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六四、名剑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70  更新时间:15-11-11 09:2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看见他们突然从车里走了出来,李棠溪还以为是他们等得不耐烦了呢,忙道:“实在不好意思,两位客官,刚刚让一只臭虫子骚扰了两位的清净,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也知道你们急着赶路,可是,请你们再等一会儿好不好,看来,这里的事情有些扎手,还得再需要些时间才行。”

    那男人却仍然低着头,一脸的冷峻。

    他只是盯着自己的手,盯着手中握着的那把乌鞘剑,冷冷地道:“是谁耽误了我赶路,我就找谁算帐。”

    冷冷的表情,冷冷的话,冰冷的犹如用刀刻出来的。

    他那苍白得几乎没有光彩的双眼冷冷地看着雷庭恩,让雷霆恩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冷气飕飕笼罩全身。

    江尘的心忽然沉了下去。

    因为他已经可以确定,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谁了。

    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人,可是,这身青衣,腰间插着的那把剑,还有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逼人的杀气,恐怕也只有那个人有。

    这个人就是索命青衣。

    他不明白的是,他听说索命青衣的女人已经跟着他最好的朋友蓝玉棠私奔了,那么这个女人又是谁呢?

    想到这里,他向后退了几步,似乎是想开溜了。

    可是,却怎么也移动不了脚步。

    他仿佛已经被索命青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逼人的杀气给冻结了。

    他想提醒雷庭恩要注意这个人。

    可是,嘴巴张了几张,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看见李存孝慢慢地朝着雷庭恩逼近,风一飞急道:“这位朋友,别……”

    李存孝停下脚步看了看他,轻蔑地“哼”了一下,冷冷地道:“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算是什么男人,要是你的祖先知道了你如此窝囊,不知会怎么想?居然还要跟这种人口口声声地说什么一命换一命,真是无知。”

    风一飞却含泪道:“这位朋友,我知道你的好意,可这是我们风雷两家的家事,请你不要插手好吗,我现在只想双双能够平平安安的就行了,其他的我一概不管,他们今天杀过来无非是想要我风某人的这条命,尽管拿去好了。”

    李存孝看了看他,原本黯淡的眸子却忽然发出亮光。

    他表情复杂地转向雷庭恩,冷冷地道:“放了这个女人!”

    风一飞又急道:“他,他还没发誓……”

    李存孝冷冷地道:“用不着他发誓,你也用不着一命赔一命,你死了,难道你的女人还能活下去吗,哼,真是无知,雷庭恩,快点儿放了这个女人。”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软弱无力,就像是久未痊愈的病人。

    轻轻的,缓缓的,没有一丝生机,又像是用尽了全力才说出来的。

    可是,他的话却又偏偏像是一把出鞘的刀。

    冷冷的刀,尖锐,锋利,无情,容不得半点儿的怀疑。

    天蚕娘子怒喝道:“站住,只要你再向前走一步,我的鬼门针就会刺进她的喉咙里,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尽管可以试试。”

    李存孝看了看她,道:“你也可以试试,试试究竟是你的针快,还是我的剑快?”

    众人这才发现,在他的腰上,还真的插着一把剑。

    一把黑色的剑。

    暗淡无光,就像是一条枯死的蛇,一点儿也不引人注意。

    可是,他的这身青衣倒是很引人注意。

    这个时候,江尘像是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忽然大喊了一声:“索命青衣,这个人就是索命青衣。”

    天蚕娘子先是一惊,随即冷笑了一下。

    她手中的鬼门针已经贴到双双的皮肉之处,道:“江湖上都说,索命青衣是天下最快的剑,可那都只是传闻,今天我倒是真想见识见识,见识一下究竟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鬼门针快。”

    说到这里,她突然话锋一转,道,“可是,我相信你一定后悔的,因为你的剑再快,对我却是没有办法的。”

    话犹未了,只见她的身体忽然膨胀起来,衣服就像是被风吹起来一般。

    然后,就见里面忽然有无数根白色的丝线犹如匹练般地抽了出来。

    漫天飞花,将自己和双双紧紧包围其中,犹如一只巨大的茧子。

    她得意地笑了一下,道:“索命青衣,如果你真的有本事的话,就先破了我这张天罗地网天丝茧好了。”

    说着,她手中的鬼门针已经向双双的咽喉刺去。

    她拿鬼门针的手距双双的咽喉仅有一指的距离,索命青衣的剑再快,恐怕也快不到这个地步吧。

    风一飞浑身一片冰冷。

    卓不凡也忍不住“啊”了一声。

    他们都以为,双双这次性命休矣。

    他们只知道,天蚕娘子的鬼门针剧毒无比,见血封喉。

    鬼门针一出手,很难有人能够躲得过。

    况且,她的鬼门针正对着双双的咽喉。

    况且,在她们的周围,还有一层天罗地网天丝茧保护着。

    天罗地网天丝茧不仅剧毒无比,而且水火不熔,刀枪不破。

    即使索命青衣的剑可以突破天罗地网刺进天蚕娘子的喉咙,可这总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即使需要的时间很短,很短,短到一瞬间。

    可是,这一瞬间的时间里,天蚕娘子的鬼门针同样可以刺进双双的喉咙里。

    双双的性命就系于这毫发之间。

    他们虽然早就听闻过索命青衣的名头,他们虽然也早已听说过,索命青衣的剑是江湖中最快的剑。

    他们虽然也知道,索命青衣这个时候是想帮他们的忙,可是,他们却觉得,索命青衣这个时候帮的忙实在是有点儿太卤莽了。

    可是,他们似乎忘了,索命青衣只要想索别人的命,没有一个人可以逃得了的。

    无论他在那里都一样。

    他们似乎也忘记了,索命青衣的剑确实是江湖中最快的剑。

    这是真理,并非谣传。

    这是真实的神话。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打破这个神话。

    当然,天蚕娘子也不能。

    天蚕娘子的拿着鬼门针的那只手才刚刚抬起一寸。

    不,甚至抬得更低,低到甚至她还没有开始抬起,就只觉得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光。

    这是一道非常耀眼的光芒。

    就像是秋天的阳光一样散淡而实在。

    就像是秋天河道上那些干枯的芦苇,在微风中,慢慢漂浮雪白的花絮。

    而这些花絮慢慢的,轻轻的,缓缓地落在了她的咽喉上。

    她甚至还感到,那道白光有着比血还要冷的温度,就像是秋天的阳光照在了她的脖子上,就像是秋风无意地,冷不设防的吹在了她的脖子上,没有痛楚,没有恐惧,甚至连死亡的感觉都没有。

    然后,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咽喉上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

    轻轻地那么一叮。

    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疼,只是觉得麻麻的。

    然后,就已经慢慢地断了气。

    当她停止呼吸的时候,当她在慢慢闭上眼睛的时候,脑子里甚至还在回味着刚才所感觉到的那些秋天的感觉,淡淡的,凄然的。

    然后,死了。

    她的身体却没有倒下去。

    她的手里甚至还握着她引以为傲的鬼门针。

    她的外面,甚至还包围着一层她自以为是安全屏障的的天罗地网天蚕茧。

    可她还是死了。

    而索命青衣的剑仍然还插在他的腰间,就像是从未拔出过。

    李存孝还在看着自己的手,还在看着自己手中的剑,仿佛还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仿佛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的手,看着自己的剑。

    而包裹在外面的那层天罗地网天丝茧,就像是被狂风击碎的石头一般,倏的一下,忽然四散开去。

    天蚕娘子还站在那里。

    她的手里还拿着她的鬼门针,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

    那是心服口服的笑容。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