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小说)  红与白(49)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68  更新时间:17-05-29 10: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红与白(49)

    四十九、六口茶(上)

    虽然已经是早上天亮时分了,可是因为上了坡,进了山,那似乎越来越浓的晨雾就从那些枯黄的衰草和松林之间冉冉的向上升腾而起,在那些枯落的枝叶中间浮过,或者直接挂在那高高的山巅之上,那些和白纱一样轻柔,但如同牛奶般的不透明的浓雾白蒙蒙一片,整个山岭里都是既潮湿又清凉的感觉,还有些光滑温柔的气息。就像天亮前那个丹凤眼的女孩在那棵小松树下向他展示的人体之美。

    因为一下子涌来了几十、上百人的送葬队伍,因为噼噼啪啪的燃放起鞭炮,也因为那几班跟着上山的锣鼓家业滴滴答的又吹又打,山上的那些山雀和野兔早就躲得远远的了。浓雾弥漫之下,分不清雾中的那些朦朦胧胧的影子那些是人那些是树,不过,当鞭炮声和锣鼓家业停下来的时候,听得见一个瓮声瓮气的男声在看不见人的地方唱:“喝你一口茶,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舍she,辅音)在家不在家?”

    马上就又有一男声捏着女声扭扭捏捏的在唱着:“你喝茶就喝茶,哪来这多话,我的那个爹妈(舍)已经八十八!”

    他一下子就感到惊讶了:他当然知道这是恩施很有名的的情歌《六口茶》,可是在这个送葬的地方出现,是不是有些太不合时宜了?他又马上意识到,这一定是那四个打井的男人在劳动之余,随便唱出来活跃一下气氛,就像唱劳动号子一样,没有冒犯亡人、也冒犯丧家的意思,不过就是一种自娱自乐,再说,他们几乎就是职业队伍,隔三差五的就在山上打井,自然没有什么忌讳,也没有什么悲哀和沉痛。

    有人在接着唱:“喝你二口茶,问你二句话,你的那个哥嫂(舍)在家不在家?”就有人在接着合:“你喝茶就喝茶,哪来这多话,我的那个哥嫂(舍)早已分了家!”

    他就想起了那个女孩子告诉他的关于她本人的一些有关情况:她叫周启芳,是夷陵区土门人,她在问他:“土门大桥知道吗?钟家畈知道吗?我在三队!”

    他在告诉她:土门经常去,也知道那座位于一边通往龙泉、一边通往鸦鹊岭、一头通往花艳的土门大桥,就是没听说过钟家畈,不过,他家里订的文学刊物的一种叫《钟山》。

    打井的在雾中唱:“喝你三口茶,问你三句话,你的那个姐姐(舍)在家不在家?”有人在雾里回答:“你喝茶就喝茶,哪来这多话,我的那个姐姐(舍)已经出了嫁!”

    那个丹凤眼和那个在民歌中回答别人话的女子一样直爽,她和他猜测的几乎一样,今年刚满十八,正是花季少女时代,在今年的高考中,因为发挥不好,所以以几分之差被落在录取分数线下。她有些感叹:“不知是遗憾还是运气?遗憾的是失去了一次进城深造的机会,幸运的是,如果走了,也许就遇不上你了!”

    他就有了些莫名的感动:“你真是这么想的?”

    她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