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生门(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31  更新时间:17-05-10 09:0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菩萨,妖精,总是一念。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辛晓的眼珠子,听到这话之后,由于极度的震惊和失望;快要挣脱了眼眶,飞了出来。他到此时才认识到,真正可怕的人是谁!

    他以为,这间房子里,有那两个身背人命案的罪犯,已是让人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的魔鬼。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整日与他温和相对,温情呵护的女人,亦非善类。并且,比那两个更有欺骗性,更为阴险。

    “你……想……怎样?……。”辛晓,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之后,万念俱灰,抖着苍白的唇,问道。

    “想你死喽……”罗莎的尾音上扬,夹着一丝自得的快慰。她,伸出纤细的素手;指尖,优雅柔美地滑过辛晓血迹斑斑的脸庞:于饱含着怜惜的描摹中,带着难以解析的情绪。

    “我不是你,做不来你的薄情寡义。我会给你一个相当慈悲的结局……。”她,笑了一笑,说:“不会很痛苦。静下心来,慢慢等待死亡的到来。这是,我送给你的回礼……。”

    罗莎,轻飘飘,秀口一开:不轻不重的几句话,有着毁天灭地的杀伤力,粉碎了先前一切看似平和、温暖的表象。嫉妒与愤怒,报复与不甘的恶劣本性,经此一役,不可阻挡地冲破了良知道德的藩篱――解放了长久以来的自我约束;彻底恢复了它的自由之躯。

    恣纵爱恨,总比自我克制要快意得多,也轻松得多。

    罗莎,便是从中得到了为“恶”的实打实的快感。

    佛说:一念善心起,众生皆佛;一念恶心起,众生皆魔。

    善恶,是一种选择。哪怕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利欲之念,皆有可能堕入无休无止的修罗之道。

    辛晓,是到了临近生命终止的一刻,才想得通透:罗莎,从没打算原谅他。也没有想过让他活。

    从他移情别恋,背着未婚妻与别人交往;从罗莎设计将他诓骗到这里开始;自己,为着性格上的贪婪,自私;一步一个陷阱地按照罗莎预想的那样,踏上了死亡之途。

    与其说,他是死于罗莎的诡计多端,阴谋算计;不如说,他是死于自己的得陇望蜀,有己无人。

    做人现实,本身并没有错。活的现实,无非是为了活得更好,不必攻苦食淡,疲于奔命。只是,一味地四处钻营,不择手段,甚至不计较损人利己;不单辱没了自己,也连累了无辜。这样的连带伤害,往往亦是招灾惹祸的根本。

    辛晓一直轻看了女人,也小看了罗莎。

    从古至今,女人的嫉恨一旦成了心魔,都是很恐怖的。吕雉被负,可以把情敌做成“人彘”,吓死自己的儿子;昭信遇谋,不仅绞杀数人,还要掘坟烧尸才解心头之恨;更有美貌绝世的赵飞燕,为了稳固自己在男人面前的地位,不惜双手染血,杀伐不止。

    罗莎,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认死理儿,守着初心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越是执着,越是认真,越是容易作茧自缚,物极必反。

    罗莎,被他呼来喝去无视了太久,忧愤于心;惨遭退婚后,又身陷险境。几番水里火里的熬煎,折辱之下,心中压抑过多的怨恨,终让心灵为之蒙尘,一念成魔。

    辛晓,为始作俑者之一,自然要承担他种下的因,所结出来的果。

    一个从来没有被这个世界用心爱过的人,你能指望他爱这个世界什么?

    辛晓,已经无力,也无心再去奋起反抗了。精神意志的全面垮塌,令他遍体鳞伤的躯壳,如雪上加霜。

    可能,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心里毫无半点希望可幻想,更为悲哀的吧?!

