮毛绒绒红毛,这家伙居然有了三个娃!

    蒙若人还没到跟前,便把手中牵的俊秀小子一推:“拾得,快去叫人!”

    拾得是个很伶俐的小子,他跑到我们的跟前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口齿也明晰:“拾头拜见爷爷,拜见九叔,拜见姑姑,拜见…”

    拾得念此抬头望着载希,眼皮轻眨:“拜见大姑!”

    身后的典微笑着抬手:“拾得,起来吧!都长这么大了!”

    我扶起拾得摸着他柔软的红发对蒙若笑道:“蒙若,拾得很不错啊!”

    蒙若笑得如花一样绽放,走过来把怀中的红毛小肉团往我怀中一递:“也没备礼,送个孩子给你,笑纳!”

    我推了过去:“你太客气了!我可是俩袖清风的!”

    “不不!这礼你一定得收下!”他又推了过来,“瞧瞧,肉肉的,多可爱!”

    我又推了过去:“你来的目的我知道,不用说了!”

    “不不,孩子真的送给你!家里还有!”

    啊?

    “我的天啊!”我惊叹道,“蒙若,这俩百年,你是不是什么都没做,就…”

    “我哪知道霏霏儿那么能生?”蒙若又将肉团团递给尹淇,“要不九叔带一个?”

    尹淇也推了回去:“谁让你…我不要,拿走!”

    “那我给老爹带吧!”

    蒙若从我和尹淇身边走向典,我们看到他后背湿了一大片,孩子尿了!他尤不知,也许他已习惯这样香喷喷又凉嗖嗖的了!

    唉,他可是做极品胭脂的蒙若啊!

    
    我闪回到烟波国的正殿前将俩牛车给抖出,动手卸车上的家当,一阵忙乱纷杂的脚步声向牛车涌了过来。我还以为是家里人也没有在意,一转身,我手里的家当便被一位我根本不认识的仁兄接了过去,这位仁兄脸上一片祥和:“陛下,您回来了?”

    “你是…你们……”我环顾着一张张陌生的笑脸,有男人也有女人,他们的笑容里分明带着讨好,从哪来的冒出这么多人?

    “陛下,我们听说你们回来了特来拜谒!”有一人对我躬身作揖,然后,手中捧出一精致的匣子送到我面前,“不成敬意,请笑纳!”

    这人一带头,其他的人也都在我面前递送大小匣子,口中都念道:“请陛下笑纳!”

    “不不!”我推却着,“你们收回去!你们有事找我?”

    “没事!就是来拜谒陛下!”这些人异口同声与我谦让着,“陛下,小小心意请收下!”

    没事来我家烦人做什么?

    我不再搭理这些人,扯着嗓子大喊:“大福,跑哪去了?帮忙!”

    一道流星从后山掠至,片刻,俩道身影落在了牛车上,是满头大汗的大福和钦原!

    “姐,你回来了?”

    大福眼疾手快地伸手从车中轻轻一探,拽出一只油光灿灿的烧鹅,一撕俩半,递了一半给钦原,俩人站在车上就啃起烧鹅,车下站着的一大帮人就仰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表演!

    我也不说话,等他们把半边鹅啃完了,才淡淡问道:“好吃吗?”

    “好吃!”大福意犹味尽地抹了抹嘴,“姐,叫我们来有事?”

    “哦,把车上的酒啊,肉啊,点心啊,都吃完!”我也拽出一只酱肘子,轻嗅了一下,“嗯――,大福,你闻闻香不香?”

    大福一把夺过肘子咬在嘴里拉着钦原跳下了车,嘴里含糊地问道:“东西搬哪里?”

    “你说呢!”我从车中抽出一把小木剑乱戳他的后背,“全都搬进你们肚子里!”

    “嗯!嗯!嗯!”

    无论怎样,大福口中的肘子就是没掉。钦原也从车中轻轻一探探出了一件女人红色的绣花肚兜,瞪大眼睛捧在手中发出惊呼:“姐,上面有钦原!”

    “去你的!”我一把夺过揣进怀里,“那是花鸭子!”

    大福又伸手探进了牛车,掏出一个非常华美的大盒子,轻轻一打开,彩光四溢,照亮了大福的眼睛:“姐,你瞧瞧!”

