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二十三 其实我没想象中那么喜欢他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41  更新时间:17-03-03 14:2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直到下班回家,蕭容才知道原來今天陸誓奕早出晚歸,直到現在都還沒回到家。

    消息是從3101號房的各位奇葩們帶來的,顯然她興致缺缺,霍湘等人對此也不感興趣。

    再說,陸誓奕那是誰啊,如果以小說劇情來說,他那是大神級人物,如果以電視劇劇情來說,他那是腹黑抖Sboss,又不會失踪忘了回家的路,也不會被人拐跑。

    就算真被人拐跑了,是誰被虐還不清楚呢!

    因為是未來歸來的吳韻和溫鶴兩人經驗十足,反倒是一點兒也不擔心陸誓奕。

    霍湘?她那二傻子能操心個什麼呢?

    蕭容?她最近對陸誓奕這三個字挺避忌的,看見此人如看見瘟神,有多遠閃多遠,能不見則不見,若是不巧見了那當看不見。

    不在愉悅她還樂著呢。

    就在她為這美好的一天感到十分慶幸時,3102號房的房門就被某人給推開了,黑髮男人緩緩地走進玄關,熟悉地脫去了墨色外套。

    蕭容無奈地對空氣翻了個白眼,怎麼那麼早回來。

    黑髮男人手中提著一白色塑料袋,袋子上還有近日廣告打得正火熱的蛋糕店的名字以及標誌。

    只見黑髮男人在木質茶几上放下了袋子後,隨意一扔外套就坐在沙發上歇息,揉著太陽穴,連個眼神也不打算賜給身旁的某女。

    沒錯,坐在陸誓奕隔壁的就是咱們的女主角,蕭容女士。

    什麼時候這屬於吳韻的場景變成了她,而吳韻卻變得越發越沒存在感,坐在陸誓奕身旁的不再是那如畫中美人的吳韻而是她。

    若是過去的蕭容,極有可能性會為了陸誓奕的主動靠近而感到雀躍無比。

    但奈何如今的她,只覺得彆扭,尷尬又沒安全感,實在是想這樣拋下大家逃進臥室裡。

    也許,過去的她並沒有她想像中那麼喜歡陸誓奕。

    過去的自己所相信的“喜歡”,可能也只不過是因為溫鶴的一句預言而感到喜悅興奮,所以才對陸誓奕感到興趣。

    因為程籟的劈腿,她又再次回到了過去那懵懂不懂愛的少女時光,又被打成了個戀愛白痴。

    居然連這麼簡單的感情都看不明白,一直傻傻地認為是喜歡。

    其實連喜歡都稱不上,更別說是愛。

    莫名覺得之前那傻傻的自己很可笑。

    自以為自己會有機會,遇到挫折的時候告訴自己,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因為陪在他身邊的,一直都會是她。

    聽聞他人所言近水樓台先得月。

    奈何她拋下自尊也得不到美人笑。

    就連如今想放棄這天真的感情,也不被這吃錯藥的某人允許。

    “哇,小誓奕你發什麼神經,居然會去買姑娘家喜歡吃的小點心?”劉無常一見陸誓奕放下袋子,以刷網上動態為樂的劉無常一看就突然靈光想起這袋子的標誌還真特麼的熟悉。

    這不是近日在網上瘋傳不已的甜點牌子嗎?在緣城五十五街的商店街售賣的新款甜點,以好吃與可愛的造型引起了不少姑娘家的注意力,姑娘們近日都喜歡到這家店去吃甜點後自拍發到網上去。

    關注特麼多女性的劉無常怎麼會不曉得這袋子是啥呢。

    陸誓奕本來還沒怎麼覺得彆扭,但一聽劉無常那猥瑣的嗓音就特麼覺得剛才會去排隊買甜點的決定是錯的。

    他剛才到底是怎麼了,吃錯了藥還是忘了吃藥,居然會因為老爺子那句恐嚇而感到一絲絲擔心,所以才會想要去買些姑娘們喜歡的東西討好一下某女。

    但。。。這姑娘似乎是眾多姑娘中最特殊的那一位啊。。。。。。

    陸誓奕莫名想挖個洞跳下去,這樣感到羞恥應該是第一次。

    “剛好經過這家店,想起了上次吳韻和我說過想吃,就順道買了些回來。”語音露下,見眾人看起來似乎都相信了的樣子,陸誓奕心中鬆了一口氣,朝吳韻看去,只見後者一臉乾笑地注視著自己,上揚著唇角妖嬈無比,修長的食指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茶几上的蛋糕。

    當然這舉動也只有陸誓奕看見,陸誓奕心虛地看向別處,偏偏就是不把視線放在吳韻的方向。

    後者無奈地嘆了口氣,倒是平白無故地幫陸誓奕背了次黑鍋,不過這東西她再怎麼笨也知道不是為自己買的吧。

    先不說她本來就沒說過想吃這家店的甜點,而且陸誓奕又不是不知道其實她並不怎麼愛吃甜的。

    所以應該是為蕭容所買的吧,這是為了討好佳人啊。

    但看起來,“佳人”似乎臉色不太好,倒也沒察覺到這蛋糕一開始就是為了她所買的。

    陸誓奕垂眸看向身旁的女人,只見她緊盯著茶几上的蛋糕盒子所發呆,臉色漸漸蒼白,臉上原本綻放的笑容也在緩緩地褪去。

    複雜的心情湧上心頭,如鎖鏈般緊緊捆綁著內心中的自己,身體的各個部位似乎都在因為腦袋的訊息而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陸誓奕,就算你在怎麼看不慣我,也不需要在明目正膽下曬恩愛吧?

    雖然過去的我是很愚昧,居然會因為那一番話而自認那是喜歡,但是你也不需要做到這樣的地步吧。

    她很清楚這不是因為吃醋而感到憤怒,而是因為自己被耍了而覺得自己被侮辱。

    這算什麼,為了美人買了個蛋糕回來,順道請各位吃。

    她也在當中,所以也就表示著曬個恩愛順道請她吃了塊蛋糕過去的不快就因為這蛋糕給抵消了?

    她是不是近日外在形象表現得太溫順導致如今被人爬到頭上去了?

    冷冷地看了一眼陸誓奕,丟下一句話頭也不回地就回了寢室。

    溫鶴等人都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蕭容離去的方向,再看了看茶几上剛切好的巧克力蛋糕。

    吳韻雙手揉了揉太陽穴,又是因為她搞砸了事情啊。。。。。。這茬事真難幹啊。

    蕭容走了以後,陸誓奕依然不清楚方才臨走前蕭容那意味不明的眼神究竟是代表著什麼意思。

    那個眼神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她的臉色陰沉得似乎能滴水似的。

    他又幹啥事來著?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