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下·云际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245  更新时间:16-02-06 08:1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青柳和小都不知道云际的厉害,而我已经见识过了,他们家族祖传的天机术可是能预测天机的,一个人的命数若由天定,那么他真的能算个通透。
    孔灵没有云际的号码,可是他根本没急着找,而是让我去泡茶,那罐他从未开启的云雾茶叶就这么分成五份,泡在了五只青花瓷杯中。
    加上青柳和小寒,一共四个人,这第五杯茶是谁喝的,等我想到,门铃就响了。
    孔灵半点主人的模样都没有,让小寒去开门。
    小寒乖乖去开门了,一会儿,他领着云际进来了。
    自鬼刹山一别,云际的身形越发清瘦,衣服空荡得都能飘起来。
    “喝茶吧。”孔灵指了指茶几上的茶杯。
    云际坐下,对着青柳点了点头,说:“你和肖采采的缘分已尽。”
    青柳愣了下,小寒的脸色一下子煞白。
    云际喝茶,神色被氤氲的水汽挡住,只听他接下去道:“但是,你和常雨的缘分才刚刚开始。”
    什么时候小哑巴也学会说话大喘气?把活了千年的青柳都唬得愣住。
    孔灵哈哈大笑,很没印象地捂着肚子:“我说,你既然算到我要找你,那接下来发生什么,能说不?”
    云际说了一句让人呕血的话:“天机不可泄露。”
    不过云际大老远跑过来,一定不是跑来算个命就走人的,可他喝完茶就没再说话,把人急得能淌汗。
    “你有什么难处,说吧。”孔灵翘着二郎腿,一脸“我早已看穿你”的表情,拽得一塌糊涂:“神算子一门就剩你一人了,天机术是绝了,可你们家的血脉总得传承,我爷爷告诉我们兄弟五个,你们家对整个正道行业都有恩德,你若有难,我们不帮,会遭天谴的。”
    云际哭笑不得:“多谢孔老爷子抬爱。”
    “切,我都没见他有多宝贝我。”孔灵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孔修告诉我,因为除夕前夜把孔灵关小黑屋的事情,孔爸爸之后没少挨骂,孔老爷子还不让孔灵妈妈给孔爸爸做饭,让他“辟谷”七日提升修为,导致孔爸爸差点饿死在房间里。
    云际知道孔灵在说笑,他抬起自己的手竖起三根手指:“我此生有三劫七难,鬼刹山是我的最后一难,三劫里第一劫就是家破人亡,我生受了,第二劫将至,我需求得一个安息之所与一位通晓阴阳的友人渡劫,若三劫七难圆满,我便能羽化而登仙。”
    “成仙?”我惊讶,“你不做人了?”
    云际微笑:“已经够了,万丈红尘,我已没有留恋。”
    孔灵抬眼问他:“如果说通晓阴阳,兔子眼是阴阳师,你怎么不找他?”
    云际摇摇头:“他在国外。”
    “……”孔灵翻白眼,“早知道我也出国去了。”
    我问云际:“孔灵助你渡劫,会有危险吗?”
    “不会。”云际回答得很快,“只是借助,助我渡劫的,另有其人。”
    孔灵马上翻出钥匙扔给他:“大门钥匙和二楼的第三间房门钥匙,等下去超市买材料,我想吃绿豆糕,就是当年我去你们家蹭饭时,你老妈做的那个。”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惦记人家妈妈的绿豆糕?!
    云际似乎回想起当年孔灵来他们家做客的情景,微微一笑。
    “清浅啊,你看看,让你搬过来和我住嘛,你偏不,现在他捷足先登了,我要的是媳妇儿不是哑巴啊!”孔灵哀嚎。
    这回,就连小寒都被他逗笑了。
    因为云际的入住,孔灵驱逐了房子里的厉鬼,云际对厉鬼有本能的排斥,和他们共处久了,会有头晕恶心等不良反应。
    我把二楼第三间房打扫了一下,拉开窗帘,外面的天空是橘红色的,天边的火烧云如火如荼,美不胜收。
    小寒负责保护云际,陪他出去采购绿豆糕的材料,青柳和孔灵在沙发上,和睦地看着某古玩鉴赏节目。
    我在孔灵家吃的晚餐,云际也会下厨,且手艺一流,他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已经熟能生巧了,相比之下,孔灵简直就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二级残废。
    云际用汤勺搅拌锅里的食材,他问我:“孔灵爱吃什么?”
    我回答:“没什么特别爱吃的,如果他让你做饭,家常菜就可以了,他连泡面口味都不会挑剔。”我真的不想告诉云际,他有多么爱吃那个盐都可以不用放的清汤挂面,太丢人了。
    云际对于这种小事情不会耗费精神去掐算,他是知道轻重的人,所以问了几个有关孔灵日常生活的问题,便不再开口,厨房安静得让人憋闷。
    青柳和云际举手投足都是教养十足的人,吃饭也不会有太大的声响,但是孔灵,吧啦吧啦说得起劲。
    小寒不说话也能弄出动静,他用不惯筷子,因为是狼妖,他可以长期不用吃东西,但在青柳的强烈要求下,他必须要学会和普通人一样,拿筷子吃饭这种三岁小孩都做得到的事情,小寒却一次次把饭菜甩出去,筷子掉了一地。
    “没关系,慢慢来。”我安慰他。
    小寒已经放弃了吃饭,他低着头,看起来很沮丧,青柳让他重新拿筷子,他一动不动,最终离桌。
    “他还小。”孔灵咬着鸡腿,撕下一块肉咀嚼:“青春期都还没过玩呢,你对他太严厉。”
    青柳吃完,一声不吭地离开,去找小寒。
    孔灵气鼓鼓道:“这臭脾气,看常雨长大了理不理你们。”
    云际道:“他们会有很长一段故事。”
    我好奇:“常雨真的和青柳在一起了?”这个时代腐腐更健康嘛。
    云际还是那句“天机不可泄露”就把我堵回去了。
    “清浅,你别理他。”孔灵扒着鸡腿手舞足蹈道。
    我看着孔灵滑稽的样子,捂脸沉痛,我究竟是看上这个人哪点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