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四、中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28  更新时间:17-05-10 08:3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八月十五日

    今天是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唐辣辣提了各种口味的月饼堆在长条形的大理石饭桌上,哼哼慵懒地扫了一眼翻了个身呼呼睡去,它没兴致是对的,我同样没有食欲,出于无聊和礼貌,象征性地拆了一块尝尝,包装甚是华丽,味道极为一般,就算是一万元一块的月饼,也吃不出黄金的味道。

    晚上,忘川和唐辣辣共同烧了一桌子的菜肴,香喷喷的,整个屋子都被食物的香气承包了。陈朔将桌子半道庭院,仰头喝了一口米酒陶醉道:“中秋的夜晚,月色跟大闸蟹更相配!”

    “团圆佳节,你不应该跟你的父母吃一桌团圆饭么?”我捡了一个螃蟹折下一条腿,用牙签剔里面的肉,说了一句很不应景的话,他愣了愣,随即扬起嘴角浅浅的笑,眉目温柔地站在月色下静静地将我观望,那是我记忆中他笑的最好看最迷人的一次,在此之前在此之后绝无仅有的一回,如果不是前世此生的隔阂,我想我会忍不住亲上去。

    十五个时辰前,我路过唐辣辣的门口,竟叫我破天荒听到一个惊人的秘密。陈朔表示过了中秋他准备带人去一趟西藏碰碰运气,说那个地方唐辣辣去过,没有人比他更有把握,要他说出路线,或者跟着走一趟。唐辣辣坚决地告诉陈朔,他是不会再让我跟着陈朔设险的,他的态度让我很受用,不感动是假的,一直以来,他都扮演维护我的那个角色,默默守护。

    “我不带她走,她现在半疯半傻的光景跟着我是累赘,我不会自找麻烦。”陈朔冷哼一声,分析一针见血,却将我形容成一个废物,可是,他难道忘记我怎么变成今天的吗?那些痛那些恨那些痴缠那些绝望隔了几个月的时光在心底扎根,爱的恨的滋滋生长,将我变成一只积蓄待发的猛兽,等待时间点一到,轰的撕成粉碎。

    “我不信任你,除非你把我弄死,否则你甭想知道。”唐辣辣斩钉截铁道。

    “不用你说,我总有办法让你屈服,要么你自己主动说,要么你睁眼看着我带她走,半道上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可就爱莫能助。”心下一阵恶寒,这是他陈朔的作风,他总能拿捏到一个人的要害,死死地钳住对方。我道他怎么会有空闲整日整日地守着我,原不过是为了这件事铺路,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他的侧颜照,但是这个记事本我已关了半月,当我突然清醒,曾经做过的正常或疯狂的举动一一清晰地飘在脑海,我以为他不甘地问我“半夏,你又把我给忘了是不是?”是他的真情流露,在我意识不够清醒的状态下,他对我保留一丝善意,一丝亏欠,原来这也是假的,作戏一场。

    “陈朔,你赢了!你以为这世上真有起死回生之物?执念而已,陈丹茜已经死了十年有余,她不可能复活,你醒醒吧!”

    “能不能复活总要尝试一番,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没用?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清楚告诉我,我得去会会你的心上人,不管她是西泠还是半夏的意识里,她对我是不排斥的,你不担心吗?”陈朔戏谑道。全身的血顿时沸腾,剧烈地涌入脑门子里,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失控,撞门进去。

    “不用了,我现在就告诉你!”里面传来纸张哗哗的声音,必定是他们展开地图拿笔标注。我悄悄地走了,没有一点声息。

    当我第一天清醒时,陈朔刚好给我剥了一个橙子,他温柔地告诉我橙子富含维C,美容养颜,我疑虑重重地吃了一半,那时我还未完全清醒,直到第三天,丧子之痛延迟三天卷来,我偷偷地躲在半夜哭了好几回,可是我的眼睛在月子受了伤,再也不能通过哭泣来发泄心中的苦楚伤痛。

