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聂家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96  更新时间:16-03-18 08: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回到出租房,房东表妹这段日子都不见人影,时常跑出去,高中生玩心这么重的,着实不多见。前几天孔灵收到了苏云送来的电影票,他们的电影大卖,于是孔灵就约了我看电影。
    整场电影,孔灵都在专注于手里的爆米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只有电影快散场的时候他才说:“我演戏一定比苏云好看!”
    我瞄他一眼:“你还是做你的天师去吧。”
    出了影院,已经是十多点钟,我们打算去吃点东西,却在影院门口被人拦下。
    拦路者一身笔挺的西装,大概和孔苍差不多年纪,身后站着一个脸色不怎么好的女人,表情木然。
    孔灵对这男的不屑一顾,只是看到他身后的女子时,愣住了:“聂丁宁?”那幅神情,就像是活见鬼了一样。
    聂丁宁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孔灵道:“你……认识我吗?”
    此时影院门口四下无人,她的声音轻飘飘的,人多嘴杂的话,一定会被喧闹声所吞没。
    “小宁,别和他们说话,他们孔家的人很危险。”西装男告诫她。
    “哥,我想回家。”聂丁宁说。
    “等我处理完事情就带你回去。”西装男原来是她哥哥,怪不得两人长得有点相像。
    孔灵终于缓过神来,对西装男扫视一番,得出结论:“你就是聂家的大少爷,聂丁澄。”
    聂丁澄冷眼相待:“是又怎样?你孔家的人情,我们聂家不稀罕!”他丢了什么东西过来,被孔灵一把接住。
    孔灵张开手,他的手心躺着我送给萧左的仙丹。
    孔灵恍悟:“萧左是聂丁宁的未婚夫?!”
    听到萧左的名字,聂丁宁才有了反应,替他大哥点头:“是,他是我未婚夫。”
    “你……”孔灵握紧仙丹:“那我二哥怎么办?你不记得他了?”
    “你二哥是谁?”
    “孔悠。”
    聂丁宁只是一瞬的失神,发呆想了一会儿,有气无力道:“抱歉,我不记得了。”
    聂丁澄揪住孔灵的衣领道:“你看到了,这就是你的好二哥干的好事!当年丁宁为他挡了一记灭魔棍,魂飞魄散,若不是聂家的女子生来就比常人多出一
    魂一魄,她早就死了!”
    孔灵眯眼:“所以你们聂家就瞒着孔家,瞒着我二哥,让他自责内疚了那么多年?”
    “那是他应得的报应!”聂丁澄大吼:“你们孔家没一个好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二哥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我聂家的神农鼎,他窥视好多年了吧?”
    孔灵一拳招呼过去:“谁稀罕你家的破鼎,我孔家什么神器没有,明明是你们聂家棒打鸳鸯,知不知道这是要天打雷劈的!”
    “该天打雷劈的是你二哥!”
    ……
    他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影院门口大打出手,我见聂丁宁脸色苍白,几乎就要倒下,连忙带着她退开几步。
    她对我说道:“我十年前生过一场大病,在那之前的记忆都荡然无存……哥哥说是孔家害的,可是为什么听到孔悠的名字,我想哭?”
    聂丁宁比我大几岁,此时却苦恼得像个十几岁的孩子。
    当年她和孔悠若不是爱得刻骨铭心,如今怎么会因为一个名字,就潸然泪下。
    就在我想开口说点什么,聂丁澄就猛地杀过来,看上去是对我靠近他的宝贝妹妹很不爽。
    “你个不要脸的!”孔灵闪身到我面前,聂丁澄的拳头打在他的胸口,他浑身一震,抓着聂丁澄的手腕就是一个过肩摔,用尽的全身的力气一般,怒吼道
    :“你打我是给聂家出气,我忍,但是你敢碰我女朋友一下,我让你聂家满门不得安宁!”
    聂丁澄摔得不清,孔灵也不见得多光彩,他摇晃了几下,嘴角渗出血液,眼睛一闭就和聂丁澄倒在了一起。
    “把这货挪开。”聂丁澄没力气推开孔灵,大叫道,“给我把他扔进垃圾桶,直接送去回收站!”
