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别想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97  更新时间:17-05-10 20: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攻击持续了一刻钟后,终于在炎露露的挥手后停了下来。暗夜清风下,万籁俱寂。主神坛石壁上遍布着各种攻击痕迹,地板上散乱着泥沙。学生们像是破布玩偶一样被埋在了石块中。大部分面临濒死边缘的心核修复,尸体一般的昏迷着。

    少数几个还有些许意识,也恐惧的紧闭双眼。在安静的夜色中,他们只能听到自己砰砰乱跳的心核,和炎露露突兀的嗓音。

    炎露露:“恢复属给己方加状态,窥探系那个谁,看着点主神那儿。其余人休息,我们等下一批。”说完她长腿一翘,坐在石头上。手中不知从哪摸出来一块巧克力,咔嚓咔嚓的就吃了起来。

    “……”

    “……”

    橙衣青年们又开始闲聊,十分愉悦的样子。而被他们围着的学生们,灰头土脸的趴在石碓里,心情何止是凄凉,简直是无处话凄凉……

    “我们等下一批。”?

    下一批?

    excuse喵?!

    多么令人绝望,丧心病狂的一句话啊!

    也就是说如今的疼痛只是个开始。他们还要被再轮三次啊?!

    听着炎露露悠闲自得的吃零食,看着恢复术的白光间断亮起。所有人心里都在无声的哀嚎着,“就没有人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吗?!”

    “虽然垫底我们也是人啊好不好!”

    果然前人说得好。死不可怕,等死才可怕。深度绝望之下,有人铤而走险的打算逃跑。身边是潮湿的泥土和血腥味,怪异的味道冲鼻而来。有人深吸了一口气。就算机会渺茫,也得赌一把。也许这些人聊得开心,会忘了他们也说不定。

    暗夜幽影,有鬼鬼祟祟的人猫腰就跑。冲着一个比较大的开口,悄无声息的挨了过去。但是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最后一批的学生还能从眼皮子底下放跑。炎露露就算是徒有虚名了。

    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映入眼帘,炎露露扔下点心包装,漫不经心的拍掉手上的碎屑后,随口点名道:“霜儿,西北点射。”

    “是。”包围缺口墙边,深蓝色的短发少女,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话音未落,就是嗖嗖嗖的三支冰箭,呼啸着向西北飞去。咔咔咔三声,冰箭准确的击中那人前胸,瞬间把他冻了个结结实实。他被冻起来时,还保持这奔跑的姿势。就这么凝结在原地,连脸上惊慌恐惧的表情,都僵在了那里。

    聊天的人们,暂时停止了说话。抬头一看,就看到主神坛西北边,有一个晶莹剔透的人形冰雕,在暗夜中反射着星光,盈盈可爱。

    一招制敌,干脆果敢。

    “哇喔!”有人起哄的朝着霜儿鼓掌。

    “阿霜就是阿霜~”

    霜儿面对起哄,一点反应都没有。雪白的脸上,碧色眼眸如古井一般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收起刚幻化出来的雪白色长弓,转过头恢复平常的站姿。除了手指尖还带着森森寒意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乌云渐厚,星光晦朔,入口处,炎露露看向那三个略有点华丽的人形冰雕,慢悠悠的笑道:“你们啊,就不要想着逃跑了,我们这么多人呢。想跑也等人齐了再跑嘛。”

    言下之意,就是人多了,趁乱才好跑。

    这是给他们指了一条逃跑之路?

    作为指挥,炎露露的声音专门有人负责放大。于是这句话,清晰的传遍了主神坛的每个角落。学生们听完,都沉默了下来。

    的确有道理

    人齐了再跑好像比较有胜算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这学姐的教诲听起来怎么那么刺耳呢?

