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辞退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15-12-13 08:1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有你…呵呵…你有什么用?”江源很是不屑地瞥了一眼倪兰,猛然甩开了她的双手。

    “我…”听了江源这话,倪兰的心狠狠抽搐了起来。但很快,她便调整好心态,自信满满地推销起自己:“源子,我可以帮你打理你那家餐馆呀,我手里虽然没有秘方,但这段时间在侯兰小吃店里还是积累了不少管理餐馆的经验,相信,只要咱们俩一起努力,生意绝不会比那个艾佳小吃店差。”

    “我的店小雇不起你。”江源阴阳怪气地否决了倪兰的提议。

    见到江源在得知自己暴露后的一系列反应,倪兰顿时感觉大事不秒,连忙道:“源子,你以前不是答应过我吗…”

    “我答应过你什么?”江源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倪兰。

    “那个…你说过…只要我帮你,你就会娶我的…”看到江源那阴鸷的眼神,倪兰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最终,还是鼓足勇气把话说了出来。

    “哦…我有说过吗?”江源摸着下巴,开始装起了傻。

    “源子,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为了帮你,我连艾佳小吃店那么好的工作都丢了,除了你,我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啊…”

    听了江源的话,倪兰意识到,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为了能改变眼前这个男人的想法,此刻的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情绪激动地走上前去,双手抓着他的臂膀深情地说道。

    “你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说,我承诺过娶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没有吧。”江源厌恶地将倪兰推开,恶狠狠地说道,“真是不可理喻的女人,我告诉你,咱们两个人之间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男女之情,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想再看见你。”

    “江源,你这个混蛋,你不是人!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应该把你的那些事全都告诉…咳…咳…你…你…放…”倪兰还没骂完,就感到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死死箍住了,随着大手不断用力,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因为憋气,不一会儿,她整个脸都变得通红,到了这个时候,倪兰才真正认识到江源的危险。

    “呸…臭婊子,别给你脸不要脸。”江源抓着倪兰的脖子,像提小鸡似的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低着头在她脸上啐了一口,咬着牙说道,“TMD,居然敢威胁我,像你这种既没钱又没貌的垃圾货色还想让我娶你,别白日做梦了。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在外边乱说,老子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江源像丢破抹布般,将倪兰丢在地上,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过身,走出了小巷子,没多一会儿,他的身影便消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江源…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拥有我所想要的一切,到那个时候,我绝对会让你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倪兰大口喘息着,抬起头,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心里暗暗发着誓。

    此时,她的眼中没有泪水,更没有怨天尤人,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憎恨与不断滋长的野心…。

    (火火:倪兰到后面还会登场的,到时候,她会引出更加精彩的故事,大家敬请期待吧,呵呵…)

    --------------------我是闷骚的分割线君-------------------

    昨天,侯兰辞退了倪兰这个叛徒,为店里除去了一大隐患,这本应该是件好事,然而,马明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倪兰可以说是江源在自家店里唯一一个内应,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现在如此重要的一个内应却被自己这边轻易地给拔掉了,以江源的脾性,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这几天一直躲在暗处的江源说不定会很快跳出来,采用更加直接、更加强硬的方式来对付小吃店。

    基于这样的考虑,为了能够随时应对店里的突发状况,马明昨天提前向班主任张老师请了假。

    上了高中之后,马明请假的次数没有像小学时那样频繁,但次数加起来还是远远超过了一般高中生。

    好在,如今马明头顶神童光环,加之,又成了满城人尽皆知的悲惨儿童,所以,他这有些过分的做法理所当然得到了众多老师和同学的包容与理解。

    正因如此,昨天马明向张老师请假时,张老师才没有为难他,很爽快地批准了他的请假申请。

    在马明离开老师办公室时,张老师特地嘱咐他,四天后一定要来学校拿期末考试的成绩单。

    得到了张老师的许可,马明在剩下为数不多的校园时间里,光明正大地“逃起了课”。

    “我说,宋少,你不在学校里呆着,和我坐在店里有什麽意思?”马明抬起头见到坐在自己对面,一直托着下巴,盯着自己发呆的宋连,甚是无奈。

    昨天下午,马明一进教室,就被宋连死气摆列地给缠住了。

    再被多次询问为什么上午没来学校后,他只得老老实实将在店里捉内鬼的事告诉了宋连。

    当然这期间,马明在宋连一再逼问下,不得不吐出了一些江源的信息。

    起初,马明以为宋连这位大少爷也只是好奇,才会问这么多,并没有多想。

    谁曾想,他今天早上到店里没多久,宋连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随即,翘着二郎腿,像个大爷似的坐在自己对面就不走了。

