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六六、不死凤凰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250  更新时间:15-11-13 08: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人,总有三急。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江湖人是如何解手的,这在所有的武侠小说里都没有提到过。在那本曾经流传一时被视为行走江湖指南的《江湖见闻录》里也没有提到过。

    长孙无垢现在就很急。

    这是一条古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身边又跟着两个男人。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下车,找个看似僻静的地方,自行解决。

    她下车的时候,甚至还冲着那位驾车的鸢肩公子狠狠地呵斥道:“不许跟上来,不许偷看。”

    鸢肩公子只能笑。

    作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他,怎么可能做出偷窥这种事来呢。

    ——其实,偷看姑娘解手,也未必不是一件很风雅的事。

    但他最终还是停下马车,停留在原地,等着长孙无垢的归来。

    长孙无垢找了个树林,急急地钻了进去。

    她似乎没有想到,在她找解决内急的地方的时候,正被一帮虎视眈眈的眼神盯着。

    她的衣服还未解下来,也已经发现了这种异样的眼光。

    所以,她随手摘了一片叶子,便朝着那些诡异的眼神藏身的地方杀去。

    摘叶飞花的手法,很厉害。

    有几个人确实被她打中,从草丛里哎呦哎哟地蹿了出来。

    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一边捂着被射中的额头,一边把刀横在胸前大喊:“此路树是我栽,此叶是我开。要想解大手,拿点儿银子来。若是……”

    结果话还未说完,就被另外一个强盗在后脑勺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大声呵斥道:“大哥,我们是在抢劫,又不是考状元,念什么诗呀。”

    那持刀的强盗一听也是啊,冲着手下兄弟道:“兄弟们,打劫了,冲啊!马,抢了,车上的东西,抢了,男的不抢,杀光,女的,抢!”

    于是一阵喊打喊杀的声音震天。

    可大家只是将长孙无垢紧紧包围,对于不远处停着的马车和站在马车前的鸢肩公子,却没有人冲上去。

    大概是被刚刚长孙无垢的出手给震慑住了。

    ——女人都已经这么厉害了,那么,保护女人的那个世家公子模样的车夫和马车上的人,那就更厉害了。

    所以,还是抢劫女人比较安全。

    不仅可以劫财,还可以趁机劫点儿色。

    呃,不错不错。

    十几个强盗将长孙无垢紧紧包围起来,一个个神色不善,表情猥琐,托着下巴嘿嘿怪笑。

    李棠溪虽然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异样,但并没有冲过来帮忙。

    此刻,他像是被周围这些曼妙的景色给吸引了似的,抱着膀子低低的,也不知道在吟咏谁人的诗篇。

    李存孝也没有动。

    他仍然坐在马车上,不声不响,像是睡着了。

    长孙无垢内急得厉害,脸色憋得红润,更加可人,吸引得周围这些色狼更是亢奋得嗷嗷乱叫。

    “哎哟,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也能见到如此绝色的美人。这是好有福气哦,真是好大哦……”刚刚那个骂他们老大是念诗的劫匪望着长孙无垢的胸部,口水流得虽然没有三千丈起码也得二尺七,随手擦了一把,道,“哦,你们不要误会哦,我是说她手里拿着的那个叶子好大哦,你们要小心了,要是被这个叶子给射到,估计你们以后也就没有机会见到这么绝色的美女了。”

    其他人也随声附和,口水直流:“是啊,好大啊,真的好大哦。”

    长孙无垢气得大骂,指着他道:“你无耻!”

    那人扭捏道:“唉哟,夸得人家怪不好意思呢。”

    另外一人道:“军师,说不定人家小妞儿暗恋你呢。”

    那人道:“唉,这就是我的苦恼啊,为什么每个见到我的女人都要对我暗恋呢。你说我这个人除了脸英俊点儿,腿长点儿,文采风流点儿,为人谦虚有礼点儿,口袋里钱多点儿,有什么好的呢。唉,苦也!”

    老大舔了一下嘴唇,吸溜下口水道:“那军师,要不要让这小妞儿过来陪你谈谈心呢。”

    那人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老大道:“男人嘛,就应该爽快点儿,你要是不上,那我就上了。”

    那人道:“谁不知道你老大以勇猛著称,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跟姑娘贪心这么文绉绉娘娘腔的事,怎么适合你呢。还是我吃点儿亏,让我来吧。嗨,小姑娘,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喝酒吃吃小龙虾谈谈人生怎么样?”

    长孙无垢不仅下面憋得难受,上面被这些臭劫匪气得更难受,大骂道:“滚滚滚,赶紧滚,无耻之尤!”

