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风波 (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96  更新时间:15-08-27 08: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马明满脸茫然地走进派出所,搜寻片刻,将站在不远处的一位中年警察定为目标后,便用那对泪汪汪的凤眼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小朋友你怎麽了。”见到这个可怜兮兮的漂亮男孩子,饶是他这个已经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也不免产生了一抹怜惜。

    “警察叔叔…求你救救我妈妈,我妈妈…她快被我爸爸打死了…我不知道怎么办…老师曾经告诉我…有什么事可以找警察叔叔…”

    听了这个警察叔叔的话,马明泪如泉涌的上去,看上去极为伤心的望着“警察叔叔”哭道。

    “小朋友先别着急,慢慢给叔叔说,你先告诉叔叔,你家住在哪里。”民警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当见到马明脸上那道狰狞的伤口,再听了马明的话,着实吓了一跳,立即引起了重视。

    “我…家…是…马家村的…”马明哽咽的说道。

    “你母亲现在生命有危险吗?”

    “我不知道,医生说,我妈身上的伤很重。”马明看上去有些迷茫。

    听了马明这话,中年民警稍稍松了一口气,既然看了医生,生命应该没有危险。

    民警知道,村里大老爷们打老婆这种事是经常发生的,但几乎没有妇女在被打后报警。

    这不仅仅是因为乡下人的法律意识差,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她们被打得并不严重。

    可今天一个10来岁的小孩子居然会被逼得跑到派出所来报警,可想而知,这个孩子的妈妈被打的多重。

    “孩子,你等一会,我叫上几个人,去你家看看。”中年警察说着,便进了里面一间大办公室,不一会,他便带着一位30多岁的男警察和一位40来岁的女民警,走了出来。

    “小朋友,我姓张,你就叫我张叔叔好了,这是李叔叔和朱阿姨,你带我们去你家看看吧。”中年警察指着另外两个人,稍稍介绍了一下。

    “张叔叔好,李叔叔、朱阿姨好,我们快走吧。”马明擦干净眼泪,非常礼貌的打完招呼,便领着警察向村子里走去。

    ---------------------------------------------------------------------

    “明明,你怎么报警了。”侯兰见到院子里的三位警察,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侯兰一回家就忙着熬药、做饭,还没忙完,就听到院子里有几个人在说话,出来一看,见到自己儿子领着三个穿警服的人走进了院子里。

    见到这一幕,侯兰当即明白放生了什么事情。

    在侯兰意识里,两口子吵架若是惊动了公安局或是法院,无论哪一方是受害者都是非常丢人的。

    “妈…对不起…我去学校请假,是老师得知家里的事后,告诉我去报警的…”马明有些委屈的说道。

    马明早就预料到了侯兰会是这样一个态度,这也是一开始在报警前他要瞒着她的原因。

    马明之所以不顾侯兰的感受也要报警,除了给马军施加压力、引起村里人注意外,最重要的是,一旦报警,派出所就会有出警记录,这样马军实行家庭暴力的事实,就会被公安机关以书面的形式固定下来。

    以后如果侯兰和马军离婚真闹到了法院,凭借公安机关手里保留的这份证据,侯兰离婚胜诉的可能会更大。

    上一辈子,十多年的律师生涯经验让马明深深的明白,一旦到了法庭上,就必须以证据说话。

    单凭一张嘴说没有任何证据,即便你再可怜、再有理,最后也难逃败诉的厄运,说的好听一点,法院是讲法的地方,说的不好听,法院就是最不讲理的地方。

    侯兰和马军离婚势在必行,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到了那时候,可以协议离婚固然是最好,可一旦马军耍无赖,马明只能寄希望于诉讼离婚,到时候,自己现在这些准备,就会有大用处了。

    “大妹子,你也别怪孩子,孩子做得很对,我们刚刚已经在村子里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您丈夫的做法已经触犯了刑法。”那位姓朱的女警察,见到侯兰抵触的样子,走上前来,摸着马明的头笑道。

    三位警察见人没有出大事,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可见到侯兰脸上的伤时,三人心里都开始大骂马军。

    看着面前的警察,侯兰也是有些无奈,既然已经这样了,难道还要把人给轰出去不成,对于马明,她更没有责怪的意思。

    “哎,没想到,我们家这件小事,还劳烦三位警察同志跑一趟。”侯兰说着,将把三位警察请进了屋子里。

    刚才马明带着警察进村的时候,天还没有黑,三个穿着警衣的人放在这个小村子里还是异常显眼,再加他们向一些村民讯问了一些情况。

    这一下子,村民体内的八卦因子被彻底激活了,侯兰将三位警察同志请进屋子没多久,院外的大门旁边便挤满了人。

    虽然很是好奇,但毕竟牵扯上了公安局,就是再好奇,人们还是本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没人敢进马明家的院子里。

    “大妹子,你丈夫把你打成这样,就已经不仅仅是家事这么简单了。”女民走进屋里,坐下来后,警看着侯兰语重心长地说道,“如果你总是忍耐,只会让你的丈夫更加无所顾忌,这样对你和孩子都不是一件好事。

    “你想想,你丈夫整天整酗酒无所事事,对你们母子不是打就是骂,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孩子这麽小,整日生活在这样家庭中,能偶幸福吗?康成长吗?”

