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九章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110  更新时间:17-05-09 16: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那天寅时,准备送走王姨娘的马车早就在外等候着,家奴敲了敲柴房的门,告知王姨娘该出发了,可是里面丝毫没有动静,家奴打开门,发现王姨娘已经自行了断了。

    安乐侯府对外说王姨娘是突然暴毙。

    老夫人认为她是悔过自杀的。长孙静茹不认为她是个会悔过的人,因该是父亲说了什么。至于说什么,她不得而知。长孙静雅认为是老夫人逼死了她亲娘,而长孙静柔则认为这一切都是长孙静茹造成的。

    王家以听闻女儿暴毙王老夫人伤心过头为由接走长孙静柔姐妹俩。白芷为此嘟恼了几句,“谁知道是不是去谋划什么阴谋来陷害我们郡主的。”

    “白芷,随她们去吧,她们要是不出招我反倒心不安。也好,让我们过几天清闲的日子。”

    可不就让白芷说中了,长孙静柔姐妹俩一到王家就跟中哭诉,特别是长孙静雅,把侯府上上下下的人都骂了个遍,整个侯府的人都对不起王姨娘和她们姐妹俩。

    王老夫人看着长孙静雅哭得这般伤心,怜爱地把她揽入怀中,“雅儿不哭,你外祖父和我会给你娘报仇的。这安乐侯府当我们王家没人了吗?说什么婉儿是暴毙的,分明就是他们逼死我的女儿的。”

    那日,王青莲一回来就把看到的听到的都与他说了,他也知道婉娘难救,也想过要不要让芸娘去唆使皇后来协调,这毕竟是家丑之事,他那个嫡长姐最在乎面子问题了,说不准还能松一松手。可是安乐侯就不一定了,说不准还真把事情闹开了,到时候丢颜面不仅是他们王家,有可能还会连累到皇宫里的女儿。这时,他才放弃营救女儿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安乐侯府竟如此容不下他的女儿,当晚就逼迫他女儿上吊自尽来谢罪。简直是一点薄面也不给他,眼里当真没有了他这个岳父兼舅舅。

    王尚书把长孙静柔叫到书房。

    王尚书一副老派的样子,看出了长孙静柔满腹心思,“有什么想说都说出来吧。”

    长孙静柔叹了口气说:“是我们低估了她了。”

    她接着说,“她早就找好了证据想好的对策,就差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却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

    “你接着说。”

    “原本我们都谋划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可以同时解决了梅姨娘的孩子和长孙静婷,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林婆子精神极好地闯了进来,把娘亲曾经做过的事情抖露出来,原来林婆子疯病早就好了,是长孙静茹特意让府医救治的,病好了还被她收为己用。她甚至还查出是王家的家奴去买的药,故意给我们空了一个时间,想让我们派人来王家通气,实则是拦截我们派出去的人。她给我们三个人的院里的下人的饭菜里都下了巴豆,借以治病的缘由把他们都换走了,从新拨了一批新的下人。孙女现在身边只剩下如雪一个亲信。那天夜里,定是她又做了动作才逼得娘亲自尽,说不定是她让人强行把绳子往娘亲脖子一套……”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一个劲地抹眼泪。

    王尚书闭了会眼睛,又睁开。他在想应该是长孙静茹做了什么婉娘才会自行了断的,至于静柔说的强行是不可能的。他虽然只见过长孙静茹一面,但是他内心里觉得这个丫头不会做强制性的事情。他看了看长孙静柔不禁自己发笑,他原以为这个外孙女是个难得的机敏之女,可是和长孙静茹一比还是差了点。他在心里感叹,可惜啊可惜,这么聪明的女孩儿不是他的亲孙女,更不可能与他们一道路上的人。既然此人是他们道路上的绊脚石,那就想个办法把它搬走吧。

    “上次你娘回来时曾说过她怀疑这个长孙静茹是假的。”

    长孙静柔一怔,她也有想过,但是没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外祖父的意思是她真有可能是假的?”

    “不确定,只是冷月死之前说过,安乐侯府里的长孙静茹会武功,似乎身手还不错。一个病怏怏的侯府嫡小姐被送到庄子上养病,回来的时候,身体健壮还学了一身武功,确实蹊跷。”

    “冷月说的?”

    “在那天夜里?”、

    “对,是他把长孙静茹带到舒凌园的,也只有他最清楚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可惜,皇后娘娘那时容不得他存活半刻,他也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你姨母的。你娘不也曾怀疑过吗?”

    “不管她是真是假是不能留下的。”

    “别冲动。既然她会武功,背后必定有高人,你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贸然揭发她,反倒会被倒打一耙。明儿你就回去,多与她接触,查一查。我听你娘说长孙静茹出生的时候腰间上带了一个红色小胎记,像一朵未盛开的莲花包骨朵儿。就从这方面入手,胎记是去不掉的。她若没有便是假的。”

    “我怎么没听说我那大姐姐还有这胎记。”

    “你比她晚出生当然不知道,不过安乐侯府老一辈的人肯定知道,你可以去验证一下。”

    “是,外祖父。”有了王尚书的指点,长孙静柔精神头更提了一层,又燃起了斗志。但是想到长孙静雅跟着回去定会坏事,她向王尚书请示,“外祖父,我想先把三妹妹留在尚书府吧,娘亲最是疼爱三妹妹,怕回了侯府三妹妹要更伤心了。”

