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婚礼(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352  更新时间:17-05-10 19: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这浩浩荡荡的一行车队开在路上,引来了很多路人的侧目。

    车上,凌轻语很安静的坐着,其他人不说话,她也不敢说,好歹罗显阳也做了她一年的班主任。刚才那一闹,已经耗费了她好大的勇气,这会子也不敢再造次了。

    凌轻语只能默默的不时往车外扔一些糖和红纸包好的硬币,这是她母亲交代的,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寓意,但是终归是好的。

    这次,车子是开往罗显阳的老家,并不是市区买的房子。喜酒也是在老家那里办的,比较罗显阳的父母,亲戚都是在那边。

    而,凌轻暖的朋友,同学,就由罗显阳安排了车子在市区接送,司机的号码凌轻暖已经发给她的同学和朋友,毕竟大家都不熟路,罗显阳这样安排已经很好了。

    到了罗显阳家那边,并没有着急下车,先是凌轻语下车,打开红伞,接着是罗显阳下车开门请老婆下车。可,凌轻暖哪里有那么轻易肯下车,出门的时候婶婶有交代,说必须要收到新郎的红包才能下车的,这也是习俗。

    显然,罗显阳很上道,应该也是事先跟家里了解过凌轻暖那边的习俗的。

    而凌轻暖她们下了车并没有马上进门,而是被安排在门口不远的地方,那里有几张长凳,是给凌轻暖和伴娘姐妹们坐的。坐下之后也有专门的人端了茶水过来给她们喝,而一杯茶新娘是不能喝完的,要留一些在杯子里面。

    罗显阳则进去安排拜堂的事情,外面也因为凌轻暖她们的到了放起了鞭炮。

    等了好一会儿,凌轻暖才在罗显阳婶婶的搀扶下进门了。原本这是媒婆做的事情,但由于罗显阳和凌轻暖是自由恋爱,就找了婶婶来。

    门口放了火盆,大厅的地上放了席子。凌轻暖跨过火盆,走到席子上面,和罗显阳两人一人牵着一头大红花绸,跟着叔公喊的节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进行着拜堂的行礼。

    之后,凌轻暖就被罗显阳牵着进了房间。罗显阳则掀开了凌轻暖的红盖头,今天的凌轻暖美极了。其实盖头不用掀起也能看到,因为这红盖头就是块四方的红布,四个角都用红线帮着一块钱的硬币。

    掀完盖头之后,就是喝交杯酒了。

    喝了交杯酒,罗显阳也就出去招呼客人去了。而红盖头,则由婶婶剪成两半,一半是凌轻暖拿回去,拿回去之后按照来的姐妹的人数,剪成响应的红条,一人一条。另外一半,则是留在罗显阳家了。

    罗显阳走后,凌轻暖就开始打量起了新房。大红的被单,衣柜是红木的,梳妆台也是红木。墙上还挂了一张他们的婚纱照,是罗显阳在海边背着凌轻暖的那张照片,笑得很开心。梳妆台上也摆了两个相框装着的照片,其他的就在相册里,放在床上。

    凌轻暖拿起相册翻看着照片,这也是她第一次得看,因为照片是罗显阳去拿的,那时婚礼也快接近了,他们忙得都没时间见面,所以也来不及看了。

    凌轻暖在看照片的时候,门外时不时有人来窥探,像是想来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又有点害怕的样子,不久就越来越多人堆积在门口了。

    这时凌轻暖只能开口:“小语,咱们包里不是拿了很多糖和瓜子嘛,你去问婶婶拿个托盘,给外面的人分分。”

    凌轻语应声而去了,拿着托盘,分了糖和瓜子,很多人都不好意思的抓一些些。凌轻语只能说:“大家想拿就尽管拿,今天是大喜日子,图个高兴。”

    众人拿了吃的,还是有些人一直徘徊在门口那里,大家其实就是想看看新娘子和那些姐妹。

    凌轻暖自己装扮起来,丝毫不逊色于明显,加上自己那几个姐妹,倒是除了凌轻语稍微胖一点,其他几个也还是可以的,只是自己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而已。但是想想,也就那样了,今天她是主角,不怪人家好奇。
    这浩浩荡荡的一行车队开在路上,引来了很多路人的侧目。

