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见面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89  更新时间:15-10-27 08:0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听了宋连这个解释,马明没有任何怀疑的相信了,虽然马明他们家直到现在与林老家来往也不多,马明却看得出,林老在老妈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而宋连怎么说也是林老的弟子,老妈对他喜欢,对他好,也是无可厚非的。

    想到这里,马明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再次警惕起来。

    即便宋连和侯兰那晚见面,没有出现什么不可控的情况,但马明还是不想她和宋家这样的高门大户有过多牵扯,尤其是在马明猜测到了宋连可能对自己抱有的感情后。

    虽说马明这几天,苦思冥想,也没能找到一个应对宋连感情的万全之策,但勉强过得去的法子倒是有一个,那就是“顺其自然”。

    看起来这个方法…是有些低级,但为今之计未尝不是一条可行之路。

    马明很清楚,现阶段,宋连对他产生的这种不应该产生的感情缺少必要稳定性。

    那晚,从宋松所说的那番话中,他可以猜测出,宋连从一出生便被宋家保护得特别好,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真正敞开心扉与别人相处过,尤其对于同龄人更是不屑一顾。

    如此一来,智商奇高,处事成熟的宋连便有着一个巨大的缺点,那就是感情经历极度匮乏。

    这一缺点也造成了宋连在感情认知方面如同一张白纸,根本分不清对朋友、对宠物、对恋人这些不同种类的感情。

    在马明眼里,宋连性格是孤傲、霸道、倔强的,甚至说有些肆意妄为都不过分,或许在为人处世方面,他凭借着过人的头脑和丰富的知识可以游刃有余,但在一点经验都没有的感情方面,他那任意妄为的性格,却会出问题。

    马明看得出,宋连对感情上的事,完全是任性而为,一旦遇到“顺眼的人”心里根本不会有任何设防。

    况且,宋连真的喜欢现在这样孤单的生活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不是他不与人真心相处,而是没有遇到能够让他敞开心扉的人。

    而自己这个披着正太皮的大叔恰巧便是那个入得了宋连法眼的合适之人。

    在表面上,自己是比宋连还要小两岁的“同辈人”,有着比宋连还要成熟的心智,有着宋连怎么也看不透的谜团,有着漂亮近妖的外貌,还有着勉强算是诚实的态度…(火火:明明,你也太自恋了吧(⊙_⊙)马明:我说的都是事实。~( ̄▽ ̄)~)

    这一切的一切,使得自己很快引起了宋连的好奇,让他不自觉的去靠近,探究。

    随着时间的积累,在靠近与探究中,宋连慢慢习惯了身边有自己的存在,这让宋连不愿意再沉浸在那个孤独、冰冷、唯我独尊的自我世界中。

    于是乎,不经意间,宋连心中便有了他的存在…

    正是对宋连心中感情发展变化有了这样的认识,马明才意识到,宋连对自己的这种感情,是非常模糊、不稳的,或许此刻,连宋连自己都不知道,他内心中的这种感情到底意味着什么。

    所以,马明选择这个消极的“顺其自然”策略,就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宋连心里对自己的这份感情慢慢淡化、瓦解…

    马明不是没有考虑,主动出击,将对方这种感情扼杀在摇篮中,可他担心,一旦主动拒绝,不正好提醒了宋连吗,要是因为他主动出击,再勾起这位宋少内心的倔强和霸道,那自己真没地哭去了。

    然而,马明采取“顺其自然”的策略,也不是说,完全什么都不做。

    在平时相处过程中,他会有意与宋连保持一定距离,并时不常将自己性格恶劣的一面稍稍表现出来,使些小性子。

    他相信这样下去,很快,宋连对自己的那种喜欢便会被距离感和淡淡的厌恶所抵消,这也加速了它消失地进程。

    哎,不得不说,在揣摩人内心方面,马明是个一等一的好手,可在处理感情方面的事时,他这个两辈子加起来四十多岁的大叔,比宋连也高明不了多少。

    或许正是这两个人在处理感情问题上,都如此的白痴,才为他们之间这幼小而脆弱的感情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让它慢慢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最终开花,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你对…咱们…之间…恩…这个…”马明吞吞吐吐。

    “你那天晚上没对我妈说些什么不太正常的话吧?”这句话都到了嘴边上,他硬是说不出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宋连见马明扭扭捏捏的样子,依然耐着性子问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

    “宋连同学,快来吧,尝尝我们店里的小吃。”马明狠了狠心,想接着问下去,但这时,侯兰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马明见状,只得闭嘴,和宋连扭过头,只见侯兰正托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放着两个碗,和一个盘子。

    两个碗里盛满了不同种类的麻辣烫,其中有三种暂时在店里都没有出售,而那个盘子中则放着香喷喷的葱油烙饼。

    “妈,你别忙活了,他不…”

    “侯阿姨,我正好还没吃午饭呢,谢谢您了。”宋连没等马明说出口,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正好,明明也还没吃午饭呢,你们俩一块吃吧。”侯兰说完,将托盘放到桌子上,宠溺地抚摸着自己儿子那头略带咖啡色的软发。