    那时唐辣辣发现我血红的眼睛,关切地问我怎么了,我眨着凌乱的睫毛躲避他的目光,只言半夜睡眠不好搪塞过去。我不能让他们察觉我的变化,陈朔每天定时出现,风平浪静地与我交谈,这不是他搭讪的行为,他长期驻守我这是什么目的,虽然我知道答案,只是他不说,我便也不捅破,大家就这么干耗着。

    我悄悄地搬回几箱酒,孤枕难眠的夜晚,我会一瓶接一瓶地灌酒,酒喝高了,容易产生幻觉,平生里的遗憾和不顺在梦里都是圆满的,我很满足,有一个夜晚喝得正兴的时候,被唐辣辣察觉了,他推门而入,吃惊地望见脸色红彤彤的我,我举着个空酒瓶,对他笑:“酒是个好东西,你要不要来一瓶?”

    酒瓶猛地被他抽走,继而一个大大的拥抱套在身上,我大笑,眼睛干涩得睁不开。

    几个月浑浑噩噩的时间里,我依稀记得他的醋意与情不自禁,我一直在想,他守着半疯半傻的我是因为对我心存愧疚,想以这样的方式弥补我,哪曾想他心心念念的仍是复活陈丹茜,我变成毫无价值的东西,随手一扔,轻松走人,果真是潇洒。皮皮的死让我对他的心彻底枯萎,冷冷的观望不过是当做一场小丑的表演,我打算过了这个中秋,与唐辣辣诀别,这也许是我能为他做的最不是事情的事情,永生不见,或许,他能淡忘我,千疮百孔的我再也没有精力陪他续写前缘,也没那个资格。

    心力交瘁。疯了一回清醒,忘却了的一一记起,那些人那些事比叫我再死一回还难以承受,我死过一回,心脏破了一个洞,流干全身的血液,杀我的人不是别人,是我爱了两回的男子,我爱了他两世,他一世都不曾爱过我,在他是陈朔的这一世里,他的眼里只装得下陈丹茜一个人,连我的一个片角都不肯待见,在他是陈清浅的那一世里,他用他最珍爱的一把剑刺进了我的胸膛,他的神色那么决绝,那么坚定,将我是西泠的一生毁了,也断送我是半夏的一世。

    难怪我要选择性的将他忘却,我的身体我的大脑一直在自动回避与他有关的一切,是根深蒂固的执念让我把这些全数记起,痛苦的恶梦般的经历真真的成了我心头驱之不去的阴影。

    “你不觉得你的笑很假吗?”我生硬地拽了另一条螃蟹腿敲着桌面,被哼哼一口叼走。

    “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生我的气?”陈朔剥了一个完整的蟹黄放到我面前的小碗中,脸上的肌肉完美地配合着他的笑容,我倒是不记得他哪天变得爱笑了,亦或者他的笑已经练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我是死而复生最鲜明的例子,当年大婚那天我的死成为一场阴谋的开始,那场腥风血雨的大战中,我所有的族人全部死亡,急骤的雨水冲刷着土地上的罪孽,年轻的百里越将我抱回一间仅剩的破损厉害的小屋,他将龙息运功推至我的体内,将我的心脏完整的包裹,那是生养我的土地上惟一的圣物,保一方水土,龙息渐渐被我的身体吸收,之后我沉睡了五十年,于某一天,被一个神秘的蓑衣人唤醒,那之后,百里越的性情与我沉睡着的岁月里判若两人,性格乖僻,难交流,尔后我的记忆被某种术法封印,我知道那不是百里越的功法,是蓑衣人的,只是我醒了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如果陈朔知道他要的东西就在我的身体里,会怎样处置我?

