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剧场(剧本)  金钗玉莲(13)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60  更新时间:19-02-27 10: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金钗玉莲(13)
    104.杨宅内室
    杨士廉与杨夫人坐在正壁前,桌上堆满聘礼。
    看来刚刚有过一场争执,两人气色不佳。
    杨琼英掀帘而入。
    得知郑文焯中举后,杨琼英忧郁全消,粉面温柔,举止端庄。
    杨琼英给父母施礼。
    杨琼英:“见过父母双亲。”
    杨夫人:“琼英,前日你父亲为你许下一门亲事,现在对方送来聘礼,不日就要花轿迎亲了。”
    杨琼英大惊失色,目光急转杨士廉。
    杨琼英:“父亲。”
    杨士廉:“这是为父的一片好心。对方虽家境贫寒,然小儿刻苦攻读,天性聪慧,近日又传佳音,喜得皇榜登名,正是前程无量,宏图待展。我女与其婚配,乃是天降良缘。”
    杨琼英:“父亲,女儿还想在家多住几载,再去出阁。”
    杨士廉:“人家婚配之后还要走马上任,岂能以此推卸?再说女大不中留,老是带字深闺也不是正策。”
    杨夫人:“既然琼英不允,那就容缓几日再议。”
    杨士廉拍案而起,怒气冲冲,斩钉截铁。
    杨士廉:“夫人只想王孙贵族,却不想读书人成功与奋斗,女儿也总是吞吞吐吐,不肯应允,反正老夫执意不改,决定答应对方十五日后迎亲。”
    杨琼英呆如木鸡,如雷贯耳。
    杨夫人上前劝说。
    杨夫人:“只得听从老爷了。”
    杨琼英痛哭失声,泪如泉涌。
    105.郑宅正厅
    正厅被装饰一新。
    恭贺新科状元衣锦还乡,来往宾客穿梭不息,人人笑逐颜开。
    郑文焯厅前应酬,拱手答谢,恭敬答言。
    王夫之从厅里走出。
    王夫之:“郑兄,世伯有请。”
    厅内坐满亲朋好友,欢声笑语。
    郑文焯随王夫之走到郑辅铨面前。
    郑文焯:“父亲唤孩儿前来,不知何事?”
    郑辅铨:“上次所谈之婚事,实属为父决定,如今鱼跃龙门,正是完婚之时,你就筹划一下吧。”
    郑文焯一愣。
    郑文焯:“父亲,孩儿不想匆忙成婚。”
    郑辅铨:“名列榜首,乃一喜;授官省亲,乃二喜;如今结为夫妇,正是三喜临门。”
    来宾纷纷叫好。
    郑文焯神色紧张,微皱眉头。
    郑文焯:“孩儿认为婚姻乃终身大事,岂能草草从率?还是从容商议才好。”
    郑辅铨:“如此说来,你是不想应允了?”
    郑文焯:“孩儿正是这样想的。”
    郑辅铨脸上微笑渐消,神色变得生硬。
    王夫之:“郑兄,你就应允了吧?”
    郑文焯默然无语。
    郑辅铨拍案而起,脸色铁青,在厅中踱步。。
    来宾们见势不妙,收敛笑意,鸦雀无声。
    张景祁起身劝导。
    张景祁:“世伯息怒,郑兄刚刚衣锦还乡,还是容几日得意之后再作商议。”
    郑辅铨:“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儿辈岂有不从之理?”
    郑文焯跌跌撞撞走出大厅,痛苦之极。
    郑文焯:“杨小姐,我们真是有情无缘吗?”
    106.杨宅大门外
    两株大槐,绿荫遮日。
    朱漆大门上贴着大红喜字。
    出入奴仆众多,肩挑背扛,尽是购买礼品之人。
    郑文焯躲在墙角,悲痛欲绝的望着杨宅。
    杨士廉送一老者出来。
    老者:“杨兄,千金出阁之时,当通告老夫一声,也好略备薄礼,讨杯喜酒喝喝。”
    杨士廉恭敬还礼。
    杨士廉:“不敢相瞒,理当奉告。”
    两人欢笑拱手告辞。
    郑文焯痛苦之至,万念俱灰。
    他显得悲愤填胸,气短喘急,一时竟昏了过去。
    李成贵急忙上前扶住。
    李成贵:“少爷。”
    107.杨宅绣楼
    一束行将凋谢的玫瑰在晚风中摇曳。
    日近暮色,光线暗淡,气氛低沉。
    杨琼英侧卧榻上,锁春山,蹙秋水,云鬓纷乱。
    春梅捧茶走近帐前。
    春梅:“小姐,喝口水吧。”
    杨琼英无力摇摇头。
    春梅:“小姐,还是听天由命吧。郑相公虽名占魁首,但如今渺无音讯,许是爵禄高登后后悔先前应允,另棲高枝。如今许婚已定,出阁之日近在眼前,还是尽早回心转意吧。”
    杨琼英长叹一声,泪如泉涌。
    杨琼英:“我不信郑相公就是如此忘恩负义之人。”
    春梅:“痴望镜中月,水中花不现实,还是打起精神,面对现实吧,小姐。”
    杨琼英:“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既然身许郑相公,就要为他保洁自身。”
    春梅:“可是老爷已经定下他人。”
    杨琼英冷冷一笑,呆望房梁。
    杨琼英:“如果迎亲人马前来,我当自尽以明绝意。”
    108.郑宅小院
    一条小径在草地里蜿蜒伸展,垂柳依依,绿草茵茵。
    郑文焯陪着张、王两位沿小径缓步行走,兴致索然。
    郑文焯目视潺潺流水,长叹一声。
    郑文焯:“婚期日益逼近,真叫人烦恼。”
    王夫之在劝解。
    王夫之:“郑兄,授官乃皇上恩典,娶亲乃父母所定,再说新娘子才貌出众,远近闻名,正是一桩美事,岂得如此多虑?”
    郑文焯:“不爱之人,焉能叫小生动情?”
    张景祁:“如此说来,郑兄是另有所爱之人?”
    郑文焯默默点头。
    郑文焯:“还记得那首‘云鬓金钗莲步摇’吗?”
    张景祁:“当然记得。”
    郑文焯:“那便是小生为爱慕之人而作。清明踏春偶遇,后又喜得寒窗隔墙重逢,唱和诗词,情投意合,两情相悦。还记得那天中秋之夜,两位仁兄强邀在下游湖赏月吗?”
    王夫之:“郑兄那天心急火燎,话不由衷。”
    郑文焯:“实不相瞒,正如仁兄所猜,房内确有一美人在此,乃是小生爱慕之人。正在情浓之时,两兄到来,并未得以成云雨之欢,谁知此后一误再误,竟无重逢之日。但小生此生此世只爱此女一人。”
    张景祁:“真不知诗中确有其事。”
    王夫之:“不知那位女子深居何府?谁家千金?”
    郑文焯仰天长叹。
    郑文焯:“杨员外之千金,杨琼英。”
    王、张二人大惊失色,相对无言。
    张景祁开口欲言,被王夫之拦住。
    王夫之:“据称杨家小姐也已经许配人家,择日代嫁了。郑兄与杨小姐虽如胶似漆,然如今各自东西,也无重逢之时了。”
    张景祁:“王兄言之有理,郑兄也只好如此了。”
    郑文焯默然望着水中的一对白鹅,凄然泪下。
    郑文焯:“不知有生之年能否再见杨小姐一面,就是死也值得。也不知杨小姐近况如何?”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