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城管 (1)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71  更新时间:15-10-08 17:1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而过,自从签订那份颇为诡异的合同后,转眼之间,便过去了一个星期。

    这几天,从整体上来说,宋连还是比较安分的,至少,没有触及马明当时约定的那三条底线,即便如此,马明还是感觉活得比以前累了很多。

    不过,今天,当他从宋连手中接过高中两年多总计14000元补贴时,几天来,那种身心俱疲之感瞬间消失了大半。

    其实,高中两年多的补贴原本总共有15000元,之所以少了1000元,是因为宋连趁机将他们那天在五星级酒店吃大餐花掉的1000元在这笔补贴里扣除了。

    对宋连这种脱裤子放屁,令人蛋疼的行为,马明很是无语,好在经过这一个星期的磨练,他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无视掉宋大少这些令人蛋疼的行为。

    在与宋连相处的这一个星期里,马明见识了对方太多类似的行为,慢慢地他就意识到,宋大少爷已然将这些令人无比蛋疼的“小事”当成了一种生活的情趣。

    既然有了这样的认识,马明没必要SB似的和这位大少爷置气,无视当然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下午,结束午休,刚回到班里的马明正偷偷摸着那张放在书包侧兜里的银行存折,暗自打算怎样好好利用这笔意外之财时,赵媛匆匆跑进了教室门。

    “明明…不好了…城管找上你妈了…”赵媛冲到马明面前,不顾形象地喘着粗气,心急火燎地说道。

    “什么…”一听这话,马明蹭地从座位上蹿了起来。中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

    “我得出去看看。”马明有些着急,说完,扭头便想向教室外跑去。

    “明明,一会儿马上要上课了。”赵媛抓住马明,提醒道。

    “都什么时候了,我哪还有心情上课。”丢下这么一句话,马明挣脱了赵媛,头也不回,大步奔出了教室。

    这个年代,城管绝对是土皇帝,行为粗暴、态度蛮横、肆意妄为的城管在这个时候比比皆是…

    回忆着这些,马明心里更加担心,不自觉又加快了脚步。

    此时,马明虽然心里着急、担忧,但并不慌乱,反倒是平静异常地分析起这件事。

    刚刚听赵媛说,城管找上门,他便觉得这里面透着蹊跷。

    大半年来,包括侯兰在内,实验高中附近摆摊的几个商贩早就打点好管理这片的城管,所以,一般情况下,城管是不会来找他们这些人的麻烦。

    怎么这次,城管会悄无声息地忽然来找自家的麻烦呢?

    联想到段时间他们家红火的生意,马明心里有了一个猜测,很有可能,自家爆米花生意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惦记上了,打一开始他担心的事,最后还是发生了。

    刚来到校门口,马明便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吵闹声。

    “你在这里摆摊严重影响了公共秩序,我要没收你的这些工具。”

    “这位同志,您不能这样啊,我在这儿就是混口饭吃,您没收了我这些工具,我可怎么活啊…”

    “别TMD的废话,谁叫你违反规定,你怎么活关我屁事。”

    …

    马明跑过去,挤进人群一看,发现一个二十七八岁,戴着大盖帽,身穿深蓝色制服,脑满肠肥的城管,在那里一边对侯兰大声嚷嚷,一边还企图拉走自家那辆三轮车。

    侯兰和这个有些面生的城管周围已经围满了人,而不远处的其他几个商贩好像没事人似的站在自个家摊位前,远远看着热闹。

    见到这一幕,马明更加确定自己刚才心中的猜测。

    望着老妈可怜兮兮,虚与委蛇的样子,马明心里清楚,她定然也意识到,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很有可能是自家生意被人惦记上了。

    “这位叔叔,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您说我妈在实验高中门口卖东西影响了交通,周围还有其他的商贩呢,为什么您不管,偏偏只管我们家。”

    见侯兰和那个小城管僵持着,马明没有再等下去,果断从人群中站出来,大声质问道。

    他当然知道,自己说这话,肯定会得罪周围其他几个小摊贩,但现在还是自己家最重要,至于其他人,暂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既然被一些忌妒心作祟的小鬼缠上了,他们今天无论怎么服软也白搭,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拿出强硬姿态,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见识见识,他们家不是好惹的,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

