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柚舟清梦  110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659  更新时间:17-05-07 22:5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就在众人凝望着紫光的时候,瞬间紫光消失不见,天际再度回归黑暗,仿佛是梦中一般,众人皆错愕。

    “属下告退。”唐漠的声音最先响起,打破了众人的沉静。东方鹤愣了一下,随后也告退而去。

    等二人离去了,黄炳涛望着天际,道:“刚才的那道紫光是何异兆?”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所以。黄炳涛对江宁问道:“江大人,素闻你博学多识,你可知这是何种异兆?”

    江宁道:“在黄大人面前不敢称智。但下官前不久听闻极西之地也曾有不时有紫光闪烁,后来在好奇之人的打探之下,才知是一朵修炼的紫光所发。”赵天启心中大骇,脸上直冒冷汗,心中嘀咕道:“江宁莫非已经看穿了她的身份?当真如此,那可就不妙了。”

    “哦,不过是山间妖花所发的异光。我们还是商讨一下出现在周边的虎贲军和武王军队该如何应对。”曾夜虹道。

    黄炳涛点点头,目光从天上移下,对曾夜虹道:“那么曾将军有何妙计?”

    曾夜虹道:“一来要派斥候去查探他们的意图;二来加紧做好城防,避免敌人有机可乘。”

    黄炳涛道:“好,查探之事就交给曾将军了。其余将军也……”

    “且慢。”江宁打断了黄炳涛,“紫花之事,不可大意。”

    “如何?”黄炳涛对江宁打断自己略有不满,眼中充满着厌意。

    江宁躬身行礼,不紧不慢的道:“我给大人的信中提到了最近出现的那股五千山匪,现在看来他们很有可能是为紫花而来。而且,我也怀疑虎贲军与武王军队长途跋涉而来,恐怕也与紫花有关。”

    黄炳涛尚未开口,曾夜虹便笑道:“一个山妖紫花,又岂能引来如此多方重视。江大人也未免轻看了虎威侯与武王了。”

    江宁笑道:“曾将军,你可知你为何不如唐漠将军吗?就是你非但才疏学浅,而且还自以为是。”

    “你……”曾夜虹拼命压制住自己的怒意,但他的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他看着江宁恨恨的道:“你是说唐漠为紫花而去。”

    “唐漠将军自然是为邹青龙而去。”江宁从容而道,“但他会顺便去寻找紫花。”

    曾夜虹平息了一下怒意,道:“如此说来,这紫花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什物了?”

    江宁道:“此花绝非寻常花木,乃是天地所生。据说此物修炼较寻常妖族要快,其蕴含的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极为纯正。若是生吃紫花,则修为倍增;若是辅以灵药炼丹,一颗便能使人羽化成仙。”

    赵天启心中的惊愕更甚,果然是这些说辞,但他实在想不通江宁是如何看穿杨紫玲的。赵天启又深深的陷入了痛苦之中,他又将杨紫玲陷入危险之中,但这次他又如何去解救她呢?

    曾夜虹听着,脸上的神色哪里有一丝的怒意,反而是呆立场中,脑海中不知思索着什么。忽然他脸上不自主的笑了一下,笑着对江宁道:“先生,此言当真?”他不经意之间竟然叫江宁为先生,怒意瞬间变为敬意,可见其心。

    江宁含笑道:“虎威侯与武王都如此在意,我料想是假不了。”曾夜虹点点头,皱着眉头思索着。其余诸将皆静静旁听不发一言,但重视之意人人皆是。

    这时,曾夜虹走上前单膝跪地,对黄炳涛道:“大人,据斥候来报武王派来的是一股小队人马,我愿带三千人前去歼灭之。”

    黄炳涛还未回话,宫南适与商智隐却一同上前单膝跪地,宫南适道:“属下二人愿带六千人去消灭前来的虎贲军。”

    黄炳涛皱皱眉头,微嗔道:“你们的心中可有考虑过尾途的城防。”

    曾夜虹道:“尾途城高池深,区区几千人是无法强攻的。假使一旦敌人强攻城墙,我等必定火速回援。”

    黄炳涛长叹一口气,道:“你确定虎贲军只有三千?武王的人只有几百人?”

    曾夜虹迟疑了一下,而后道:“千真万确。”

    宫南适和商智隐也异口同声的道:“确定无疑。”

    黄炳涛轻咳了一下,道:“那你们都去吧。记住,不可恋战,及早回归。”

    “遵命。”三人异口同声的道。而后他们三人都退了出去。黄炳涛脸上笼罩着一层忧色,他转身回到座位上坐下,身上披着外衣,不时的咳嗽,更显的他体弱无力。

    江宁上前,道:“大人身体有恙,可要保重身体。”

    黄炳涛摆手道:“无妨。”他忽然看向颜武顺,问道:“你可知为何曾夜虹需要三千人?而宫南适和商智隐需要六千人?”

    颜武顺淡淡的道:“他们要做好消灭五千山匪的准备。对付五千山匪,三千人足矣。而要对付三千虎贲军,恐怕要需要六千人。”

    “这么说宫南适与商智隐仅为对付虎贲军而去,不是为紫花。”黄炳涛问。

    颜武顺冷笑,道:“当然是为紫花而去,否则根本就不需要出击,我军虽是正规军队,但擅长守城,弱于阵战。与虎贲军在旷野中大战是为不智之举。他们二人肯定是为紫花而去,又怕与虎贲军相遇,所以才带六千人的。”

    黄炳涛满意的点点头,而后道:“那么你呢?你似乎对紫花并不感兴趣。”

    颜武顺摇头道:“我非是对紫花不感兴趣,而是……”他斜瞟了一眼江宁,又道:“而是我觉得今夜之事太过蹊跷,我对某个人不太放心罢了。”

    江宁笑着向颜武顺抱拳行礼,道:“阁下太看得起我了,多谢多谢。”颜武顺瞪了江宁一眼,不再言语。

    黄炳涛对江宁道:“江大人,你还是先将人犯押入天牢,容我日后再审。”

    江宁行礼道是,冲周六一使眼色,周六便带着赵天启往外走。

    等江宁等人离开以后,黄炳涛道:“你觉得江逐雅可疑?”