    辛晓,仰着头,翻着眼皮,望着头顶上的白色天花板……。呆呆发怔,目光灰暗。四肢,不由自主地微微痉挛着,像一尾在岸上扑腾的鱼。浅浅起伏的胸口,不时带出口腔里一股一股往外溢出的血沫……软塌塌,摊开的身体四周,流淌的鲜血,已呈现出凝固的现象。

    不用罗莎再费心做什么,他已命不久矣。

    罗莎,蹲在一边,好整以暇地亲证着,辛晓的生命,一点一滴地流逝……。不悲不喜,不言不语。

    眸子里的冷淡和思虑,显得格外深沉、复杂。

    她,嘴边若有若无地扬起一丝飘渺的笑纹,像是供奉在大殿里莲花座上的千手观音菩萨:宝相庄严,普渡众生;带着丝丝入理的慈悲之味。

    罗莎,抬头望向床头柜上的闹钟:五分钟,过去了。

    她,抬起辛晓的手,在枪上印了几个血痕模糊的掌印,做出他也抢夺过枪的样子。裙摆处,方才因为蹲着姿势的原因,蹭上了一些血迹。冷眼看去,显得触目惊心,凌乱肮脏,倒是应景。

    罗莎犹觉不够狼狈,手指挑起地上的未干的血,一下一下地往自己面上抹着……。直到,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经历过一场生死鏖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存者,才停下了手。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踩着三具尸体,活过来的“死人”。

    罗莎,支起身子,满身血污,满脸阴森――她,握着枪,一步步朝着客厅走过去……

    枪管的外沿,随着她行走的步子,一路滴下一颗颗鲜艳夺目的血珠……颇似传说中,生长在往生路上:一朵朵撼人心魄,诡异盛放的彼岸花。

    仰靠在沙发之上,愣愣地失神……。大概是太长的时间里,没有过这样安安稳稳,心无旁鹜地放松了,发呆了。

    呆怔了半晌,她拿起自己已然关机了数天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喂?!110吗?我要报案……。。”

    罗莎,清冽的眼神,干哑的声线;如来自地狱的一缕游魂,向外面的世界发出了向往光明的一声呼唤。

    林西,在外面晃了三个多小时。除了去银行自动柜员机进行了转帐的操作之外,还得空约见了李之辅。

    这一回,他仍是将见面的地点,选在了人来人往的露天咖啡座。在相隔不足百米的地方,背对着背,依靠着手机与李先生传情达意。两人商议着车辆的准备,路线的设计,以及在哪里下手截下姚汉;他又如何金蝉脱壳,安全离开等诸多事宜。

    李之辅虽说还没有被林西迷得神魂颠倒,五迷三道的;但对于林西确是心仪已久。加之,通过这几回打交道,发现对方又是那么一个水晶心肝,玲珑心窍的人;更是喜欢得无可无不可的。所以,也就不再计较他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故布疑阵了。

    林西见面时有意回避了,姚汉正在藏身之处做着杀人的勾当。他不提,就代表着他不知情,他没有参与其中。把自己置身之外,拎得干净,是事前便打算好了的。

    这事儿,当然没必要让李之辅知道。一则,是对自己的处境有害;二则,人家一个商业巨子,这点儿上不了台面的龌龊事儿,犯不着沾了一身腥。他,是林西重获新生活的重要支持,于情于理,林西都不会把他搅进来。

    既不过分的迎合,巴结;也要适当地给予积极的回应,撩弄;若即若离,忽近忽远,人与人之间,距离分寸把握的恰当,才能彰显其大智呢。

    林西,偏巧,掌握得恰到好处。

    李之辅,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让林西拨弄的像是有一只小爪子在挠似的:又酥又痒,又喜又恨;恨不得把这个人,早日收服了,关在独属于自己的地方。让他只能看得见自己,只能想着自己;看他还有什么,未让自己领略过的惊喜之处。

    林西,实在令他感到惊艳――与众不同,卓尔不群。

    相对的,李之辅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林西,心里也是一目了然。他,固然不会轻易随了他的意。

    老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林西早有主意:若他是个好的,肯真心相待;他也会诚意待之;若他只是贪图一时的享乐,肉---欲之欢;他也懒得再付半分真情。免得重蹈与姚汉的覆辙,伤身伤心,遗恨无穷。

    
    菩萨,妖精,总是一念。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辛晓的眼珠子,听到这话之后,由于极度的震惊和失望;快要挣脱了眼眶,飞了出来。他到此时才认识到,真正可怕的人是谁!