    我接过一看,里面放着一顶由缤纷的孔雀羽毛与金丝编织的花冠,上面的花朵与青草栩栩如生,珍珠在其中点缀扮作露珠!最大的一朵花中间的花蕊竟是一颗璀璨夺目的蓝宝石充当!

    着围观的人发出阵阵惊呼:“太美了!”

    大福眼尖:“姐,花冠下有一张条!”

    嗯,的确有张条!

    我轻轻抽出绢条,大福替我捧着盒子,问道:“写得什么?”

    绢条上的字遒劲又不失逸越:“忆林溪,感君故。亦风!”

    我暗自叹息,把条压到花冠下,盖上了盒盖子接过盒子,却发现精美的盒盖上有了大油手印,我急忙擦了擦,哪能擦得掉?

    我很懊恼,用盒子狠抵着大福:“看看,油印子!怎么办?嗯?”

    “那这上面有,那肚盖子也有!”大福让痛跑远了,“你不能穿了!”

    大福这一嚷,那些来拜谒的人窃笑不已。我的脸皮也挺厚的,只淡淡一笑道:“各位,你们先回去吧!你们也看见了,我家里什么都不缺!有能力的,我自然有适合的神职给你们!”

    “是!是!不打扰陛下了!”

    这些人纷纷将礼丢到了牛车上匆匆离去,我喊着喊着都没用。随意打开一盒子,里面压着一张条,留了名字!这些人啊!

    我让大福和钦原把吃的东西全搬进了厨房,家里用的物什搬进了大殿。家里的女人带着孩子都赶了过来,孩子们如欢腾的小野马奔向厨房,我让女人留在大殿中盘点分配各房所需物品。

    聿辙把她家的东西打成包裹后,用肘抵了抵我:“喂,给我准备了没有?”

    “你?”

    我看了她一眼,继续帮着霓把被褥打成一包裹,抱在怀中对霓笑道:“走,去你的房里铺好!”

    霓对我微呶了呶嘴,我会意,便问聿辙:“你会什么?”

    “我会……”聿辙眉头一皱,“你不是还没赐法力给我吗?”

    “不是法力的事!”我看了看如眉,“比如说,如眉会唱歌,我就让她管世上一切美妙动听的歌声!她自己也从此中修炼,明白了吗?”

    如眉欣喜若狂:“玉儿,你也给我一个神职了?”

    “嗯!免得无缺老瞧不起你!”

    如眉一把抱住了我狠狠地亲了我一口:“谢谢!”

    “啊,那要这么说,我也有法令可修了!”聿辙恍然道,“我会打鼓!”

    “嗯,那你就是雷神!”

    我回答了她,抱着被褥就往外走,我看到尹淇的影子在外晃了一下,我便快步走出了大殿。他一见我便拉住我:“姐,你就快点吧!我等得都快急死了!”

    我看了看渐暮色渐沉的天色:“吃过晚饭再走吧!”

    尹淇目光一流转,看到霓从大殿中走了出来,微愣了一下,上前给霓长身作揖:“妈妈,安好!”

    霓轻扶起他,微笑着打量着他:“尹淇,你好像又长高了!”

    我不由笑道:“妈妈,才隔了一夜尹淇就又长高了?”

    尹淇不自然地笑了笑,在我耳边道出了实情:“昨天大福接走了太阳,我在对面的军营同林溪军呆了一天。后来,太阳要回来,大福就把他送过来了!”

    哦!我略点头微斜眄:“原来,你……”

    “别原来了!”尹淇同我表情决无二样,“这样一来你让我传的话也没有告诉他们啊!要是说了的话,你现在不是挺…”

    “嗯!”我打断了他的话,“那个,你现在要不要去看看你老爹?”

    尹淇嘴角用力抿了一下,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去看看!”

    霓一听急忙把我怀中的被褥接了过去:“姑娘,你带尹淇去院中瞧瞧典!”

    我就依霓之言带着尹淇去了我的院子,典还在低头锄我院中的杂草,载希则凉凉地坐在树下缝着破旧的衣衫。

    典一抬头见是尹淇来了,父子俩视线一接,尹淇急步上前给典长身作揖:“父亲,安好!”