    但是刺耳归刺耳。所有人也都还是采纳了这个建议。没有人再逃跑了。都老老实实的一起待着,等待寒时的到来。

    寒时,一天中最冷的时刻。也是新一天的开始。幽冷的夜风一吹,云层丝丝缕缕飘过。吃完三块巧克力,五块布丁,一袋薯片加一个九香果后。炎露露在冥冥夜色中站了起来,和着缓缓敲响的钟声。

    “召唤、自然属攻击系准备。”

    休息闲聊中的人群中,站出十几个人,一齐看向炎露露。

    听她吩咐道:“植物召唤属控场,动物属范围打击。”

    两种最经典的召唤属技能,动物属和植物属。用于控场和范围打击。

    “自然属点打击,注意避开召唤兽。”

    这次自然属不再是范围打击了,为了召唤属的力量发挥,他们需要精准的点打击。

    “是!”吩咐完毕后,众人朗声答应,身侧因为能量流的聚集,有微光点点。

    深夜全黑。钟声飘渺的余音,终于是悠悠的敲完了。在最后一声钟响沉寂后,有蓝光闪过,几十个学生凭空出现在广场上。

    于此同时,是炎露露高声的指令。

    “…………各就各位。3。2……1。放!”

    站在最前面的两人,一男一女。身侧迸发出两种光彩,两位召唤师,深绿植物属,浅黄动物属。

    被泥石流侵袭过的地面,布满凹凸不平的土块和石子。正好是植物生长的好环境。潮湿的土地上,迅速蔓生出几百条手臂粗细的藤蔓,凶狠的朝着蓝光所在缠去。第三批的学生,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绿皮蛇一般的藤蔓袭击,矫捷如触手般的藤蔓迅速舞动着,场上混乱惊叫一片。等场面定格,已有三分之一的人被捆住动弹不得。其余的莹莹蓝光下,是浅色的保护罩拦住了蔓生的藤蔓。

    辅助系照例升空避难。绝对的保护让他们瞬间脱离了危险。没保护罩的人已被勒住了四肢脖颈,呈一种怪异的姿态动弹不得。场上只剩下带着淡淡保护罩的防御系。他们还在带着点后怕庆幸着,就听见炎露露听似柔和,实则暗藏尖锐杀气声音。

    “自西向东逐个标记,击碎保护罩!”

    悠悠的清音,回荡在整个主神坛里。

    击碎保护罩!

    攻击系们神色一凛。

    黑暗的夜色里,阴风四起,枯叶翻飞。最西边的保护罩上,徒然亮起了一个璀璨的光点。那莹莹白光,是辅助系打的识敌标记。

    识敌标记,标记上的就是敌人。众人眼里,忽觉标记点上的地方,格外清晰刺眼。

    而保护罩里的人,望着自己身前耀眼的光点,徒觉寒气骤起,无比心惊。那人冷汗直流,但却束手无策。只能听着炎露露的号令声接着响起。

    “预备,放!”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就直劈而下,势如破竹的砸在保护罩上。那玻璃般的薄罩,立刻裂开了一道手臂长的缝隙。里面的人浑身一震,还没来得及反应,铺天盖地的打击已接踵而至。

    旋风、石块、火球、刀刃……可怜这个刚锻造完毕的新人只有一级,一级的保护罩哪里受得住这样的集火。瞬间保护罩圆滑的表面已布满裂纹,眼看就是破裂边缘。那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紧接着一支冰箭袭来。咔,一声。正中靶心。

    唰啦。裂纹四处蔓延,保护罩如玻璃渣般,哗啦啦的碎了一地。里面的人受惊之下,后退三步。本以为接着就是自己受到攻击。但那明亮的光点,在保护罩破碎的同时就已经离开了他。像飘移不定的鬼火,缓缓的移动到了下一个保护罩上。

    自然属的集火也随之撤离,把这形单影只的人,扔给了蜂拥而上的剧毒召唤兽。

    动物召唤属,范围打击。

    此刻场上已经布满了各种毒物,正等着一拥而上,吞噬没有保护罩的人。

    “啊!!”

