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北永行  第一章:北永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562  更新时间:17-05-09 23:2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瑞原跟着黎王的部队行了几日的路程才到了大北永的都城大和城。

    “我们大北永属北地,偏寒,军师可得多着些衣物。”

    何本烈与瑞原并驾,张口提醒道。

    瑞原轻笑,转头看了眼何本烈,“何将军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你可别当这是我对你的关心,我不过是奉黎王的旨意提醒你一声罢了。”

    瑞原听到了,并没有再多说,她自然是知道何本烈对着她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抬头看一眼天上的夜空,满天的星辰,大北永地属严寒之地,空气干燥,一到晚上星空敞亮,到是个观星的好地界。

    掏出胸口的北轩寒玉,迎着月光望上一眼,发出的冷光寒意渗骨。

    这玉佩到底是什么来历?这玉佩上的“朱”字又意味着什么?一切的谜团似乎还有待瑞原去揭开。

    “这玉佩看着很是特别。”黎王行至她身边,看她手上握着一块玉佩,便起了几分好奇。

    瑞原一惊,见是黎王便定了下神,将手中的玉佩递给黎王。

    黎王从她手中接过玉佩,细细打量起来。

    “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一块玉佩,从质地上看像是北轩寒玉,但是关于它的来历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若真是北轩寒玉,那么它的来历就不难猜了。”

    “还请黎王不吝告知。”

    瑞原来了兴趣,听黎王之意是对玉佩的来历有些几分了解。

    “北轩寒玉一直只是传说中的一种玉种,传说它通体发白,是上古留下的神玉,拥有佩戴者可助人活血通经,是助人长寿之物。”

    黎王低头又细细看了几眼,也发现了那玉佩背后的“朱”字,有些惊叹之声。

    “这玉佩身后刻的‘朱’字大概是指大历的朱氏,人流蜚言,朱氏一门当时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无一人生还,但是却烧不了朱府之中的宝玉,那宝玉便是这北轩寒玉。”

    “那么这玉佩是从朱府中出来的。”

    “不错,朱氏当年在大历万贯家财,这玉佩又出现在朱府,传言住家的大运都是这玉佩带来的,只是那火灾后坊间就再没关于这玉佩的传言。”

    黎王将玉佩在手中磨磋了几下,便又递给了瑞原。

    “想不到这失踪了近二十年的宝物会出现在你的手中,到叫我意外。”

    黎王并没有细问这玉佩得来的细节,只是有对瑞原提醒道,“这玉虽是上古神物,但是落入尘间便免不了要引起些是非之争。”

    “听黎王之意像是对当年朱氏一门的意外有些想法。”

    “大历的事,我倒是不便多做见解,只是当时传言这朱氏一族的火是由大历朝廷下的暗旨,至于朝廷为何这样作就不得而知了。”

    “黎王觉得这是和玉佩有关。”

    “到底如何只有下旨之人心里清楚。”

    瑞原将玉佩收入怀中,“那在下倒是很有兴趣将其中的秘密挖掘出来。”

    不知为何隐隐觉得这玉佩和自己或许有些牵扯。

    “瑞军师就这样离开西安可否甘心?”

    “几日前,是黎王专门为我设下的陷阱,此刻又为何有此一问?”

    “只是想叫你早些对西安和蒋戬断掉念头,从此刻起你便是我大北永的人。”

    瑞原低头用手捋了捋马毛,笑道,“黎王真觉得一切能如您所愿吗?”

    入夜已深,再有一日的路程便能到大和城的皇宫了,黎王的几万人马就地找了地方休息。

    “瑞军师,前面不远有家客栈,这几日一直跟着我们,今晚你就在那休息一宿吧。”

    瑞女心想这几日一直没有好好洗漱过,确实该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便点头应下了。

    “本烈,带军师去前面的客栈休息。”

    “是,将军。”

    何本烈带着瑞原往客栈走去。

    “瑞军师,黎王虽然相信你,想要重用你,但是我不会就这么轻易详细你的。”

    “何将军相信不相信都无所谓,在下从未忠于过谁,因为值得我誓死忠诚的还未出现,黎王不是,”瑞原忽然顿了顿,忽然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眼仿若深不见底的夜空,缓缓开口,“还有蒋戬,同样不是。”

    何本烈走在前头,轻声嘀咕,“希望那个人永远不会出现。”

    “会出现的。”

    何本烈被瑞原的回答吓了一跳,大概是并未想到她会听到自己说的话。

    何本烈送瑞原到客栈,同小二嘱咐了几句。

    离开客栈前还向瑞原留了话,“瑞军师,明日大约辰时黎王和我会带着军队经过,到再同军师汇合,告辞。”

    何本烈匆匆交代完便出了客栈。

    瑞原打算洗个澡整理整理便睡下,“小二帮我准备洗澡水。”

