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醉酒 (3)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14  更新时间:15-10-23 08: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宋连一直认为自己的应变能力已经非常不错了,但还是被马明这一系列行为给弄蒙了。

    “乖…你该睡觉了。”宋连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顶着锅底一般的黑脸,最后憋出了这么一句。

    这话一出口,宋连也觉得有些奇怪,自己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这么能忍了。

    刚才要是别人对自己这样,宋连说不定早就拿枪把人给崩了,此刻,让宋连感到奇怪的是,虽然自己生气,但心里还是耐心泛滥,想要好好照顾眼前这个烂醉如泥的小东西。

    见马明哼哼唧唧,根本没有要睡觉的样子,宋连不再迁就马明,抓着小东西的手,想要将他拉到身边,把那身脏衣服给扒下来。

    “斯斯…疼疼…”宋连刚刚碰到马明的手腕,马明就软糯地叫道。

    “怎么了?哪里疼?给我看看?严重不严重?”宋连见状,顾不得马明反抗,轻轻把他拉过来。

    当掀起马明的袖子,宋连这才发现,莲藕般雪白的手腕上,居然有一圈青紫,见到这一幕,宋连心疼不已的同时,对吴晓峰更加厌恶,他暗暗下决心,以后定要为小东西报仇。

    显然,宋二少忘记了刚才马明那生猛的表现,更忘记了那时躺在地上的吴晓峰伤得要比马明重很多。

    “你别乱动,都去给你拿药。”宋连叮嘱了马明一句,便匆匆离开。

    当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房间时,马明已把席梦思床当成了跳跳床,在上面蹦来蹦去。

    见到这一幕,宋连只觉得自己头一个有两个大。

    “我说你到底喝了多少酒,怎么醉成这样…快过来,我给你上药。”本来还想给这个小东西洗个澡,但看了眼前这一幕,他已经歇了这个心思。

    “喝了多少?是啊,我喝了多少呢…”马明咬着手指,站在床上,思索了片刻,压低声音道,“宋连,我告诉你个秘密。”

    他说着摇摇晃晃地走到宋连面前,脸色又变得异常严肃。

    见马明这样子,宋连也燃起了好奇,想要听听,到底是什么秘密,他可是知道这个小东身上有不少秘密。

    “我告诉你。”马明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然后才咬着宋连的耳朵悄悄地说,“我其实喝了二两…”

    说完,马明还伸出了四根手指…(火火:明明,你喝得已经“二”、“四”不分了,你再这么“二”下去,可就真要“四”了。)

    见宋连满脸的精彩表情,马明滚落在床,捧腹大笑。

    “你过来,我给你上药,你再不听话,我可要生气了。”

    宋连觉得,自己今天是哪哪都不对劲儿,劳心劳力地照顾马明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相信了这个小醉鬼的话。

    “生气…”马明听到这个词,顿时安静下来,乖乖把手伸到了宋连面前。

    宋连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熟练地给马明上好药后,说道:“你老实点,我给你换件衣服。”

    他那有些低沉的声音略带磁性,倒是很适合哄孩子。

    不过,即便宋大少爷有哄孩子的天赋,现在也不管用,因为,他面对的可是一个披着正太皮的醉鬼大叔。

    听了宋连这话,马明倏地跳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抓起搁在桌子上的空酒瓶,发在下巴前,瘪着嘴,港味十足地大声嚷道:“先森们,女士们,Ladiesandgentlemen,我…嗝…接下来要为大家献上一曲,这首歌的名字叫《新贵妃醉酒》,大家要好好听…”

    摇摇晃晃地马明指着一直揉眉心的宋连强势的叫道,“哎,说你呢,你要好好听,知道吗,嗝,嘿嘿…”

