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生日会 (3)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50  更新时间:15-09-09 08: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中期,受政Z国府价格双规制影响,“倒爷”异军突起,成为当时最赚钱的职业之一,很多后世富豪,追溯到这个时候,都或多或少干过这一行当。

    马明倒不是瞧不起“倒爷”,相反,对于这些眼光独到,敢闯敢拼的人他是相当敬佩。

    可惜,在这个年代,“倒爷”不仅在社会上有些见不得光,更是打了法律一个擦边球。

    政府不追究,没有什么大事,可它真要较起真来,完全能让这些倒爷们喝一壶的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投机倒把罪在刑法中还没有废除,而这个罪名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针对像“倒爷”们这样倒买倒卖的行为。

    况且,有些“倒爷”为了挣大钱,不惜利用价格差行贿、勾结官员、投机诈骗…这些行为已然不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而是赤裸裸地犯罪了。

    马明清楚记得,明年也就是1989年,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打击官员倒卖运动,很多官员因此落马,而不少“倒爷”也受到了牵连。到那时候,这些倒爷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即使国家一直放任、不干预,即使所有倒爷都遵纪守法,只是通过价格双规制的漏洞,利用正常的供需关系,赚取差价,谋取利益,“倒爷”这一群人也会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最终被历史大潮所淘汰。

    刚才田浩天虽然没有明说,但马明还是看得出来,他已经意识了“倒爷”的局限性。正是如此,马明对这位小农民不得不刮目相看。

    要知道,马明有着后世的记忆,对“倒爷”做出这样精准的判断没有任何难度。

    但田浩天作为这个时代的人,根本没有马明这样粗大的金手指,面对“倒爷”带来的丰厚回报,居然可以保持头脑清醒,提出这样的真知灼见,马明怎能不佩服。

    虽说上一辈子,除了林沈华,马明没有再听说过马家村出了什么厉害人物,但他相信与陈然明那样鼠目寸光的人不同,田浩天以后的成就定然不会小。

    看着坐在沙发上有些愁眉苦脸的田浩天,马明脑海里顿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而他跑出来给宋连擦屁股这件事早已被抛之脑后…

    在马明低头沉思之际,陈硕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客厅,搂着陈然明的脖子嗲声嗲气地撒娇道:“爸爸,你能不能陪我去找田雨玩啊。”

    马明见状,心里暗笑,看来这位小公主,真被宋连这个大灰狼给吓住了,居然对刚才的事情绝口不提。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考虑宋连的家世,陈明然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了孩子之间的矛盾出面。

    就算陈明然为了自己宝贝女儿不要那张脸,非要讨个说法,那陈硕刚才说过的那些话绝对会被翻出来,到时候,她也肯定讨不到好。

    这样看来,陈硕绝口不提与宋连之间的冲突是非常明智的。

    现在她让陈然明陪着自己去找田雨,无非是想面对宋连的时候更有底气,让宋连有所忌惮。

    马明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只有十三岁的小丫头,竟有这样的心机,不过,从上学三年来,田雨身边没有一个朋友这点也能看出,陈硕那远超同龄人的心思和手段。

    陈然明见女儿这样央求自己,实在不忍拒绝,和田浩天打了声招呼,便被陈硕拉着,向田雨的房间走去。

    马明见客厅里只剩下了田浩天一人,不动声色地走近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田叔叔,您这是怎么了?”

    “是马明啊…叔叔没事。”意识到自己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的田浩天,立即调整好情绪,再次露出了平易近人的笑容。

    “田叔叔,刚刚您和陈叔叔的谈话,我也听到了一部分…我觉得田叔叔您的担心是对的,您这一行的确是做不了长久的。”

    “哦?明明,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听了马明的话,田浩天有些惊讶。

    “知道呀,不就是从南方低价进货,然后到咱们北边高价售出,赚取差价利润吗。”马明煞有介事的点着小脑袋说道。

    “你这概括倒是简单明了,可你为什会认为这个干不长久呢。”压下心中的惊讶田浩天笑着问道。

    虽然知道马明不简单,可他这么小的年纪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田浩天怎能不吃惊。

    同时,田浩天也非常好奇,这个从一见面就让自己感觉很不一般的小男孩对他们这一行,会给出怎样的见解。

    马明看了一眼满脸好奇的田浩天,不紧不慢的说道:“田叔叔,现在国家改革开放还处于初级阶段,很多方针政策、措施体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非常不健全。说句不好听的,田叔叔不要介意,您所做的这一行完全是打了法律的擦边球。”

