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小说)  一路南下(26)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311  更新时间:17-03-29 10: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一路南下(26)

    二十六、胡老板的对比

    “王助理。”烟酒店的胡老板认得那个从街对面的第二区公所横过街走过来的年轻人,老远就在向他打招呼:“又来照顾小店的生意了?”

    宜昌解放后的第一个秋天很美,天空蓝的就像大海,白云就像帆船;秋风扑面吹过很是舒服,树上的叶片也随着风儿变黄了,只是还没有枯萎飘落。宜昌的秋天本来就很舒适,既没有夏天那么酷热,也没有冬天那么寒冷,春天是万物复苏,秋天却是丰收的季节,所以,秋天的颜色是五颜六色的,田里的庄稼有了些丰收的金黄,草木却绿得更深沉;秋雨落下,除了增添一丝凉意,老城区的大街小巷也显得清爽多了。

    “胡老板,应该是来麻烦你。”那个身份已经变成宜昌市第二区助理员的王维顺是个很文雅、也很严肃的南下干部,话说的彬彬有礼:“还是老样子,请给我拿两包烟。”

    胡老板从柜台里拿出两包飞马牌的香烟递过去,在接过王助理递过来的人民币的时候顺便也递给他一支烟,看见那个年轻人有了些犹豫,就笑着告诉他:“这是我们店的规矩,香烟也可以论支卖的,论盒买就会加送一支,这就是批零差。”

    他就接过了那支烟,还会说一声“谢谢。”

    “共产党的官就是和国民党的不一样。”胡老板感慨的在说:“不仅不讨价还价,还会说谢谢,要是换成国民党的官,不是说赊着就是说记账,可是谁他妈的都会赖账,不问还好,问一声遇到不高兴,几个耳光打过来,那才叫哑巴吃黄连——苦不能言呢!”

    “国民党是代表地主资本家的利益,我们是为人民服务,这当然不一样。”王维顺回答说:“胡老板,我就是一个区干部,不是什么官。”

    “王助理,你就别和我们宜昌话里所说的‘虾子过河——牵须(谦虚)’了。”胡老板呵呵一笑:“区公所门前的那个站岗的告诉我,在二区,除了区长就数你的官最大!”

    “我真的不算官,就是一个替党工作、为群众办事的干部。”他抽了一口烟:“不过,您要是发现我们二区有谁违反市委、市政府《告全市人民书》的进城纪律就告诉我,我倒是有权利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共军就是和国军不一样。”一个正在提着酒瓶到这家小店里打酒的黑胖子在插话说:“解放军是晚上进城的,没有像国军那样到处‘号房子’(宜昌话:要房子),而是睡在家家户户的屋檐下,第二天打开门才发现满街躺的都是兵。不仅会帮人家下门板(宜昌原来城区内十之八九都是木屋,开门营业做生意就要下门板),还帮着扫街,这当然会得到居民的认可。”

    “可不是的。”胡老板也在兴致勃勃的说着:“一个拒用银元、一个组织物资平抑物价,就使得社会安宁;建立工会,打倒封建把头,生产就恢复了,那些下苦力的就不再闹事;把那些街头游勇遣返回家,发动群众管理城市,把那些国民党的军、政、警、宪中的顽固分子关起来,人们就自然会扬眉吐气,还有那句新词是怎么说的?”

    “真正成为新中国的主人。”王维顺一边回答,一边打开刚买的香烟,给胡老板和那个黑大汉一人一支,笑着问道:“既然赞同我党的所作所为,何不今天下午也到铁路坝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的大会?”

    那两个人答应得很快。

    “瞧瞧,这就是共产党的干部!”看着那个年轻人横过街走进他工作的区公所,胡老板在对那个黑大汉说:“我给了王助理一支烟,他却还了我们两支烟,这叫礼尚往来,这叫懂规矩,有这样的干部,共产党自然会打败国民党!”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