    “明天陪我一天,可好?”我换了一种语气,软软糯糯的,听着就让人无法拒绝。

    他继续剥蟹,将剜好的肉放在碗里,一点一点,闲情逸致,可是他抖了一下,一块洁白的蟹肉掉桌子底下。“明天?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可能要个把月,这段时间我不能陪你。不过也无妨,你一觉醒来便忘了我忘了我是谁,也好,等我回来我们再重新认识。”

    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拿定注意,如果他决定留下,我会将我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把选择权交给他,然而他没有,他一点伤感的情绪都没有,我暗骂自己多事,明知道结果,却总想试探一番,到头来难受的只有我自己。

    “如果我非要跟你去呢?”我认真地问道。

    “半夏,我去办一件事情,会尽快回来,在家乖乖等我。”他收了笑脸,一本正经,我皱眉,如果他找不到龙息的话,当然会来找我,只有我是龙息的突破口。

    我默默地将他剥好的蟹黄挑了出去,自己拿了两块月饼食不知味地吞咽。没用的,无论我怎样做,都没用。

    中秋团圆,团不成的是圆,滚得开的是离。

    我熬了一个通宵看电视,唐辣辣劝我早点休息,我固执地赖在沙发上,眼睛呆呆地对着屏幕,他看我无动于衷,于是回房拿了条薄毯给我盖上,我的耳畔又想起他的告白:“西泠是你,半夏也是你,不管是谁先醒来,你始终都是我眼里的人!”
    八月十五日

    今天是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唐辣辣提了各种口味的月饼堆在长条形的大理石饭桌上,哼哼慵懒地扫了一眼翻了个身呼呼睡去,它没兴致是对的,我同样没有食欲,出于无聊和礼貌,象征性地拆了一块尝尝,包装甚是华丽,味道极为一般,就算是一万元一块的月饼,也吃不出黄金的味道。

    晚上,忘川和唐辣辣共同烧了一桌子的菜肴,香喷喷的,整个屋子都被食物的香气承包了。陈朔将桌子半道庭院,仰头喝了一口米酒陶醉道:“中秋的夜晚,月色跟大闸蟹更相配!”

    “团圆佳节,你不应该跟你的父母吃一桌团圆饭么?”我捡了一个螃蟹折下一条腿,用牙签剔里面的肉,说了一句很不应景的话,他愣了愣,随即扬起嘴角浅浅的笑,眉目温柔地站在月色下静静地将我观望,那是我记忆中他笑的最好看最迷人的一次,在此之前在此之后绝无仅有的一回,如果不是前世此生的隔阂,我想我会忍不住亲上去。

    十五个时辰前,我路过唐辣辣的门口,竟叫我破天荒听到一个惊人的秘密。陈朔表示过了中秋他准备带人去一趟西藏碰碰运气,说那个地方唐辣辣去过,没有人比他更有把握,要他说出路线,或者跟着走一趟。唐辣辣坚决地告诉陈朔,他是不会再让我跟着陈朔设险的,他的态度让我很受用,不感动是假的,一直以来,他都扮演维护我的那个角色,默默守护。

    “我不带她走,她现在半疯半傻的光景跟着我是累赘,我不会自找麻烦。”陈朔冷哼一声,分析一针见血,却将我形容成一个废物,可是,他难道忘记我怎么变成今天的吗?那些痛那些恨那些痴缠那些绝望隔了几个月的时光在心底扎根,爱的恨的滋滋生长,将我变成一只积蓄待发的猛兽,等待时间点一到,轰的撕成粉碎。

    “我不信任你,除非你把我弄死,否则你甭想知道。”唐辣辣斩钉截铁道。

    “不用你说,我总有办法让你屈服,要么你自己主动说,要么你睁眼看着我带她走,半道上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可就爱莫能助。”心下一阵恶寒,这是他陈朔的作风,他总能拿捏到一个人的要害,死死地钳住对方。我道他怎么会有空闲整日整日地守着我,原不过是为了这件事铺路,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他的侧颜照,但是这个记事本我已关了半月,当我突然清醒,曾经做过的正常或疯狂的举动一一清晰地飘在脑海,我以为他不甘地问我“半夏,你又把我给忘了是不是?”是他的真情流露,在我意识不够清醒的状态下,他对我保留一丝善意,一丝亏欠,原来这也是假的,作戏一场。

    “陈朔,你赢了!你以为这世上真有起死回生之物?执念而已,陈丹茜已经死了十年有余,她不可能复活,你醒醒吧!”