    典本不想理会他,但念头一顿他还是拄着锄头直起了腰身,轻扶起他:“家里的兄弟多照应点!”

    “是!”尹淇恭声应道。

    我则回屋找了一件衣衫,走到树下给背挺得僵直的载希披起:“走吧!带你去厨房!”

    “他…”载希漆黑的双眸直直地“瞪视”着尹淇,话到嘴边的恨意又强咽了下去,想怒指他的手指变成了紧攥的拳头,骨节处泛着青白!

    尹淇回避着又一次对典躬身拜道:“父亲,我是来接姐姐过去的,要做的事情很多!”

    “好!你们忙去吧!”

    典点头转身把锄头送到院中一角落就过来扶载希,对我略颌首:“你忙去吧!凝创神印时不要太急,要注意调息,不要太累了!”

    嗯!

    我也不知道是我在心里应的,还是从嗓子处答了声,总之,我是不习惯典以长辈的语重心长的口吻对我嘱咐,因为我始终记得他的身份!

    同尹淇刚一出院子,就见一个抛洒热泪的红毛男子,手上牵着一个红毛小子,怀中抱着一个小肉团,后背嘛…我们看到了一小撮毛绒绒红毛,这家伙居然有了三个娃!

    蒙若人还没到跟前,便把手中牵的俊秀小子一推:“拾得,快去叫人!”

    拾得是个很伶俐的小子,他跑到我们的跟前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口齿也明晰:“拾头拜见爷爷,拜见九叔,拜见姑姑,拜见…”

    拾得念此抬头望着载希,眼皮轻眨:“拜见大姑!”

    身后的典微笑着抬手:“拾得,起来吧!都长这么大了!”

    我扶起拾得摸着他柔软的红发对蒙若笑道:“蒙若,拾得很不错啊!”

    蒙若笑得如花一样绽放,走过来把怀中的红毛小肉团往我怀中一递:“也没备礼,送个孩子给你,笑纳!”

    我推了过去:“你太客气了!我可是俩袖清风的!”

    “不不!这礼你一定得收下!”他又推了过来,“瞧瞧,肉肉的,多可爱!”

    我又推了过去:“你来的目的我知道,不用说了!”

    “不不,孩子真的送给你!家里还有!”

    啊?

    “我的天啊!”我惊叹道,“蒙若,这俩百年,你是不是什么都没做,就…”

    “我哪知道霏霏儿那么能生?”蒙若又将肉团团递给尹淇,“要不九叔带一个?”

    尹淇也推了回去:“谁让你…我不要,拿走!”

    “那我给老爹带吧!”

    蒙若从我和尹淇身边走向典,我们看到他后背湿了一大片,孩子尿了!他尤不知,也许他已习惯这样香喷喷又凉嗖嗖的了!

    唉,他可是做极品胭脂的蒙若啊!

    
    我闪回到烟波国的正殿前将俩牛车给抖出,动手卸车上的家当,一阵忙乱纷杂的脚步声向牛车涌了过来。我还以为是家里人也没有在意,一转身,我手里的家当便被一位我根本不认识的仁兄接了过去,这位仁兄脸上一片祥和:“陛下,您回来了?”

    “你是…你们……”我环顾着一张张陌生的笑脸,有男人也有女人,他们的笑容里分明带着讨好,从哪来的冒出这么多人?

    “陛下,我们听说你们回来了特来拜谒!”有一人对我躬身作揖,然后,手中捧出一精致的匣子送到我面前,“不成敬意,请笑纳!”

    这人一带头,其他的人也都在我面前递送大小匣子,口中都念道:“请陛下笑纳!”

    “不不!”我推却着,“你们收回去!你们有事找我?”

    “没事!就是来拜谒陛下!”这些人异口同声与我谦让着,“陛下,小小心意请收下!”

    没事来我家烦人做什么?

    我不再搭理这些人,扯着嗓子大喊:“大福,跑哪去了?帮忙!”

    一道流星从后山掠至,片刻,俩道身影落在了牛车上,是满头大汗的大福和钦原!

    “姐,你回来了?”

