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小说)  背叛(1)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451  更新时间:17-02-06 10: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背叛(1)

    一、

    一份加急电报使得王德连知青点都没有来得及回就被村支书直接送上了回城的火车。直到坐在摇摇晃晃、挤得满满当当的绿皮车厢里,王德的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不时地将那张电报纸拿出来重新看上一遍。上面只有一行潦草的圆珠笔迹:接电后望速回母字。

    王德想起了那个曾经被造反派批斗过一千三百二十三次的父亲,心里就有了些焦急,虽然只是初春时节,他的额头却有了一些细微的汗珠:会不会是自己的爸爸在“五七干校”受到非人的批斗,因而过于劳累、过于焦虑或者因为低血糖而突然倒下呢?还有妈妈,因为父亲的牵连,至今还在一个基层单位做小工的她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虽然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可是每一封信不是都回答还好吗?那么有什么事要他速回呢?

    无法忍受这种盲目猜测的折磨,火车刚停靠在站台上他就第一个跳下了火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王德高高的个子显得很醒目。

    “小德!”一个声音在车站站台上兴奋地叫着。

    原来是他的母亲。熟悉的面容、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连那种踮着脚、挥着手、高兴的样子也一成不变。十五年前,他参加夏令营回来,母亲也是这样到火车站来接他,一样的踮着脚、一样的挥着手、一样的高高兴兴。

    “看看,这就是‘四人帮’破坏的结果,连每一趟火车都晚点。”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母亲还是那样会滔滔不绝:“上午来接你肖叔叔——对了,他现在是这个市里的外贸局长了——火车提早了一个小时,一大帮人全都迟到了,你这趟车可好,足足晚了四十分钟,如果没有车,腿都要站肿了……”

    于是,王德就发现了母亲和母亲身边的一些变化:母亲原来那种齐耳垂的短发不见了,头上变成了很大的波浪;穿着也洋气了,很笔挺的化纤布料和很新潮的皮鞋,有人在一边冲着王德笑了笑,就把他手里的那个黄挎包给接过去了。在他的印象中,他父亲曾经拥有一辆华沙轿车,可是现在他母亲和他乘坐的却是一辆丰田牌汽车,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日本车显得是那么的漂亮,流线型的车身在阳光下闪着高傲的光亮,清脆的鸣着喇叭,车轮沙沙的碾着平坦的水泥路面,车站工作人员很殷勤地打开了出站口的大门,拥挤在车站广场上的旅客纷纷为这辆车让开道路。王德有些不习惯,也有些感到不自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词:特权。

    “妈妈,这是怎么回事?”王德急急的在问:“为什么要我回来?”

    “瞧把我儿子急的。”母亲笑脸盈盈的望着王德:“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喜讯,你爸爸被解放了!”

    “这可真是个喜讯!”王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十年的腥风血雨,十年的政治动乱,十年的痛苦折磨,十年的妻离子散,十年的骨肉分离,如今真的是第二次得到解放了。他有了些语无伦次:“我知道会有这一天的,爸爸就是打不垮、压不倒的男子汉,没有什么能战胜我爸爸!”

    “瞧瞧,你们父子俩全都一个德行!”母亲抿着嘴在笑:“知道你爸爸现在是什么吗?不是简简单单的官复原职,而是市委书记,这座城市的一把手,可是心里却总是只有你这个儿子,还说你会青出于蓝胜于蓝。”

    “爸爸在家吗?”

    “到北京开会去了,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就飞去了两次。”母亲的口气有些得意:“这也难怪,‘四人帮’造成的十年浩劫等于留下一片废墟,一切都得从头做起。”

    “怪不得妈妈敢叫司机开着车来接我呢。”因为有司机在,王德在母亲的耳边低声地说:“妈妈还记不记得,十五年前,妈妈也是这样要人开车接我所以受到了爸爸狠狠的批评,还作过检讨,爸爸还说过:‘溺爱绝不是爱护’。”

    “懂不懂今非昔比?懂不懂一切向前看?”母亲亲昵的打了王德一下:“妈妈现在市政府行管局的副局长,有权调动政府机关的任何一辆车。”

    王德不敢说“原来如此”那四个字。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