    “你有完没完。”宋连说着,脸色已是阴沉如水。

    马明对宋连根本视而不见,自顾自地开始唱起来。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

    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

    只想梦里与你一起再醉一回

    金雀钗玉搔头是你给我的礼物

    霓裳羽衣曲几番轮回为你歌舞

    剑门关是你对我深深的思念

    马嵬坡下愿为真爱魂断红颜

    爱恨就在一瞬间

    举杯对月情似天

    爱恨两茫茫

    问君何时恋

    菊花台倒影明月

    谁知吾爱心中寒

    醉在君王怀

    梦回大唐爱

    …

    马明一边唱,一边时不时来个兰花指什么的。

    好在,他唱歌的时候倒是异常认真,期间没有胡言乱语,也没有那脏情绪的酒嗝声。

    马明今年十岁,还没有变声,稚嫩的嗓音有些尖细,让人难辨雌雄,唱这首歌倒也合适。

    有了这个优势,马明稍稍用了一点假声,便把这首歌演绎地珠圆玉润。

    站在旁边已然彻底无奈的宋连听完这首歌,也被惊艳到了。

    这首歌曲将富有古典文化内涵的歌词与现代流行音乐旋律相结合,并且也自然而然地达到了怀旧的Z背景与现代节奏的完美融合。

    歌曲风格含蓄,忧愁,优雅,轻快,本就很容易给听者留下深刻印象,加上马明刚刚使用了“双声”唱法,更是让宋连惊叹连连。

    说实话,宋连从来没听过这么特别的歌曲,即使没有任何动听华丽的伴奏,一曲终了,也是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让人回味无穷。

    看着马明那红彤彤的小脸,宋连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欣喜,今天,他似乎又发现了马明新的一面,一个多才多艺的马明…

    伴随着这样的欣喜,宋连发觉那一直埋在心灵深处,被自己漠视的感情仿佛将要喷薄而出。

    宋连是很聪明,可他再聪明也有十二岁,十二年本就短暂,加之他除了家人和阿聪外,根本没有和其他人深交,自小感情经历可谓是少的可怜。

    所以,他虽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漠视心里这种感情,但面对这陌生、无法压制的感情更多的还是迷茫。

    这种想要触摸马明,关心马明,照顾马明,和马明在一起的怪异感情,到底是什么…

    宋连很有自知之明,他清楚感情上的事是他的短板,仅凭现在的他是很难想出一个所以然来,而这种事,他又不想再找宋松那个便宜哥哥询问。

    最后,宋连想出了一个策略,那就是,正视他对小东西的这种感情,跟随本心,说不定过一段时间,自然而然便会明白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

    “好了,嗝,今天的演唱会到此结束,大家都回家洗洗睡吧,不用送了…我知道大家热情,但我也需要休息啊…好了…今天就到这儿,改天再送大家我的亲笔签名,嗝,嘿嘿…”

    马明不知道,自己这首歌给宋连的内心带来了怎麽样的感情变化,更不可能知道,几年后,这首歌将会形成一股风潮刮遍炎黄大地。

    此时,见到马明又恢复了癫狂二货样,宋连有些怀疑自己刚才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

    不管怎麽样,当务之急还是先把这个小东西安抚好再说吧,要是让他这样闹下去,今晚整个别墅都别想睡觉了。

    其实,宋江民的秘书刚刚就来问过宋连,别墅里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在,被宋连找了个理由给掩饰了过去。

    为避免马明发出的声音再次吵到父母,宋连让吕管家将宴会上音乐的音量调大了一些。

    宋连觉得,自己今晚真是特别的累,把以前他不愿做、不屑做的事都做尽了。

    宋连又哄了马明一会儿,见没起什么效果,便彻底放弃了,把门一关,往沙发上一坐,翘着二郎腿,看着马明耍酒疯。

    …

    “小宋子,别坐在那里了,朕累了,背朕回宫就寝。”闹了半天,下了床的马明板起小脸说着,就往宋连怀里拱。

    “你别闹了,赶快去睡觉。”宋连没办法,只得起身,抱着马明向床边走去。

    “睡觉,对,嗝…我要回家睡觉。”马明嚷嚷道。

    “你今晚就在这里睡。”

    “这里,这是哪里…这里不是我家…没有妈,我妈呢,妈…”马明说着,竟然又窝在宋连怀里大哭起来。

    宋连见状,差点没憋出一口老血,他真没想到马明这么爱哭。

    “我说你多大了,还…”宋连这话说了一半,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怀里这团小东西总是表现的那么成熟,让宋连常常忽略了他的真实年纪。

    可马明再成熟,也改变不了他只有十岁的事实,在这个时候想母亲也是情有可原。

    “妈…妈哎…你怎么能抛下我啊,你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多么的嗝…伤心吗…妈哎…”马明哭喊着,嘴里开始絮絮叨叨。

    宋连额头上满是黑线,他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已被马明抹了两次眼泪鼻涕了。

    本应该是大发雷霆的宋连,见到马明如此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抽痛。

    这个小东西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马明你别哭了,我送你回家吧。”宋连叹了一口气,最后,不得不妥协。

    “真的吗?”听了这句话,马明立即停止了哭泣,老老实实地睁着那双漂亮的凤眼看向宋连,蝶翼般的睫毛上挂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恩。”看着变乖的马明,宋连真是舍不得放开他。

    “吕叔麻烦你去备车,我要送马明回家。”宋连抱着马明打开房门,对站在外边的吕管家说道。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