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下·二十年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64  更新时间:16-02-16 08: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漆黑的沙发和红唇的美女主持,画面美得令人窒息,如果没有对面那只懒散的神棍的话。
    孔灵大爷似的翘腿坐在沙发上,两手一伸,颇有地痞无赖的气质。
    节目开录,柳主持先来了一段必备的开场白,然后介绍孔灵:“今天我们请到了玄学大师——孔灵孔先生,孔先生您好。”
    “主持人你好。”孔灵笑眯眯的。
    “孔先生从事天师这个行业有多少年了?”
    孔灵细想一番,回答:“我也不清楚判定一个人是天师需要什么条件,总之从我接手第一份工作开始,已经有十多年了。”
    “那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呢。”柳主持给出赞美,“您的家人对您的现况满意吗?”
    “呃……我妈很欣慰。”孔灵说。
    柳主持:“她一定很欣慰儿子有如此成就。”
    “不。”孔灵抬头看了眼天花板,“她很欣慰我终于不用打光棍了。”
    “……”柳主持被噎了下,然后干笑两声接下去说:“您还年轻,令堂有些操之过急了,不过每个母亲都对子女的终生大事格外看重,由此可见您一定很受家人喜爱。”
    孔灵没说什么,好在柳主持衔接话题的本事也不是盖的,立马把话题转移:“现在科技发达,很多人觉得天师这样的职业都是封建迷信不值得提倡,您可以为自己和同行说点什么吗?”
    孔灵清了清嗓子,发言:“就好像现在很多人不喜欢乌鸦和不吉利的话一样,有科学依据说乌鸦并不是带来不幸的鸟,却还是有人驱赶它们说它们是报丧鸟;如果我对一个刚满一百大寿的人送上‘祝你长命百岁’的祝福,我一定会被轰出去的是吧,但我就算这么说了,那个人也未必就当场暴毙啊,所以说,有些东西,你不信则无,反之……比如过年收压岁钱,一开始是为了对付年兽,如今成了风俗,那么对于某些不‘封建迷信’的有志青年来说,小孩子都不用收压岁钱了吗?”
    “这个说辞很给力呢,毕竟我也是收过压岁钱的人。”柳主持眉开眼笑道。
    孔灵摸摸鼻子,对着镜头微笑。
    柳主持又说:“孔先生既然是天师,想必是不怕妖魔鬼怪的。”
    “也不尽然。”孔灵说道:“人类就是从恐惧中进化,我们惧怕火焰,可后来才运用它带来了光明与温暖不是吗?”
    “哦,那让您害怕的妖怪,我倒是很有兴趣听听。”
    “比如说像主持人你这么漂亮的女鬼,一上来我就腿软。”孔灵开玩笑道。
    柳主持也笑:“孔先生说笑了,女鬼遇到您跑都来不及呢。”
    “那是,我坚信不错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孔灵无意调侃了一句,“那些怕鬼怕得要死的,有几个肯定不单单只是胆小吧。”
    “孔先生说得对,问心无愧,才能活得潇洒坦荡。”柳主持拍手叫好,然后她对着镜头说:“今天的访谈真是大快人心,我们再次感谢孔先生精彩的发言。”
    周围掌声四起,我还发愣呢,这就完了?
    孔灵站起来伸懒腰:“终于结束了。”
    柳主持伸手过去:“想不到您做访谈节目来也很游刃有余。”
    孔灵握了下她的手,笑得春风得意:“过奖过奖,我随便说说的。”
    “希望我们能再次合作。”柳主持道。
    孔灵眨了眨眼:“和美女主持谈话总是很愉快的。”
    这个时候作为正牌女友的我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自己吃醋了呢?可我真没那个醋劲,看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起劲,我也看得很起劲啊。
    “诶诶!小姑娘让开!”
    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小姑娘”喊的是我时,那个高大的摄影器材就这么对着我的脑门砸下来。
    “你傻啊。”孔灵一把将我拉开,单手把那个器材扶住,场面震撼人心。
    “哥们帅啊!”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摄影器材撤掉,对着孔灵竖起大拇指。
    孔灵抓着我的手臂,噼里啪啦一顿数落,末了抱了抱我:“吓死我了。”
    “我才吓死了。”我摸摸心跳,还扑通扑通剧烈着呢。
    孔灵叹气,然后讨赏:“我这可是救命之恩,亲一下!”
    现在想起来,他的不要脸是从始至终的。
    我最终是在没人的时候,嘴唇轻轻在他脸上碰了下,毕竟那会儿脸皮薄,做不到他那么厚颜无耻。
    ……
    “想什么呢?”孔灵猛地把我从窗前扳过身,“我都进来老半天了。”
    我盯着他和当年几乎一成不变的容貌,说道:“你的英俊和你的无耻依旧那么卓越。”
    “啥?”他瞪大了眼,指控我:“我给你送午饭……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我补充了一句:“你的下限倒是刷新无数,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水清浅你受什么刺激了?”孔灵抓着我的肩膀使劲摇啊摇的,“你中邪了吗?还是说被外星人调包了?啊啊啊啊,我可爱的清浅去哪儿了?”
    “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我被他晃得头晕,赶紧“招供”。
    孔灵问:“啥事?”
    “嗯……柳主持请你访谈的事情。”
    “我去你想那个有病的女人干什么?”孔灵炸毛了,“当年她差点要弄死你啊。”
    咦,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内幕?我立马询问:“这话怎么说?”
    孔灵回答:“她不是纯粹的人类。”
    “那她是什么?”
    “她拥有类似念力一样的超能力吧。”孔灵解释,“不过这种能力非常微弱,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那个支架倒下来完全是她潜意识的操作,这样低阶没水准的念力,发动时会有一种特殊的波动,我能感受到,所以第一时间去英雄救美了啊。”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让我离柳主持远一点,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她为什么要害我?”
    孔灵耸肩:“或许她潜意识把你当情敌了。”
    我:“……”
    孔灵开始剥虾,一个个摆边上的盘子里,说道:“清浅你太不重视我了,追小爷的人能从山顶排到山脚好吗?”
    “我哪里不重视你了?”我坐到他对面,双手托腮,“你是除了家人以外,我唯一重视的人。”
    “嘿呦,今天什么日子?”孔灵乐呵呵地把虾蘸了醋,投喂给我。
    我张嘴吃了几个,眯起眼笑着说:“那时候我在旅馆餐厅说的话让你不愉快了,不是吗?所以我现在肯定地告诉你,我从未忽视过你对我的好,我接下来的二十年,希望和你一起走过。”
    “那是当然的。”孔灵斩钉截铁道:“我们还有很多个二十年!”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