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五五、狂怒一击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47  更新时间:15-10-27 08: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那两个轿夫正在向他慢慢地逼近,逼近……

    他们那野兽般的目光中闪烁着残忍的恶意,犹如在盯着陷阱里的猎物,只是残忍地在盯着猎物苦苦地挣扎着。

    等玩累的时候,才会夺去猎物的性命。

    可是,突然间,他们就出手了。

    他们仿佛已经看准了,此刻的风一飞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甚至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志。

    即使他像猫一样有九条命,这一次,他们也要让他在他们的双刀之下丧生,绝对不会再有任何复活的机会。

    对于他们的这一击,他们有绝对的把握。

    在他们看来,这一仗,他们是最后的出手。

    等他们出手之后,就可以大获全胜了。

    最后出手的,往往都是最厉害的高手。

    他们确实是雷家请来的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他们的身手,雷庭恩确实是非常地欣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轻易出手的。

    因为他想保留他们的实力,等到最关键的时候,再对敌人进行致命的一击,摧枯拉朽式的一击。

    他不想让敌人过早地看穿他们的招式而有任何防备。

    平日里,他们就像是雷庭恩的左右手一样,出击的速度,力量,以及破坏力,就像是他的两个拳头,威猛而无懈可击。

    当雷庭恩看见他们闪电般地向风一飞出手的时候,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不是不忍心看到风一飞在他们的凌厉的刀法的猛烈攻击之下变成碎片,而是在集中全身所有的精力,想好好地听一听风一飞全身的肌肉和骨架被击中,变成齑粉的时候,所发出的美妙的凄惨声,以及那像狗一般悲哀的嚎叫声。

    接着,果然传来了惨叫声。

    但惨叫不是一声,而是两声。

    雷庭恩猛然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两个轿夫正捂着空空的袖子,倒在地上翻滚着,像狗一般的哀号着。

    而卓不凡就站在他们的旁边,手中握着一把短刀。

    一把薄薄的,轻轻的,几乎是完全透明的短刀。

    他还保持着刚才出手砍掉那两个轿夫手臂的姿势,那么得凄美。

    犹如在写一首凄美的诗,在弹一架沉重的古琴。

    雷庭恩看着他的刀,眼神里忽然闪现出一丝莫名的光。

    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里究竟是害怕,是恐惧,还是蔑视?是佩服,是讥笑,还是真心的称赞?

    他忽然又笑了起来,但这笑容却如从冰山的顶峰折射出的阳光一般,冷冷地道:“好快的刀!”

    他就这样看着卓不凡,冷冷的,不知所谓的。

    卓不凡虽然一刀砍掉了那两个轿夫的手臂,可是,他自己的胸口上也已经被那两个轿夫手中的刀击中,划出了好几道凹槽。

    同时,他的小腹也被两人凌厉的腿风踢中,然后,站立不稳,猛然一口鲜血,从他的嘴了喷了出来,凄美得犹如一首诗。

    ——是杨万里所谓的映日荷花别样红。

    风一飞猛然一声惊呼,赶紧跑过去,将卓不凡扶住,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颤声道:“卓大哥!”

    可是,卓不凡仿佛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楚。

    只是他的神情有些凄然,苦笑了一下,道:“一飞,真是对不起呀,恐怕我要是有负四叔的重托了,虽然我已经尽了力,可是,仍然没有能够照顾好你,假如我死的话,真是没有什么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四叔了。”

    风一飞的眼睛忽然一热,眼泪已经充满了眼眶。

    他紧紧地握着卓不凡的手,激动地几乎都已经说不出话来,道:“不,卓大哥,你……做得很好,我爹是绝对不会怪你的,我们风家只救过你一次,你却救了我风一飞一生,我风一飞这辈子能够交到你这样的朋友,值了,如果真的有来生的话,下辈子,我们还做朋友。”

    卓不凡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嘴角动了几动,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紧紧地抓着风一飞的手,眼睛似乎也湿润了。

    他望着倒在地上的那些朋友,有的已经死去,有的还在苦苦挣扎着,他的眼睛里忽然变得空空落落的,也不知道究竟是愧疚,还是悔恨。

    他将长衫的下摆猛然一撩,紧紧地掖在腰带里,然后,从地上挑起一把剑,放到风一飞的手里,挥开短刀,冲着风一飞道:“好,一飞,今天我们就杀他个痛快,如果真的有来生的话,那么,等我们到了阴曹地府,千万不要喝孟婆汤,一定要记住彼此的样子,下辈子还要做兄弟。”

    风一飞的脸上突然现出了光辉,道:“好,如果阎王老爷非要咱们喝孟婆汤忘掉彼此的模样的话,那咱们就给他来个大闹阴曹地府。”

    他们两个人忽然豪气顿生,似乎已经不是在求生,而是在求死。

    这种豪气忽然让雷庭恩有点儿不寒而栗。

    他这一生,虽然杀人无算,每次看到那些人痛苦地倒下的时候,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

    他却从来没有杀过这样的人。

    他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在临死之前,居然还有这种气势。

    但是,雷庭恩还是笑了起来。

    他知道,他现在笑得绝对不会太早。

    他更知道,胜利还掌握在他的手中。

    刚才那两个伤了卓不凡的轿夫,虽然各自少了一条手臂,但是,此刻他们还是站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脸上的表情更加凶狠了,就像是受伤的老虎。

    而另外那两个一直站在轿子旁边暂时还没有任何动静的轿夫也慢慢地逼了上来,将风一飞和卓不凡紧紧围住,蓄势以待。

    此刻,只要雷庭恩一声令下,他们就要发动新一轮的攻击。

    况且,雷庭恩还没有出手。

    虽然他们谁也没有见过雷霆恩出过手,可是,他们却都知道,雷霆恩的武功有多么得可怕和震撼。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