    他以为,这间房子里,有那两个身背人命案的罪犯,已是让人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的魔鬼。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整日与他温和相对,温情呵护的女人,亦非善类。并且,比那两个更有欺骗性,更为阴险。

    “你……想……怎样?……。”辛晓,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之后,万念俱灰,抖着苍白的唇,问道。

    “想你死喽……”罗莎的尾音上扬,夹着一丝自得的快慰。她,伸出纤细的素手;指尖,优雅柔美地滑过辛晓血迹斑斑的脸庞:于饱含着怜惜的描摹中,带着难以解析的情绪。

    “我不是你,做不来你的薄情寡义。我会给你一个相当慈悲的结局……。”她,笑了一笑,说:“不会很痛苦。静下心来,慢慢等待死亡的到来。这是,我送给你的回礼……。”

    罗莎,轻飘飘,秀口一开:不轻不重的几句话,有着毁天灭地的杀伤力,粉碎了先前一切看似平和、温暖的表象。嫉妒与愤怒,报复与不甘的恶劣本性,经此一役,不可阻挡地冲破了良知道德的藩篱――解放了长久以来的自我约束;彻底恢复了它的自由之躯。

    恣纵爱恨,总比自我克制要快意得多,也轻松得多。

    罗莎,便是从中得到了为“恶”的实打实的快感。

    佛说:一念善心起,众生皆佛;一念恶心起,众生皆魔。

    善恶,是一种选择。哪怕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利欲之念,皆有可能堕入无休无止的修罗之道。

    辛晓,是到了临近生命终止的一刻,才想得通透:罗莎,从没打算原谅他。也没有想过让他活。

    从他移情别恋,背着未婚妻与别人交往;从罗莎设计将他诓骗到这里开始;自己,为着性格上的贪婪,自私;一步一个陷阱地按照罗莎预想的那样,踏上了死亡之途。

    与其说,他是死于罗莎的诡计多端,阴谋算计;不如说,他是死于自己的得陇望蜀,有己无人。

    做人现实,本身并没有错。活的现实,无非是为了活得更好,不必攻苦食淡,疲于奔命。只是,一味地四处钻营,不择手段,甚至不计较损人利己;不单辱没了自己,也连累了无辜。这样的连带伤害,往往亦是招灾惹祸的根本。

    辛晓一直轻看了女人,也小看了罗莎。

    从古至今,女人的嫉恨一旦成了心魔,都是很恐怖的。吕雉被负,可以把情敌做成“人彘”,吓死自己的儿子;昭信遇谋,不仅绞杀数人,还要掘坟烧尸才解心头之恨;更有美貌绝世的赵飞燕,为了稳固自己在男人面前的地位,不惜双手染血,杀伐不止。

    罗莎,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认死理儿,守着初心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越是执着,越是认真,越是容易作茧自缚,物极必反。

    罗莎,被他呼来喝去无视了太久,忧愤于心;惨遭退婚后,又身陷险境。几番水里火里的熬煎,折辱之下,心中压抑过多的怨恨,终让心灵为之蒙尘,一念成魔。

    辛晓,为始作俑者之一,自然要承担他种下的因,所结出来的果。

    一个从来没有被这个世界用心爱过的人,你能指望他爱这个世界什么?

    辛晓,已经无力,也无心再去奋起反抗了。精神意志的全面垮塌,令他遍体鳞伤的躯壳,如雪上加霜。

    可能,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心里毫无半点希望可幻想,更为悲哀的吧?!

