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6北冥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14  更新时间:17-05-09 15:2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瑶儿,怎么办?这丫头疯的很。。我有点怕。。”

    瑶儿斜斜地看了莫也一眼,哼哼两声冷笑:“你也知道怕?受着吧,老实说,我还挺期待的。”不给莫也回踢她的机会,瑶儿哼着小调进屋收拾莫也的房间。

    蝶樱照着承诺,将若水坊还给了瑶儿,只是要求将柳九的房间保留了下来,瑶儿没有意见,当年柳九给蝶樱的嫁妆,蝶樱挑选了两件留作陪葬,其余的悉数送给了莫也,莫也面对送出去又被还回来的东西,叹了口气,不知道说蝶樱什么好。

    “莫也,蝶樱。。。以前有过一个孩子。”瑶儿看莫也盯着那堆嫁妆发呆。

    “我约莫着猜到了一些,每年二月三,她都会一个人提着一篮子东西出去,也不爱说话,那丫头也没个亲戚,我猜也就这么回事儿。”莫也用指腹细细摩着原本送给蝶樱的玉镯子,“前阵子听人说她最近咳得厉害,你仔细着点,带她去看看大夫,年纪大了,身体上的毛病可拖不得。”

    “知道啦。”瑶儿看着莫也一张稚嫩的脸皱成一团,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又叹气又好笑,“现在我才是长辈,你别想这些,快去打扮臭美,还有啊,重新练练你的琴,看看现在手生成什么了。”瑶儿模仿着当年柳九训她的样子,这身份一变,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一个字,爽。

    日子稳步向前,若水坊作为屹立不倒的老店,收入向来不成问题,原本的温府敲敲打打,换了门牌,住进了新的显贵,瑶儿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从原先的温府门口路过,再也不会向朱红色的大门里看上一眼。

    又一年的腊月,一样的大雪兆丰年的景致,蝶樱走的很平静,手里紧紧捏着一个小虎帽,她的咳疾看了无数大夫终究没能痊愈,和她心里的伤疤一样,时光未能治愈,却还是给了一个平稳的圆满,瑶儿按照蝶樱当年的愿望,将她安葬在儿子身旁,不立碑,因为世间几乎没有念想,不立碑,因为蝶樱说,要带着儿子看尽天下,她从不该以任何方式,停留在这里。

    “再见,蝶樱。”瑶儿拉着莫也,最后和蝶樱道了别。

    莫也15岁,首次亮相若水坊,弹的第一首曲子,叫《北冥》,瑶儿以前从未听过,她也从未说过这首曲子,好在反响热烈,很快变站稳了若水坊曲子的榜首,一连弹了三日,人流丝毫没有减少的架势。说来莫也的反应也很奇怪,要搁到以前柳九的身上,这么好的生意,老早就高兴地哼着小调再喝几杯小酒,调戏调戏小丫头助助兴,莫也每日虽乖乖地出来弹琴,可眼睛老是时不时向观众席到处瞟,心绪不定,好在底子深厚,对琴技影响不大。

    瑶儿反应再迟钝,也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

    “怎么?这是他的曲子?”

    “这是他最初和我和鸣的曲子,他那个时候开玩笑,北冥听上去像是悲鸣,曲子虽好,总归名字不太吉利,我们又实在想不出更适合这首曲子的名字,于是约定,这首曲子最多连弹七日,然后就要把它晾一晾,去去晦气。”

    “你们够好玩儿的。”

    莫也也跟着笑;“是啊,他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瑶儿,怎么办?这丫头疯的很。。我有点怕。。”

    瑶儿斜斜地看了莫也一眼,哼哼两声冷笑:“你也知道怕?受着吧,老实说,我还挺期待的。”不给莫也回踢她的机会,瑶儿哼着小调进屋收拾莫也的房间。

    蝶樱照着承诺,将若水坊还给了瑶儿,只是要求将柳九的房间保留了下来,瑶儿没有意见,当年柳九给蝶樱的嫁妆,蝶樱挑选了两件留作陪葬,其余的悉数送给了莫也,莫也面对送出去又被还回来的东西,叹了口气,不知道说蝶樱什么好。

    “莫也,蝶樱。。。以前有过一个孩子。”瑶儿看莫也盯着那堆嫁妆发呆。

    “我约莫着猜到了一些,每年二月三,她都会一个人提着一篮子东西出去,也不爱说话,那丫头也没个亲戚,我猜也就这么回事儿。”莫也用指腹细细摩着原本送给蝶樱的玉镯子,“前阵子听人说她最近咳得厉害,你仔细着点,带她去看看大夫,年纪大了,身体上的毛病可拖不得。”

    “知道啦。”瑶儿看着莫也一张稚嫩的脸皱成一团,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又叹气又好笑,“现在我才是长辈,你别想这些,快去打扮臭美,还有啊,重新练练你的琴,看看现在手生成什么了。”瑶儿模仿着当年柳九训她的样子,这身份一变,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一个字,爽。

    日子稳步向前,若水坊作为屹立不倒的老店,收入向来不成问题,原本的温府敲敲打打,换了门牌,住进了新的显贵,瑶儿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从原先的温府门口路过,再也不会向朱红色的大门里看上一眼。

    又一年的腊月,一样的大雪兆丰年的景致,蝶樱走的很平静,手里紧紧捏着一个小虎帽,她的咳疾看了无数大夫终究没能痊愈,和她心里的伤疤一样,时光未能治愈,却还是给了一个平稳的圆满,瑶儿按照蝶樱当年的愿望,将她安葬在儿子身旁,不立碑,因为世间几乎没有念想,不立碑,因为蝶樱说,要带着儿子看尽天下,她从不该以任何方式,停留在这里。

    “再见,蝶樱。”瑶儿拉着莫也,最后和蝶樱道了别。

    莫也15岁,首次亮相若水坊,弹的第一首曲子,叫《北冥》,瑶儿以前从未听过,她也从未说过这首曲子,好在反响热烈,很快变站稳了若水坊曲子的榜首,一连弹了三日,人流丝毫没有减少的架势。说来莫也的反应也很奇怪,要搁到以前柳九的身上,这么好的生意,老早就高兴地哼着小调再喝几杯小酒,调戏调戏小丫头助助兴,莫也每日虽乖乖地出来弹琴,可眼睛老是时不时向观众席到处瞟,心绪不定,好在底子深厚,对琴技影响不大。

    瑶儿反应再迟钝,也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

    “怎么?这是他的曲子?”

    “这是他最初和我和鸣的曲子,他那个时候开玩笑,北冥听上去像是悲鸣,曲子虽好,总归名字不太吉利,我们又实在想不出更适合这首曲子的名字,于是约定,这首曲子最多连弹七日,然后就要把它晾一晾,去去晦气。”

    “你们够好玩儿的。”

    莫也也跟着笑;“是啊,他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