    “能不能复活总要尝试一番,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没用?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清楚告诉我,我得去会会你的心上人,不管她是西泠还是半夏的意识里,她对我是不排斥的,你不担心吗?”陈朔戏谑道。全身的血顿时沸腾,剧烈地涌入脑门子里,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失控,撞门进去。

    “不用了,我现在就告诉你!”里面传来纸张哗哗的声音,必定是他们展开地图拿笔标注。我悄悄地走了,没有一点声息。

    当我第一天清醒时,陈朔刚好给我剥了一个橙子,他温柔地告诉我橙子富含维C,美容养颜,我疑虑重重地吃了一半,那时我还未完全清醒,直到第三天,丧子之痛延迟三天卷来,我偷偷地躲在半夜哭了好几回,可是我的眼睛在月子受了伤,再也不能通过哭泣来发泄心中的苦楚伤痛。

    那时唐辣辣发现我血红的眼睛,关切地问我怎么了,我眨着凌乱的睫毛躲避他的目光,只言半夜睡眠不好搪塞过去。我不能让他们察觉我的变化,陈朔每天定时出现,风平浪静地与我交谈,这不是他搭讪的行为,他长期驻守我这是什么目的,虽然我知道答案,只是他不说,我便也不捅破,大家就这么干耗着。

    我悄悄地搬回几箱酒,孤枕难眠的夜晚,我会一瓶接一瓶地灌酒,酒喝高了,容易产生幻觉,平生里的遗憾和不顺在梦里都是圆满的,我很满足,有一个夜晚喝得正兴的时候,被唐辣辣察觉了,他推门而入,吃惊地望见脸色红彤彤的我,我举着个空酒瓶,对他笑:“酒是个好东西,你要不要来一瓶?”

    酒瓶猛地被他抽走,继而一个大大的拥抱套在身上,我大笑,眼睛干涩得睁不开。

    几个月浑浑噩噩的时间里,我依稀记得他的醋意与情不自禁,我一直在想,他守着半疯半傻的我是因为对我心存愧疚,想以这样的方式弥补我,哪曾想他心心念念的仍是复活陈丹茜,我变成毫无价值的东西,随手一扔,轻松走人,果真是潇洒。皮皮的死让我对他的心彻底枯萎,冷冷的观望不过是当做一场小丑的表演,我打算过了这个中秋,与唐辣辣诀别,这也许是我能为他做的最不是事情的事情,永生不见,或许,他能淡忘我,千疮百孔的我再也没有精力陪他续写前缘,也没那个资格。

    心力交瘁。疯了一回清醒,忘却了的一一记起,那些人那些事比叫我再死一回还难以承受,我死过一回,心脏破了一个洞,流干全身的血液,杀我的人不是别人,是我爱了两回的男子,我爱了他两世,他一世都不曾爱过我,在他是陈朔的这一世里,他的眼里只装得下陈丹茜一个人,连我的一个片角都不肯待见,在他是陈清浅的那一世里,他用他最珍爱的一把剑刺进了我的胸膛,他的神色那么决绝,那么坚定,将我是西泠的一生毁了,也断送我是半夏的一世。