    除了儿子朋友这一身份外,侯兰在那天晚上也得知,宋连就是最近林老新收的那位小徒弟。

    得知这一消息后,她对宋连的好感度可谓是直线上升。

    傻傻站在一边的宋少爷,望着侯兰的“肆意而为”,甚是心痒难忍。

    这些天,宋连对马明时不时“动手动脚”,但却从来没摸过小东西那头软毛,看样子,这手感一定比阿聪身上的毛要好。

    “恩,好的。”宋连很快回过神,点了点头。

    “妈,宋连是12岁的天才高中生,吃不…”

    “明明,你也饿了吧,咱们一块吃吧。”宋连再次开口,粉碎了马明想要揭他老底的企图,顺势伸手揉了一把马明那头软毛。

    “果真,这头软毛的手感真是不错啊。”宋连占着便宜,心里暗暗感慨。

    “你到底想干嘛?”马明撩开宋连的手,气鼓鼓地叫道。

    今天宋连这个家伙嘴上占自己的便宜,叫自己的昵称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摸他的头,真是岂有此理…

    要知道,马明前世和这辈子,可是最讨厌外人摸自己的头的。

    “明明,你怎么说话呢。”侯兰见了马明这种态度,颇为不满地绷起了脸,责备了一句后,又对宋连笑道:“宋连同学,你别再意啊。”

    “我怎么会介意呢,我倒觉得明明这样很可爱。”宋连看了一眼马明,意味深长地说道。

    “可爱你个毛…”马明心里暗骂着,随即,给了宋连一个大大的白眼。

    “侯阿姨,我是不会生明明气的。”宋连对马明的态度丝毫没在意,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了这么一句令马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话。

    “谢谢你了。”侯兰只当两个孩子感情好,并没有多想,接着说道,“不过,我真没想到,宋连同学的年龄这么好,你这麽小的年纪就进了实验高中,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啊。”

    “侯阿姨,您可别这麽说,明明今年才十岁,比我还小两岁呢,我如果要是天才的话,那明明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吗。”宋连说着,露出了一个少年独有的羞赧,“侯阿姨,您也别怪明明,明明这样和我说话,我觉得挺好的,明明觉得我帮他转了一次学,平时对我总是那么客气。”

    宋连憨憨地挠着后脑勺,再次亮出了那个足以恍瞎人眼的灿烂笑容。

    “啊,是你帮我们家明明转学的吗?”侯兰看向马明,见儿子微微点了点头,连忙抓住宋连的手,摇了起来,“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明明说你一直很忙,要不然,我早就当面去给你道谢了,我们家明明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气。”

    “您和明明都太客气,能和明明做朋友,应该是我的福气才对,再说,我帮他转学只是作了一个朋友该做的”

    “即使是这样,阿姨也要谢谢你啊…平时明明也肯定没少麻烦你照顾,这个孩子有时候脾气上来了,是很执拗的。”

    “阿姨言重了,虽然我比明明虚长两岁,但在学校里却是明明照顾我多一些,至于说明明执拗,我倒是没什么感觉,这段时间我和明明相处得非常好。”

    “不管怎么说阿姨都要谢谢你,宋连同学以后有时间常来家里玩,我给你做好吃的。”侯兰笑着对宋连殷勤地说道。

    “好啊,侯阿姨我可不会客气的,只是到时候,您可别嫌我烦。”宋连半开玩笑地说。

    听了侯兰这话,宋连不知为何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次和小东西的母亲见面非常成功,而且,还进一步博得了对方的欢心。

    “怎么会,你能来家里玩,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烦。”侯兰佯怒道

    一旁被彻底忽略的马明听了自己老妈的话,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老妈啊,老妈啊,你儿子我现在巴不得和人家保持距离呢,你这倒好…这是引狼入室啊。

    听到宋连一个劲儿“明明”、“明明”…像过嘴瘾似的叫个不停,马明心里愈加心烦意乱了。

    他自认为自己的演技足够好了,可与宋连这位深藏不露的官三代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我说宋少,你有这么好的演技,不去演戏当个影帝玩玩,在我们这些平民小老百姓面前装模作样,简直是暴殄天物了。

    在马明“敬佩”宋连演技的同时,又进一步认识了这位大少爷的“嘴脸”,说谎不打草稿,坑人不带脸红,扭曲事实更是一把好手…

    这时候,马明才认识到,这位宋家少爷的脸皮其实要比自己的还厚。

    宋连和侯兰又聊了一会,便被侯兰热情地拉着,坐在了桌子旁。

    “你到底有什么阴谋?”见侯兰又忙去了,马明坐在宋连对面,阴着脸质问道。

    “阴谋?你家有什么东西值得我谋取的吗?”宋连摊着手,把问题又踢了回去。

    “当然了,你不是东西。”宋连想了想,没等马明回答,又补充了一句。

    “…”你才不是东西…

    火火:爆发了一下,求收藏、求推荐,谢谢。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