    车上,凌轻语很安静的坐着,其他人不说话,她也不敢说,好歹罗显阳也做了她一年的班主任。刚才那一闹,已经耗费了她好大的勇气,这会子也不敢再造次了。

    凌轻语只能默默的不时往车外扔一些糖和红纸包好的硬币,这是她母亲交代的,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寓意,但是终归是好的。

    这次,车子是开往罗显阳的老家,并不是市区买的房子。喜酒也是在老家那里办的,比较罗显阳的父母,亲戚都是在那边。

    而,凌轻暖的朋友,同学,就由罗显阳安排了车子在市区接送,司机的号码凌轻暖已经发给她的同学和朋友,毕竟大家都不熟路,罗显阳这样安排已经很好了。

    到了罗显阳家那边,并没有着急下车,先是凌轻语下车,打开红伞,接着是罗显阳下车开门请老婆下车。可,凌轻暖哪里有那么轻易肯下车,出门的时候婶婶有交代,说必须要收到新郎的红包才能下车的,这也是习俗。

    显然,罗显阳很上道,应该也是事先跟家里了解过凌轻暖那边的习俗的。

    而凌轻暖她们下了车并没有马上进门,而是被安排在门口不远的地方,那里有几张长凳,是给凌轻暖和伴娘姐妹们坐的。坐下之后也有专门的人端了茶水过来给她们喝,而一杯茶新娘是不能喝完的,要留一些在杯子里面。

    罗显阳则进去安排拜堂的事情,外面也因为凌轻暖她们的到了放起了鞭炮。

    等了好一会儿,凌轻暖才在罗显阳婶婶的搀扶下进门了。原本这是媒婆做的事情,但由于罗显阳和凌轻暖是自由恋爱,就找了婶婶来。

    门口放了火盆,大厅的地上放了席子。凌轻暖跨过火盆,走到席子上面,和罗显阳两人一人牵着一头大红花绸,跟着叔公喊的节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进行着拜堂的行礼。

    之后,凌轻暖就被罗显阳牵着进了房间。罗显阳则掀开了凌轻暖的红盖头,今天的凌轻暖美极了。其实盖头不用掀起也能看到,因为这红盖头就是块四方的红布,四个角都用红线帮着一块钱的硬币。

    掀完盖头之后,就是喝交杯酒了。

    喝了交杯酒,罗显阳也就出去招呼客人去了。而红盖头,则由婶婶剪成两半,一半是凌轻暖拿回去,拿回去之后按照来的姐妹的人数,剪成响应的红条,一人一条。另外一半,则是留在罗显阳家了。

    罗显阳走后,凌轻暖就开始打量起了新房。大红的被单,衣柜是红木的,梳妆台也是红木。墙上还挂了一张他们的婚纱照,是罗显阳在海边背着凌轻暖的那张照片,笑得很开心。梳妆台上也摆了两个相框装着的照片,其他的就在相册里,放在床上。

    凌轻暖拿起相册翻看着照片,这也是她第一次得看,因为照片是罗显阳去拿的,那时婚礼也快接近了,他们忙得都没时间见面,所以也来不及看了。

    凌轻暖在看照片的时候,门外时不时有人来窥探,像是想来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又有点害怕的样子,不久就越来越多人堆积在门口了。

    这时凌轻暖只能开口:“小语,咱们包里不是拿了很多糖和瓜子嘛,你去问婶婶拿个托盘,给外面的人分分。”

    凌轻语应声而去了,拿着托盘,分了糖和瓜子,很多人都不好意思的抓一些些。凌轻语只能说:“大家想拿就尽管拿,今天是大喜日子,图个高兴。”

    众人拿了吃的,还是有些人一直徘徊在门口那里,大家其实就是想看看新娘子和那些姐妹。

    凌轻暖自己装扮起来,丝毫不逊色于明显,加上自己那几个姐妹,倒是除了凌轻语稍微胖一点,其他几个也还是可以的,只是自己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而已。但是想想,也就那样了,今天她是主角,不怪人家好奇。
    这浩浩荡荡的一行车队开在路上,引来了很多路人的侧目。