    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一个人倒下了,而场上的战斗还在继续着。

    一声又一声的警报,伴随着保护罩破裂的咔嚓声响起。幽深静谧的夜里,那白炽的光点飘飘忽忽,从西至东,所向披靡。扔下满地碎片和昏迷在地的人。

    青蛇杏儿口,黄蜂尾后针。银蛇黄蜂的毒,让人们晕乎乎的倒地。满眼幻觉迭起,脑海中只有一句话:这个世界真是残酷、美丽。

    仅仅二十分钟,除了零星升空的辅助系,寒时出现的学生就已经团扑了。

    尘埃落定,一地尸体。只发了几次攻击,炎露露已经收工,重新坐下啃零食了。

    事情发生得太快。升空的辅助系们,还在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地面上的同学就已经跪了一地。好半响,他们才心有余悸的转头,问旁边围观已久的辅助系。

    “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大阵仗?”

    被问到的人,立刻露出苦笑来,“这还算大阵仗?你们是没看到刚才啊。”

    “啊?刚才怎么了?”

    …………

    怎么了?

    不就是暴风骤雨、电闪雷鸣、飞沙走石、大家一起被吊打么。那时的拔地而起的龙卷风,高数十米。他们在空中都身形不稳惶恐不安。地面上的人若不是刚经过领受礼,早死了不止一回了。千言万语憋在嘴里,都形容不出当时的场面。憋闷再三,那人最后吐出来的只有一句话。

    “惨,惨不忍睹!”

    “……”
    攻击持续了一刻钟后,终于在炎露露的挥手后停了下来。暗夜清风下,万籁俱寂。主神坛石壁上遍布着各种攻击痕迹,地板上散乱着泥沙。学生们像是破布玩偶一样被埋在了石块中。大部分面临濒死边缘的心核修复,尸体一般的昏迷着。

    少数几个还有些许意识,也恐惧的紧闭双眼。在安静的夜色中,他们只能听到自己砰砰乱跳的心核,和炎露露突兀的嗓音。

    炎露露:“恢复属给己方加状态,窥探系那个谁,看着点主神那儿。其余人休息,我们等下一批。”说完她长腿一翘,坐在石头上。手中不知从哪摸出来一块巧克力,咔嚓咔嚓的就吃了起来。

    “……”

    “……”

    橙衣青年们又开始闲聊,十分愉悦的样子。而被他们围着的学生们,灰头土脸的趴在石碓里,心情何止是凄凉,简直是无处话凄凉……

    “我们等下一批。”?

    下一批?

    excuse喵?!

    多么令人绝望,丧心病狂的一句话啊!

    也就是说如今的疼痛只是个开始。他们还要被再轮三次啊?!

    听着炎露露悠闲自得的吃零食,看着恢复术的白光间断亮起。所有人心里都在无声的哀嚎着,“就没有人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吗?!”

    “虽然垫底我们也是人啊好不好!”

    果然前人说得好。死不可怕,等死才可怕。深度绝望之下,有人铤而走险的打算逃跑。身边是潮湿的泥土和血腥味,怪异的味道冲鼻而来。有人深吸了一口气。就算机会渺茫,也得赌一把。也许这些人聊得开心,会忘了他们也说不定。

    暗夜幽影,有鬼鬼祟祟的人猫腰就跑。冲着一个比较大的开口,悄无声息的挨了过去。但是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最后一批的学生还能从眼皮子底下放跑。炎露露就算是徒有虚名了。

    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映入眼帘,炎露露扔下点心包装,漫不经心的拍掉手上的碎屑后,随口点名道:“霜儿,西北点射。”

    “是。”包围缺口墙边,深蓝色的短发少女,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话音未落,就是嗖嗖嗖的三支冰箭,呼啸着向西北飞去。咔咔咔三声,冰箭准确的击中那人前胸,瞬间把他冻了个结结实实。他被冻起来时,还保持这奔跑的姿势。就这么凝结在原地,连脸上惊慌恐惧的表情,都僵在了那里。