    “好嘞,客官。”

    
    瑞原跟着黎王的部队行了几日的路程才到了大北永的都城大和城。

    “我们大北永属北地,偏寒,军师可得多着些衣物。”

    何本烈与瑞原并驾,张口提醒道。

    瑞原轻笑,转头看了眼何本烈,“何将军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你可别当这是我对你的关心,我不过是奉黎王的旨意提醒你一声罢了。”

    瑞原听到了,并没有再多说,她自然是知道何本烈对着她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抬头看一眼天上的夜空,满天的星辰,大北永地属严寒之地,空气干燥,一到晚上星空敞亮,到是个观星的好地界。

    掏出胸口的北轩寒玉,迎着月光望上一眼,发出的冷光寒意渗骨。

    这玉佩到底是什么来历?这玉佩上的“朱”字又意味着什么?一切的谜团似乎还有待瑞原去揭开。

    “这玉佩看着很是特别。”黎王行至她身边,看她手上握着一块玉佩,便起了几分好奇。

    瑞原一惊,见是黎王便定了下神,将手中的玉佩递给黎王。

    黎王从她手中接过玉佩,细细打量起来。

    “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一块玉佩,从质地上看像是北轩寒玉,但是关于它的来历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若真是北轩寒玉,那么它的来历就不难猜了。”

    “还请黎王不吝告知。”

    瑞原来了兴趣,听黎王之意是对玉佩的来历有些几分了解。

    “北轩寒玉一直只是传说中的一种玉种,传说它通体发白,是上古留下的神玉,拥有佩戴者可助人活血通经,是助人长寿之物。”

    黎王低头又细细看了几眼,也发现了那玉佩背后的“朱”字,有些惊叹之声。

    “这玉佩身后刻的‘朱’字大概是指大历的朱氏,人流蜚言,朱氏一门当时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无一人生还,但是却烧不了朱府之中的宝玉,那宝玉便是这北轩寒玉。”

    “那么这玉佩是从朱府中出来的。”

    “不错,朱氏当年在大历万贯家财,这玉佩又出现在朱府,传言住家的大运都是这玉佩带来的,只是那火灾后坊间就再没关于这玉佩的传言。”

    黎王将玉佩在手中磨磋了几下,便又递给了瑞原。

    “想不到这失踪了近二十年的宝物会出现在你的手中,到叫我意外。”

    黎王并没有细问这玉佩得来的细节,只是有对瑞原提醒道,“这玉虽是上古神物,但是落入尘间便免不了要引起些是非之争。”

    “听黎王之意像是对当年朱氏一门的意外有些想法。”

    “大历的事,我倒是不便多做见解,只是当时传言这朱氏一族的火是由大历朝廷下的暗旨,至于朝廷为何这样作就不得而知了。”

    “黎王觉得这是和玉佩有关。”

    “到底如何只有下旨之人心里清楚。”

    瑞原将玉佩收入怀中,“那在下倒是很有兴趣将其中的秘密挖掘出来。”

    不知为何隐隐觉得这玉佩和自己或许有些牵扯。

    “瑞军师就这样离开西安可否甘心?”

    “几日前,是黎王专门为我设下的陷阱,此刻又为何有此一问?”

    “只是想叫你早些对西安和蒋戬断掉念头,从此刻起你便是我大北永的人。”

    瑞原低头用手捋了捋马毛,笑道,“黎王真觉得一切能如您所愿吗?”

    入夜已深,再有一日的路程便能到大和城的皇宫了,黎王的几万人马就地找了地方休息。

    “瑞军师,前面不远有家客栈,这几日一直跟着我们,今晚你就在那休息一宿吧。”

    瑞女心想这几日一直没有好好洗漱过,确实该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便点头应下了。

    “本烈,带军师去前面的客栈休息。”

    “是,将军。”

    何本烈带着瑞原往客栈走去。

    “瑞军师,黎王虽然相信你,想要重用你,但是我不会就这么轻易详细你的。”

    “何将军相信不相信都无所谓,在下从未忠于过谁,因为值得我誓死忠诚的还未出现,黎王不是,”瑞原忽然顿了顿,忽然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眼仿若深不见底的夜空,缓缓开口,“还有蒋戬,同样不是。”

    何本烈走在前头,轻声嘀咕,“希望那个人永远不会出现。”

    “会出现的。”

    何本烈被瑞原的回答吓了一跳,大概是并未想到她会听到自己说的话。

    何本烈送瑞原到客栈,同小二嘱咐了几句。

    离开客栈前还向瑞原留了话,“瑞军师,明日大约辰时黎王和我会带着军队经过,到再同军师汇合,告辞。”

    何本烈匆匆交代完便出了客栈。

    瑞原打算洗个澡整理整理便睡下,“小二帮我准备洗澡水。”

    “好嘞,客官。”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