    辛晓,仰着头,翻着眼皮,望着头顶上的白色天花板……。呆呆发怔,目光灰暗。四肢,不由自主地微微痉挛着,像一尾在岸上扑腾的鱼。浅浅起伏的胸口,不时带出口腔里一股一股往外溢出的血沫……软塌塌,摊开的身体四周,流淌的鲜血,已呈现出凝固的现象。

    不用罗莎再费心做什么,他已命不久矣。

    罗莎,蹲在一边,好整以暇地亲证着,辛晓的生命,一点一滴地流逝……。不悲不喜,不言不语。

    眸子里的冷淡和思虑,显得格外深沉、复杂。

    她,嘴边若有若无地扬起一丝飘渺的笑纹,像是供奉在大殿里莲花座上的千手观音菩萨:宝相庄严,普渡众生;带着丝丝入理的慈悲之味。

    罗莎,抬头望向床头柜上的闹钟:五分钟,过去了。

    她,抬起辛晓的手,在枪上印了几个血痕模糊的掌印,做出他也抢夺过枪的样子。裙摆处,方才因为蹲着姿势的原因,蹭上了一些血迹。冷眼看去,显得触目惊心,凌乱肮脏,倒是应景。

    罗莎犹觉不够狼狈,手指挑起地上的未干的血,一下一下地往自己面上抹着……。直到,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经历过一场生死鏖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存者,才停下了手。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踩着三具尸体,活过来的“死人”。

    罗莎,支起身子,满身血污,满脸阴森――她,握着枪,一步步朝着客厅走过去……

    枪管的外沿,随着她行走的步子,一路滴下一颗颗鲜艳夺目的血珠……颇似传说中,生长在往生路上:一朵朵撼人心魄,诡异盛放的彼岸花。

    仰靠在沙发之上,愣愣地失神……。大概是太长的时间里,没有过这样安安稳稳,心无旁鹜地放松了,发呆了。

    呆怔了半晌,她拿起自己已然关机了数天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喂?!110吗?我要报案……。。”

    罗莎,清冽的眼神,干哑的声线;如来自地狱的一缕游魂,向外面的世界发出了向往光明的一声呼唤。

    林西,在外面晃了三个多小时。除了去银行自动柜员机进行了转帐的操作之外,还得空约见了李之辅。

    这一回,他仍是将见面的地点,选在了人来人往的露天咖啡座。在相隔不足百米的地方,背对着背,依靠着手机与李先生传情达意。两人商议着车辆的准备,路线的设计,以及在哪里下手截下姚汉;他又如何金蝉脱壳,安全离开等诸多事宜。

    李之辅虽说还没有被林西迷得神魂颠倒,五迷三道的;但对于林西确是心仪已久。加之,通过这几回打交道,发现对方又是那么一个水晶心肝,玲珑心窍的人;更是喜欢得无可无不可的。所以,也就不再计较他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故布疑阵了。

    林西见面时有意回避了,姚汉正在藏身之处做着杀人的勾当。他不提,就代表着他不知情,他没有参与其中。把自己置身之外,拎得干净,是事前便打算好了的。

    这事儿,当然没必要让李之辅知道。一则,是对自己的处境有害;二则,人家一个商业巨子,这点儿上不了台面的龌龊事儿,犯不着沾了一身腥。他,是林西重获新生活的重要支持,于情于理,林西都不会把他搅进来。

    既不过分的迎合,巴结;也要适当地给予积极的回应,撩弄;若即若离,忽近忽远,人与人之间,距离分寸把握的恰当,才能彰显其大智呢。

    林西,偏巧,掌握得恰到好处。

    李之辅,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让林西拨弄的像是有一只小爪子在挠似的:又酥又痒,又喜又恨;恨不得把这个人,早日收服了,关在独属于自己的地方。让他只能看得见自己,只能想着自己;看他还有什么,未让自己领略过的惊喜之处。

    林西,实在令他感到惊艳――与众不同,卓尔不群。

    相对的,李之辅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林西,心里也是一目了然。他,固然不会轻易随了他的意。

    老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林西早有主意:若他是个好的,肯真心相待;他也会诚意待之;若他只是贪图一时的享乐,肉---欲之欢;他也懒得再付半分真情。免得重蹈与姚汉的覆辙,伤身伤心,遗恨无穷。

    
    菩萨,妖精,总是一念。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辛晓的眼珠子,听到这话之后,由于极度的震惊和失望;快要挣脱了眼眶,飞了出来。他到此时才认识到,真正可怕的人是谁!

