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煞篇  七煞篇之白雅 第十三章 救人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14  更新时间:16-04-12 11:2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另一边,白雅开着车和于阳联系:“于阳,说。”

    “本来我和蓝少在喝酒……”对面那人有些心虚。

    “喝酒?于阳你执行任务都不带脑子吗?他是任务对象,你和他喝酒!!”白雅几乎想一巴掌扇非于阳这小子,心里也是怒蓝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于阳不是一杯倒的,蓝斯竟敢在酒里动手脚,现在来了个偷跑,要是出事了可就麻烦了。

    旁边坐着的男子手里不停的摆弄着电脑,“信号在青山公路消失。”

    “于阳,等我回来收拾你,联系风筝池子支援。”

    白雅目光有些凝重,蓝家现在被一些势力盯着,蓝斯这个未来少主身份已经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以前在自己眼前还好,现在自己只不过被叫走片刻人就没影了,真是个惹祸精啊。

    很快,白雅到了信号消失的地方,走下车,白雅和向贤两人开始搜查,白雅看到垃圾箱上的手机时顿觉不妙,翻开手机,是蓝斯的。

    向贤看着公路旁土地上的脚印,“还是新鲜的,这个脚印有些深啊。”

    白雅蹲下身查看,“没错,如果扛着一个成年人的话就合理了。”

    两人迅速起身,向贤报告了位置后,和白雅从公路的坡上向下面行进。

    走到底部,白雅示意向贤,不远处,山脚下有一处木屋,只是被树遮挡向贤一时间没注意到,两人悄悄的向木屋靠近,下面的路很窄,都是石子和青苔,再往前面都是水,只能下水才能接近木屋了。

    白雅让向贤留下,将外套留下后,动作轻巧的下了水,冰冷的海水打在身上,白雅却丝毫不觉般动作灵巧快速的接近了木屋,加上天色已晚,白雅不担心自己被发现。

    白雅此时靠在树后从窗户中打量着里面的情况。

    里面有一个背对着窗户的,一个人吗?

    正在此时,木屋的门被打开了,里面走出了一个赤着膀子的男人,白雅急忙隐在树后。

    “放心吧,只要你那一千万到手我一定不会让这小子出现在蓝家,没看到,我抓到这小子的时候身边没人,女朋友?好,只要你出得起钱,别说这小子女朋友就是天王老子我也给你弄死。”男人嘿嘿一笑挂断电话,转身听到身后的动静警惕的拿出匕首向声源处划去。

    “别,别杀我,我什么都没听到。”男人看到的是一个女人哆哆嗦嗦的躲在树后,浑身湿淋淋的。

    男人嘿嘿一笑,月光下,女人虽然狼狈但较好的面容让男人心里直痒痒。

    “哪里来的小美人啊。”

    “我,我是被人推下来的,我老公有了外遇,结果那女人雇人害我,你刚刚说只要钱就可以做事是吗?”

    “当然,不止是钱,还有其他的也可以呐。”男人走近女人,闻到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看着女人身上价值不菲的衣服嘴角勾起,看来哪来的富太太呢,倒是便宜自己了。

    男人一把拽起女人,贪婪的闻着女人身上的味道,拨开女人挡在脸上的头发,看清女人的面容后嘿嘿一笑,将女人搂在怀里:“哈哈,没想到我还有今天,只要你跟了我,以后你都不会想你老公的,我可不会让你守活寡的,啊。”

    男人一声惨叫,腹部被匕首刺中,原本在怀里的女人几个动作就摆脱了。

    “想占我便宜?岂能轻易饶过你。”白雅冷笑,随即将男人的两只手臂卸下。

    “啊!!你这个死女人,别让老子见到你,否则我一定让你哭着跪下来求老子。”

    “这时候不该是你向我求饶吗?”白雅推了下插在男人腹中的匕首,疼的男人直叫。

    “叫什么,又没拔出来,死不了。”白雅手中多了一枚手术刀,看向男人:“看来只是手臂脱臼你还有些不满意呢,说罢,想要我把这作恶的东西切掉吗?”白雅比划着某个部位,眼底只有厌恶。

    “你,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还请大姐放过。”

    “你这人,怎的还占我便宜?我可没有你这猪头弟弟。”白雅不满的将手术刀戳进了男人的大腿。

    “啊!!”