    侯兰听到这里,仿佛被五雷轰顶,脑袋里嗡嗡直响。

    她这么多年来的忍耐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一开始是因为对马军的歉意,可自从有了马明后,作为一个母亲,他所有的隐忍全部都是为了儿子的幸福和健康成长。

    但今天她才意识到,自认为完整的家庭,自认为好的成长环境,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所有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想到儿子这几年逐渐的疏远和今天早上投向自己的目光,侯兰知道,自己错了。

    可是即使如此,侯兰心中还是不想离开马军,她觉得离婚的压力是她和马明都无法承受的。

    不过,朱警官的话在已经深深刺激到了侯兰,她心中那颗离开马军的种子已经开始悄悄生根发芽。

    见到侯兰沉思不语,女民警继续耐心的劝道:“大妹子,我们这次来并不是为了追究您男人的刑事责任,只是来调查一下整件事情,这也是为了更好的教育你男人,让他以后收敛一些。”

    “好吧,警察同志,我同意配合,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侯兰鼓足了勇气,虽然心里很乱,但还是决心要配合警察的调查工作。

    “大妹子这样就太好了,首先请你先让我看一下你身上的伤。”朱警察听到了侯兰的话非常高兴。

    “好的。”侯兰点了点头,便带着她进了里间屋子。

    说实话,马明根本没打算,通过这件事把马军送进监狱。

    侯兰身上的伤看上去是很严重,说到底不过是皮肉伤,以后会长好的,顶破天也就构成个轻伤。

    在这个年代,对于轻伤,公安局完全是看受害者的态度,如果受害者不追究,他们也不会对伤人者死缠着不放。

    马明很清楚,这次,作为受害者的侯兰一定不会将马军送进监狱的,有了这样的态度,公安局除了教育教育马军,不会怎么难为他。

    甚至,马明都已经做好了,侯兰见到这些警察会把人赶出家门的思想准备。

    而此时当见侯兰如此配合的态度,马明在欣喜同时,也意识到,老妈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对自己以后的计划定然非常有利。

    不一会,朱警察便检查完侯兰身上的伤口并拍了一些照片,然后又询问了一些事情,做好记录,让侯兰签了字,便离开了。

    在警察离开后,马明家里又陷入了平静,但整个村子却随着警察的离去,开始变得热闹起来,暴风雨,即将到来。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村子就炸了锅,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昨天警察到马明家调查这件事。

    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马军打她媳妇,居然连公安局都惊动了;也有人说马军不是东西,肯定在外边还有别的事,所以才招来警察…

    反正村民是议论纷纷,无论是哪个版本,马军一下子成了人见人恨的反派人物。

    有些老人为了维护村里的脸面,甚是还提出要把马军赶出村子。

    -------------------------------------------------------------------------------

    马军昨天伤的并不严重,简单治疗后,又在医院里住了一晚上,今天早上一醒来,便和马力气呼呼地回到村子里。

    可是一进村子,马军才意识到,昨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事件只是自己厄运的开始。

    他真是搞不懂,昨天不就是打了自己老婆和儿子一顿,怎么今天村里人有这么大的阵仗,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面对村里人男女老少的指责,马军脸上如同调色板一样,瞬间变得好看至极,而陪在一旁的马力,脸色也好看不了哪去。

    马力对自己弟弟昨天的所作所为,也是非常的生气,更是对马军有些失望,自己这个弟弟和自己是一个爹妈生的,可差别怎么就会这麽大。

    无论怎麽样,马军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弟弟,昨天也受了伤,人心都是肉长的,即便马力不是那种不讲原则、一味护短的人,不知不觉还是会偏向马军。

    本来他今天想好好教训一顿马军后,再让他给侯兰道个歉,这件事也就此打住。可谁也没想到,事情变得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见到村民们那样严厉的指责,马力深知这件事不可能按照自己预定的计划解决了。

    为平息村子里的这场风波,马力不仅当着村民的面狠狠训斥了马军一顿,还惩罚他到自家祖屋去面壁思过两个月,好好反省反省。

    别看马军这么混账,在他这位大哥面前却如同老鼠见了猫,乖乖按照马力的话,灰溜溜跑到马家祖屋去面壁思过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