    大福眼疾手快地伸手从车中轻轻一探,拽出一只油光灿灿的烧鹅,一撕俩半,递了一半给钦原,俩人站在车上就啃起烧鹅,车下站着的一大帮人就仰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表演!

    我也不说话,等他们把半边鹅啃完了,才淡淡问道:“好吃吗?”

    “好吃!”大福意犹味尽地抹了抹嘴,“姐,叫我们来有事?”

    “哦,把车上的酒啊,肉啊,点心啊,都吃完!”我也拽出一只酱肘子,轻嗅了一下,“嗯――,大福,你闻闻香不香?”

    大福一把夺过肘子咬在嘴里拉着钦原跳下了车,嘴里含糊地问道:“东西搬哪里?”

    “你说呢!”我从车中抽出一把小木剑乱戳他的后背,“全都搬进你们肚子里!”

    “嗯!嗯!嗯!”

    无论怎样,大福口中的肘子就是没掉。钦原也从车中轻轻一探探出了一件女人红色的绣花肚兜,瞪大眼睛捧在手中发出惊呼:“姐,上面有钦原!”

    “去你的!”我一把夺过揣进怀里,“那是花鸭子!”

    大福又伸手探进了牛车,掏出一个非常华美的大盒子,轻轻一打开,彩光四溢,照亮了大福的眼睛:“姐,你瞧瞧!”

    我接过一看,里面放着一顶由缤纷的孔雀羽毛与金丝编织的花冠,上面的花朵与青草栩栩如生,珍珠在其中点缀扮作露珠!最大的一朵花中间的花蕊竟是一颗璀璨夺目的蓝宝石充当!

    着围观的人发出阵阵惊呼:“太美了!”

    大福眼尖:“姐,花冠下有一张条!”

    嗯,的确有张条!

    我轻轻抽出绢条,大福替我捧着盒子,问道:“写得什么?”

    绢条上的字遒劲又不失逸越:“忆林溪,感君故。亦风!”

    我暗自叹息,把条压到花冠下,盖上了盒盖子接过盒子,却发现精美的盒盖上有了大油手印,我急忙擦了擦,哪能擦得掉?

    我很懊恼,用盒子狠抵着大福:“看看,油印子!怎么办?嗯?”

    “那这上面有,那肚盖子也有!”大福让痛跑远了,“你不能穿了!”

    大福这一嚷,那些来拜谒的人窃笑不已。我的脸皮也挺厚的,只淡淡一笑道:“各位,你们先回去吧!你们也看见了,我家里什么都不缺!有能力的,我自然有适合的神职给你们!”

    “是!是!不打扰陛下了!”

    这些人纷纷将礼丢到了牛车上匆匆离去,我喊着喊着都没用。随意打开一盒子,里面压着一张条,留了名字!这些人啊!

    我让大福和钦原把吃的东西全搬进了厨房,家里用的物什搬进了大殿。家里的女人带着孩子都赶了过来,孩子们如欢腾的小野马奔向厨房,我让女人留在大殿中盘点分配各房所需物品。

    聿辙把她家的东西打成包裹后,用肘抵了抵我:“喂,给我准备了没有?”

    “你?”

    我看了她一眼,继续帮着霓把被褥打成一包裹,抱在怀中对霓笑道:“走,去你的房里铺好!”

    霓对我微呶了呶嘴,我会意,便问聿辙:“你会什么?”

    “我会……”聿辙眉头一皱,“你不是还没赐法力给我吗?”

    “不是法力的事!”我看了看如眉,“比如说,如眉会唱歌,我就让她管世上一切美妙动听的歌声!她自己也从此中修炼,明白了吗?”

    如眉欣喜若狂:“玉儿,你也给我一个神职了?”

    “嗯!免得无缺老瞧不起你!”

    如眉一把抱住了我狠狠地亲了我一口:“谢谢!”

    “啊,那要这么说,我也有法令可修了!”聿辙恍然道,“我会打鼓!”

    “嗯,那你就是雷神!”

    我回答了她,抱着被褥就往外走,我看到尹淇的影子在外晃了一下,我便快步走出了大殿。他一见我便拉住我:“姐,你就快点吧!我等得都快急死了!”