    他以为,这间房子里,有那两个身背人命案的罪犯,已是让人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的魔鬼。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整日与他温和相对,温情呵护的女人,亦非善类。并且,比那两个更有欺骗性,更为阴险。

    “你……想……怎样?……。”辛晓,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之后,万念俱灰,抖着苍白的唇,问道。

    “想你死喽……”罗莎的尾音上扬,夹着一丝自得的快慰。她,伸出纤细的素手;指尖,优雅柔美地滑过辛晓血迹斑斑的脸庞:于饱含着怜惜的描摹中,带着难以解析的情绪。

    “我不是你,做不来你的薄情寡义。我会给你一个相当慈悲的结局……。”她,笑了一笑,说:“不会很痛苦。静下心来,慢慢等待死亡的到来。这是,我送给你的回礼……。”

    罗莎,轻飘飘,秀口一开:不轻不重的几句话,有着毁天灭地的杀伤力,粉碎了先前一切看似平和、温暖的表象。嫉妒与愤怒,报复与不甘的恶劣本性,经此一役,不可阻挡地冲破了良知道德的藩篱――解放了长久以来的自我约束;彻底恢复了它的自由之躯。

    恣纵爱恨,总比自我克制要快意得多,也轻松得多。

    罗莎,便是从中得到了为“恶”的实打实的快感。

    佛说:一念善心起,众生皆佛;一念恶心起,众生皆魔。

    善恶,是一种选择。哪怕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利欲之念,皆有可能堕入无休无止的修罗之道。

    辛晓,是到了临近生命终止的一刻,才想得通透:罗莎,从没打算原谅他。也没有想过让他活。

    从他移情别恋,背着未婚妻与别人交往;从罗莎设计将他诓骗到这里开始;自己,为着性格上的贪婪,自私;一步一个陷阱地按照罗莎预想的那样,踏上了死亡之途。

    与其说,他是死于罗莎的诡计多端,阴谋算计;不如说,他是死于自己的得陇望蜀,有己无人。

    做人现实,本身并没有错。活的现实,无非是为了活得更好,不必攻苦食淡,疲于奔命。只是,一味地四处钻营,不择手段,甚至不计较损人利己;不单辱没了自己,也连累了无辜。这样的连带伤害,往往亦是招灾惹祸的根本。

    辛晓一直轻看了女人,也小看了罗莎。

    从古至今,女人的嫉恨一旦成了心魔,都是很恐怖的。吕雉被负,可以把情敌做成“人彘”,吓死自己的儿子;昭信遇谋,不仅绞杀数人,还要掘坟烧尸才解心头之恨;更有美貌绝世的赵飞燕,为了稳固自己在男人面前的地位,不惜双手染血,杀伐不止。

    罗莎,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认死理儿,守着初心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越是执着,越是认真,越是容易作茧自缚,物极必反。

    罗莎,被他呼来喝去无视了太久,忧愤于心;惨遭退婚后,又身陷险境。几番水里火里的熬煎,折辱之下,心中压抑过多的怨恨,终让心灵为之蒙尘,一念成魔。

    辛晓,为始作俑者之一,自然要承担他种下的因,所结出来的果。

    一个从来没有被这个世界用心爱过的人,你能指望他爱这个世界什么?

    辛晓,已经无力,也无心再去奋起反抗了。精神意志的全面垮塌,令他遍体鳞伤的躯壳,如雪上加霜。

    可能,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心里毫无半点希望可幻想,更为悲哀的吧?!