    之前,马明已经多次努力,试图把宋连这尊大佛“送走”,可到最后,都是以自己的失败而告终。

    “我觉得和你在这儿,要比一个人坐在沉闷的教室里有意思,再说,今天那个江源很有可能会来找麻烦,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作为你的朋友,我也应该尽到一点作朋友的义务。”宋连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而他目光丝毫没有离开马明的意思,“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有我在,有什么心里负担。”

    宋连觉得自己作为小东西的主人,就应该尽到做主人的责任,好好保护自己弱小的宠物,不让其受到什么伤害。

    昨天,宋连在从马明嘴中得知江源的事后,也向张老师提前请了假,今天一大早,便到了小吃店陪马明。

    这段时间,宋连觉得眼前这个小东西真是越来越可爱,越看,宋连的视线越是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而且,最近,宋连还时常会产生一种想要把小人束在自己怀里的冲动。

    他觉得,马明身上好像抹了一层厚厚的蜂蜜,无时无刻都在吸引着自己这只小蜜蜂,这种感觉,是在他过去十二年生命中从未有过的。

    他和马明相处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了,一开始,宋连是把马明放在了自己宠物的位置上。

    即使他接受了宋松的建议,在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自己心中这种真实的想法,但在他内心深处,马明小童鞋还被定位成了他可爱的“小宠物”。

    可随着与马明的朝夕相处,宋连越来越觉得,自己对小东西的那种感情和他过去对阿聪的感情有着很大的不同。(火火:阿聪,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一直打酱。阿聪:汪汪…没关系滴,反正我在天堂过得有滋有味,不在乎这些虚名。火火:…)

    宋连不是没有怀疑过,他对马明的感情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友谊。

    不过,伴随着自己在看到马明或是触摸到马明之时,那冷不丁冒出的酥麻、心跳加快症状后,他再次认识到,自己这种感情也不单单只是友情。

    对于这未知的情感,自尊心强大的宋连当然不愿意去问自己的父母,更不愿再去找他那个便宜哥哥宋松。

    虽然他有些糊涂,搞不懂,但宋连有信心,等自己再长大些,一定会搞清楚这种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现在,他所要做的便是,让小东西呆在自己身边,更多感悟、体味内心那新奇、愉悦、甜蜜、略带青涩的感觉。

    “没有心理负担,你这尊大佛坐在我们这个小庙里,我可是压力山大啊…你说,你一个身娇肉贵的大少爷过来凑什么热闹,要是你受了什么伤,你那位弟控哥哥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再说了,你宋少爷的人情是那么好欠的?”听了宋连的一番说辞,马明心里腹诽着,表面上却没再说什么。

    他已然意识到,自己恐怕是拗不过宋连这位大少爷,所以,只好彻底放弃,随他去了。

    马明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书,并且自动屏蔽掉了对面投来的那泛着“花痴”的眼神。

    不过,马明此时此刻显然忘记了,自己先前已经欠了宋连N个人情。

    他现在只知道,宋二少爷的人情不是那么好还的,可具体有多麽不好还,他还真不清楚。

    直到几年后,当马明在宋连软磨硬泡之下,一次性还清他所欠的全部人情债之时,他才意识到,宋连那些人情是需要自己用一辈子时间去偿还的。

    然而,那时的马明早已被牢牢拴在宋连身边,除了甘之如饴的接受,已是别无他法,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这里暂且先不提。

    火火:求收藏,求推荐,求枝枝,谢谢…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