    “哪来的小兔崽子,这没你什么事,赶紧给我滚蛋!”面对马明的质问,小城管开始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满脸的狰狞。

    “这是我妈,你要收走的是我家的三轮车,我凭什么不能管。”马明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

    听了这话,小城管没有再赶马明,而是昂着下巴,信誓旦旦、无所顾忌地说:“别人家小摊周围每天有你们家人多吗,你们家那么多客人每天堵在大街上,这不是影响公共秩序吗。”

    我去,这么矬的理由还好意思拿出来用,这不是考验大众智商吗,真当老百姓都是傻子啊。

    “这位叔叔,您的意思是,因为我们家的生意好,所以您才来找我们家的事,这麽说来,如果我们家的生意没有这么好了,您是不是就不针对我们了呀。”听了这歪理,马明怒极反笑。

    围观的人听了马明这话,纷纷议论起来。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这个相对闭塞的年代,,一些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刚才小城管说出的理由哪里不对劲,可经马明这一“翻译”,所有围观的人们立马意识到了这位城管的别有用心。

    “我不和你们废话,今天按照相关规定,我是一定要没收你们家的三轮车。”

    周围人的反应让小城管立即意识到,自己犯得一个很大的错误,担心迟则生变,此刻,他也不想再拖延,推着三轮车便想离开。

    小城管想法是不错,但侯兰和马明怎么会让他如愿,母子两人在后面死死抓着三轮车,饶是他废了半天力气,气喘吁吁,最后还是没有推着车挪动多远。

    “该死的,这娘们的力气怎么这么大,要不是科长的要求,老子也不趟这浑水。”小城管心中腹诽着,饶是已经满头大汗,仍然没有放弃,拼尽全力,拖着三轮车艰难行进着。

    侯兰作为一个常年劳作的乡下女人是有几把力气的,但与这位小城管相比还是远远不够看,说实话,对方之所以没有把三轮车拉走,很大程度上还是马明的功劳。

    别看马明外表瘦瘦巴巴,跟豆芽菜似的,但发出的力气绝对会让人大吃一惊。

    以马明身体强韧程度,比起一个成年男性,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单纯拼力气,仅凭马明一个便不弱于小城管,何况,现在还加上了一个侯兰,所以,这个满身肥肉的小城管绝对讨不到好。

    “你们放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见费了半天劲,也没走出几步,小城管彻底被激恼了。

    “城管叔叔,您先别着急,您要没收我们家吃饭的家伙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吧。”马明拉高声线继续说,“刚才您说,没收我们家的三路车是根据相关规定,那我想问一下,您到底是根据国家哪个规定,我很好奇,咱们国家法律法规中哪一条规定,因为生意好了,就要受到比别人更为严苛的对待和惩罚。”

    “我不和你废话,不管有没有规定,老子今天非要没收你们家的车,谁也拦不住…”小城管知道自己说不过马明,于是连敷衍的借口都不找了。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你们评评理,这是人民公仆该有的样子吗,这和旧时候那些欺压老百姓的豪强恶霸有什么两样。”

    马明扯着嗓子向围观的人“求救”,不知是不是情绪过于激动,还是怎么的,居然喊破了音,这听起来,让人觉得更加凄惨。

    “我说小伙子,你这个城管也太霸道了吧,人家母子俩只是在外面做点生意,混口饭吃,容易吗,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实在看不下去了,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过来,指责道。

    随着这位老大爷站出来,又有几个看不下去的人走上前来替马明母子说话,并狠狠指责了一番小城管,而围观的人们也配合着这几个人,对小城管指指点点议论得更加激烈。

    “好啊,你们这些刁民,是想造反怎么着。”见到这一幕,小城管气得满脸肥肉乱颤,指着人群,大声吼道。

    “你说谁是刁民,我看你才是滥用职权。”一个50来岁的大婶听了这话,不乐意了,指着小城管气愤道。

    “就是,我说你这城管怎么能这样,你的所作所为和地痞流氓有什么区别。”一个年轻的女子提着包附和道。

    ……

    小城管的话算是点燃了炸药包,一时间,更多人不再私底下议论。直接站出来,当面声讨这个小城管。

    “你们…你们…”小城管见激起了民愤,一下子慌了神。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