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永夜酒店·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61  更新时间:16-03-03 08: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床边那四个男人,手里拿着不同的东西看着我:茶杯、毛巾、冰袋、退热贴。
    “……”
    容我想想这些东西有什么关联?
    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门外扭进来春光满面的瑶姬,还有脸色苍白的孔灵。
    我不知道我该有什么反应,当时,我只是看着孔灵的眼睛,那种无法言语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第一次痛恨我只是个普通人,不能落下一道天雷劈死这一屋子妖孽。
    “昨晚可够激烈的,都把人家折腾病了呢。”瑶姬捂嘴笑得花枝乱颤,“啊呀呀,我还以为你有多三贞九烈呢,瞧瞧,这不是很享受我这几个小可人的照顾吗?”
    瑶姬一边说一边挨着孔灵,摸着他脸,娇滴滴地说:“亲爱的,我答应你来探病,现在探完了,我们回去继续吧。”
    继续……啥?
    我低头看被子上的花纹,坚决不让自己想歪,一个深呼吸没做完,我就头晕起来。
    孔灵和瑶姬走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难不成他也“失声”了?
    木头把退热贴贴我脑袋上,他说:“瑶姬大人可以远距离传达指令,昨晚的事是她吩咐的,好让你的男人死心。”
    这是多么普遍又低俗的手段,我有种置身于狗血剧的错觉。
    “你最好不要再乱动。”木头严肃道:“你昨晚摔下去,我没来得及救你,接住你的是鼠族的小妖,低等的妖物身上会有瘴气,我们不会解毒,瘴毒入侵肺腑,你很快就会没命。”
    然后我的墓志铭绝对是:蠢死的!
    早知道我就让他亲了,起码还是枚帅哥。
    接下来几天,我都是在床上度过,有四个极品美男“照顾”,我病入膏肓。
    “如果你死了,瑶姬大人会责怪我们。”木头每次给我喂药的时候都这么说。
    我每次都会把药打翻,不是我闹脾气,而是我怕这药有问题。
    周而复始几次,四个美男就开始轮番给我灌药,以至于我的床单被褥天天换。
    在我开始吐血的时候,四个美男就不愿意靠近我了。
    我自己也发现了,接过水杯的时候,里面的水会发黑。
    瘴气真是个好东西,我会这么认为,是因为那四个美男都跑门外看守去了,房间里就剩我一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我已经很虚弱了,所以绑床单废了不少时间,等我从几十层的窗户探出脑袋时,我的脑袋又开始晕乎乎的了。
    当然,我不是要从这里一路爬到底层,我又不是蜘蛛侠,所以我到下一层的阳台,从楼下的房间出去。
    我摔在下一层的阳台上,落地窗半开,里面似乎有人。
    酒店客房里有人不是怪事,可里面的是不是“人”,这个我无法确定。
    我头昏脑胀,敲敲落地窗玻璃。
    落地窗彻底打开,我的视线从模糊到清晰,我面前站着的,是裹着浴袍的年轻男人,他的肩膀和手臂部分,有青蓝的鳞片。
    “人类?”他缓缓蹲下,挑起我的下巴:“你中了瘴毒,快死了。”
    听到这句话我头疼了,我只能看着他,用非常真诚的眼神看着他。
    “咦?”这个帅气的男人微微挑眉,“你的身上,有另一种气息。”
    我推开他,现在我对气息什么的不感冒,希望这别是个吸血蝙蝠化身的。
    “你知不知道……容溪?”他用试探的语气问我。
    我自然不知道,也从未听过这两个字,只好迷茫地摇头。
    “那我现在告诉你,这是我的名字,并且我能让你活着逃出这间酒店。”
    容溪不惧怕我身上的瘴气,又凑近了一分,近得我能从他眼中看到自己憔悴的模样。
    “别急着感激我。”容溪道:“我没有那么好心去救贪婪的人类,我只是太无聊了想看看热闹,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他说完,迅速往我嘴里塞了一粒东西,迫使我咽了下去。
    容溪笑眯眯看着我咳嗽,笑容很灿烂:“想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感觉身体没刚才那么沉重了,反手拍开他的爪子,站起来,伸手,对着他竖起大拇指,然后向下,停顿,再向下一点——没错,我就是在鄙视他!
    “嗬。”容溪笑得灿烂,接着他在一阵风中跳上阳台的栏杆,我看着她,化为白龙,冲向天际。
    大脑突然通电似的,我仿佛想起了什么,然后手心一痛,将我唤回神。
    张开握紧的拳头,看到掌心被猛地变长的指甲戳破,我震惊了。
    那不是人类该有的指甲,好像是什么野兽的爪子,轻轻一划,就能刮破门板。
    我会这么确定,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开门,而是直接将房间门挠出了一个洞!
    跑出房间后,我去坐电梯,可是在我奔跑时,边上的小妖怪莫名其妙倒下了,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吓得我以为妖怪也会得癫痫。
    短短五分钟内,我身边的小妖纷纷出现同样的症状,我知道容溪给我吃的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的我,就像是生化武器,浑身上下都是毒!
    有妖怪上来拦住我,我惊吓之余,一爪子将其抓伤,伤口犹如被强酸腐蚀,惨叫声连绵不绝。
    也幸亏我遇上的都是小妖怪,要是有点能耐的,只怕我还没到底层就被抓住当饭后点心了。
    一路“杀”到一楼大厅,我看到酒店大门敞开着,可是与此同时,一大堆妖怪正盯着我,虎视眈眈。
    “……”
    那场面就如同一堆饿了七八天的狗在看着一碗狗粮。
    我当机立断拔腿就跑,碰到什么都往后砸,总之场面相当混乱,期间有妖怪抓住我的手臂,可是他们都立马撒手,痛得满地打滚。
    在我看到有几个獐头鼠目的小妖拿着绳子过来时,我在层层包围下,变成了一只老鼠。
    是的,就是那种灰溜溜长尾巴的老鼠。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