    聊天的人们,暂时停止了说话。抬头一看,就看到主神坛西北边,有一个晶莹剔透的人形冰雕,在暗夜中反射着星光,盈盈可爱。

    一招制敌,干脆果敢。

    “哇喔!”有人起哄的朝着霜儿鼓掌。

    “阿霜就是阿霜~”

    霜儿面对起哄,一点反应都没有。雪白的脸上,碧色眼眸如古井一般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收起刚幻化出来的雪白色长弓,转过头恢复平常的站姿。除了手指尖还带着森森寒意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乌云渐厚,星光晦朔,入口处,炎露露看向那三个略有点华丽的人形冰雕,慢悠悠的笑道:“你们啊,就不要想着逃跑了,我们这么多人呢。想跑也等人齐了再跑嘛。”

    言下之意,就是人多了,趁乱才好跑。

    这是给他们指了一条逃跑之路?

    作为指挥,炎露露的声音专门有人负责放大。于是这句话,清晰的传遍了主神坛的每个角落。学生们听完,都沉默了下来。

    的确有道理

    人齐了再跑好像比较有胜算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这学姐的教诲听起来怎么那么刺耳呢?

    但是刺耳归刺耳。所有人也都还是采纳了这个建议。没有人再逃跑了。都老老实实的一起待着,等待寒时的到来。

    寒时,一天中最冷的时刻。也是新一天的开始。幽冷的夜风一吹,云层丝丝缕缕飘过。吃完三块巧克力,五块布丁,一袋薯片加一个九香果后。炎露露在冥冥夜色中站了起来,和着缓缓敲响的钟声。

    “召唤、自然属攻击系准备。”

    休息闲聊中的人群中,站出十几个人,一齐看向炎露露。

    听她吩咐道:“植物召唤属控场,动物属范围打击。”

    两种最经典的召唤属技能,动物属和植物属。用于控场和范围打击。

    “自然属点打击,注意避开召唤兽。”

    这次自然属不再是范围打击了,为了召唤属的力量发挥,他们需要精准的点打击。

    “是!”吩咐完毕后,众人朗声答应,身侧因为能量流的聚集,有微光点点。

    深夜全黑。钟声飘渺的余音,终于是悠悠的敲完了。在最后一声钟响沉寂后,有蓝光闪过,几十个学生凭空出现在广场上。

    于此同时,是炎露露高声的指令。

    “…………各就各位。3。2……1。放!”

    站在最前面的两人,一男一女。身侧迸发出两种光彩,两位召唤师,深绿植物属,浅黄动物属。

    被泥石流侵袭过的地面,布满凹凸不平的土块和石子。正好是植物生长的好环境。潮湿的土地上,迅速蔓生出几百条手臂粗细的藤蔓,凶狠的朝着蓝光所在缠去。第三批的学生,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绿皮蛇一般的藤蔓袭击,矫捷如触手般的藤蔓迅速舞动着,场上混乱惊叫一片。等场面定格,已有三分之一的人被捆住动弹不得。其余的莹莹蓝光下,是浅色的保护罩拦住了蔓生的藤蔓。

    辅助系照例升空避难。绝对的保护让他们瞬间脱离了危险。没保护罩的人已被勒住了四肢脖颈,呈一种怪异的姿态动弹不得。场上只剩下带着淡淡保护罩的防御系。他们还在带着点后怕庆幸着,就听见炎露露听似柔和,实则暗藏尖锐杀气声音。

    “自西向东逐个标记,击碎保护罩!”

    悠悠的清音,回荡在整个主神坛里。

    击碎保护罩!