    难怪我要选择性的将他忘却,我的身体我的大脑一直在自动回避与他有关的一切,是根深蒂固的执念让我把这些全数记起,痛苦的恶梦般的经历真真的成了我心头驱之不去的阴影。

    “你不觉得你的笑很假吗?”我生硬地拽了另一条螃蟹腿敲着桌面,被哼哼一口叼走。

    “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生我的气?”陈朔剥了一个完整的蟹黄放到我面前的小碗中,脸上的肌肉完美地配合着他的笑容,我倒是不记得他哪天变得爱笑了,亦或者他的笑已经练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我是死而复生最鲜明的例子,当年大婚那天我的死成为一场阴谋的开始,那场腥风血雨的大战中,我所有的族人全部死亡,急骤的雨水冲刷着土地上的罪孽,年轻的百里越将我抱回一间仅剩的破损厉害的小屋,他将龙息运功推至我的体内,将我的心脏完整的包裹,那是生养我的土地上惟一的圣物,保一方水土,龙息渐渐被我的身体吸收,之后我沉睡了五十年,于某一天,被一个神秘的蓑衣人唤醒,那之后,百里越的性情与我沉睡着的岁月里判若两人,性格乖僻,难交流,尔后我的记忆被某种术法封印,我知道那不是百里越的功法,是蓑衣人的,只是我醒了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如果陈朔知道他要的东西就在我的身体里,会怎样处置我?

    “明天陪我一天,可好?”我换了一种语气,软软糯糯的,听着就让人无法拒绝。

    他继续剥蟹,将剜好的肉放在碗里,一点一点,闲情逸致,可是他抖了一下,一块洁白的蟹肉掉桌子底下。“明天?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可能要个把月,这段时间我不能陪你。不过也无妨,你一觉醒来便忘了我忘了我是谁,也好,等我回来我们再重新认识。”

    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拿定注意,如果他决定留下,我会将我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把选择权交给他,然而他没有,他一点伤感的情绪都没有,我暗骂自己多事,明知道结果,却总想试探一番,到头来难受的只有我自己。

    “如果我非要跟你去呢?”我认真地问道。

    “半夏,我去办一件事情,会尽快回来,在家乖乖等我。”他收了笑脸,一本正经,我皱眉,如果他找不到龙息的话,当然会来找我,只有我是龙息的突破口。

    我默默地将他剥好的蟹黄挑了出去,自己拿了两块月饼食不知味地吞咽。没用的,无论我怎样做,都没用。

    中秋团圆,团不成的是圆,滚得开的是离。

    我熬了一个通宵看电视,唐辣辣劝我早点休息,我固执地赖在沙发上,眼睛呆呆地对着屏幕,他看我无动于衷,于是回房拿了条薄毯给我盖上,我的耳畔又想起他的告白:“西泠是你,半夏也是你,不管是谁先醒来,你始终都是我眼里的人!”
    八月十五日

    今天是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唐辣辣提了各种口味的月饼堆在长条形的大理石饭桌上,哼哼慵懒地扫了一眼翻了个身呼呼睡去,它没兴致是对的,我同样没有食欲,出于无聊和礼貌,象征性地拆了一块尝尝,包装甚是华丽,味道极为一般,就算是一万元一块的月饼,也吃不出黄金的味道。

    晚上,忘川和唐辣辣共同烧了一桌子的菜肴,香喷喷的,整个屋子都被食物的香气承包了。陈朔将桌子半道庭院,仰头喝了一口米酒陶醉道:“中秋的夜晚,月色跟大闸蟹更相配!”

    “团圆佳节,你不应该跟你的父母吃一桌团圆饭么?”我捡了一个螃蟹折下一条腿,用牙签剔里面的肉,说了一句很不应景的话,他愣了愣,随即扬起嘴角浅浅的笑,眉目温柔地站在月色下静静地将我观望,那是我记忆中他笑的最好看最迷人的一次,在此之前在此之后绝无仅有的一回,如果不是前世此生的隔阂,我想我会忍不住亲上去。

