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腊八宴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44  更新时间:17-05-08 21:5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弘晖似乎很满意自己被抱进了来人的怀里,高兴得直蹦  ,四阿哥根本抱不住,“啊、啊、啊”

    听见儿子啊啊的叫,四阿哥很期待,眼睛都亮了几分,这是要叫我了吗?

    弘晖似乎感觉到了四阿哥的期待,终于,“啊、阿、阿玛”

    四阿哥瞳孔倏地睁大,随即开心地笑了,守在门外的苏培盛听见四阿哥爽朗的笑声,有些惊讶,有多久没听见自家主子爷笑得这么开心了?只有在这如意苑,简侧福晋这儿才会看见这样的主子,这简侧福晋啊……

    晚上四阿哥自然是留宿在了如意苑,看着被奶嬷嬷抱下去而显得有些委屈的儿子,简素有些无奈,没办法,在这个家里,你老子最大啊……

    自从四阿哥留宿如意苑之后,四阿哥就恢复了日常的逛后院的行为。最先去的就是福晋那儿,然后去了李氏那里,李氏看四阿哥并没有忘记她,还会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去看望她,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去,只不过她却也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张扬了,反而是沉寂了下去。

    或许外人不知,但简素知道四阿哥是个念旧情的人,看李氏懂事了许多,再加上大格格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四阿哥也就没有再故意下李氏的脸面,李氏在府上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后来又去了武氏、宋氏那里,虽然只是略去坐坐,并没有留宿,但是也是告诉府上人一个风向,只要好好地,安分守己,总会有自己的好处。

    后院占大头的还是简素,但由于每日里四阿哥都会抽出时间去福晋处看看,倒也没传出什么宠妾灭妻的话来。

    时间一天天过着,很快就到了腊月27,康熙已经封笔了,毕竟是大过年的,再是勤政,也不可能过年还不休息。

    28日那天,简素一大早就起来了,今天是腊八节,由于福晋乌拉那拉氏身怀有孕,这府上的宴会就由简素来操办。

    锦绣园

    “给爷请安”乌拉那拉氏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搭在紫琴的手上,微微俯身,对着四阿哥行礼,

    “不是早就告诉过福晋么,请安礼就免了”四阿哥扶起乌拉那拉氏,有些无奈,这个福晋哪里都好,就是太重规矩,过于沉稳。

    “礼不可费,爷若是妾身身子真的大到不能行礼了,妾身再免去请安礼也不迟”乌拉那拉氏微扶着四阿哥到椅子上坐下。

    “今日,福晋着人请爷过来可是有事?”四阿哥有些疑惑,福晋向来是不轻易叨扰自己的,这次倒是因为什么?“可是孩子有何不好?”四阿哥有些紧张,

    “不是的,这次请爷过来,是因为腊八节府上宴会的事情”乌拉那拉氏接过紫棋手上的茶盏,递到四阿哥手中,

    “腊八?可是有何不妥?”

    “回禀爷,是这样的,妾身毕竟怀着孩子,将近年关,府上事情多繁,妾身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乌拉那拉氏眉间添上一抹愁色,微微皱起,“所以妾身私心里想着,是不是让府上妹妹们搭把手”

    “哦?是这事……”四阿哥手指轻敲桌面,福晋说的也不无道理,腊八毕竟是重要的日子,若是操办得不好,难免有失颜面。如今福晋身子日重,府上一应大小事务繁杂,又将近年关,确实是有些……既如此,让她们搭把手也没什么不好,“那就让瓜尔佳氏搭把手吧”四阿哥一锤定音。

    “是”乌拉那拉氏虽然对四阿哥将妹妹们自动转换成瓜尔佳氏有些不满,但是还是欣然答应了。

    看着四阿哥离去的背影,紫棋有些奇怪,“主子为何?”为什么要将手上的事务分给其他人管理,这便罢了,还要交给侧福晋,这不是抬举她了么?

    “府上的事情多是事实,孩子又一天天大了,我确实是有些力不从心,而且,你当四阿哥没发现么?”乌拉那拉氏笑了笑,

    “什么?主子的意思是……”紫棋有些诧异,心下一想,是啊,主子虽身为福晋,掌管府上中馈是应当的,可是今日主子身怀有孕,又将近年关,若是不顾及怀中的孩子,还非要将管家的权力握在手中,难免给主子爷留下贪恋权力的想法。

    今儿个主子主动提出将腊八的事情交由侧福晋管理,以退为进,自己既不用太过操心,又给主子爷留了个好印象,可是一举多得的好事。若是侧福晋办得好便罢,不过是本分,若是做得不好,不更衬托出主子的好处来么?

    紫棋看着主子,心下赞叹,真是高明……

    “主子睿智”

    ……

    简素向来不喜这些人际交往应酬的事情,刚开始四阿哥告诉她的时候,还推脱了的,四阿哥虽然对她不喜掌控权势表达出了满意,但是还是让她接手了这件事情,毕竟是府上唯一一个侧福晋,这种时候不做事儿,那什么时候做事?