    颜武顺道:“我也说不出理由,总觉得此人心术不端。我们几位将军中除了邹青龙以外,其余人都不喜欢他。”

    “你们都是直爽豪迈的武将,自然受不了文臣之间的那些弯弯绕。但你对他的态度已经到了偏见的程度,这会到影响你的判断。”黄炳涛道。

    “属下记住了。”颜武顺道。

    黄炳涛又道:“现在城中只有一万人了,我身边也只有你一人。今夜一定要小心提防。派人去盯住江宁一行人,若有任何异动,格杀勿论。”

    颜武顺道“是。”而后退了出去。等所有人都离开以后,黄炳涛低声轻叹道:“我是否是对他们太好了?”此言似是自语,又似是对身后的持刀卫士而言,但回答他的只有寂静的夜风萧瑟。

    颜武顺离开以后离开带人去追江宁一行人。没多久,便在大道上远远看到了江宁等人。同时大道上成群结队的大批军士走来,他们是出城而去队伍,也不知是哪位将军麾下的士兵。江宁一行人停下了走路,避让着大队人马。

    忽然,一高头大马走到了江宁面前,马上之人道:“江大人。”

    江宁抬头一看,来人正是曾夜虹,便还礼道:“曾将军,看样子是去北门了,那就祝曾将军马到成功。”

    “多谢。我本欲与江大人小酌几杯,但军情紧急,待我归来,再请江大人。”曾夜虹道。

    江宁道:“到时候我喝的一定是将军的庆功酒。”

    曾夜虹正欲再客套几句,忽然天际紫光又闪起,他的眉头一紧,急道:“此事刻不容缓,来时再聊。”说完,便扬鞭驾马而去,只留一个远去的背影给人。赵天启见状忧心不已。

    江宁见道上行走队伍延绵不绝,士卒摩肩接踵而行,人数无法通过肉眼可计。江宁便指着身后的酒楼,道:“我们先去喝点茶,等人都走完了再行动。”

    众人便随着江宁一同进入了酒楼,此时天色已晚,酒楼的小二惺忪着睡眼,欲上前来将众人推拒出门。江宁对着周六道:“此地若是怠慢了上官,你就一把火烧了它。”

    店小二听言猛地一惊,顿时睡意全无,又见来的都是官差,便赶忙返身退了下去叫老板。

    江宁不理其他,一个人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大喊:“小二,快上茶。”

    赵天启也坐了过去,却是满脸的忧愁,眼色始终看着天上,心中期盼紫光千万不要再亮。但老天似乎与他玩笑,紫光又一瞬而逝,映射在他的内心,一阵心惊肉跳。

    江宁瞥了一眼赵天启,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异样。江宁等待的有些厌烦,又大喊:“快上茶。”

    “来了,来了。”一位衣着华丽的老丈出门来,双手端着茶壶而来,身后的店小二手里捧着好几个茶杯。店小二将茶杯放到桌上,老丈一一斟满,而后道:“几位大人请。”说完退至一旁。

    江宁拿起一杯,放到嘴边闻了一下,而后轻轻抿了一口,而后道:“如此劣质的茶,你是看不起我吗?”

    赵天启的心思又被江宁吸引,他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大口,顿觉满嘴的清香,心情也爽朗了一些。他便道:“好清香的茶,如何劣质了。”

    “哦?你也懂茶?”江宁问。

    赵天启顿时便语塞,心中微怒,暗骂道:“就你懂得多。”

    江宁又喝了一小口,道:“你是看出了我不过是一位小小的县令,所以才上如此之茶,不是吗?”

    那老丈上前来为赵天启添茶,赵天启微笑道谢。只听老丈道:“你认为茶和人一般,也有高低贵贱?”

    “难道不是吗?”江宁再喝一小口,道。

    “茶有茶的风骨,茶有茶的雅志,不同的茶等待着不同的人品尝。所以,茶的类别,依人的口味划分,并非按照人的贵贱划分。”老者又道。

    江宁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道:“你说的恐怕是仙界的茶,人间的茶便是按贵贱划分。富贵之人喝昂贵稀有之茶,平穷之人喝廉价遍地之茶。其实人们喝的已经不是茶的味道,也不是茶的清雅,而是由茶带来的那份与众不同的虚荣。而人们对这份虚荣的享受无法自拔,已经到了自我无法察觉的地步。”

    “唉……世人皆不懂茶道。”老丈叹道。

    “还请老板给我等换一壶好茶。”江宁道。

    赵天启对江宁道:“你对茶的看法如此精辟,你又为何不能免俗?”

    江宁叹道:“我现在就是一俗人。若不俗,我还留在世上干甚?”

    赵天启静静的体味着这句话,他留下了老丈拿着的茶壶,也没喝江宁喝的好茶。他也不明白是真的觉得自己喝的茶清香好喝,还是想故作一次超凡脱俗。

    赵天启现在静静的坐着,喝着茶,望着外面的行军,心中隐隐对江宁的计划有了一些认识,但信息量不足,很难一窥计划的全盘。

    “你在等这些人出城?”赵天启对江宁道。

    “不错。”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