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小说)  木桥溪、招徕河(6)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04  更新时间:17-01-14 10: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木桥溪、招徕河(6)

    天完全黑定以后,小翠把屋里的灯打开了,柔和的灯光透过窗户可以照到院子里,天上还有一轮明月,月光可以透过重重叠叠的树叶洒下来,那是真正的相映成辉。江风很凉爽,青石围墙里有蟋蟀的叫声,清江边有人扯着嗓子唱歌,这里是土家人的发源地,唱的什么我这个汉人听不懂。当然还有小翠关门的声音。她就提着一桶热水走来了,我在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关门?她好奇地望着我:“我怕你等不及了。”她又笑笑,很坦率地告诉我:“天还没黑,我都想了半天了,裤子都弄湿了。”我问她为什么会相信我,她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脸,自信的说:“你什么都不问就帮了我,你就是个好人。”

    我就喝着酒,吃着菜,看着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女孩在我的面前大方的脱掉了身上的所有的衣服,在她脱最后的遮羞布的时候,我在提醒她:“小翠,我可是个男的。”小翠冲我笑笑,面对我脱下了那条花内裤:“这有什么?我本来就是要脱给你这个男人看的。”她已经基本发育成熟,胸前小小的鸡头肉,下面稀疏的毛发,扁平而白皙的腹部,不大而娇嫩的肉片,匀称而苗条的大腿,还算红润的洞口,胸部可能以后还会更隆起,那就更有女人味了。

    小翠的确是给我看的,就很自然的在我面前用肥皂洗着身体,细细的洗着自己的隐秘处,还将里面翻给我看:“看见了吗?红颜色的,我说过我没病。”她用水从头淋到脚,湿漉漉的躺在竹床上:“来!”我问道:“干什么?”她回答得很干脆:“搞我!”

    我感到心跳在加速,但我还在试图克制自己,我故作平静的叫小翠给我点烟,她在撒娇:“你先亲我的mm。”我就走了过去,用牙轻轻的咬了一下那个小小的红红的胸口的突出物,她叫了一声,反应真快,那个小点马上就翘起来了。她一下子坐起来,将我放到在竹床上,她的声音很低:“你咬得我痒痒的。”

    小翠肯定不是第一回玩这样的游戏,很熟练、也很坚定的将手伸进我的长裤里,掏出了我的那根已经勃大的东西,先是用嘴唇碰了一下顶端,笑着告诉我:“我就喜欢有这么大,这么长。”我追问着:“你到底和多少男人玩过?”小翠飞快地看了我一眼:“三个。”她告诉我,十二岁的时候就被她的继父强暴了,但她的继父后来又找了一个女孩,就放过她了,第二个是她的未婚夫,“他最不讲理,”小翠说道:“只要想要我,不管什么地方,拉下裤子就搞。”

    我有些担心的在提醒她:“你在外面这样……搞,就不怕他知道?”小翠显得很自信的说:“他还不是还和别人搞,知不知道?我妈就被他搞过。”我简直听得有些天方夜谭了。小翠解释说,她们那里就是这样的习惯,年轻人如果和一个上辈女子有关系,“女儿不能说,当妈的还高兴得不得了。”她又又用手碰了碰我的坚挺:“我的第三个男人就是你,今天晚上就让你好好的搞一夜。”她先是含住了我的那个家伙的顶端,然后就将我的火热全部含到她的嘴里。

    巨大的刺激油然而生,还有那种很自豪的冲动。我站起身来,让一丝不挂的小翠跪在我的胯下,一次次的用力向前挺进,勃大的东西在她的那张嘴巴里进进出出,那是一种与进出女性的那个通道截然不同的感受,她的嘴不大,口腔也不深,但忍耐力惊人,有时太深入了,她会用嘴唇暗示退后一点,有时候太浅,她就会用舌头去诱惑那个欲望。

    我终于爆发了出来,在那个时候,我根本不让小翠躲避,将她紧紧抵在小桌边,听凭坚挺在她的口里尽情地发射、轰炸,直到完成最后一次律动。她立刻跑进厨房洗口,端出水来给我洗掉正在慢慢萎缩下去的勃大上面她的唾沫。小翠有些羞怯的说道:“你刚才太深了,差点插到我的喉咙里去了。”她把她的隐秘之处给我看:“你逗得我下面痒死了,是不是水汪汪的了?先应该让你先插下面。”她吻着那个东西的顶端:“不许你偷懒,休息一下,下面的一个洞还等着你去搞呢。”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离开招徕河的时候,是那个满脸倦意的老板娘送我们出门的,我装作无意的问了一声小翠,回答说是不到五点钟就到前面清江码头等船去了,老板娘在埋怨:“说是想妈,实际上还不是想她那个傻不啦叽的小男人。”我就想起了小翠昨天晚上的话:“今天先让你玩个够,明天再让他搞,他还是捡你剩下来的?

    那是一次难忘之旅,站在高耸入云的天柱山上,望着乱云飞渡,群山起伏,那是一种豪迈;站在火烧坪冰天雪地的大街上,望着田野里堆积的包白菜,小店里奄奄一息的炉火,那是一种凄凉;站在驶出伴峡的最后一班客船上,望着两岸青山,一江碧水,那是一种秀美;望着小翠撅起的嘴唇,光光的身子,小小的后院,那是一种邂逅。

    难忘长阳!难忘木桥溪、招徕河!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