    那个被叫做“军师”的道:“哎哟,姑娘,你怎么又夸起我来了。你再夸,我都不好意思打劫你了。好吧,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儿上,请你把你身上的金子银子翡翠玛瑙钻石项链和奶奶交出来……”

    其他人一起看着他:“奶奶?嘿嘿,对对对,快把你的奶奶交出来,我们都是斯文人,动手动脚就不太好了。”

    长孙无垢气得下面真的要出来了,动也不敢动,只好扯着嗓子大喊道:“姓李的,你要是再不动手将这些混账东西一个个都宰了。姑奶奶跟你没完。”

    位于远处的鸢肩公子笑着摇了摇头,像是对这种场面已经见惯不惯。

    此处离掷金山庄已经不远。

    掷金山庄是个赌场。

    有赌就有输。

    有输急的,就有干点儿超乎常理的事儿。

    在附近劫个财啊劫个色啊什么的人,比比皆是。

    李棠溪笑了笑。

    一抖袖子,离他最近的一棵树晃动了几下,突然被连根拔起。

    被拔起的树,突然飞了起来。

    朝着那群劫匪。

    刚开始的时候,树只是在半空飘着,优哉游哉的。

    可是,突然加速。

    飞到众劫匪头顶上的时候,突然炸裂开来。

    枝叶和树干散成万道光般的细箭,朝着众人射去。

    众人被射得哀嚎遍野。

    长孙无垢就那么站着,也不知道是被这情境给吓傻了,还是有把握,知道这些东西不会伤及自己。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中箭的,只是劫匪,长孙无垢毫发无损。

    众人再也不管什么色啊财的,立刻一哄而散。

    可是,李棠溪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他们面前。

    他看着那个“军师”微微笑着,道:“朋友,似乎很面熟。不如把面巾摘下来。”

    那军师倒也不怕,只是一副惫懒的样子道:“青山不改,他日再相逢,此时此刻见面多尴尬呀,还是不要了吧。”

    其他劫匪纷纷道:“这个军师我们也不认识。本来呢,我们在掷金山庄输光了,就想赶紧回家好好睡一觉起床开始做个正人君子老老实实生活,可是,这个家伙却把我们召集起来说我们可以找人借点儿钱把本捞回来。要不然空着手回去被老婆孩子见到了多没面子呀,我们受不了他的诱惑,于是就只好过来了。”

    他们的老大也道:“是啊是啊,我说我们那就去借点儿,老老实实地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到时候我们可以打个欠条,等赢回来的时候就把钱还上,结果他就带着我们过来打劫,劫财又劫色。呸,卑鄙,无耻,下流,我不认识你!”

    其他人纷纷道:“我不认识你。”

    然后有人“咦”了一声,道:“我认识你,你不是掷金山庄的大少爷吗?哎呀,大少爷你好呀。”

    “是啊是啊,真的是李大少爷,你不记得我了,上次你上厕所,还是我借你的纸呢。”

    “上次咱们还在一起喝茶畅谈人生呢。”

    “我们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因为你们掷金山庄都把我的钱给赢光了。要怪,恐怕令尊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吧。”

    ……

    众人有捧的,有赞的,有套近乎的,有指责的,弄得李棠溪也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只好微笑。

    长孙无垢也看出不妙来。

    她冲着众人道:“滚,滚得远远的,但是这个人,一定要留下!”

    她指着那个“军师”恶狠狠的道。

    听到这话,众人一哄而散,根本就不再管脸色不妙的军师了。

    那军师笑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姑娘你当众向我表白要我入赘,这个不太好吧,我可是正经人家出身!”

    长孙无垢气急,猛然出掌,一个耳刮子扇过去。

    可是,手腕却被那军师给抓住。

    他甚至凑上去闻了闻,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道:“嗯,好香啊,敢问姑娘,你用的是什么护肤品。”

    长孙无垢手被拿住,拉也拉不动,冲着李棠溪大声呵斥道:“死呆子,你还愣着干嘛,杀了他!”

    可是,李棠溪却只是笑。

    仿佛觉得这个场面很好玩。

    又或者是,他已经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军师,是什么人。

    他不动。

    可是,李存孝却已动。

    他的人还未到,剑光却已经破车而出。

    一看到这剑光,那军师脸上却现出一道惊恐的神色。

    拔腿就跑。

    而李存孝的人,却已经随着剑光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急急的背影,长孙无垢有点儿懵。

    她看了看李棠溪,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棠溪苦笑道:“老朋友见面,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走吧。”

    长孙无垢却一脸愕然,道:“老朋友?什么老朋友?”然后,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你是说,刚刚那个无赖是……不死凤凰蓝玉棠?”

    李棠溪只是道:“长孙姑娘,你还要不要?”

    长孙无垢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内急。

    她冲着李棠溪大声呵斥道:“滚!滚得远远的。”

    李棠溪笑了笑,回到马车前。

    但是,长孙无垢却又叫住了他,道:“回来!”

    李棠溪道:“怎么?”

    长孙无垢道:“呆子,给我看着人,不要再让乱七八糟的人过来,否则,有你的好果子吃,哼!”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