    马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继续说道,“或许很多人会让为自己做这一行是把握住商机后正常盈利,可他们有没有想过,既然是正常盈利,那就要向国家缴纳相关税费,而现在有谁交过税。您想一想,每年仅仅只是这种差价盈利所产生的税收就有多少,而现在这些税收不全部流失了吗。”

    “现在根本没有相应的监管,也没有法律、制度规范您这一行,很多人为了私利贿赂国家公职人员要批条、走后门,这就给官员腐败提供了良好温床,长此以往,国家的政治经济都要变得乌烟瘴气,一团糟”

    “说到这儿,田叔叔也可以看得出,您这一行其实存在着不少隐患,现在政府可能还没有重视这些,可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与这种行为的猖獗,国家不会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况且,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我国最后必然是要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而作为过渡的价格双轨制度也会随之消失,一旦这一制度消失,孕育这一行最肥沃的土壤也就消失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或许我说的这些,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发生,但随着做您这一行的人越来越多,同行之间竞争必定会越来越激烈,那么以后差价利润可想而知…”

    田浩天听了马明一番高谈阔论,已是目瞪口呆,今天这个漂亮的小男孩给自己带来的震惊真是太多了。

    “明明,你是在哪里学到这些的,我觉得,学校里不会教你这些吧?”田浩天说着,脸上努力保持着平静。

    “田叔叔,我很喜欢看书,也喜欢瞎想,这些都是我看完书,闲得没事,瞎想出来的。”马明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看书?瞎想?”听了马明的解释,田浩天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小男孩是个真正的天才。

    “明明,你想得很好,比叔叔想的还要深刻,可是现在除了做倒爷这一行,还能做什么…毕竟要想将南方低价热销产品弄到北方来赚取差价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田浩天不知不觉已经把马明摆在了和自己平等的位置上。

    “田叔叔,我倒是觉得,您不应该被原有的思维禁锢。”马明见田浩天竖起了耳朵,会心一笑,“南方不少商品在咱们北边是很畅销…难道咱们一定要从南边进这些货吗?”

    “明明,你是说…”

    “叔叔,我倒是觉得,与其咱们把南方货物运到北方来赚取差价,倒不如在北方设厂,将南边那些畅销产品直接生产出来,在北方出售。这样咱们不仅省下了路费,提高利润空间,更不会受商品数量的限制。如果以后条件允许,咱们还可以把这些货物销往南方。”

    “对啊,树挪死,人挪活,咱们北方人生产那些产品,不会比南边人生产的差,只不过现在咱们北方很少有人能够想到这一点…明明,你这个方法好啊。”听了马明建议,田浩天茅塞顿开,这一段时间困扰他问题一下子解决了。

    “我们这些人的脑袋真是太死板了,眼里只盯着那点差价,却忽略了更大的利润,真是捡了芝麻,掉了西瓜…”回忆以往种种,田浩天不禁感慨。

    “明明,你建议在北方办厂,那么你觉得咱们要办什么厂呢?”田浩天如狐狸般看着马明,满眼放光。

    马明见田浩天征询自己的意见,也不藏着掖着:“田叔叔,我倒觉得,开一家服装厂挺不错。”

    “服装厂?”

    “没错,咱们村里的女人谁不会做衣服,这些女人一年到头,不少时间都闲在家里的没事干,这不都是高素质的廉价劳动力吗。而且服装厂成本投入不多,更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一开始咱们可以先模仿南方受欢迎的衣服样式,等有了足够的资金、人才积累,完全可以推出自己的品牌。”

    马明知道,现在南方很多服装在北边非常走俏,这个趋势,以后会逐年增长。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一定会大赚特赚。

    本来马明想要利用这个商机闷声发大财,可现在看来,短时间之内,自家是不具备办服装厂的条件。

    与其错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机遇,倒不如,用它卖一个人情给田浩天。

    可以看得出来,这位颇具慧眼和魄力的庄稼汉还是非常重情义的。马明相信,现在自己帮了田浩天,以后他一定不会亏待自己的。

    再说马明今天来田雨家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田浩天帮忙。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