    车上,凌轻语很安静的坐着,其他人不说话,她也不敢说,好歹罗显阳也做了她一年的班主任。刚才那一闹,已经耗费了她好大的勇气,这会子也不敢再造次了。

    凌轻语只能默默的不时往车外扔一些糖和红纸包好的硬币,这是她母亲交代的,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寓意,但是终归是好的。

    这次,车子是开往罗显阳的老家,并不是市区买的房子。喜酒也是在老家那里办的,比较罗显阳的父母,亲戚都是在那边。

    而,凌轻暖的朋友,同学,就由罗显阳安排了车子在市区接送,司机的号码凌轻暖已经发给她的同学和朋友,毕竟大家都不熟路,罗显阳这样安排已经很好了。

    到了罗显阳家那边,并没有着急下车,先是凌轻语下车,打开红伞,接着是罗显阳下车开门请老婆下车。可,凌轻暖哪里有那么轻易肯下车,出门的时候婶婶有交代,说必须要收到新郎的红包才能下车的,这也是习俗。

    显然,罗显阳很上道,应该也是事先跟家里了解过凌轻暖那边的习俗的。

    而凌轻暖她们下了车并没有马上进门,而是被安排在门口不远的地方,那里有几张长凳,是给凌轻暖和伴娘姐妹们坐的。坐下之后也有专门的人端了茶水过来给她们喝,而一杯茶新娘是不能喝完的,要留一些在杯子里面。

    罗显阳则进去安排拜堂的事情,外面也因为凌轻暖她们的到了放起了鞭炮。

    等了好一会儿,凌轻暖才在罗显阳婶婶的搀扶下进门了。原本这是媒婆做的事情,但由于罗显阳和凌轻暖是自由恋爱,就找了婶婶来。

    门口放了火盆,大厅的地上放了席子。凌轻暖跨过火盆,走到席子上面,和罗显阳两人一人牵着一头大红花绸,跟着叔公喊的节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进行着拜堂的行礼。

    之后,凌轻暖就被罗显阳牵着进了房间。罗显阳则掀开了凌轻暖的红盖头,今天的凌轻暖美极了。其实盖头不用掀起也能看到,因为这红盖头就是块四方的红布,四个角都用红线帮着一块钱的硬币。

    掀完盖头之后,就是喝交杯酒了。

    喝了交杯酒,罗显阳也就出去招呼客人去了。而红盖头,则由婶婶剪成两半,一半是凌轻暖拿回去,拿回去之后按照来的姐妹的人数,剪成响应的红条,一人一条。另外一半,则是留在罗显阳家了。

    罗显阳走后,凌轻暖就开始打量起了新房。大红的被单,衣柜是红木的,梳妆台也是红木。墙上还挂了一张他们的婚纱照,是罗显阳在海边背着凌轻暖的那张照片,笑得很开心。梳妆台上也摆了两个相框装着的照片,其他的就在相册里,放在床上。

    凌轻暖拿起相册翻看着照片,这也是她第一次得看,因为照片是罗显阳去拿的,那时婚礼也快接近了,他们忙得都没时间见面,所以也来不及看了。

    凌轻暖在看照片的时候,门外时不时有人来窥探,像是想来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又有点害怕的样子,不久就越来越多人堆积在门口了。

    这时凌轻暖只能开口:“小语,咱们包里不是拿了很多糖和瓜子嘛,你去问婶婶拿个托盘,给外面的人分分。”

    凌轻语应声而去了,拿着托盘,分了糖和瓜子,很多人都不好意思的抓一些些。凌轻语只能说:“大家想拿就尽管拿,今天是大喜日子,图个高兴。”

    众人拿了吃的,还是有些人一直徘徊在门口那里,大家其实就是想看看新娘子和那些姐妹。

    凌轻暖自己装扮起来,丝毫不逊色于明显,加上自己那几个姐妹,倒是除了凌轻语稍微胖一点,其他几个也还是可以的,只是自己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而已。但是想想,也就那样了,今天她是主角,不怪人家好奇。

    作者闲话:

    求收藏,求推荐。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