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下·无法遗忘的人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95  更新时间:16-02-04 12:4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回去的路上,孔灵给我买了一杯奶茶捂手,他说我的手太凉了:“我就离开一天不到的时间,你就给我整出这么大的事情,水清浅你本事见长啊。”
    他仰天长叹,我却莫名其妙:“你真是我男朋友?”
    “如假包换。”他说着就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清浅,你现在和高中那会儿一模一样,迷茫得像只小鹿。”
    高中?我的高中也有他的存在?是啊,脑海中有大块大块的空白,一定是被我不小心遗忘的美好。
    和这个人一起的岁月,无可替代。
    钝痛感翻倍袭来,那些如镜子碎片的记忆片段重新填补,一点一滴,我望着孔灵,哭了。
    “怎么了?”他抬手擦擦我的眼角,“说你两句都不行啊,别哭别哭。”他抱了抱我,我眼泪鼻涕蹭了他满怀。
    “孔灵……”我说,“对不起,我把你忘了。”
    “没关系,我还记得呢。”孔灵拍拍我的背,“我们还有很多个明天可以共同创造回忆。”
    他哪学来这么肉麻的话?我破涕为笑:“谁和你有明天?我要回家,找我爸妈。”
    孔灵看出我是恢复正常了,他知道我的心里承受能力一向很强悍,所以欢天喜地抱着我转了一圈,“吓死我了,不带这么坑自家男朋友的。”
    “这里离我家挺远的,现在天刚亮,你要带我去哪?”我重拾记忆,心情不错,和他在行人稀少的人行道上漫步。
    孔灵牵着我的手晃晃悠悠走着,“嗯……去我二哥的房子,他估计好一会儿都回不来,咱们可以二人世界一整天。”
    “……”有这样的兄弟,是孔悠的不幸,咦?我把孔悠也记起来了。
    孔悠的房子不远,打的一刻钟就到,下了车,孔灵熟门熟路掏卡刷门,“滴滴”两声,电子门锁说:“欢迎回家。”
    “进来吧。”孔灵站在玄关对我招手。
    不得不说,他那个手势像是在呼唤人类忠诚友好的伙伴。
    孔灵开火煮水,照着菜谱做饭,他不是不会,而是从未认真过。
    在大房子转悠半天,我找到了浴室,莲蓬头是自带热感应的,我一站在下面,它就毫不留情的“下雨”,好在水是恒温的,不冷不热,不然我非冻感冒不可。
    孔灵进来,隔着屏风说:“衣服我放门口了。”
    “哦。”我满脑袋泡沫,眼睛都睁不开,随口应了一声。
    等我泡得皮肤发皱,才从浴缸里昏昏沉沉爬出来,擦干了去拿衣服,连标签都还在,估计是他刚买的。
    孔灵煮了一桌子菜,撑着脑袋摇头晃脑道:“吃饭了吃饭了。”
    “嗯,辛苦了。”难为这个下厨次数不过三的孔天师能做三菜一汤。
    饥肠辘辘的情况下我也不计较饭菜合不合胃口,狼吞虎咽犹如风卷残云。
    孔灵也不嫌弃我吃相可怖,自顾自地玩手机,皱着眉头沉思,连我吃完了到了身边都不知道。
    我低头一看,他手机屏幕里放大的照片让我的脑袋“嗡”一下当机了。
    “我去,你什么时候来的?!”孔灵当机立断把手机塞口袋里,抬头慌张地望着我:“那啥,你看到了?”
    “嗯。”我点头,那些血肉横飞的照片确实影响了我,毕竟那些人是被“我”叫到疗养院,然后被大卸八块。
    孔灵没再说话,他在客厅里看起电视,我强忍胃里翻腾上来的恶心,把碗筷收拾了,洗干净晾干,然后默默走向厕所,吐得昏天黑地。
    等反应过来,孔灵蹲在我边上,拍我的背,一遍遍说着:“已经没事了,清浅。”
    我洗了把脸,镜子里的自己红着眼睛,神情憔悴,像失心疯发作的病人。
    孔灵抬起手,在我眉间一点,我脱力倒在他怀里,听他说:“好好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一觉睡醒,地球还在运转,我饿得眼冒金星,在黑乎乎的房间里伸手,想抓住什么。
    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压下去:“半夜三更你梦游吗?”
    我才发觉,孔灵睡在我身旁,“现在是什么时候?”
    孔灵把下滑的被子拉上来一些:“五点,再睡会儿。”
    我被他圈着热得慌,往外挪了挪,他的手臂就架在我腰上,我一动他就烦了:“你想做‘运动’吗?!”说完就把我拖回来。
    “我这段日子睡得够多了,再睡会变傻的。”我嘀咕了一句。
    孔灵说:“你那是睡吗?那是晕倒!和正常的睡眠有着本质区别好不,快快快,给老子躺平。”
    新的一天已经来临,我和孔灵打打闹闹起了床,两人对着镜子刷牙,他一头乱发穿着背心四角裤的模样,如同一枚黄金单身汉,不修边幅。
    孔悠没有回来,我们也不打算住下去了,孔灵拿回了我的行李箱,让我早点回家。
    我这才意识到,还有两周就要开学了。
    这个寒假过得太惊心动魄,我还未从那些光怪陆离的事情中缓过劲儿,就要从中摆脱,回归现实。
    我还有好多问题想要从孔灵口中寻找答案,比如他为什么“喂养”梦魇,比如疗养院里的冤魂怎么处置……这类疑惑我都没有问出口,孔灵也没有主动相告的意思,他只是淡淡地微笑着,目送我上车,挥了挥手。
    总有那么一个人,他好好的,你就会好好的,大概,孔灵于我就是这样的存在,他没心没肺贱笑的时候,才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模样。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