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由早晚乱余生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10  更新时间:21-03-24 17:4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最近有些神经衰弱,,稍微一点不开心就发脾气,我是不是,快到更年期了。
    啊,姨妈来了,那没事了。
    前几天晚上做梦,梦到海月在跟公司股东吵架,我在一幢空旷的大楼里面找电梯,要去找她。
    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海月晚上11点给我发的消息,她说,工资别急,会有的,在跟股东谈。
    我跟她说我做梦的事情,她说,卧槽牛逼。
    我怀疑我出窍了。
    每天晚上都睡不好,一直在做梦,早上起来精神状态很差,我仅有的一点双眼皮也肿到看不见。
    我偶尔会想,要是可以回到过去,那该多好。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说,人要向前看,不能回头走。可是,大概是这样的,我们都会后悔,因为一定有一件事的结果是自己想要改变的。
    我看着智联上的职位邀请投递消息,一边跟老周说,要是我当初没那么傻,坚持做工程,我现在的工资也会很高的,唉。
    不会,不可能,老周边说边靠着我。
    要是我多在工地待几年,我就不会是这个逼样了。
    老周说,不会的,没有要是,没有如果,你不在工地。
    我知道,要是我真的做到跟着一栋楼一起成长,跟着一个工程直到完工,我也不会遇到这些人,不会遇到老周。
    不过,也许我也一样会快乐,自顾自的生长着,被混凝土一遍又一遍浇灌着,想要回到过去,只是因为这几年的事已经让我崩溃了很多次。
    是的,每个人都希望有如果,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我们是象棋里的卒,要么死,要么站在原地等死,只有前进,不许后退。
    或多或少,我们都经历过生活的灰暗时刻,可是我们能做的,不过是静心等待,直到双眼能适应黑暗。
    新的工作让我感到怀疑自己,原来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我自认为聪明和优秀的人。
    一个小小的招聘工作都能让我自己沮丧。求职者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们觉得距离太远、待遇不够、行业不适、岗位不合,他们一次又一次鸽了我的面试。
    我不知道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公司岗位的问题,又或是这些求职者自身的问题,你他吗不做销售为什么要点意向销售,是不是脑子进屎了。
    我已经做到足够温和礼貌的电话询问、介绍和邀约了,可他们还是鸽了面试,当我想要电话或信息询问面试者为何未能如约面试时,他们的电话无应答,信息石沉大海。
    不明白,我不明白,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他们的问题。
    如果不能抵达面试,至少回个电话或者信息,让招聘者知道原因,这是基本的礼貌和尊重。
    罢了,也许,因为我招聘的是低端型人才,所以不能要求他们的素质能到达我所期望。
    源于领导给的压力,我不得不加紧步伐。
    可是,简历库的简历几乎快被我看完了,我已经快没有面试者可以邀约了,我害怕,我害怕被否定,害怕别人看我时失望的眼神。
    这让我怀疑自己,让我否定自己,这让我感到不安。
    从领导的口中得知,其他公司的招聘工作进行的井井有条,面试者每天都有,一个月能招到不错的工作员人,而到了我这里,情况变得远远不同,我几乎连一个面试者都难以邀约到公司面试,每天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面试者还是没能如约到达公司面试,我的心就一点一点的凉。
    今天又是他妈失败的一天。
    为什么这些招聘平台不能出一项政策,就是面试者未能如约面试一次,一周内就不能打开求职简历,或者招聘公司能对这些求职者评价,让其他公司能看到,这样好通过一刷。
    群里的一位兄弟跟我说,我们的待遇不行,那些找工作的愿意做销售的很多不会愿意自己找房子的,一般都是提供住宿,你们这个待遇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肯定招不到人。
    我真的裂开了,到底,我该怎么办。
    老周下午说,找新工作吧。
    可是现在这个工作双休,太诱人了。
    大概,就先混着吧。
    反正老周说,我这三四千的工资什么也干不了。
    大概我就是废物吧。
    想做个废物,可是又不甘心只是个废物。
    最喜欢宋冬野《郭源潮》里的一句歌词,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有言: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泛滥的感伤,也就是矫情,最终会耽搁年轻人,过于放浪追逐“自由”,则会使自己的余生迷乱。
    大概就是我了。
    被矫情耽误,为自由迷茫。
    有时候真的觉得,能挣大钱的工作就是好工作,多挣点钱,不为别的,就是喜欢充实的工作。
    想快乐,想挣钱,想快乐的把钱挣了!
    每天眼睛肿到快睁不开,每天晚上做不同的梦,半夜经常醒,第二天早上起来满身疲惫。
    我跟老周说我该买一点安神补脑液喝一下,他说吃药不好,然后买牛奶给我泡。
    我眼睛下的黑眼圈一直很重,加上最近脸色很差,看起来整个人跟个鬼一样。
    老周说,只有我开心了他才开心,我脾气一差他就遭殃。
    下午挣了五块钱,觉得整个人都很开心。
    希望每天都可以挣到钱。
    那样我就每天都会开心。
    我一直在跟老周讲,我喜欢自由,可是我没想过,我喜欢的自由也限制了我,我幼稚的想法持续了很多年,不一定肉体自由,精神自由也可以。
    没有必要去纠结太多的理想状态,我们都是平凡的小人物,终究,也有平凡的活法。
    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