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离婚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17  更新时间:15-11-10 11: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在村民眼中,马明一把鼻涕,一把泪,那叫一个伤心,那叫一个无助,而事实上,在伤心、无助、可怜兮兮的表面之下,只有马明自己清楚,他的内心是激动、欣喜的。

    话又说回来,要是马军一回来,玩个游子归乡、浪子回头的戏码,马明还真担心侯兰一时间会摇摆不定。

    现在好了,男人一进家门,便如此无理取闹,这绝对会令侯兰更加坚定与他离婚的决心。

    马明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老妈不再是大半年前那个只会逆来顺受,软如无能的可怜女人。

    现在的侯兰不仅只是穿着打扮上的变化,内在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比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马明相信,面对马军今天给出的这样一个契机,老妈必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或许,也正因侯兰这段时间诸多翻天覆地的变化,马明才敢留下她单独和马军对峙。

    外边马明一路泪奔,可着劲儿引起村里人的注意,而屋里头,随着马军的到来,气氛也变得异常紧张。

    “哼,我说这段时间你怎么没给我写过一封信,打过一次电话,原来是自己过上了舒服的小日子,把我给忘了?”见侯兰不说话,马军看着桌子上丰盛的饭菜,阴阳怪气地说道。

    此时,马军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侯兰身上,根本没有发现,原本应该呆在屋子里的马明早已离开。

    想到这些天自己艰难、窘迫的处境,再见到眼前好吃好喝,生活滋润无比的侯兰,马军心中怨怒烧得是更旺了,“侯兰,你是不是在城市里傍上了以前那个有钱的老情人?”

    “马军,你瞎说什么!”面对马军的咄咄逼人,侯兰没有一味的示弱,厉声道。

    “哼,半年多没见,你脾气倒见长啊。”见侯兰突然变得如此强势,马军心里也是有些惊讶。

    不过,侯兰这一变化,很快让心中怨怒丛生的马军抛之脑后,“我瞎说,哼,侯兰,当年你和那个城里来的小白脸之间破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既然都做过了一次婊子,难保不会做第二次。”

    马军攥紧拳头,冷笑道,“如果这次你真得傍上了那个大款老情人,只要他能给我一笔足够的资金作为补偿,我倒不介意和他一起分享你。”

    “马军…你…”听了这么混账的话,侯兰指着马军,气得浑身打颤。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你还妄想把我完全踢开,嫁给以前那个小白脸,哼,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对人家来说,你现在可是被我搞过的破鞋,人家根本看不上你,也就是…”

    “啪”侯兰再也忍不下去,伸手给了他一个耳光,而马军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给打蒙了。

    他真是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忍气吐声,只要自己说话大点声,都会怕得浑身发抖的小女人,现在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出手打自己。

    “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捂着自己的脸,回过神来的马军怒火中烧,不管三七二十一,伸出一只手,就要打回去。

    但马军的手还没靠近侯兰,便被对方狠狠地给拍开了。

    “马军…咱们还是离婚吧。”侯兰叹了口气,看上去异常疲惫地说道。

    马军刚才那些话,已将她心中对马军残留的那点歉意,消磨得干干静静。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马军咬着牙,好似魔怔了一样,嚷嚷道。

    “我说,咱们离婚吧…”侯兰长吁了一口气继续道,“马军,当初…当初那些事是我对不起你,这个我承认,但是,这么多年,我忍受了你那么多,为你也做了那么多…当初的亏欠我已经偿还了…现在为了明明,也为了我自己,我必须要和你离婚。”

    此刻,侯兰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心中异常平静,离婚的决心更是前所无比的坚定。

    “好,好,好,非常的好…侯兰,你果然是个贱人…看来这次你是真的想跟原来的旧情人过日子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张年老色衰的脸,还想套紧人家,别痴心妄想了”听了这话,马军怒极反笑。

    “没错我是贱人,正因为我是贱人,当初才会瞎了眼嫁给你,要是一开始知道你是这个样子,就算是剃了头出家当尼姑,也不会嫁给你。”侯兰摇着头,苦笑道,“马军,这段时间,你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事,你自己最清楚,我心意已决,谁也阻挡不了。”

    见到侯兰如此决绝,马军觉得自己大脑中好像有什么“啪”的一下子断掉了。

    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昏昏沉沉的大脑中除了疯狂就是疯狂。

    在这股疯狂的支配之下,马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侯兰伸出了一双魔爪…

    “咳咳,马…军你…你疯了…快…放手,咳咳…”

    侯兰的脖子被失去了理智的马军死死地给掐住了,没一会,被掐得喘不上气来的侯兰就憋得满脸通红。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侯兰双手本能地击打着马军两只铁钩似的手,企图逃脱这双手的禁锢。

    虽说这些年整日喝酒、不规律的生活,早已将马军的身体掏空,但他毕竟是在乡下长大的汉子,再加上,怒火攻心激发了潜能,浑身上下爆发出了一股侯兰根本难以反抗的力量。

    因此,侯兰努力了半天,却根本没有取得任何效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马军面目越来越狰狞,越来越扭曲,相对应的,侯兰脸憋得越来越红,持续缺氧已开始令她意识模糊…

    “马军你想什么,还不快给我住手。”在侯兰即将晕死过去,这千钧一发之际,马力一声怒吼如响雷般在屋子里炸响。

    马军听到了自己大哥的声音,身子不自觉一颤。

    马力见状,果断抓住时机,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来,快速撬开了马军的手,救下了侯兰。

    “咳咳…”

    “妈你没事吧?”见侯兰捂着脖子,坐在地上,不停干咳,疯狂喘息,马明连忙走上前,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关心道。

    马明看着侯兰此时的样子,是一阵后怕,他没想到,马军这个渣男居然会如此丧心病狂地想要杀人,要是自己带人再晚来一会儿…

    想到这里,他全身不禁冒出了一阵阵冷汗。

    “妈,咱们报警吧,这已经构成谋杀了。”见侯兰不再干咳,呼吸也平稳了下来,马明扶起她,冰冷地说道。

    一听到“报警”两个字,马军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颤颤巍巍地将双手放在面前看了半响,突然,满脸带着恐惧,叫道:“不,不,我不要去警察局,我不要去警察局…”

    马军一边嚷嚷着,一边摇着头,小心翼翼地向后退去,想要趁人不注意,夺门而逃。

    显然,马军在警察局里度过的那段时光,已让他在心底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火火:求收藏,求推荐,谢谢了啊…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