    十五个时辰前,我路过唐辣辣的门口,竟叫我破天荒听到一个惊人的秘密。陈朔表示过了中秋他准备带人去一趟西藏碰碰运气,说那个地方唐辣辣去过,没有人比他更有把握,要他说出路线,或者跟着走一趟。唐辣辣坚决地告诉陈朔,他是不会再让我跟着陈朔设险的,他的态度让我很受用,不感动是假的,一直以来,他都扮演维护我的那个角色,默默守护。

    “我不带她走,她现在半疯半傻的光景跟着我是累赘,我不会自找麻烦。”陈朔冷哼一声,分析一针见血,却将我形容成一个废物,可是,他难道忘记我怎么变成今天的吗?那些痛那些恨那些痴缠那些绝望隔了几个月的时光在心底扎根,爱的恨的滋滋生长,将我变成一只积蓄待发的猛兽,等待时间点一到,轰的撕成粉碎。

    “我不信任你,除非你把我弄死,否则你甭想知道。”唐辣辣斩钉截铁道。

    “不用你说,我总有办法让你屈服,要么你自己主动说,要么你睁眼看着我带她走,半道上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可就爱莫能助。”心下一阵恶寒,这是他陈朔的作风,他总能拿捏到一个人的要害,死死地钳住对方。我道他怎么会有空闲整日整日地守着我,原不过是为了这件事铺路,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他的侧颜照,但是这个记事本我已关了半月,当我突然清醒,曾经做过的正常或疯狂的举动一一清晰地飘在脑海,我以为他不甘地问我“半夏,你又把我给忘了是不是?”是他的真情流露,在我意识不够清醒的状态下,他对我保留一丝善意,一丝亏欠,原来这也是假的,作戏一场。

    “陈朔,你赢了!你以为这世上真有起死回生之物?执念而已,陈丹茜已经死了十年有余,她不可能复活,你醒醒吧!”

    “能不能复活总要尝试一番,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没用?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清楚告诉我,我得去会会你的心上人,不管她是西泠还是半夏的意识里,她对我是不排斥的,你不担心吗?”陈朔戏谑道。全身的血顿时沸腾,剧烈地涌入脑门子里,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失控,撞门进去。

    “不用了,我现在就告诉你!”里面传来纸张哗哗的声音,必定是他们展开地图拿笔标注。我悄悄地走了,没有一点声息。

    当我第一天清醒时,陈朔刚好给我剥了一个橙子,他温柔地告诉我橙子富含维C,美容养颜,我疑虑重重地吃了一半,那时我还未完全清醒,直到第三天,丧子之痛延迟三天卷来,我偷偷地躲在半夜哭了好几回,可是我的眼睛在月子受了伤,再也不能通过哭泣来发泄心中的苦楚伤痛。

    那时唐辣辣发现我血红的眼睛,关切地问我怎么了,我眨着凌乱的睫毛躲避他的目光,只言半夜睡眠不好搪塞过去。我不能让他们察觉我的变化,陈朔每天定时出现,风平浪静地与我交谈,这不是他搭讪的行为,他长期驻守我这是什么目的,虽然我知道答案,只是他不说,我便也不捅破,大家就这么干耗着。

    我悄悄地搬回几箱酒,孤枕难眠的夜晚,我会一瓶接一瓶地灌酒,酒喝高了,容易产生幻觉,平生里的遗憾和不顺在梦里都是圆满的,我很满足,有一个夜晚喝得正兴的时候,被唐辣辣察觉了,他推门而入,吃惊地望见脸色红彤彤的我,我举着个空酒瓶,对他笑:“酒是个好东西,你要不要来一瓶?”