    王尚书这样的那狐狸怎会看不出她是否真心实意。不过他也明白,长孙静雅是个容易坏事的,于是就准了她的想法。

    
    那天寅时,准备送走王姨娘的马车早就在外等候着,家奴敲了敲柴房的门,告知王姨娘该出发了,可是里面丝毫没有动静,家奴打开门,发现王姨娘已经自行了断了。

    安乐侯府对外说王姨娘是突然暴毙。

    老夫人认为她是悔过自杀的。长孙静茹不认为她是个会悔过的人,因该是父亲说了什么。至于说什么,她不得而知。长孙静雅认为是老夫人逼死了她亲娘,而长孙静柔则认为这一切都是长孙静茹造成的。

    王家以听闻女儿暴毙王老夫人伤心过头为由接走长孙静柔姐妹俩。白芷为此嘟恼了几句,“谁知道是不是去谋划什么阴谋来陷害我们郡主的。”

    “白芷,随她们去吧,她们要是不出招我反倒心不安。也好,让我们过几天清闲的日子。”

    可不就让白芷说中了,长孙静柔姐妹俩一到王家就跟中哭诉,特别是长孙静雅,把侯府上上下下的人都骂了个遍,整个侯府的人都对不起王姨娘和她们姐妹俩。

    王老夫人看着长孙静雅哭得这般伤心,怜爱地把她揽入怀中,“雅儿不哭,你外祖父和我会给你娘报仇的。这安乐侯府当我们王家没人了吗?说什么婉儿是暴毙的,分明就是他们逼死我的女儿的。”

    那日,王青莲一回来就把看到的听到的都与他说了,他也知道婉娘难救,也想过要不要让芸娘去唆使皇后来协调,这毕竟是家丑之事,他那个嫡长姐最在乎面子问题了,说不准还能松一松手。可是安乐侯就不一定了,说不准还真把事情闹开了,到时候丢颜面不仅是他们王家,有可能还会连累到皇宫里的女儿。这时,他才放弃营救女儿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安乐侯府竟如此容不下他的女儿,当晚就逼迫他女儿上吊自尽来谢罪。简直是一点薄面也不给他,眼里当真没有了他这个岳父兼舅舅。

    王尚书把长孙静柔叫到书房。

    王尚书一副老派的样子,看出了长孙静柔满腹心思,“有什么想说都说出来吧。”

    长孙静柔叹了口气说:“是我们低估了她了。”

    她接着说,“她早就找好了证据想好的对策,就差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却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

    “你接着说。”

    “原本我们都谋划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可以同时解决了梅姨娘的孩子和长孙静婷,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林婆子精神极好地闯了进来,把娘亲曾经做过的事情抖露出来,原来林婆子疯病早就好了,是长孙静茹特意让府医救治的,病好了还被她收为己用。她甚至还查出是王家的家奴去买的药,故意给我们空了一个时间,想让我们派人来王家通气,实则是拦截我们派出去的人。她给我们三个人的院里的下人的饭菜里都下了巴豆,借以治病的缘由把他们都换走了,从新拨了一批新的下人。孙女现在身边只剩下如雪一个亲信。那天夜里,定是她又做了动作才逼得娘亲自尽,说不定是她让人强行把绳子往娘亲脖子一套……”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一个劲地抹眼泪。

    王尚书闭了会眼睛,又睁开。他在想应该是长孙静茹做了什么婉娘才会自行了断的,至于静柔说的强行是不可能的。他虽然只见过长孙静茹一面,但是他内心里觉得这个丫头不会做强制性的事情。他看了看长孙静柔不禁自己发笑,他原以为这个外孙女是个难得的机敏之女,可是和长孙静茹一比还是差了点。他在心里感叹,可惜啊可惜,这么聪明的女孩儿不是他的亲孙女,更不可能与他们一道路上的人。既然此人是他们道路上的绊脚石,那就想个办法把它搬走吧。

    “上次你娘回来时曾说过她怀疑这个长孙静茹是假的。”

    长孙静柔一怔,她也有想过,但是没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外祖父的意思是她真有可能是假的?”

    “不确定,只是冷月死之前说过,安乐侯府里的长孙静茹会武功,似乎身手还不错。一个病怏怏的侯府嫡小姐被送到庄子上养病,回来的时候,身体健壮还学了一身武功,确实蹊跷。”

    “冷月说的?”

    “在那天夜里?”、

    “对,是他把长孙静茹带到舒凌园的,也只有他最清楚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可惜,皇后娘娘那时容不得他存活半刻,他也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你姨母的。你娘不也曾怀疑过吗?”

    “不管她是真是假是不能留下的。”

    “别冲动。既然她会武功,背后必定有高人,你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贸然揭发她,反倒会被倒打一耙。明儿你就回去,多与她接触,查一查。我听你娘说长孙静茹出生的时候腰间上带了一个红色小胎记,像一朵未盛开的莲花包骨朵儿。就从这方面入手,胎记是去不掉的。她若没有便是假的。”

    “我怎么没听说我那大姐姐还有这胎记。”

    “你比她晚出生当然不知道,不过安乐侯府老一辈的人肯定知道,你可以去验证一下。”

    “是,外祖父。”有了王尚书的指点,长孙静柔精神头更提了一层,又燃起了斗志。但是想到长孙静雅跟着回去定会坏事,她向王尚书请示,“外祖父,我想先把三妹妹留在尚书府吧,娘亲最是疼爱三妹妹,怕回了侯府三妹妹要更伤心了。”

    王尚书这样的那狐狸怎会看不出她是否真心实意。不过他也明白,长孙静雅是个容易坏事的,于是就准了她的想法。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