    辛晓,仰着头,翻着眼皮,望着头顶上的白色天花板……。呆呆发怔,目光灰暗。四肢,不由自主地微微痉挛着,像一尾在岸上扑腾的鱼。浅浅起伏的胸口,不时带出口腔里一股一股往外溢出的血沫……软塌塌,摊开的身体四周,流淌的鲜血,已呈现出凝固的现象。

    不用罗莎再费心做什么,他已命不久矣。

    罗莎,蹲在一边,好整以暇地亲证着,辛晓的生命,一点一滴地流逝……。不悲不喜,不言不语。

    眸子里的冷淡和思虑,显得格外深沉、复杂。

    她,嘴边若有若无地扬起一丝飘渺的笑纹,像是供奉在大殿里莲花座上的千手观音菩萨:宝相庄严,普渡众生;带着丝丝入理的慈悲之味。

    罗莎,抬头望向床头柜上的闹钟:五分钟,过去了。

    她,抬起辛晓的手,在枪上印了几个血痕模糊的掌印,做出他也抢夺过枪的样子。裙摆处,方才因为蹲着姿势的原因,蹭上了一些血迹。冷眼看去,显得触目惊心,凌乱肮脏,倒是应景。

    罗莎犹觉不够狼狈,手指挑起地上的未干的血,一下一下地往自己面上抹着……。直到,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经历过一场生死鏖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存者,才停下了手。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踩着三具尸体,活过来的“死人”。

    罗莎,支起身子,满身血污,满脸阴森――她,握着枪,一步步朝着客厅走过去……

    枪管的外沿,随着她行走的步子,一路滴下一颗颗鲜艳夺目的血珠……颇似传说中,生长在往生路上:一朵朵撼人心魄,诡异盛放的彼岸花。

    仰靠在沙发之上,愣愣地失神……。大概是太长的时间里,没有过这样安安稳稳,心无旁鹜地放松了,发呆了。

    呆怔了半晌,她拿起自己已然关机了数天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喂?!110吗?我要报案……。。”

    罗莎,清冽的眼神,干哑的声线;如来自地狱的一缕游魂,向外面的世界发出了向往光明的一声呼唤。

    林西,在外面晃了三个多小时。除了去银行自动柜员机进行了转帐的操作之外,还得空约见了李之辅。

    这一回,他仍是将见面的地点,选在了人来人往的露天咖啡座。在相隔不足百米的地方,背对着背,依靠着手机与李先生传情达意。两人商议着车辆的准备,路线的设计,以及在哪里下手截下姚汉;他又如何金蝉脱壳,安全离开等诸多事宜。

    李之辅虽说还没有被林西迷得神魂颠倒,五迷三道的;但对于林西确是心仪已久。加之,通过这几回打交道,发现对方又是那么一个水晶心肝,玲珑心窍的人;更是喜欢得无可无不可的。所以,也就不再计较他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故布疑阵了。

    林西见面时有意回避了,姚汉正在藏身之处做着杀人的勾当。他不提,就代表着他不知情,他没有参与其中。把自己置身之外,拎得干净,是事前便打算好了的。

    这事儿,当然没必要让李之辅知道。一则,是对自己的处境有害;二则,人家一个商业巨子,这点儿上不了台面的龌龊事儿,犯不着沾了一身腥。他,是林西重获新生活的重要支持,于情于理,林西都不会把他搅进来。

    既不过分的迎合,巴结;也要适当地给予积极的回应,撩弄;若即若离,忽近忽远,人与人之间,距离分寸把握的恰当,才能彰显其大智呢。

    林西,偏巧,掌握得恰到好处。

    李之辅,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让林西拨弄的像是有一只小爪子在挠似的:又酥又痒,又喜又恨;恨不得把这个人,早日收服了,关在独属于自己的地方。让他只能看得见自己,只能想着自己;看他还有什么,未让自己领略过的惊喜之处。

    林西,实在令他感到惊艳――与众不同,卓尔不群。

    相对的,李之辅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林西,心里也是一目了然。他,固然不会轻易随了他的意。

    老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林西早有主意:若他是个好的,肯真心相待;他也会诚意待之;若他只是贪图一时的享乐,肉---欲之欢;他也懒得再付半分真情。免得重蹈与姚汉的覆辙,伤身伤心,遗恨无穷。

    

    作者闲话:

    亲们,作者明后两天可能要出差。如果迟更一天,请大家谅解!求收藏和留言哦!鞠躬!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