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小说)  红与白(24)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303  更新时间:17-05-04 10: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红与白(24)

    二十四、吹鼓手

    宜昌周边农村的丧礼中当然更能显现热闹场面的,莫过于用“锣鼓家业(宜昌话中的家什)”来渲染气氛,其实中心城区也有。现在的葛洲坝区域,那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修建的住宅区里,经常会传出那种“咚锵咚锵”的锣鼓声,一听便知这里有人办丧事,在“打家业(宜昌话吹吹打打)”。更有甚者,在伍家岗五一广场处,乘车经过的时候,经常有一些老人就坐在东山大道、八一路与桔城路的三岔路口敲锣打鼓,听着就是葬礼的那种声调,就不知为什么没人管?那里可是宜昌东大门!

    办丧事,丧家至少要请两班锣鼓家业,但各方亲戚和通家之好也会自己出钱去请,所以累计到丧家的五六个锣鼓家业班子还是有的,再多了就是宜昌话说的“人多不吃饮食。”那些锣鼓家业班子少则三人,多则八人,只是全套锣鼓家业应该有八样:打击乐六种是边鼓、锣、鼓、钹、马锣、勾锣,再加上两支吹奏唢呐。

    这些班子中各有各的分工。一种是“迎台班子”,这个班子只有三个人,一人打鼓(兼职还要打小钹、木鱼),另两人吹唢呐(当然也会拉二胡、吹笛子)。他们的任务就是迎客,凡来的是男客就吹唢呐,是女客就吹笛子或拉二胡;开席、上菜也得吹吹打打;第二种是“坐堂班子”,承担整个葬礼期间在丧家的所有仪式的伴奏,收入颇丰,但任务也最重;第三种是“走路班子”,顾名思义,就是承担送葬、安葬全过程的吹奏和敲打,当然八个人一个也不能少。

    迎台班子只是白天值班,晚上丧家要在左邻右舍的家里给这三位师傅找睡觉休息的地方;走路班子只需要出殡前夜才来,与那些抬重的、打井的人同时进丧家。吹吹打打先进灵堂环绕着那具棺材正转三圈反转三圈,表示自己是来送行;凡是丧家戴着孝的孝子贤孙都要跟在乐队的后面绕圈,表示对这些师傅的回拜。因为这些班子明天要送葬上山,所以也要安排食宿。

    顾名思义,“坐堂班子”就是坐在灵堂里的锣鼓家业班子,坐堂班子除了迎来送往不用管,葬礼的几乎所有场合的渲染气氛、聚集人气全靠他们吹吹打打,任务之一就是“做法事”、“摆道场”的时候吹吹打打。在出殡的前夜,吃过晚饭后,道士或者专业人士就要开始“做法事”、“摆道场”,坐堂班子的领班就会在灵堂外的场坝上,用椅子或者板凳摆阵,再令丧家的孝男长子跪在灵堂之前,随着“细乐一章(笛子一曲)”、“弦乐一段(二胡吹奏)”,锣、鼓、钹等打击乐分别演奏一番;然后,领班在前,班子在后,孝子贤孙紧跟乐队在灵堂内正正反反的绕着棺材转,然后出了灵堂又进去,这样进进出出,反复很多次。

    每当进入那些用椅子和板凳排列的“阵”中,锣鼓家业领班的都将移动一次椅子或板凳,使之形成“上、大、人”或“升天”等字样。在此过程中,丧家既要燃鞭放炮,又要焚香烧纸,还要拿烟拿酒和现金答谢人家。这样的“做法事”、“摆道场”就是宣布守灵开始,还希望通过这种形式来悼念亡人,并祝愿亡人早日升天。

    当然在守灵(宜昌话又称“守夜”和“悠时(慢慢消磨时间)”的过程中,坐堂班子还要每隔半小时依次秦乐,由本家的宗伯先生引领着所有的孝子贤孙围绕着灵柩进行“悠时”一遍又一遍的以示悼念,所以,坐堂班子是任重而道远的。中国人很朴实,也很会衡量价值,知道费时最久、任务最重、付出最多的才应该得到最丰厚的报酬。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