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四六、烈焰红颜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781  更新时间:15-10-13 14: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那是一种凄厉的、悲鸣的尖叫声。

    但这个女人的尖叫声,却不是那个中年妇女发出,而是她的疯女儿。

    因为就在这对中年夫妇的四柄断刀快要刺进风一飞胸膛的时候,那个在一旁发射暗器要暗算风一飞的疯癫女子,却突然翻身抢攻,跃到了风一飞的面前,替他挡下了这急刺而来的四柄断刀。

    刀虽然已经断掉,可是,凌厉的锋芒却一点儿未减,又快,又猛,又狠。

    而且,上面还涂满了剧毒。

    那疯癫女子中了四刀之后,立刻如一滩烂泥般的瘫了下去,瘫倒在风一飞的脚下,慢慢的,慢慢的……

    她的脸色先是变得煞白,如透霜的窗纸一般,然后,又慢慢地变绿色,最后,才变成死一般的黑色。

    所有的人都被这眼前的突然变故给惊住了。

    他们仿佛根本就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似的。

    ——这对中年夫妇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女儿。

    ——或者说,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子为什么要救风一飞。

    那对中年夫妇更是惊呆得厉害。

    他们的动作仿佛突然间就僵在了那里一般,看着女儿,看着脸色已经完全变黑的女儿,傻了一般。

    此刻,那疯癫的女子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当初中刀时的那种痛楚,而是忽然闪现出一丝淡淡的光来,犹如黎明前东方的朝霞,那么得清晰,那么得美丽,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那种痴呆的模样。

    她那皴黑粗糙的脸上甚至还显现出美丽而平静的表情。

    她看了看愣愣的风一飞,又看了看目瞪口呆,几乎已经完全崩溃的双亲,紧紧地拉着他们的手,断断续续地道:“爹,娘,女儿不孝,恐怕要先走一步了。”

    这次,她没有再把爹和娘的位置弄错。

    她的眼睛里甚至还闪现着聪明的光芒。

    她已经完全清醒了,或者说她原本就是清醒的。

    那中年夫妇紧紧地握着女儿的手,虽然想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可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流下了眼泪,道:“乖女儿,我的宝贝女儿红艳艳,你不会死的,有爹娘在,你不会死的,娘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过一会儿,娘还要带你去买花衣裳呢。”

    红艳艳凄然一笑,道:“爹,娘,女儿没有听你们的话,无法向风公子下杀手,你们不会怪女儿吧。”

    中年妇女将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红艳艳那已经完全变黑的脸上,已经泣不成声,道:“乖女儿,你怎么这么傻呢?”

    红艳艳轻声道:“爹,娘,请恕女儿不孝吧,因为女儿已经答应了一个人,绝对不对风公子下杀手的。”

    一提起那个人,红艳艳的眼里立刻显现出一丝温柔的光。

    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生动盎然起来。

    她的眼前,立刻显现出一个高大英俊的身影。

    她仿佛看见那个人正在对着她微微笑着,对她说,“红艳艳,你真漂亮,你是世间最漂亮的女子,我要娶你为妻,就像风公子那样穿上大红的喜服,娶你过门。”

    红艳艳握着双亲的手,脸上呈现出幸福的笑,道:“爹,娘,请你们也原谅那个人吧,那个人是个好人,除了爹娘之外,他是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了,他不嫌弃我傻,他也不嫌弃我丑,他还说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来找我的,他还说他会娶我。可是,他却是保护风公子的,而爹和娘却是要杀风公子的,我既然不能帮着爹和娘杀了风公子,我也不能背叛和他约下的誓言,所以,我只能这么做,请爹和娘恕女儿不孝,女儿恐怕要先走一步了,请那么不要悲伤,因为我是幸福的。”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风一飞,似乎是在努力地提起最后一口起,断断续续地道:“风公子,请你告诉卓大哥,我没有失约,可是,我也无法阻止我的爹和娘杀风公子,如果真的有来生的话,我和卓大哥只有在来生做夫妻了。”

    话刚说完,她的双眼已经慢慢地闭上。

    而泪水,也终于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那应该是幸福的眼泪吧。

    她本来是和她的父母一起来刺杀一飞的,可是,她却又偏偏和卓不凡有约在先,根本就不忍心对风一飞下毒手。

    她既不能背叛父母,也不能背叛卓不凡之间的约定,所以,在父母和卓不凡之间,她只有选择死。

    因为对她来说,死亡才是她唯一能够解脱的方式。

    而这个解脱的方式,也太过于残忍了一些。

    风一飞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自私。

    为了他,一对父母失去了女儿,而卓不凡也失去了他最爱的人。

    究竟为什么?为什么人和人之间就不能和平地相处?

    人本来都是同类的,可同类之间为什么非要拼得你死我活的?

    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爱人和朋友非要经受生离死别的痛苦?

    他看着天,似乎是在责问自己。

    他的拳头紧紧地握着,嘴角已经有微微的血丝沁了下来。

    他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他也恨自己的无能。

    他忽然扔掉手中的喜服,从地上拣起一把刀,冲着那个冲上来还要冲着他下毒手的雷家高手狠狠地砍去,几乎发疯了一般,杀,杀,杀……

    他本来是痛恨杀人的,可是,他却又要非杀不可?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