    攻击系们神色一凛。

    黑暗的夜色里,阴风四起,枯叶翻飞。最西边的保护罩上,徒然亮起了一个璀璨的光点。那莹莹白光,是辅助系打的识敌标记。

    识敌标记,标记上的就是敌人。众人眼里,忽觉标记点上的地方,格外清晰刺眼。

    而保护罩里的人,望着自己身前耀眼的光点,徒觉寒气骤起,无比心惊。那人冷汗直流,但却束手无策。只能听着炎露露的号令声接着响起。

    “预备,放!”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就直劈而下,势如破竹的砸在保护罩上。那玻璃般的薄罩,立刻裂开了一道手臂长的缝隙。里面的人浑身一震,还没来得及反应,铺天盖地的打击已接踵而至。

    旋风、石块、火球、刀刃……可怜这个刚锻造完毕的新人只有一级,一级的保护罩哪里受得住这样的集火。瞬间保护罩圆滑的表面已布满裂纹,眼看就是破裂边缘。那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紧接着一支冰箭袭来。咔,一声。正中靶心。

    唰啦。裂纹四处蔓延,保护罩如玻璃渣般,哗啦啦的碎了一地。里面的人受惊之下,后退三步。本以为接着就是自己受到攻击。但那明亮的光点,在保护罩破碎的同时就已经离开了他。像飘移不定的鬼火,缓缓的移动到了下一个保护罩上。

    自然属的集火也随之撤离,把这形单影只的人,扔给了蜂拥而上的剧毒召唤兽。

    动物召唤属,范围打击。

    此刻场上已经布满了各种毒物,正等着一拥而上,吞噬没有保护罩的人。

    “啊!!”

    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一个人倒下了,而场上的战斗还在继续着。

    一声又一声的警报,伴随着保护罩破裂的咔嚓声响起。幽深静谧的夜里,那白炽的光点飘飘忽忽,从西至东,所向披靡。扔下满地碎片和昏迷在地的人。

    青蛇杏儿口,黄蜂尾后针。银蛇黄蜂的毒,让人们晕乎乎的倒地。满眼幻觉迭起,脑海中只有一句话:这个世界真是残酷、美丽。

    仅仅二十分钟,除了零星升空的辅助系,寒时出现的学生就已经团扑了。

    尘埃落定,一地尸体。只发了几次攻击,炎露露已经收工,重新坐下啃零食了。

    事情发生得太快。升空的辅助系们,还在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地面上的同学就已经跪了一地。好半响,他们才心有余悸的转头,问旁边围观已久的辅助系。

    “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大阵仗?”

    被问到的人,立刻露出苦笑来,“这还算大阵仗?你们是没看到刚才啊。”

    “啊?刚才怎么了?”

    …………

    怎么了?

    不就是暴风骤雨、电闪雷鸣、飞沙走石、大家一起被吊打么。那时的拔地而起的龙卷风,高数十米。他们在空中都身形不稳惶恐不安。地面上的人若不是刚经过领受礼,早死了不止一回了。千言万语憋在嘴里,都形容不出当时的场面。憋闷再三,那人最后吐出来的只有一句话。

    “惨,惨不忍睹!”

    “……”
    攻击持续了一刻钟后,终于在炎露露的挥手后停了下来。暗夜清风下,万籁俱寂。主神坛石壁上遍布着各种攻击痕迹,地板上散乱着泥沙。学生们像是破布玩偶一样被埋在了石块中。大部分面临濒死边缘的心核修复,尸体一般的昏迷着。

    少数几个还有些许意识,也恐惧的紧闭双眼。在安静的夜色中,他们只能听到自己砰砰乱跳的心核,和炎露露突兀的嗓音。

    炎露露:“恢复属给己方加状态,窥探系那个谁,看着点主神那儿。其余人休息,我们等下一批。”说完她长腿一翘,坐在石头上。手中不知从哪摸出来一块巧克力,咔嚓咔嚓的就吃了起来。

    “……”

    “……”

    橙衣青年们又开始闲聊,十分愉悦的样子。而被他们围着的学生们,灰头土脸的趴在石碓里,心情何止是凄凉,简直是无处话凄凉……

    “我们等下一批。”?

    下一批?

    excuse喵?!

    多么令人绝望,丧心病狂的一句话啊!

    也就是说如今的疼痛只是个开始。他们还要被再轮三次啊?!

    听着炎露露悠闲自得的吃零食,看着恢复术的白光间断亮起。所有人心里都在无声的哀嚎着,“就没有人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吗?!”