    我看了看渐暮色渐沉的天色:“吃过晚饭再走吧!”

    尹淇目光一流转,看到霓从大殿中走了出来,微愣了一下,上前给霓长身作揖:“妈妈,安好!”

    霓轻扶起他,微笑着打量着他:“尹淇,你好像又长高了!”

    我不由笑道:“妈妈,才隔了一夜尹淇就又长高了?”

    尹淇不自然地笑了笑,在我耳边道出了实情:“昨天大福接走了太阳,我在对面的军营同林溪军呆了一天。后来,太阳要回来,大福就把他送过来了!”

    哦!我略点头微斜眄:“原来,你……”

    “别原来了!”尹淇同我表情决无二样,“这样一来你让我传的话也没有告诉他们啊!要是说了的话,你现在不是挺…”

    “嗯!”我打断了他的话,“那个,你现在要不要去看看你老爹?”

    尹淇嘴角用力抿了一下,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去看看!”

    霓一听急忙把我怀中的被褥接了过去:“姑娘,你带尹淇去院中瞧瞧典!”

    我就依霓之言带着尹淇去了我的院子,典还在低头锄我院中的杂草,载希则凉凉地坐在树下缝着破旧的衣衫。

    典一抬头见是尹淇来了,父子俩视线一接,尹淇急步上前给典长身作揖:“父亲,安好!”

    典本不想理会他,但念头一顿他还是拄着锄头直起了腰身,轻扶起他:“家里的兄弟多照应点!”

    “是!”尹淇恭声应道。

    我则回屋找了一件衣衫,走到树下给背挺得僵直的载希披起:“走吧!带你去厨房!”

    “他…”载希漆黑的双眸直直地“瞪视”着尹淇,话到嘴边的恨意又强咽了下去,想怒指他的手指变成了紧攥的拳头,骨节处泛着青白!

    尹淇回避着又一次对典躬身拜道:“父亲,我是来接姐姐过去的,要做的事情很多!”

    “好!你们忙去吧!”

    典点头转身把锄头送到院中一角落就过来扶载希,对我略颌首:“你忙去吧!凝创神印时不要太急,要注意调息,不要太累了!”

    嗯!

    我也不知道是我在心里应的,还是从嗓子处答了声,总之,我是不习惯典以长辈的语重心长的口吻对我嘱咐,因为我始终记得他的身份!

    同尹淇刚一出院子,就见一个抛洒热泪的红毛男子,手上牵着一个红毛小子,怀中抱着一个小肉团,后背嘛…我们看到了一小撮毛绒绒红毛,这家伙居然有了三个娃!

    蒙若人还没到跟前,便把手中牵的俊秀小子一推:“拾得,快去叫人!”

    拾得是个很伶俐的小子,他跑到我们的跟前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口齿也明晰:“拾头拜见爷爷,拜见九叔,拜见姑姑,拜见…”

    拾得念此抬头望着载希,眼皮轻眨:“拜见大姑!”

    身后的典微笑着抬手:“拾得,起来吧!都长这么大了!”

    我扶起拾得摸着他柔软的红发对蒙若笑道:“蒙若,拾得很不错啊!”

    蒙若笑得如花一样绽放,走过来把怀中的红毛小肉团往我怀中一递:“也没备礼,送个孩子给你,笑纳!”

    我推了过去:“你太客气了!我可是俩袖清风的!”

    “不不!这礼你一定得收下!”他又推了过来,“瞧瞧,肉肉的,多可爱!”

    我又推了过去:“你来的目的我知道,不用说了!”

    “不不,孩子真的送给你!家里还有!”

    啊?

    “我的天啊!”我惊叹道,“蒙若,这俩百年,你是不是什么都没做,就…”

    “我哪知道霏霏儿那么能生?”蒙若又将肉团团递给尹淇,“要不九叔带一个?”

    尹淇也推了回去:“谁让你…我不要,拿走!”

    “那我给老爹带吧!”

    蒙若从我和尹淇身边走向典,我们看到他后背湿了一大片,孩子尿了!他尤不知,也许他已习惯这样香喷喷又凉嗖嗖的了!

    唉,他可是做极品胭脂的蒙若啊!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