    “我问你一句,你说一句,多了的,我就划一刀。”

    “我擦……”

    “啊,我……”

    “我不想听到多余的。”

    “您说……我去,怎么还下手啊。”

    “我还没问呢,你说什么啊。”白雅晃了晃手中的刀。

    男人:凸(艹皿艹)

    “你抓的人是谁?”

    “蓝家小少爷蓝斯。”

    “幕后是谁?”

    “母后?那是啥?又不是拍戏,好疼,别下手了,快成蜂窝煤了。”男人凄惨的看着流血不止的大腿。

    “谁指使……谁出钱让你抓人的?”

    “你说大老板啊,我就怕那人最后杀人灭口再把我处理了,我就留了点线索,那人是……”

    白雅点头,男人低三下四的说道:“那个,我都说了,你能不能帮我把手接上?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啊。”

    白雅闻言哼了一声,将男人的两只手臂接好,从男人身边经过的时候被男人绊倒,男人一个翻身就趴在白雅身上,吸了口气:“我蝎子还没受过这么大的憋屈呢,你这女人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的。”男人死死的压住白雅,一只手掐着白雅的脖子,另一只手正要摸到白雅的腰上,白雅面色平静的伸出腿,男人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我很讨厌别人碰我。”白雅手中发出一道寒光,男人瞪大眼睛弯着腰不停的打滚,此时男人已经成了古老的职业之一,太监。

    没人见到白雅眸中深处的腥红,白雅舔了舔嘴唇,好久没动手杀人了呢。

    迈着优雅的步伐白雅走近男人,不屑的看着男人疯狂手下用力将男人的脖子拧断。

    白雅目光冰冷,直至眼底的腥红散去才扭头看向暗处:“看完了就滚出来。”

    向贤嘿嘿一笑从暗处走出来,虽然天黑看不清楚,但男人的惨叫声自己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老大不会把自己杀了灭口吧?刚刚老大被人占了便宜,自己的眼珠子不会被挖出来吧?

    向贤触及被白雅冷冷一瞥后顿时熄声。

    白雅推开木屋,里面只有一个木板搭成的简易床,上面躺着的正是蓝斯。

    “这小子倒是睡得安稳,外面因为这小子都快翻天了。”向贤揉揉鼻子一脸不满以及羡慕,自己差点被老大的怒火烧到。

    白雅看着床上昏睡的蓝斯目光意味不明,“弄醒他。”

    “我还以为老大你要我背他走呢。”

    “你不嫌重也可以。”说完白雅转身离开,“那就打一针让他睡得彻底些,省的醒来解释。”

    向贤耸耸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烟盒,里面装的确是麻醉针,正要动手的时候,床上躺尸的竟然醒了。

    “哟,你倒是醒来的是时候,赶紧滚起来离开这。”向贤没好气的说道。

    蓝斯缓缓的从床上坐起,随即与靠在门口的白雅目光对上,蓝斯声音有些嘶哑:“我没想到……”

    “你是任务对象,我自然不能自拆招牌,走吧。”没想到我会杀人吗?白雅心下嘲讽,向贤想必也知道这小子装昏迷的吧?要不然怎么拿那个后遗症最大的麻醉剂?虽然见效快,但醒来后什么都不能吃,吃了就吐,真不知道向贤那小子怎么喜欢发明这些东西。

    “好。”蓝斯沉默不语,跟在后面,他在男人出去接电话的时候就惊醒了,在男人接电话的期间把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弄断了,可没想到会从门缝见到白雅杀人的一幕,从没想到白雅会是这么恐怖的女人,不是对白雅手段的恐怖,而是白雅在杀人时目光没有一丝变化,哪怕是杀一只鸡人的目光也会有波动,而白雅却丝毫波动也无,这女人对人命如此薄凉吗?

    

    作者闲话:

    最近准备考试,真题里还有考数学的直接崩溃……各色题型甚至无厘头的,锻炼身心强大自我中……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