    “虽然垫底我们也是人啊好不好!”

    果然前人说得好。死不可怕,等死才可怕。深度绝望之下,有人铤而走险的打算逃跑。身边是潮湿的泥土和血腥味,怪异的味道冲鼻而来。有人深吸了一口气。就算机会渺茫,也得赌一把。也许这些人聊得开心,会忘了他们也说不定。

    暗夜幽影,有鬼鬼祟祟的人猫腰就跑。冲着一个比较大的开口,悄无声息的挨了过去。但是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最后一批的学生还能从眼皮子底下放跑。炎露露就算是徒有虚名了。

    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映入眼帘,炎露露扔下点心包装,漫不经心的拍掉手上的碎屑后,随口点名道:“霜儿,西北点射。”

    “是。”包围缺口墙边,深蓝色的短发少女,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话音未落,就是嗖嗖嗖的三支冰箭,呼啸着向西北飞去。咔咔咔三声,冰箭准确的击中那人前胸,瞬间把他冻了个结结实实。他被冻起来时,还保持这奔跑的姿势。就这么凝结在原地,连脸上惊慌恐惧的表情,都僵在了那里。

    聊天的人们,暂时停止了说话。抬头一看,就看到主神坛西北边,有一个晶莹剔透的人形冰雕,在暗夜中反射着星光,盈盈可爱。

    一招制敌,干脆果敢。

    “哇喔!”有人起哄的朝着霜儿鼓掌。

    “阿霜就是阿霜~”

    霜儿面对起哄,一点反应都没有。雪白的脸上,碧色眼眸如古井一般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收起刚幻化出来的雪白色长弓,转过头恢复平常的站姿。除了手指尖还带着森森寒意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乌云渐厚,星光晦朔,入口处,炎露露看向那三个略有点华丽的人形冰雕,慢悠悠的笑道:“你们啊,就不要想着逃跑了,我们这么多人呢。想跑也等人齐了再跑嘛。”

    言下之意,就是人多了,趁乱才好跑。

    这是给他们指了一条逃跑之路?

    作为指挥,炎露露的声音专门有人负责放大。于是这句话,清晰的传遍了主神坛的每个角落。学生们听完,都沉默了下来。

    的确有道理

    人齐了再跑好像比较有胜算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这学姐的教诲听起来怎么那么刺耳呢?

    但是刺耳归刺耳。所有人也都还是采纳了这个建议。没有人再逃跑了。都老老实实的一起待着,等待寒时的到来。

    寒时,一天中最冷的时刻。也是新一天的开始。幽冷的夜风一吹,云层丝丝缕缕飘过。吃完三块巧克力,五块布丁,一袋薯片加一个九香果后。炎露露在冥冥夜色中站了起来,和着缓缓敲响的钟声。

    “召唤、自然属攻击系准备。”

    休息闲聊中的人群中,站出十几个人,一齐看向炎露露。

    听她吩咐道:“植物召唤属控场,动物属范围打击。”

    两种最经典的召唤属技能,动物属和植物属。用于控场和范围打击。

    “自然属点打击,注意避开召唤兽。”

    这次自然属不再是范围打击了,为了召唤属的力量发挥,他们需要精准的点打击。

    “是!”吩咐完毕后,众人朗声答应,身侧因为能量流的聚集,有微光点点。

    深夜全黑。钟声飘渺的余音,终于是悠悠的敲完了。在最后一声钟响沉寂后,有蓝光闪过,几十个学生凭空出现在广场上。

    于此同时,是炎露露高声的指令。

    “…………各就各位。3。2……1。放!”