    我急忙掏手机打120,聂丁澄恢复体力后就带着聂丁宁走了,孔灵上救护车就醒了,他只说了一句话:“去我二哥那儿。”
    被人打成内伤抬进医院,这可能是孔灵有生以来头一回。
    孔悠冷静地听孔灵说完事情经过,他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甚至连一丁点的惊讶都没有,仿佛是在听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
    “休息两天,不准下床。”孔悠在孔灵身上点了几下,原来满床打滚的孔灵立马动弹不得。
    “二哥,你好歹让我翻个身。”孔灵说:“这个姿势我手臂会麻的。”
    孔悠给他翻了个身,就又听孔灵说:“二哥,我后背痒痒。”
    “……”这回孔悠看着我说:“你来。”
    我走过去,一巴掌拍他背上:“皮痒直说。”
    孔灵嗷嗷叫着,最后他可怜兮兮躺被子里下面道:“我是为了二哥你打的这一架好不,为毛你连个感动的余光都不赏我一个?”
    孔悠摸了摸孔灵的头:“我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了,孔灵,你不会懂,什么是真正的心如死灰。”
    孔灵看着孔悠,沉声道:“死灰还能复燃呢,二哥,你不应该放弃。”
    “我不像你,能不顾一切。”孔悠说这话时看了下我,“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我也不许你插手。”他说完就作势要离开。
    孔灵一言不发,似乎对于孔悠的说法不赞同,可又无法反驳。
    病房的门打开了,可是孔悠还站在病床前,门口站着的是弱柳扶风聂丁宁。
    孔悠面不改色,问她:“有事?”
    聂丁宁走进来,她小心翼翼递给孔悠一个瓶子:“这是治内伤的,我哥下手不知轻重,对不起。”
    孔灵龇牙咧嘴道:“痛死了痛死了,你让你哥也给我打一拳,我保证就打得他和我一样吐血就行,绝对不打死他。”
    孔悠收下瓶子,然后对聂丁宁说:“药送到了,你早点回家吧,偷偷跑出来不好。”
    聂丁宁疑惑:“你怎么知道我偷偷跑出来?”
    “聂家不会让你来见我们。”
    聂丁宁低头,很失落的样子:“我很快就会回去,打伤你弟弟,我替哥哥道歉。”她弯腰鞠躬,歉意满满。
    孔悠抬手,却又放下,他终于有所动容:“回去吧。”我敢确定,他说出的这句话是违心的。
    聂丁宁低着头往外走,一步三回头,最后她停在病房门口,问:“你是医生对吗?”
    孔悠点头后,聂丁宁再问:“我能请你为我治病吗?听家里的下人说,我活不过下个月。”
    “可以。”孔悠毫不犹豫,他走过去,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聂丁宁,冷淡道:“不过你要先回家,改日再来吧。”
    聂丁宁一脸悲伤地离开了,孔灵叹息:“我们家的情商除了我之外,都低得吓人呐。”
    孔悠当做没听到,他走出病房,重重带上了门。
    病房静默了好久,孔灵冷不丁冒出一句:“清浅,我小肚子痒~”
    “……”
    把孔灵收拾服帖了,我坐病床边上看杂志,听着他喋喋不休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午饭时间,忽然,他安静了下来。
    只见孔灵屏息凝神片刻,他睁开雪亮的眼睛,浑身上下的气息都透着一股子凌厉的劲儿,他掀开被子坐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你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因为孔悠有嘱咐过,我劝道,“内伤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痊愈的。”
    孔灵不以为意,下床活动手脚:“没事,我二哥就喜欢危言耸听,哪有那么严重?”
    他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后就满屋子翻东西,我问他找什么,他说:“衣服啊,我总不能穿着病服跑大马路上吧。”
    确实,很可能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
    只是孔悠为了防止孔灵逃院,把他的便服收了,所以孔灵把病房翻了个底朝天,只找到一件浴袍。
    送午饭和汤药来的孔悠就看到了在病房里转圈圈的孔灵,皱眉:“瞎晃什么?躺回去。”
    孔灵爬上床,蒙在被子不说话。
    孔悠吃的放桌上,对我说:“医院里的伙食大多都很清淡,你吃不惯可以出去买,我来看着他。”
    “好。”看得出来,孔悠有话想对孔灵说。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