    酒瓶猛地被他抽走,继而一个大大的拥抱套在身上,我大笑,眼睛干涩得睁不开。

    几个月浑浑噩噩的时间里,我依稀记得他的醋意与情不自禁,我一直在想,他守着半疯半傻的我是因为对我心存愧疚,想以这样的方式弥补我,哪曾想他心心念念的仍是复活陈丹茜,我变成毫无价值的东西,随手一扔,轻松走人,果真是潇洒。皮皮的死让我对他的心彻底枯萎,冷冷的观望不过是当做一场小丑的表演,我打算过了这个中秋,与唐辣辣诀别,这也许是我能为他做的最不是事情的事情,永生不见,或许,他能淡忘我,千疮百孔的我再也没有精力陪他续写前缘,也没那个资格。

    心力交瘁。疯了一回清醒,忘却了的一一记起,那些人那些事比叫我再死一回还难以承受,我死过一回,心脏破了一个洞,流干全身的血液,杀我的人不是别人,是我爱了两回的男子,我爱了他两世,他一世都不曾爱过我,在他是陈朔的这一世里,他的眼里只装得下陈丹茜一个人,连我的一个片角都不肯待见,在他是陈清浅的那一世里,他用他最珍爱的一把剑刺进了我的胸膛,他的神色那么决绝,那么坚定,将我是西泠的一生毁了,也断送我是半夏的一世。

    难怪我要选择性的将他忘却,我的身体我的大脑一直在自动回避与他有关的一切,是根深蒂固的执念让我把这些全数记起,痛苦的恶梦般的经历真真的成了我心头驱之不去的阴影。

    “你不觉得你的笑很假吗?”我生硬地拽了另一条螃蟹腿敲着桌面,被哼哼一口叼走。

    “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生我的气?”陈朔剥了一个完整的蟹黄放到我面前的小碗中,脸上的肌肉完美地配合着他的笑容,我倒是不记得他哪天变得爱笑了,亦或者他的笑已经练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我是死而复生最鲜明的例子,当年大婚那天我的死成为一场阴谋的开始,那场腥风血雨的大战中,我所有的族人全部死亡,急骤的雨水冲刷着土地上的罪孽,年轻的百里越将我抱回一间仅剩的破损厉害的小屋,他将龙息运功推至我的体内,将我的心脏完整的包裹,那是生养我的土地上惟一的圣物,保一方水土,龙息渐渐被我的身体吸收,之后我沉睡了五十年,于某一天,被一个神秘的蓑衣人唤醒,那之后,百里越的性情与我沉睡着的岁月里判若两人,性格乖僻,难交流,尔后我的记忆被某种术法封印,我知道那不是百里越的功法,是蓑衣人的,只是我醒了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如果陈朔知道他要的东西就在我的身体里,会怎样处置我?

    “明天陪我一天,可好?”我换了一种语气,软软糯糯的,听着就让人无法拒绝。

    他继续剥蟹,将剜好的肉放在碗里,一点一点,闲情逸致,可是他抖了一下,一块洁白的蟹肉掉桌子底下。“明天?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可能要个把月,这段时间我不能陪你。不过也无妨,你一觉醒来便忘了我忘了我是谁,也好,等我回来我们再重新认识。”

    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拿定注意,如果他决定留下,我会将我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把选择权交给他,然而他没有,他一点伤感的情绪都没有,我暗骂自己多事,明知道结果,却总想试探一番,到头来难受的只有我自己。

    “如果我非要跟你去呢?”我认真地问道。

    “半夏,我去办一件事情,会尽快回来,在家乖乖等我。”他收了笑脸,一本正经,我皱眉,如果他找不到龙息的话,当然会来找我,只有我是龙息的突破口。

    我默默地将他剥好的蟹黄挑了出去,自己拿了两块月饼食不知味地吞咽。没用的,无论我怎样做,都没用。

    中秋团圆,团不成的是圆,滚得开的是离。

    我熬了一个通宵看电视,唐辣辣劝我早点休息,我固执地赖在沙发上,眼睛呆呆地对着屏幕,他看我无动于衷,于是回房拿了条薄毯给我盖上,我的耳畔又想起他的告白:“西泠是你,半夏也是你,不管是谁先醒来,你始终都是我眼里的人!”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