    简素也知道自己逃不过,也就答应了。

    简素也没有要标新立异的意思,宴会的一切都按照内务府的仪制来办,若是遇上什么拿不准的东西就亲自去请教福晋乌拉那拉氏,总归不出挑也不犯错就好。

    “主子,这侧福晋是真的?”看着抱着账本离开的侧福晋,紫棋有些惊讶,她是真的不准备插手这些事情了么?

    这段时日,总是看着瓜尔佳侧福晋拿着账本亲自向主子请教一些事情,在关键的东西上能不开口就不开口,能装傻就装傻,有些棘手的东西绝不沾手,更没有安插人手在一些位置上……

    “这才是她的高明之处,难道她会因为少些人手而失些宠爱么”乌拉那拉氏拿着手中的虎头帽细细端详,孩子还有几个月就要出世了,这帽子正不错,针脚细密……

    的确,简素并不在乎这些管家的权力,若是可以不麻烦她,才是极好的。更何况有了系统这个大杀器在手,还需要什么人手啊……

    简素在碧荷的伺候下换上银红色的旗装,左右耳朵上戴上了名贵的东珠耳  ,跟衬得耳朵小巧如玉,腰间挂着上好的羊脂白玉,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简素也在脸上画上了淡妆,端的是风流佳人。

    走在洒扫太监们打扫出来的路上,简素怀里揣着汤婆子,肩上披着上好的紫貂披风,这是康熙爷看四阿哥办事得力,赏赐下来的,四阿哥直接吩咐苏培盛将披风送到了如意苑。碧荷看今日天寒,就将这披风翻了出来。

    奶嬷嬷抱着裹得严实的大阿哥弘晖走在简素的身侧,本来简素不想让自家的儿砸出来遭遇冷风吹的,但是今天日子不一般,作为四阿哥府上的大阿哥必须出来刷刷存在感。

    一路上的太监奴婢们看见简素一行人早早地就跪地请安了,简素看天寒,这些奴婢们也不容易,就叫小海子让他们起来了。

    腊八宴虽是晚上,但架不住事儿多,简素就只得大清早地就开始忙活了。

    摆设桌子,选定菜单,安排哪些人伺候,何时开宴,都是简素要操心的事情,由于天寒,简素就将腊八宴摆在了室内,屋子周围燃着好几盆碳火,烧得屋子暖暖的。

    时辰差不多了,李氏一干人等都到了,可能是将近年关,几人也穿上了应景的服饰,一水儿的桃粉,玫红,看上去很是喜庆。大格格正是玉雪可爱的年纪,兔毛做的围脖,衬得小脸很是可爱。

    简素念着天寒,就吩咐厨房做了锅子,热腾腾翻滚的汤锅配上一些冬季不常见的蔬菜,很是可口,一众人看着桌上的菜肴很是满意。

    福晋乌拉那拉氏是掐着点儿过来的,由于身子日渐笨重,再加上天寒冻人,几乎不怎么出门,这次要不是府上设宴,她也是不出来的。

    紫棋、紫琴随侍在两侧,两人手里都拿着烧得暖暖的汤婆子,小心地搀扶着乌拉那拉氏,乌拉那拉氏穿着正品旗装,显得很是雍容,她在嬷嬷的搀扶下小心入座。

    简素领着李氏一干人等福身请安,“给福晋请安”

    乌拉那拉氏挥了挥手,叫大家起身,“众位姐妹不必多礼,起来吧”

    大家起身之后,就坐在位置上等待四阿哥的到来。

    李氏看着忙上忙下的简素,暗地里撇了撇嘴,脸上却是不显,只是笑着说到,“今日还要多谢侧福晋,否则妾身一干姐妹今日还不能参加这宴席呢”

    “是吗?”简素没有搭话,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听这话确实是恭维,可实际怎么样,还不好说呢!谁都知道附近才是这府上的女主人,什么叫没有我就不能开这宴席?!这不是挑着她和福晋两人打擂台么?

    看简素不理她,李氏面色有些讪讪,只是用怀里的手绢轻轻掖了掖嘴角,没再说话。

    看李氏消停下去,宋氏眼底一丝惊色闪过,这是……服软了?

    武氏看众人都不说话,于是笑着挑起话头,“今日,妾身看福晋头上的发簪不错,很是精致,不知是……”

    众人也知道武氏的意思,于是纷纷搭腔,恭维起福晋来,四阿哥就在这妻妾和谐的氛围中到来了。

    四阿哥一大早就进宫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天黑,还带上了康熙爷的赏赐,以及已经冷透了的腊八粥。

    其实这粥不过是皇宠的象征罢了,在宴席上的时候,四阿哥也只是喝了两口意思意思。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