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下·他的归来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08  更新时间:16-03-11 08: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还好街上没什么人,不然一定会被认为是灵异事件。
    “孔灵,他是独生子。”我提醒道:“他的父母还指望他养活呢。”意思就是看在他上有老的份上,就别弄死弄残了。
    孔灵老大不爽,走到杨鸣的车子边上,一拳捶下去,车头砸出一个坑。
    “……”
    孔灵不解气,手起刀落,整辆车子一分为二,细碎的零件叮叮当当滚落出来……亲眼目睹爱车被“分尸”的过程,杨鸣一口气没提上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烟雨蒙蒙,我看到孔灵抹了把脸,目不斜视走到我的面前,把他的旅行包背回去,他用袖子擦了擦我脸上的雨水,说:“清浅,我们去吃饭吧。”
    一点食欲都没有的我只能跟着他随便找了水煮鱼店,我吃不得辣,但看着他吃水煮鱼片吃得津津有味,我伸筷子过去夹了一片。
    孔灵用筷子夹住我的筷子,“很辣的,你吃不了。”
    只能看不能吃的滋味可不好受,我在孔灵低头之际,夹了片塞嘴里,如他所说,我辣得不行,一瞬就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
    “让你偷吃。”孔灵一点都不意外,放下碗筷给我顺气,倒了杯水,他说道:“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今天我妈本来做了一桌子菜的……这会儿她应该在发脾气吧,我爸肯定又要头疼了。”孔灵硬生生转了话题。
    “对不起。”我道歉,“这顿饭我请了。”
    孔灵摇摇头:“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回来的。”
    我叹气:“杨鸣他……”
    “咔”一声,孔灵手里的筷子断了,他抬起头问我:“什么?”
    “……”算了,我还是自保吧。
    不常吃辣的孔灵吃完了一整锅的水煮鱼,我们结账出去,外面的小雨变大,孔灵从包里取出伞,撑在我的头顶。
    我们从商业街走到了小吃街,那儿的生意并不受雨天的影响,每个摊位照样人满为患。
    孔灵挤进人群,出来时手里拎着一个打包盒,他递给我,里面是两只糖醋蛋。
    我们一人一个分了,又走了一会儿,他买了十来串烤土豆。
    接下来,我们一路走,他一路买,我一路吃,椒盐排骨、铁板鱿鱼、四喜丸子、牛肉粉……空腹的我吃到最后差点吐出来,我阻止正要跑去买碳烤秋刀鱼的孔灵:“我吃饱了!”
    “哦。”孔灵放慢脚步,他打着伞,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我。
    我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
    孔灵掏出餐巾纸,抹了把我的嘴角:“孜然粉。”然后他露出不解的神情:“还有就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蠢货和如此聪明绝顶潇慧眼如炬的我,眼光一样独到?”
    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无语了。
    “清浅。”孔灵忧伤道:“那个蠢货认识初中时候的你,我好羡慕嫉妒恨!”
    头回见识到有人吃醋吃得这么莫名其妙的,我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同学会应该没结束吧。
    我带着孔灵回到酒店,向同学们介绍道:“这是我的男朋友,他叫孔灵。”
    孔灵点了下头:“你们好。”
    在连连问好中,有人拉我过去询问:“怎么回事?刚才杨鸣不是把你拉走了吗?”
    我瞄了眼被同学们围观的孔灵,小声回答:“一言难尽,总之你们千万别在他面前说杨鸣的名字,他会……吃醋的。”
    我差点想说“他会吃人的”。
    “长得挺帅的,家里有钱吗?”那人问。
    我含糊过去,孔灵的家庭背景,我自己都没完全弄明白呢。
    那边,我们班当年的宣传委员问孔灵:“你和清浅什么时候认识的?”
    孔灵冷淡地回答:“高中。”
    “哟,好学生也早恋啊。”宣传委员向我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眼。
    宣传委员边上的同学大叹:“杨鸣兄弟到底是晚了一步。”
    我闻言立马捂眼,只听“嘭”的一声,玻璃桌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啊!”女士们的尖叫声荡气回肠。
    幸好没有人受伤,孔灵还现在那儿镇静地和赶过来的经理说:“你们这儿的桌子质量太差了。”
    经理慌慌张张道歉,让员工过来打扫,场面一片混乱,孔灵趁机带着我溜走。
    “你太欺负人了。”我说,“那个经理会挨骂的。”
    孔灵绽放出阴森森的笑容:“我又没做什么,不过是把手放在桌子上,是那张桌子太脆弱了。”
    桌子和你有仇吗?我不禁想起在孔疏家,被孔爸爸一掌拍碎的桌子,这难不成是祖传的?
    孔灵带我回到他家,璃夏和小寒两孩子抱成一团在地板上呼呼大睡,身边散落着试卷和习题册,想来是高中的学业太艰苦了。
    “这种小儿科的东西都不会,现在的老师都在教什么?”孔灵捡起一张试卷,鄙视了一下现在的教育水平,“误人子弟。”
    他说归说,还是把地上的一人一妖分别拎回房间,扔床上盖好被子。
    我收拾好地板上的试卷和书本,孔灵在厨房里鼓捣半天,端出了一碗药,“趁热喝,二哥说你的药不能停。”
    这叫什么话?!我瞪他一眼,然后把药喝完。
    “乖。”他接过我手里的空碗,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缓过劲来,问他:“禁术解开了吗?”
    孔灵眉飞色舞道:“当然解开了,我爷爷出马,啥事不能解决啊?”
    他说得轻松,如果真这么容易,他怎么会耽搁那么久?而且他消瘦了很多,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怎么这个表情?”孔灵拍了拍我的脸,“一副要哭的样子。”
    我真的哭了,盘旋的泪夺眶而出,我抱着他大哭一场,把这些日子所有的思念与担忧全部用泪水传递给他。
    “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他拍着我的背,轻声道:“清浅乖,不哭不哭。”
    结果我哭得更凶了,最后哭着哭着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还顺带报废了他一件衣服。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