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下·东璃夏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04  更新时间:16-02-09 08: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只能得知,他的名字。”云际生平第一次算命只算出一个名字,会让他记住一辈子的名字:“东璃夏。”
    “很诗意。”孔灵评论。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念了一句,确实很有感觉。
    “竹篱与琉璃,一字之差,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云际高深莫测道。
    小寒回忆:“我一看到他的眼睛,就浑身不自在,太可怕了。”
    青柳深有同感:“法眼对妖的伤害不可估量,我想,还是带小寒先离开。”
    “抱歉,是我把他带来的。”青柳和小寒的伤,没必要受的。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无妨。”青柳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带着小寒离开。
    东璃夏睡着后,稚嫩的脸庞就越发清晰,他这个年纪本应在上学,和同学朋友挥霍青春,怎奈命运捉弄,背负了一身伤痛。
    “他醒来以后别说法眼了,肉眼都用不了。”孔灵得意洋洋地说。
    云际补充道:“只是暂时的,他已经知道用法眼自卫,不会不知道怎么冲破金针封穴。”
    “青春期的小孩子就是麻烦。”孔灵嘀咕一句,把被子盖在东璃夏身上,差点将他的脑袋一并蒙住。
    孔灵下楼抱怨:“我这里都快成招待所了。”
    云际却说:“在我来之前,这里不就是厉鬼招待所吗?”
    孔灵只回他一个华丽丽的“哼!”
    东璃夏十五岁,这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年纪,可他醒来之后就没怎么说话,那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瞎了,任谁都会无措得不知道说啥。
    我只好告诉他:“你的法眼被封住了,等你状态好一点,再恢复你的视力。”
    东璃夏说:“这样挺好的。”语气平淡,面无表情。
    我把水杯塞到他手心里:“喝点水,等下会送吃的上来,你喜欢喝粥吗?”
    东璃夏喝了水,回答:“随便。”
    我就觉得吧,这小孩挺有意思的。
    东璃夏听我没再说,他就开口了:“姐姐,这里是哪?”
    姐姐?这个称呼我还是很受用的,于是我答复:“这是我男朋友家,他是天师,不会害你。”
    “哦。”
    “……”真是个有个性的小孩。
    我的手腕还隐隐作痛,罪魁祸首就在我面前喝水发呆,人生处处是惊喜。
    孔灵端了一大碗粥上来,看到东璃夏醒着,就说:“喂,臭小子,你能自己吃就别劳烦我媳妇儿,她那手还是你撞伤的呢。”
    东璃夏把脸对着我,说:“对不起。”
    他知错能改让我很欣慰:“没关系。”
    孔灵恨得牙痒痒,又不能暴打未成年伤患,就把粥往桌上一放。
    “别这么小气,他还是小孩子。”我劝道。
    孔灵撇嘴:“我哪里小气?太烫了,等会儿再吃。”
    有时候,孔灵和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幼稚地闹着别扭。
    东璃夏听我们说了半天话,才插嘴:“我想上厕所。”
    “……”
    孔灵把东璃夏滴溜去厕所,过了会儿又滴溜着扔回床上,他叮嘱东璃夏:“别去逼你体内的针,法眼一开弄不好这一屋子人都得死,小爷我媳妇儿还没娶进门呢。”
    什么跟什么呀?我瞪他。
    东璃夏点头,“我知道,这样就可以了。”
    孔灵对乖宝宝没辙,脾气都发不出来,把东璃夏的脑袋揉了又揉,接着转身出门。
    等孔灵走了,东璃夏才说:“他是个好人。”
    “嗯。”我赞同这个观点。
    东璃夏又说:“就是比我还幼稚。”
    “嗯嗯!”我非常赞同。
    幼稚的孔灵没有让东璃夏瞎太久,用了十二根金针封住法眼的能力,恢复东璃夏的正常视力。
    东璃夏看到了我们,他摸摸自己的眼睛,哭了:“如果早点遇到你们,该多好?”
    十五岁的男孩子哭起来那简直就是灾难,怎么哄都没用。
    我回想以前妈妈哄我的样子,摸摸他的头,拍拍他的背:“不哭不哭,璃夏要坚强啊。”
    东璃夏就这么扑到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我:“……”
    孔灵跳起来扒他:“喂喂喂,这是我的福利啊啊啊啊啊!”
    云际看着乱糟糟的场面,笑着摇头。
    东璃夏哭累了,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抽一抽的坐沙发上擦鼻涕。
    云际这时看了我一眼:“你为什么觉得他姓东?”
    我一愣:“不是吗?我随口说的。”
    东璃夏哭得眼睛都睁不开,说道:“我复姓东璃。”
    “啊?”这我真的不知道。
    东璃夏马上补充:“我妈妈一直喊我璃夏的,但以前也有人喊我东璃,名字什么的不重要的。”
    云际突然问他:“你哪年生的?”
    东璃夏诚实地回答:“两年后。”
    我和孔灵的表情犹如雷击。
    “难怪。”云际一脸了然,向我们解释:“他来自未来,我无法算出他的过去,因为如今的他,还未出世。”
    “法眼可以穿梭时空。”孔灵点头。
    我已经凌乱了,看着东璃夏仿佛看着外星人。
    “你们觉得为难,我会走的。”东璃夏站起来说。
    孔灵比他高出一大截,抬手就能摸到他的脑袋:“乖,哥哥我罩着你,你就安心住下吧。”
    只有长兄没有幼弟的孔灵,在东璃夏身上找到了做哥哥的荣誉感,虽然我不知道这种虚荣有什么用。
    东璃夏的脑袋一团乱,他张了张嘴,小声道:“两年后我就要回去,这个时空不能有两个我。”
    “两年啊,那够了。”孔灵笑眯眯的,“我会教你法眼正确的使用方法。”
    “谢谢哥哥。”东璃夏直接卖起了萌,十五岁的小孩两眼亮晶晶的,一剑穿心的可爱。
    云际显然比任何人都明白孔灵的寂寞,没有了厉鬼做伴,房子里空荡荡的,云际是极其安静的人,小哑巴这外号不是白起的,而孔灵为了他驱散一屋子的厉鬼,于是就无聊了。
    我给东璃夏炖药膳鸡时,云际在一旁说:“他是良善之人,请好好待他。”
    我开始思索:孔灵是我的良善,而我于他,又是怎样的存在?
    “清浅清浅,快看!”客厅那边,孔灵挥舞着双手,吸引我去看他搭建的扑克牌巴黎铁塔,东璃夏很配合地为他鼓掌。
    “……”我只有一种感觉:两个小孩。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