    站在最前面的两人,一男一女。身侧迸发出两种光彩,两位召唤师,深绿植物属,浅黄动物属。

    被泥石流侵袭过的地面,布满凹凸不平的土块和石子。正好是植物生长的好环境。潮湿的土地上,迅速蔓生出几百条手臂粗细的藤蔓,凶狠的朝着蓝光所在缠去。第三批的学生,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绿皮蛇一般的藤蔓袭击,矫捷如触手般的藤蔓迅速舞动着,场上混乱惊叫一片。等场面定格,已有三分之一的人被捆住动弹不得。其余的莹莹蓝光下,是浅色的保护罩拦住了蔓生的藤蔓。

    辅助系照例升空避难。绝对的保护让他们瞬间脱离了危险。没保护罩的人已被勒住了四肢脖颈,呈一种怪异的姿态动弹不得。场上只剩下带着淡淡保护罩的防御系。他们还在带着点后怕庆幸着,就听见炎露露听似柔和,实则暗藏尖锐杀气声音。

    “自西向东逐个标记,击碎保护罩!”

    悠悠的清音,回荡在整个主神坛里。

    击碎保护罩!

    攻击系们神色一凛。

    黑暗的夜色里,阴风四起,枯叶翻飞。最西边的保护罩上,徒然亮起了一个璀璨的光点。那莹莹白光,是辅助系打的识敌标记。

    识敌标记,标记上的就是敌人。众人眼里,忽觉标记点上的地方,格外清晰刺眼。

    而保护罩里的人,望着自己身前耀眼的光点,徒觉寒气骤起,无比心惊。那人冷汗直流,但却束手无策。只能听着炎露露的号令声接着响起。

    “预备,放!”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就直劈而下,势如破竹的砸在保护罩上。那玻璃般的薄罩,立刻裂开了一道手臂长的缝隙。里面的人浑身一震,还没来得及反应,铺天盖地的打击已接踵而至。

    旋风、石块、火球、刀刃……可怜这个刚锻造完毕的新人只有一级,一级的保护罩哪里受得住这样的集火。瞬间保护罩圆滑的表面已布满裂纹,眼看就是破裂边缘。那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紧接着一支冰箭袭来。咔,一声。正中靶心。

    唰啦。裂纹四处蔓延,保护罩如玻璃渣般,哗啦啦的碎了一地。里面的人受惊之下,后退三步。本以为接着就是自己受到攻击。但那明亮的光点,在保护罩破碎的同时就已经离开了他。像飘移不定的鬼火,缓缓的移动到了下一个保护罩上。

    自然属的集火也随之撤离,把这形单影只的人,扔给了蜂拥而上的剧毒召唤兽。

    动物召唤属,范围打击。

    此刻场上已经布满了各种毒物,正等着一拥而上,吞噬没有保护罩的人。

    “啊!!”

    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一个人倒下了,而场上的战斗还在继续着。

    一声又一声的警报,伴随着保护罩破裂的咔嚓声响起。幽深静谧的夜里,那白炽的光点飘飘忽忽,从西至东,所向披靡。扔下满地碎片和昏迷在地的人。

    青蛇杏儿口,黄蜂尾后针。银蛇黄蜂的毒,让人们晕乎乎的倒地。满眼幻觉迭起,脑海中只有一句话:这个世界真是残酷、美丽。

    仅仅二十分钟,除了零星升空的辅助系,寒时出现的学生就已经团扑了。

    尘埃落定,一地尸体。只发了几次攻击,炎露露已经收工,重新坐下啃零食了。

    事情发生得太快。升空的辅助系们,还在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地面上的同学就已经跪了一地。好半响,他们才心有余悸的转头,问旁边围观已久的辅助系。

    “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大阵仗?”

    被问到的人,立刻露出苦笑来,“这还算大阵仗?你们是没看到刚才啊。”

    “啊?刚才怎么了?”

    …………

    怎么了?

    不就是暴风骤雨、电闪雷鸣、飞沙走石、大家一起被吊打么。那时的拔地而起的龙卷风,高数十米。他们在空中都身形不稳惶恐不安。地面上的人若不是刚经过领受礼,早死了不止一回了。千言万语憋在嘴里,都形容不出当时的场面。憋闷再三,那人最后吐出来的只有一句话。

    “惨,惨不忍睹!”

    “……”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